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細碎的芬芳

鬧鐘的鈴響是過去的事了,她甚至不能夠確定是不是在夢中發生的虛構鈴聲,還是真實發生過,只是被她在睡夢中反射性地按掉。有時候,她確實會在前一晚忘記把鬧鈴的按鈕按起來。 既然沒有在鈴響的時候清醒,那為什麼在隔了數分鐘之久以後,自己會醒過來呢?她沉思著這個問題。 酸澀的眼睛說明她並沒有睡飽。事實上,僅僅睡了五小時怎麼也不能說是足夠的。 也許幾分鐘之前在睡眠狀態下聽見的鈴聲,還是在她的腦中刺了一針,那種尖銳是慢慢才感覺到的。當感覺的強度到達一定程度,她就醒過來了。 或許是這樣吧! 就好像那個男人的離去,在那個當兒所感到的失落與痛苦,還沒有走到尖峰。別離是在那個時刻發生的,然而,心裡的痛卻是慢慢地才清楚。 應該會是個鐘形曲線的波吧! 只是她還不知道,那種並不尖銳、卻無時不刻感受到其存在的痛楚,是不是已經到達峰值,而將要開始緩降了。 覺得自己快要無法忍受了,可是,當忍受不了的時候,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怎麼樣。   不需要打卡的工作,聽起來讓許多人羨慕。不過,因為不需要匆忙趕著上班,所以,變成早上一睜開眼睛,就有閒功夫胡思亂想。這樣似乎反而是助長了她消沉的生活態度。她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好像都沒有積極的必要。 在床上坐了好一會兒,她終於起身。 上廁所、洗臉、刷牙,例行工作。 連早餐都是一成不變的黑咖啡配白土司,曾經被那個男人皺著眉批評是貧血早餐的組合。 並不是覺得這種飲料以及這種食物有多美味,只是,習慣了。 偶爾會想去哪裡吃頓比較像樣的早餐,但是,想著,總是覺得太麻煩,而且,一個人去吃的感覺也怪怪的,所以,最後還是放棄了。 她想著,也許自己太吝於對生活付出熱情以及努力,所以生活也就不願給予她什麼樂趣。     再度回到廁所,把前一天晚上浸泡在清潔藥水中的隱形眼鏡用生理食鹽水沖過,小心戴上。原本朦朧中看著以為還可以的臉色,眼下的兩抹紫黑突然清晰可見。她有股衝動想摘掉隱形眼鏡,彷彿黑眼圈是跟著隱形眼鏡一起上了她的臉似的。 回到臥室,站在鏡子前面,往臉上抹上一層層的保養品。然後在眼下塗一點遮瑕膏,拍上粉底,用手指沾了點眼影塗在上眼皮,在嘴唇先塗一層護脣膏,然後選了一支口紅,抹上。 臉色看起來好多了。 她突然想,這種偽裝出來的好臉色,會不會在某天生重病緊急送醫時,成為讓醫生誤判病況的罪魁禍首? 即使是臉色蠟黃、黑眼圈嚴重、嘴唇蒼白…現在那些遮蓋力極佳的化妝品,都能夠粉飾出一張鮮麗的臉孔。 身體的不適與痛苦不會有人察覺,心靈的悲傷與空洞更不會有人知道。 又如何?就算寫在臉上,誰在乎? 換了衣服,準備出門。 又是無味的一天,開始。     ※       今天公司有新人到職。跟她是同一組的,之前就聽說也是女性。 工作正忙的時候,主管帶著那個新人來會見同組每一位同事。 真無聊,她心裡想,反正以後遲早都會熟的,何必一定要在忙的時候來打岔呢? 新來的女同事跟她差不多年齡,穿著簡單,戴著眼鏡,沒什麼化妝,只塗了點口紅,但是看起來還不錯。 那個女同事只簡單地報了自己的姓名以及英文名字J,然後說請多指教,就結束了,沒有什麼花俏言語。 還好,看來不多話,她最討厭饒舌的人。     J的座位在她旁邊,這是之前就知道的事。 J坐定之後,從自己的袋子裡拿出一塊包在塑膠袋中的抹布,離開位置,不一會兒,拿著濕抹布回到座位,開始擦拭。都擦過之後,J陸陸續續從袋子裡掏出許多東西,有畫片、小竹籃、乾燥花、小桌巾…只見她很忙似地擺設著。 她有很多工作得做,可是,卻又忍不住往J那邊瞧上一瞧。 因為有隔板,所以只能看到很小的範圍。 她看到乾燥的小碎花從桌子一角伸過來。 她移回視線,強迫自己專心在面前的文件上。     下班鈴響,J準時離開了。 她可沒那麼好命,很少能準時下班。不過,過些日子以後,J應該也會跟她一樣。 辦公室裡人漸漸散了,她猶豫了一下,站起身來,往J的座位張望。 優雅,舒適,美侖美奐。 這哪裡是辦公的場所?簡直像是喝下午茶的地方!     ※     第二天她到的時候,J已經在位置上忙東忙西了,似乎又帶了不少東西來。就她看到的來說,J從袋子裡拿出咖啡杯組、小花瓶、還有一些瓶瓶罐罐。 還真的想開午茶店了哩!她心裡嘲諷地想著。這位小姐到底是來上班的,還是來休閒的?搞不清狀況。 可是從她的角度看過去,視線範圍中J的座位的一角,看起來真的非常舒適宜人,比她自己的座位看起來美多了。 中午午休過後,她發現J的座位上多了綠色的黃金葛,看起來好像真的可以招待人在那裡喝下午茶。 許多同事都專程跑來參觀J的座位,不停發出讚嘆,弄得她很煩,覺得自己被連累、打擾了。     下午四點半,又累又倦,口乾,卻懶得去為自己的保溫杯補充開水。 「要喝點茶嗎?」 她睜開酸澀的雙眼,抬起頭來,看到面前是漂亮的西式杯組,裡面盛著有著動人琥珀色的清香茶湯。 「是伯爵紅茶。」J微笑著說。 還來不及想,雙手就已經不自由主先接過杯子來了,所以她只好說聲謝謝。 「要加糖嗎?我還有奶精哦!」 「不用了,這樣就好。」 喝下一口茶之後,原本對旁邊新同事引來騷吵的一點點嫌惡,悄悄轉成感覺還不錯這樣的心情。 其他同事跑來觀賞J的座位只會是一時的,可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她估計今後自己將經常都有美味的紅茶可喝─而且還是用漂亮的杯子裝著的。 「吃點餅乾吧!是朋友的喜餅。」J遞過一個漂亮的小盤子。 因為要維持身材苗條,她不是很喜歡吃零食。不過,喝茶配點心,好像感覺非常幸福的樣子,至少她看到J那滿足、悠閒的模樣,讓她有點羨慕。她拿了一塊小餅乾。 她忍不住說:「等你的工作上了軌道之後,應該就沒辦法這樣喝下午茶了。」 J說:「不會吧?喝個茶又花不了多少時間。」 她有點不悅:「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J卻笑了:「再忙也要忙裡偷個閒哪!」 她不說話了,默默喝著茶,突然覺得,或許自己也可以學著悠閒一點吧! 喝完茶,J堅持杯子她一起拿去洗。 J離開位置之後,她發了楞,只不過花了五分鐘喝茶,她感覺自己輕鬆多了,煩躁感也消散無蹤。 以前她怎麼不知道,人可以這樣過生活? J回來的時候,嘴裡哼著歌。 她想,等你以後忙起來,看你還能不能這麼輕鬆愉快。然後她覺得自己有點壞心眼,而稍稍感到過意不去。想著,明天中午找J一起去吃午飯好了。     ※    「一起去吃午餐吧!」她這麼說的時候,好像是施捨著什麼。 但是J似乎沒有察覺,馬上就答應了。 她下意識就想去經常去的那家賣簡餐的小食店。 一路上,每經過一家餐館或是咖啡屋,J都會問她:這家怎麼樣?而她只能回答:不知道。她在這裡工作這麼久了,很多店她都沒有進去過。J似乎很驚奇,然後說:「下次一起去吧?」而她回答:「再說吧!」 她覺得J對於那些店的興趣,好像有點幼稚。 然後走進平常習慣去的那家店,點了餐之後,她突然覺得,也許不是J幼稚,而是她自己的心態太蒼老。 蜷縮著,對於踏出自己的世界一步都難以嘗試,即使,也不過就是去一家從沒去過的餐館吃午飯。 猶豫了一會兒,她說:「明天一起去吧!我是說…剛才那家咖啡屋。」 「嗯,好啊!我剛剛看到他們簡餐的菜色好像不錯哦!價格也還蠻合理的樣子。」J說,看起來似乎很高興。 「那你前兩天是去哪裡吃?」她隨口問。 J告訴她第一天去了往左邊走的那家日式拉麵,第二天去了往右邊走的那家小吃攤。這兩家她都沒去過。日式拉麵店她嫌人多,小吃攤她嫌不衛生。在別人眼中,她一向是品味很高的人。 看著J津津有味地吃著糖醋排骨的樣子,她突然覺得有點羨慕。彷彿J在口中咀嚼的不是排骨肉,而是有味的生活。     ※       她回到家,時鐘的時間指示在七點五十。她還沒吃晚餐。 覺得疲倦,不過想到如果太晚吃東西,連澡也沒辦法早點洗,又不想先洗澡再去廚房弄得一身粘熱,所以還是進到廚房,拿了一個單柄小鍋,開始煮水。 她從冰箱拿出兩個保鮮盒,一個裝的是切好的高麗菜,另一個裝的是紅蘿蔔絲。 水開了。 她抓了把高麗菜往水裡丟,然後又抓了一搓紅蘿蔔絲放進去,放一把麵條,用筷子攪開,等。 水再度滾起來時,她把火關小,打了個蛋下去,再攪動,再等。 幾分鐘之後,她把煮好的麵裝在大碗裡,端出去。 吃著麵時,覺得這種清淡的滋味實在不怎麼樣,可是,方便,也能充飢,營養也夠。 突然想到,像J那種人,一定不會吃著這種無趣的晚餐吧? 她拋開這個念頭,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面無表情地盯著光閃的畫面。     ※     J開始有工作做了。不過,偶爾還是會聽見她小聲地在嘴裡哼歌。 幾乎每天下午四點左右,J就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泡茶。 她不是每次都捧場的,有時她會心煩地堅持不肯賞臉。然後,鼻子聞著經常不同的茶香,感到有點後悔。 J常常更換茶的種類,伯爵紅茶、玫瑰紅茶、花果茶、甘菊茶… 她注意到,J每次都在自己的茶裡放許多糖。對於她這個習慣喝黑咖啡的人來說,簡直是件可怕的事。 幾次嚐到後悔滋味之後,她漸漸不再拒絕分享一杯好茶。 其實,為什麼要拒絕呢?茶香,杯美,而且喝完還不用洗杯子。再說,口味也經常更新,不會膩味。 J有好幾組杯盤,每組都很漂亮。不過,經常用的就是那兩組,其他的似乎只是放著當裝飾品。 J在工作的時候,看起來都是一派悠閒的。除了喝茶之外,有時中午也看到J好像在讀什麼閒書的樣子,不像她總是很累,非午睡不可。 而且,J總是比她早走,她想,應該是因為J是新來的,現在手上分配到的工作還不多,所以不需要像她一樣常常需要留下來加班。 不過,這種狀況一直到J已經到職滿三個月,也沒有任何變化。 她覺得心裡有點不平衡。不管怎麼樣,工作的分配應該要公平。 她留神觀察,發覺J休息的時候蠻多。不是整理擺設,就是翻翻閒書。然後,卻總是能準時下班。 愈是觀察,她愈覺得J其實很混。好像來這個公司是為了享受悠閒人生而來的,不是為了努力工作而來的。 可是看他們主管的樣子,好像還對J的表現頗為滿意。 她覺得不解,認為其中必有文章。 本來好不容易建立的一點好感,煙消雲散。 她又開始拒絕喝J泡的茶,現在不會感到後悔,而是一股壓抑的怨意。 可是J還是照常每天下午泡茶,喝茶,吃點心,悠哉悠哉。 她看了心裡不是滋味,感覺很不舒服。 頂著同樣職銜,為什麼工作份量差這麼多? 她心口裡藏著尖銳的石頭,磨著,忍著。 又過了三個月。 情況還是一樣。不同的是,她的心裡愈來愈不舒服,現在已經不大跟J說話了。就算J來問她工作上的問題,她也不太想理。 不過,她的態度對J似乎沒有什麼影響,她看J還是過得很愉快。每天早上常常帶不一樣的早餐來吃,輕鬆地工作,休息,喝下午茶,東弄西弄地整理桌子,看點閒書,吃小點心,哼哼歌,下班。     那天J下班之後,她站起身來,看到主管還在。 她走過去,說:「主任,我想跟你談談。」 主任答應,兩個人到小會議室去。 「有什麼事情想反應嗎?」 她說:「是關於工作分配的問題。」 主任表示不明白她的意思,要她說仔細點。 她說:「我覺得,我們組裡的工作,在分配上應該要平均。」 主任告訴她說,現在的分配就很平均啊!所有的案件都是照輪流來分配的。 她覺得主任避重就輕,乾脆點出說,連J也是一樣嗎? 主任楞了一下,然後說,連J也是一樣。雖然J只來了半年,可是工作能力不錯,可獨當一面,所以工作的分配上,是跟別人一樣的。 「難道是她覺得壓力太重,私下跟妳提過嗎?」主任完全弄擰了她的意思。 「不,不是的。」她說。 對於主任說工作份量有平均分配,她並不太相信。 「如果是照主任說的,那…J的工作有到達水準嗎?」 主任表示不懂她的意思。 她覺得有點生氣,決定直說:「她老是在做些閒事,而且也沒看過她加班。」 主任看了她一會兒,說:「你可以去調J辦的案件的卷宗來看。另外,以後我會把案件分配的情況公佈在網上。我不管你們工作的時間在幹嘛,有成果給我看就行。加班並不是什麼好事,如果能夠不加班而把工作做完,這樣不是很好嗎?」 她想自己是做了一件蠢事,覺得自取其辱。 主任離開辦公室之後,她從J的座位上拿了一個卷宗來看。 她翻閱J對客戶給出的專業意見,不得不承認確實是到達水準的。 放回卷宗,她反省這一切。 她自信工作能力不差,不過,誠實來說,至少這一年來,她經常難以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常常花了一、兩個小時,也讀不完一封信。 她捂著眼睛,覺得討厭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變成這樣心胸狹窄的小人? 移開雙手,瞥見J放在架子上的茶杯組,覺得有點想哭。 她收拾提包,離開公司。     ※     回家的路上,看到有個婦人推著一個推車在賣花。 「一束才五十元!」 她走過去,又停下來,走回賣花婦人身邊,選了兩束粉紫玫瑰。 走到捷運站,她沒有進去,而是到附近逛逛。她去屈臣氏買了些小東西,什麼指甲油、化妝棉…才刷卡花了幾百元,她覺得心情好多了。 然後她到附近的樂雅樂餐廳─以前她總覺得自己一個人去很奇怪的地方。 她點了洋蔥湯還有奶油蛤蜊義大利麵,曾經覺得太油膩的食物,原來真的很美味。 現在她覺得,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點?     ※    第二天,她提出休假申請。 J問她休多久。 「連星期假日,一共十四天。」 「真是棒極了!好羨慕哦!」J笑著說:「像我,還不知道要熬多久才有這麼多假呢。」 她說:「我得出國走走,我想我有工作倦怠症了。」 「真的嗎?」 「嗯,我現在有點難集中注意力,所以浪費好多時間,導致工作做不完,必須加班,然後覺得更累,惡性循環。」終於對自己以及別人坦承這件事,她覺得心裡輕鬆好多。 J說:「嗯,休息一下比較好。對了,我想泡茶,要不要喝?今天要泡芒果花紅茶。」 她覺得心裡有什麼動了一下,說:「要,我好久沒喝你泡的紅茶了。」 J笑了:「沒問題,馬上泡。」 她問:「有點心嗎?」 J說:「有,有巧克力。」 「嗯,太好了。」她說,打從心底微笑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