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落日刀 一

一   郭韌落了座,把黑鞘的短刀放在桌上。 江湖上傳聞說他刀不離手,當然是誇大其辭。他雖然時時帶著他那把落日刀,可離手的時候也算不少。吃飯時擱在桌上,睡覺時擺在枕邊,倒也沒像傳說中般刀手一體。 真有本事,不必把刀整天握在手上。要沒本事,就是成天死抓著刀不放也沒什麼大用。 夥計過來,陪著笑臉, 「大爺,吃點什麼?」 「先上碗茶,來兩個饅頭、切盤滷牛肉、配兩樣小菜,一斤黃酒。」 「記住了,大爺,牛肉是要瘦的,還是帶筋的?」 「要帶筋的。」 「馬上來!」 夥計先送上一大碗熱茶,雖是茶梗子煮的粗茶,可對於渴了一上午的郭韌來說,還是相當甘美可口的。 對面那桌的年輕小夥子,一直往這邊望,一雙眼睛死盯著他放在桌上的短刀不放。 酒菜端上桌,郭韌先撕了一大口饅頭,又朝嘴裡丟了兩大塊帶筋的冷牛肉,大嚼起來。然後,又用黃酒把嘴裡的食物送進胃裡墊墊底。 不出他所料,東西還吃不到一半,那個年輕小子就耐不住性子,起身往這裡過來了。 年輕小子來到桌前,郭韌發覺之前是他餓得眼花,沒仔細瞧,這年輕小子,其實是個女扮男裝的大姑娘。 郭韌在心裡嘆氣,知道這可比貨真價實的小夥子更來得麻煩。 「恕在下冒昧,這位可是人稱『見鞘不見刀』落日刀郭韌郭大俠?」 郭韌道:「我是郭韌,不是什麼郭大俠。」 女扮男裝的大姑娘楞了一下,臉上有點脹紅,續道:「在下姓謝,單名一個雲字。久聞郭…郭兄為人護送紅貨,從未失手,在下也有一樣東西,想拜託郭兄。」 郭韌一面吃一面說道:「抱歉得很,我這個人吃飯的時候不談正事。有什麼事,等我吃飽了再說。」 謝雲又脹紅了臉,表情一陣慍怒,卻又強自壓了下來,道:「好,就等郭兄吃完飯再說。」說罷便怏怏回到原來的桌子坐下。 謝雲坐下之後,一雙眼睛硬是直勾勾瞪著郭韌,讓郭韌突然覺得有點食不下嚥。別說是個姑娘家了,就是真金十足的小子,也不作興這麼盯著人看的。 郭韌轉念一想,這是委託買賣的,也許談妥就沒事了。他朝謝雲招了招手。 謝雲面上一喜,馬上到他桌邊來。 「你那麼盯著我,我可吃不下去。好吧!你說說,你要委託我送件東西,大小輕重如何?送到何地?交予何人?我要的價碼,你付得起?」 謝雲道:「價碼不是問題,我探聽過了。這件東西,眼下在我身上,我不方便說,要送去的地方,是揚州和闐山莊。」 郭韌一想,東西在她身上,就不會是什麼不好帶的玩意兒,正好自己也是往南,算是順路,多賺一趟錢也好,便道:「可以,五百兩。銀票跟東西一起交給我。」 謝雲馬上掏出一張簇新的銀票,雙手交給郭韌。 郭韌把銀票收了,道:「你就這麼乾脆付了錢,你知道我是真的郭韌嗎?」 謝雲一楞,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那把落日刀…」 郭韌瞧了擺在桌上的刀,沒吭氣。 謝雲壯聲道:「我可是去了威遠鏢局打聽過了,在這裡等了好幾天。哪來那麼巧的事,就剛好有個模樣像他們說的、還提了把暗銀邊黑鞘短刀的人來啊?」 郭韌一聽可皺了眉,謝雲見狀知道自己說溜了嘴,現在捂口也來不及了。 「劉驥那個王八蛋!遲早把我害死!」郭韌低聲罵道。 郭韌問道:「東西呢?交給我,你就可以走了。」 謝雲道:「東西,東西在這兒。」 郭韌看了又看,還是沒見謝雲手上有拿東西。 「我沒空跟你打哈哈。」郭韌說著,又咬了一大口饅頭,往嘴裡塞進兩片牛肉。 謝雲道:「我沒跟你打哈哈,我就是那樣東西。」 一瞬間,郭韌嘴裡的食物還沒嚼透,就不自覺硬吞了下去,差點梗在喉嚨把他給噎死。 郭韌瞪大眼睛望向謝雲,只見謝雲露出甜甜的微笑,重覆一遍:「我就是那樣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