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故事三則

之一   大理石魚形雕像口中噴出的是金黃色的酒液,夜幕已降,鼓樂處處,身著輕紗寶石腰鍊的舞孃婆娑起舞,燃燒的火堆,烤熟的山羊,堆疊的果實,人群擁簇著,笑鬧著,在明亮的月色下如同敷上一層金粉。已經沒有人在意為什麼在大婚之日的慶典,身為主角的王子卻沒有露面。應該說,至少絕大部分的人們已經暫時把這件事拋諸腦後,轉而盡情享受美酒佳餚與舞樂。 然而,從婚禮開始就一直孤零零的新娘,卻無論如何不可能不為此耿耿於懷。雖然說是婚禮,但從頭到尾都像是為她一個人舉行的某種神秘儀式,理應是她夫君的男子,遲遲沒有露面,也沒有人准許她問上任何一個問題。 深夜,披戴著華麗珠寶的美麗新娘被送進了空無一人的新房,年輕的她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經聽過的許許多多傳聞。兩年前,王子殿下曾經迎娶過一位美麗的公主,然而,公主卻在新婚不久便意外死去,從此,王子就再也沒有露過面。那次婚禮,她是獻舞的舞孃之一。她還記得,那時的王子是如此年輕俊美,如此風采翩翩,公主又是如何美麗雍容,兩個人站在一起,連星星月亮都會失去光輝。 兩個月前,她跟其他的舞孃在王后的壽誕慶典上獻舞,結束之後,就來了一個穿戴華貴的老者,說王后要見她,然後,說是恩賜也幾乎像是強迫,王后說希望她成為王子的新娘。接下來的日子,她彷彿在作夢,一個貧窮卑微的少女,眨眼間便穿起細緻的柔紗,戴起貴重的珠寶,吃的是美味的食物,喝的是醇厚的美酒,連她的弟妹也都得到了賞賜,擺脫了飢餓的困境。然而,雖然身在皇宮中,她從沒見過王子,甚至連聽都沒有聽人談起過,彷彿那是一個禁忌,一個被刻意抹掉的記憶。她也曾擔憂害怕,但是想到自己以及家人所得到的,她還是放棄了逃走的念頭,留了下來。 現在,她孤獨地坐在床沿,聆聽的四周的安靜,懷疑自己是否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在儀式中喝了一整杯酒,周圍又是如此安靜,她愣愣坐著,幾乎要不知不覺睡著,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一點聲音,整個人頓時清醒,神經緊繃起來,緊張地注視著房間深處最幽暗的地方低垂著的重重簾幕。她看到簾幕被人慢慢從一邊揭了開來,然後,一個人影的輪廓在黑暗中描繪出來,人影慢慢清晰,終於出現在房間裡,她的夫君,王子殿下。 穿著黑色衣衫的王子,不管是髮色還是膚色都給人一種蒼白的感覺,那張臉比她記憶中還要俊美,但是表情卻是如此冰冷,彷彿走進來的只是一尊雕像而不是有血有肉的人。 王子站在陰影中,用不知是什麼顏色的雙眼凝視她,思索著她所無法想像的事情。她也回望著王子,心裡的恐懼與迷惑佔了大半。然而,她看到王子如同冰雕一般的面容,似乎漸漸有了溫度。王子走近一步,她看到他胸前掛著鑲有蒼綠色寶石的墜飾,隨著主人的走動,輕輕搖晃出晶瑩的微光。 王子愈走愈近,近到她開始可以聽到他的呼吸聲,然後,他伸出一隻手,輕輕順過她的頭髮,接著,他的臉突然湊近她,卻沒有碰到她,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氣息一般。當王子的氣息輕吐在她的頸間,她覺得自己被渴望,於是她閉上眼睛,準備接受,卻突然聽到王子發出一聲如同悶悶哀鳴的聲音,等她睜開雙眼,就只聽到巨大的碎裂聲,王子已經不見蹤影,只看到被撞破的窗子,她連忙跑到窗前張望,見遠遠一頭猛獸優美而兇猛的身影,那是一隻黑豹,在屋頂上跳躍而去,月光下,彷彿看到那個蒼綠色的寶石閃現出美妙的餘光。   之二   少女在逃亡。 她本是被選中的王子新娘,然而就在新婚之夜,她的夫君竟然化為一隻黑豹,破窗離去。她擔心王后他們會為了滅口而殺她,於是就在王子變身為黑豹離開之後,當下決定逃走。她把頭上身上戴的珠寶用撕下來的衣角包好帶走,從破碎的窗子鑽出去,偷偷逃出王宮。路上,她想辦法弄到一套粗布衣服換上,原先的紗服就綁上石頭丟進河裡。 少女覺得又累又餓又渴,她身上沒有半毛錢,只有那些在這種節骨眼顯然太過貴重的珠寶,如果不想辦法拿這些珠寶換錢,她連吃飯睡覺都有問題。   現在天色已經大亮,她來到一個小城,已經開始活動的人群中,她找不到看起來像是能夠完成交易的對象。她在街上走著,心裡茫然又惶恐。日頭漸漸高升,天氣愈來愈熱,一夜沒睡的她漸漸覺得快要支撐不住。不知不覺,她隨著人們來到一個市集,她看到一個賣飾品的商人,心想也許可以試試看。她躲到一個小巷弄裡,選出一件看起來最普通的珠寶,緊緊握在手中,鼓起勇氣走向商人。 起先商人招呼少女,以為她要選購首飾,而少女告訴商人,她有一件珠寶願意便宜賣給他。商人的表情馬上變了,變得冷冰冰的,不過還是說要少女拿出來給他看一下。少女把手上的珠寶拿給商人看。商人接過來,仔細瞧瞧,表情很奇怪,然後問少女說,這是從哪裡來的。少女撒謊說,她是一個舞孃,這件珠寶是一個貴族賞賜給她的。商人不再多問,給了她一點點錢買下了那件珠寶。 少女也明白商人給的價錢遠遠不及珠寶的價值,可是她不想多做爭執,接過了錢就轉身離開了。少女用這一點錢買了食物飲水以及新衣服,雖然很疲倦,但她不敢多做停留,遠遠望見聳立的王宮,她只想遠遠離開。   少女離開小城,繼續往前走,沒有注意到後面有人跟蹤。她來到一處溪邊,在樹蔭下休息,拿出在城裡買的食物跟水吃喝,這個地方已經遠離小城,沒有什麼人跡。突然,一個男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跳出來,手裡拿著一把小刀比畫著,對她說,在城裡看到她在小巷子裡從身上翻出許多珠寶,要她全部交出來,不然就要殺死她。 少女很害怕,只好把身上的珠寶都拿出來,懇求男子放她一命。男子看到這麼多珠寶,眼睛都亮了,一面把東西揣進懷裡,一面答應說不會殺她。等到把珠寶都收好了,男子看看少女,才發現這少女長得十分美麗,覺得就這麼放走她實在可惜,於是想要抓住少女。少女驚駭地拼命掙扎,大聲呼救,男子生氣地想摀住少女的嘴,還狠狠打了她一巴掌,突然,一團漆黑的東西飛撲過來,男子發出淒厲的慘叫,等少女看清楚時,男子已經睜著眼睛仰躺在地上,似乎已經沒有氣息,男子的喉嚨上一片血肉模糊,一隻嘴上沾著血的黑豹,站在屍體旁望著少女,黑豹的頸子上,掛著蒼綠寶石的墜飾。 少女呆呆望著黑豹,望著那既兇猛又優雅的線條輪廓,望著那既冷酷又溫柔的眼睛,說不出一句話。 黑豹凝視了少女幾秒鐘,轉身如同黑色的風一般疾奔而去,視線中,一點蒼綠色的晶瑩光彩,隨閃即逝。   之三   老婦人是這個村落唯一的接生婆,這個村落的孩子,都是經由她的雙手來到這世界的。老婦人身體很健康,個性很爽朗,村裡的人都喜歡她,常常送她自製的糕餅或是水果酒之類的東西。 自從丈夫在幾年前去世之後,老婦人就一個人住,她生過三個孩子都早夭,如今膝下無人,偶爾也會覺得寂寞,在這種時候,老婦人就會喝上幾杯村人送的水果酒,敲著板子,唱著不成調的歌曲。有時唱著唱著,也會流下幾滴眼淚。   那天晚上也是同樣的情形。那天風很透,吹得人涼颼颼,老婦人一個人吃完簡單的晚餐,聽著外面的風聲,覺得寂寥,她拿出鄰居送的水果酒,喝了一杯,然後又是一杯,她有些醉意,搖搖晃晃地洗著碗盤,一面哼著歌,然後搖搖晃晃地走到床邊,準備睡覺。 突然,她聽到奇異的聲響,好像是有人用什麼銳利的東西在刮木頭。酒意清醒了一些,老婦人仔細聽,聲音來自門外,好像是有人拿什麼東西在刮她的門。老婦人大聲喊著問是誰,沒有回答,只是刮聲更大了。 老婦人站起身來,正要去查看個究竟,就聽到撞擊破裂的聲音,老婦人跑出來一看,嚇得雙腳發軟,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她看到一隻比夜色更黑的豹,站在她面前一動也不動地注視她。 老婦人嚇得不敢動,黑豹卻突然對著她點頭,然後小心地往前一步,咬住她的衣角。一時間,老婦人先是嚇得叫出聲,然後感到奇怪,就喃喃問黑豹,是不是要她去某個地方?黑豹彷彿聽得懂,不住點頭。 於是老婦人跟著黑豹走出房屋,往森林裡去,走過一大片樹林,涉過淺淺的小溪,爬上小小的坡地,老婦人看見前面不遠處有個山洞,洞中居然有火光。 黑豹帶領著老婦人往山洞走,靠近洞口時,老婦人聽到裡面傳來女人低低的呻吟聲。老婦人走進去一看,一個即將臨盆的年輕女子正躺在火堆旁輾轉翻覆。老婦人連忙開始準備一切,黑豹則安靜地守在洞口,一動也不動。 經過漫長的努力,年輕的女子終於產下一個嬰孩,老婦人咬斷臍帶,打好結,正想用旁邊一件舊衣服把啼哭的嬰兒抱起來時,黑豹不知什麼時候無聲無息地來到身邊。黑豹把頭伸過來,溫柔地舔舐嬰兒的身軀。老婦人訝異地看著黑豹,看到一滴眼淚從黑豹的眼中淌落。   老婦人回到家的時候,黑夜已經轉為白晝。老婦人激動地跑到鄰居家敲門,告訴村人她的奇遇。村人跟著老婦人一同往森林深處走,走過一大片樹林,涉過淺淺的小溪,爬上小小的坡地,終於看到那個山洞。村人跟老婦人一起來到山洞,卻找不到女人、嬰孩,也找不到黑豹,只有燃盡的火堆殘骸遺留在山洞中,老婦人跟村人失望地退出山洞時,發現火堆殘骸旁有一個發亮的東西。老婦人撿起來一看,是一個鑲著蒼綠色寶石的墜飾,在照進山洞的片縷陽光中,閃現美麗而神秘、如同微火一般的光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