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二

二 另一個世界 易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夜空。奇怪,自己是什麼時候跑到野外睡覺的呢?他還記得羅林來找過他,於是脫口就喚道: 「學長…」 「我在這裡。」說話的人伸出手來,把易拉起來。 易站穩之後定睛一看,覺得羅林熟悉的臉上有點怪異的感覺,卻一時辨別不出是哪裡怪。盯著羅林的臉看了好一會兒,易叫出聲音:「啊,你的眼睛!」 羅林原本藍色的眼睛,現在變成了紫水晶一般的色澤,在星空下顯得詭異。 「學長你…」 羅林說:「有兩件事情,第一,我的眼睛本來就是紫色,現在不過是恢復本色而已。第二,請叫我羅林,雖然我的名字是羅爾撒林。」 易覺得有點頭昏:「這是什麼地方?」 「異世界,不,現在這裡對我們來說,才是真正的現世界。」 「什麼…」 易話還沒說完,突然注意到羅林手上有一樣東西。 「學…羅林,那是什麼?」 羅林對著他微微一笑:「這是以前您賜給我的劍─裂月,易殿下。」 「…你叫我什麼?」 羅林沒有回答,這時一輛怪形怪狀的馬車駛過來。 趕車的人是緋夢,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很特別的樣式,跟易所見過的完全不同。 「請上車吧!」 羅林讓易先上車,隨後也上去。 緋夢說:「還是不能大意,鍾斯坦斯查緝得很嚴。」 羅林說:「先弄套衣服給殿下跟我再說吧!這樣子很引人注目的啊!」 坐在車廂裡,易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叫我殿下?我是什麼人?」 羅林看了他片刻,說:「你在你出生的那個世界…不管了,就那麼叫吧!你在現世界的名字本來是波成,易這個名字是我才這麼叫你的對不對?」 易點點頭。那時羅林不分由說,就硬說這名字適合他,就阿易阿易這麼叫開了。 羅林繼續說:「易是你在這個世界的名字。你是這個世界中凡斯蘭王國的二王子,你十六歲的時候,卡西亞神廟的女祭司長做出預言,說你將是統馭神魔的王者,因此,你的父王德亞克魯克王有意將王位繼承人換成你,所以,太子席爾殿下決定在被奪權之前,先下手為強,他幽禁了德亞克魯克王,並意圖殺害你。不過,在一些人的協助下,我們將你的元靈送到另一個世界,讓你重新轉世出生以避過這一劫。現在是你該回來的時候了。」 易無法相信這個故事,他提出一個必然的疑問:「可是,難道我十九年來的記憶是虛假的嗎?」 「不,是真的。只是,那個世界的時間流動,跟這裡不同。你應該也聽過一些神話,說天上一天、人間一年諸如此類的說法吧?雖然你在那個世界過了十九年,但是在這個世界只過了三年而已。換句話說,我離開這裡去那個世界找到你,也不過是這幾個月的事。」 易想,他一定是在作夢,一定是線上遊戲玩多了,所以才有這樣的夢境。 既然是夢,就不必太驚訝,於是他問:「那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找我?」 羅林一笑:「我嗎?從很久以前開始,我一直是易殿下的貼身侍衛啊!」 這樣嗎?可是羅林看起來,怎麼樣也不像是個侍衛,或者說,不像立於下一級地位的人。 車子停了下來,羅林往外面看了看。 緋夢從車門外輕輕拍了拍,說:「到了。」 羅林先下了車,然後是易。所到之處是一個荒林邊的屋子,顯得古舊的石屋透著燈光,看起來並不怎麼破敗。 「這是什麼地方?」羅林說。 「你不會喜歡的地方,可是卻是絕對安全的地方。」緋夢說。 羅林哼了一聲,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緋夢走在前面,易隨後,羅林則似乎有些不甘不願地跟在最後面。 來到屋前,緋夢伸出左手把手掌貼在門上,一會兒,門從裡面打開,門裡面是一個銀色長直髮的俊美男子。 「終於來了啊。」銀髮男子說。 「好久不見了呢!」羅林說。 一行人進了屋子,屋裡沒什麼特別,但是尚稱寬敞舒適,有木製桌椅、有燃著柴火的壁爐。 銀髮男子注視了易片刻,然後轉向羅林:「是你還是緋夢小姐找到殿下的?」 羅林說:「你說呢?」 易看著他們,試圖從對話中更了解事態一些。 銀髮男子笑,說:「我看八成是你吧?羅爾撒林?」 羅林撥撥頭髮,坐了下來,沒說話。 緋夢卻開口說:「說起來,我跟他都找到了殿下。」 「怎麼說?」 「我是不久前找到易殿下的,一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羅爾撒林找到殿下已經有好一陣子了。」 銀髮男子不懷好意地笑著,說:「原來如此。如果緋夢小姐沒有發現,那這傢伙大概是打算隱瞞到底了。」 羅林笑了:「我也只不過是想享受一段美好的時光而已啊!你幹麼那麼酸溜溜?」 銀髮男子說:「這只是出於一個男人的嫉妒心罷了。」然後他轉向易,優雅地行了一個禮,說道:「失禮了,殿下,想必您已經不記得我了。在下是伊爾斯,凡斯蘭前武將。」 易有點手足無措,他覺得自己完全是一個局外人,可是卻又被當作一個極重要的人物。 伊爾斯說:「是不是解開易殿下的記憶封印比較好呢?」 羅林卻以出奇嚴肅的表情說:「不,我反對。」 「羅爾撒林…」 「這樣的易殿下不是比較幸福嗎?何況,我不想讓他去承受解除封印之法的痛苦。」 「既然你這樣說…」伊爾斯並沒有堅持己見的意思。 他看向易,易已經不知不覺在舖著毛皮的椅子上睡著了。 伊爾斯說:「把殿下抱進寢室吧!不過,你可要馬上出來。」 羅林一面走過去,一面說:「你操心什麼啊?在那個世界沒你們這些人干擾我都沒做什麼了。」他輕輕抱起易往房間走。 伊爾斯說:「總之我要提醒你,他是皇族,是未來的王者。」 「你已經提醒過好幾千遍了呢!」抱著易的羅林,身影消失在房間門後。 伊爾斯低聲說:「你有聽進去才怪。」 安靜了許久的緋夢,突然開口說:「鍾斯坦斯那邊的動靜怎麼樣?」 伊爾斯一笑,說:「對我是沒有收緊的傾向,看來他是認定我解除武職之後已經墮落得無藥可救了。」然後表情又稍稍改變:「不過其他人那邊可能就不是這樣了。斐倫的立場想必比較困難。」 「怎麼沒看到你的侍童?」 「我讓他出去採買些東西,應該明天就會回來了。」 伊爾斯在擔任武將的時候,並沒有正式娶妻,身邊除了美麗的姬妾,還有一名容貌清秀的侍童。然而三年前王室發生劇變之後,伊爾斯自請解職,遠離王都。伊爾斯離開王都之前,讓那幾個姬妾各自拿了一些財寶離開,但那名侍童堅持留在伊爾斯身邊,一直到現在。這名侍童名叫南葉,是個容貌細緻卻個性剛烈的少年。緋夢之所以特別問起,是因為印象中有伊爾斯在的地方就有南葉,甚至連伊爾斯去到妓院之類的場所,南葉也照跟不誤。 羅林從房間出來,他舉起一隻手用手背輕輕擦過嘴唇的動作讓人覺得有點曖昧。 緋夢當作沒看見,伊爾斯則惡意地說:「羅爾撒林,你應該養一個侍童才對,如果你一直欲求不滿的話,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都會為易殿下格外擔心的。」 羅林若無其事地回道:「要是養到一個像你那個侍童對你那樣迷戀我的少年可就麻煩了。何況我怎麼會欲求不滿呢?無論是哪一個世界,期待我安慰漫漫長夜的美女可是不計其數呢!請不要以你那淺薄的心來看待我對易殿下的感情。」 緋夢一面撩撩波浪般的黑髮,一面慢慢站起身來:「伊爾斯,有沒有房間讓我休息呢?我對你們男人這些欲求感情的話題可是沒有半點興趣呢。」 伊爾斯一笑,擺了一下手:「這邊請。」 緋夢離開之後,兩個男人坐下來。 羅林的表情跟剛才有點不同,嚴格說來是比較深沉一點。 「雖然我不贊成解開易殿下的記憶封印,不過,有件事情可能會很棘手。」 「你是說…?」 「易殿下在另一個世界的過去,他一定會想回到那裡,畢竟對他來說,那才是他真實的人生。」 伊爾斯說:「既然你想到這個問題,那為什麼還是反對解除封印?」 「解除記憶封印之後,他對那個世界的記憶也仍然存在,不會被蓋過。而且…如果易殿下想起了過去的一切,你認為他會願意繼續留在這個世界嗎?」 伊爾斯沉思著說:「嗯,他有可能更想逃避也說不定,易殿下本來就沒有什麼競爭心理。」 「如果只是競爭這麼簡單,那我在找到易殿下的同時,會乾脆把他藏起來,順便我自己也不回來了。」 羅林略帶玩笑的口吻下,隱含了殘酷的現實。 現實就是,席爾攝政王已經開始懷疑易的元靈並沒有毀滅,並派出手下前往另一個世界搜尋。好在羅林跟緋夢已經搶先一步找到易,並把他帶回這個世界。 「就算易殿下明白表示他什麼都不爭,席爾殿下也不會放過他的。」 「是那個預言…只要易殿下的元靈不滅,席爾殿下就不可能安心。」 「我不在的這幾個月,有發生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正每天都有人死就是了。」伊爾斯語帶譏諷地說。 席爾太子幽禁父王德亞克魯克王之後,以國王重病為由自封攝政王,整肅手段嚴酷。他本非昏庸暴君之流的統治者,但因為對於自身地位的不安全感導致對於任何有反叛疑慮的人事物異常敏感,動輒屠戮,凡斯蘭王國正處於嚴厲的恐怖統治中。 「好晚了,我要去睡了。」伊爾斯說。 羅林笑了笑:「沒想到伊爾斯大人也有獨眠的時候啊!」 伊爾斯不理會這個玩笑,只說:「後面還有一個房間,不過我猜你比較想睡在這裡吧?」 「真是太了解我了,那就晚安了。」羅林說著,眼睛則望著跳動的火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