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四

四 盜賊的婚禮 從一大早開始,岩窟中的氣氛就大不相同。許多人來來回回地忙進忙出,氣氛歡欣愉快,果然是一副準備辦喜事的樣子。 易等人在特別為他們準備的早餐桌旁相聚,負責招呼他們的是昨天那個灰髮男子,經他自我介紹,他的名字是札姆。 早餐尚稱豐盛,就是不見主人的蹤影,連札姆也是招呼了一下,就溜走了。結果反倒是南葉理所當然地擔負起伺候眾人的工作。 羅林說:「怎麼不見奧卡加那傢伙? 」伊爾斯說:「你以為他會那麼笨,自己送上門來讓你消遣他嗎?」 緋夢則說:「奧卡加可不像你,人家可是純情男子,要辦終身大事難免緊張,總得準備準備。」 本來覺得自己不需要說話的易想了想,還是問:「那位奧卡加,以前也是凡斯蘭的武將嗎?」 伊爾斯說:「嗯,奧卡加的父親多普,當年是凡斯蘭禁衛軍的將領,奧卡加是副將之一。席爾殿下叛變時,多普率禁衛軍力抗叛軍,也因為這樣,席爾殿下取得政權之後,多普家族幾乎全被剷除,只有奧卡加因為被他父親遣走而逃過一劫。奧卡加會跟葉沙認識,是在他流浪的路上,遇上葉沙的父親率領的山賊團與納夏加幫的地盤爭奪戰,意外救了葉沙跟她的父親,不過葉沙的父親受了重傷,後來還是死了。臨終前,老人家把女兒跟山賊團都託付給奧卡加。真像傳說中的故事,是不是?奇怪這種充滿浪漫色彩的奇遇,卻偏偏是奧卡加這種無趣沉悶的男人碰上呢?」 緋夢不以為然地說:「難道你認為這種事讓羅爾撒林碰上比較好嗎?」 伊爾斯則笑說:「那對葉沙小姐可能就是惡夢一場了。」 羅林不以為意地說:「不過至少緋夢小姐承認我絕非無趣沉悶的男人啊!」 好不容易逮住了送上熱茶的一名少年,羅林問他:「婚禮什麼時候開始?」 得到的答案是傍晚,也就是說,他們這一整天可能都會是無所事事的。 羅林說:「奧卡加這傢伙,完全不了解身為主人的責任呢。」 緋夢說:「這裡是山賊窟,又不是旅店,別要求那麼多了吧!」 羅林站起身來:「我可要到處走一走,到時可別說我愛惹麻煩哦。」 伊爾斯說:「那易殿下怎麼辦?你這個侍衛可以不管主子,自己跑掉嗎?」 羅林說:「易殿下當然是跟我一起了,殿下,你沒有意見吧?」 「啊?…好。」易點了點頭。本來在那個世界一直就是被羅林拉著到處跑的易,早就習慣這種相處模式。 看著兩人離開,伊爾斯說:「有時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誰是主?誰是從?」 緋夢說:「我想偶爾可以不當主子也是蠻好的吧!」 伊爾斯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沒說什麼。 然後,緋夢說:「我先回房間了,我猜等會兒葉沙小姐可能會找我。」 伊爾斯點點頭,看著緋夢離開。 一直守著隨從立場而始終沒有發言的南葉,在只剩下伊爾斯跟他的情況下,開口問:「伊爾斯大人,您有什麼打算呢?」 伊爾斯看看紅髮少年,拉過他的手輕吻了一下,微笑著說:「我們也去走一走吧!別碰上羅爾撒林那傢伙就好,免得他又抱怨我破壞他跟易殿下獨處的機會。」   另一方面,得到獨處機會的兩人,正爬到一處如舌頭般伸出的崖邊,眺望腳下的凡斯蘭王國。 雖然經過昨夜的事,可是易並不覺得跟羅林獨處有什麼特別不自在的地方。也許是因為現在是白天的緣故,他的心情比較像是以前跟學長相處的感覺。至於羅林,更不可能有什麼尷尬啊、不自在啊…這一類的情緒,他所做的無非都是他自己想做的而已。 望著據說是他的王國的土地,易的心裡並沒有那種悸動,他所感動的還僅止於視覺上的壯麗感而已。不過,不管怎麼說,至少這樣看起來,凡斯蘭確實是一個豐饒美麗的國家。 「你說要去的孟波爾…那是什麼地方?」易問。 羅林指向北方:「那是凡斯蘭北方邊境的城市,地勢險峻,席爾殿下的勢力一直都還未能伸展到那裡去。簡單來說,那是我們的地盤。」 易想了想:「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去那裡?我是說,從那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不能直接到那裡嗎?」 羅林笑了:「好問題。不過很可惜,往來兩個世界的出入口有一些限制,玩法術的人的說法是,時空扭曲的空隙,那不是什麼地方都找得到的,而且位置上會有一些微小的變異,我們來到的那裡,是目前知道的兩處出入口之一,另一個出入口,據說是在王都西爾雅辛基。」 易哦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由之前聽羅林跟伊爾斯還有緋夢的交談內容,這裡比西爾雅辛基離孟波爾更遠。照常理來說,王都的所在地會是在王國較為中心的位置,雖然距離較近,卻也會是王國兵力最集中的地方,當然危險性也高得多,這種程度的認知,不需要特別說明,易也還能明白。 「易殿下可以放輕鬆些,就當作是旅遊好了。雖然是路程很長,途中可能會有危險或是辛苦的時候,不過風平浪靜的旅途也太過無趣了,不是嗎?而且…」本來從容平靜地說著話的紫眼男子湊近易的耳邊,輕輕說:「對我來說,永遠都不會到也無所謂呢…」 易略帶迷惑的表情以及如同起霧的金色眼睛,一直都是羅林眼中無可取代的絕色。   傍晚,堪達布爾答山腰的一處平地上早已架好了營火,平日生活在打殺之中的盜賊們享受著大量的水果酒以及烤熟的山羊肉,期待著難得一次的慶典。 緋夢受託主持等一會兒的婚禮,因此正在特別準備的房間裡沐浴。 伊爾斯跟南葉到了會場許久之後也仍然沒有見到易跟羅林兩個人。 「這個傢伙,把易殿下帶到哪兒去了?」伊爾斯並不怎麼擔心這兩人會出什麼意外,對於羅林的身手以及本事,他倒是有著相當的信心的。雖然也並不真的認為羅林會對易做出什麼太過分的事,可是對這方面的擔心,到底是比較多一點。要是弄到以後易殿下沒有娶妃的心思,那就真的麻煩了。再怎麼說,易殿下都負有未來王者的使命,不能跟南葉一樣。伊爾斯不自覺地看向南葉有著細緻美貌的面孔。 南葉猶豫了一會兒,說:「伊爾斯大人,要不要我去找找看?」 「不用了,不會有事的,而我所擔心的…不是你可以應付的。」說是這樣說,不過伊爾斯的臉上卻帶著淡然的笑意。 在儀式即將開始之前,羅林跟易出現了。 「只要有機會,你都不會放過就是了。」伊爾斯別有所指地說。 羅林笑了笑,說:「等會兒可是有精采的好戲要上演,我跟易殿下只不過是去做些準備而已。」 易看起來有點不安,不過卻沒說什麼。 「哦?」伊爾斯看了看羅林的眼神,彷彿意會到什麼似地閉上了嘴。 這時,喧嘩聲中有人大喊:「新人到了!」 擁簇的人群中,奧卡加與葉沙來到營火前,人們開始安靜下來。然後,披著黑色波浪般長髮的女神官,如同神衹一般緩緩步入會場,站在這對男女面前,準備開始進行告神儀式。 羅林靠近伊爾斯耳旁,低聲說:「注意了。」 這時的易已經依照羅林的指示悄悄退到人群之外。 除了奧卡加和葉沙之外,山賊們並不曉得易的身分,只知道這幾人是首領的朋友,所以也沒有人特別注意他們。 突然,一陣異常的急促腳步聲傳來,一個男人大喝:「停止!」 婚禮的氣氛丕變。 衝出來的一群人都手握武器,為首的是一個年輕男子。 葉沙驚呼:「迪瓦納!你這是做什麼?」 而緋夢已經拔劍,跳到她前面擋住。 喚作迪瓦納的男子凶狠地說道:「我只是把我失去的一切要回來!如果不是奧卡加,這一切本都是我的!」 葉沙大叫:「不!你不是一直對我很好?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哥哥一般看待,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 其實雖然當事人不肯承認,這答案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對於彼此感情上理解的差異,有時也會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迪瓦納的面孔扭曲了一下,刻意不理會葉沙,而向奧卡加說:「奧卡加!識相的話,就自行了斷!葉沙跟首領的位置,應該是我的!」 奧卡加沉著地解開披風扔開,說:「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不要牽扯其他人,讓他們先離開。」 迪瓦納大聲說:「同伴們!我不想對你們動手!想走的人先離開這裡!讓我跟奧卡加做一個了斷!」 驚訝於突發狀況的山賊們,並沒有立刻拋棄他們的首領。 奧卡加用力地說:「全部離開!這是我的命令!」 於是沒有武器的山賊們被拿著武器的反叛者押送著離開了會場,只剩下羅林等人。 「你們!還不走?」迪瓦納大吼。 「我們又不是山賊,沒必要聽奧卡加的命令。」羅林蠻不在乎地說。 「哼!想死的話,我就成全你!」迪瓦納大聲命令:「殺了奧卡加!」 於是反叛的山賊們衝上前,羅林、伊爾斯跟南葉一躍而起上前拼鬥,奧卡加拔出劍來,看了看緋夢說:「葉沙拜託你了,緋夢小姐。」 「放心吧!我會保護她的。」緋夢說。 不過迪瓦納本就不想傷害葉沙,這是男人之間的爭鬥。迪瓦納衝上前來跟奧卡加廝殺,他揮劍的狠勁與力道顯示出極度的不滿與怨恨。 混戰中,異樣的吵雜聲從另一頭傳來,一小群由札姆帶領的手持彎刀的山賊加入戰局,與迪瓦納的人馬對抗。 「該死!原來你早有防備?」迪瓦納怒吼著。 奧卡加不答,只是揮劍猛斬。 激烈的打鬥並沒有持續很久,迪瓦納這方已經居於劣勢,左臂被奧卡加的劍砍傷。 迪瓦納躲開奧卡加的攻擊,退到自己的手下之中,大聲叫道:「你們這些笨蛋!為什麼要幫助奧卡加?你們知道他的客人是誰嗎?告訴你們!那個人就是易殿下!你們以為奧卡加是真心想領導我們嗎?不!他只是想讓堪達布爾答山的盜賊成為抵抗席爾殿下的軍團!我們是盜賊!誰當王跟我們無關!我們為什麼要為易殿下賣命?你們想跟席爾殿下的大軍對抗嗎?你們想這樣送命嗎?」 混亂之中,羅林敏捷地擠身到迪瓦納的手下之間,那些盜賊雖然並非無能之輩,卻完全不是羅林的對手。不到一會兒,羅林的劍斬斷了迪瓦納的劍,眼看著就要取他性命。 「等一等!」這麼叫出聲的,是聽從羅林的話沒有加入戰局的易。 「停!」易說。 他自己也沒想到,混亂的戰局,竟然真的就停了下來,每個人的眼睛都望著他。羅林的劍尖抵在迪瓦納的咽喉上。 易握緊了自己的手,他覺得有些話不得不說:「我覺得他說得有道理。除非是自發性的,否則我們沒有理由要別人跟我們一起抗爭,即使所抗爭的是暴政。」 奧卡加望著易好一會兒,灰色的眼睛有種平靜,他說:「我願意離開堪達布爾答山。」 札姆驚叫道:「首領!」 奧卡加沉靜地說:「迪瓦納說的沒錯,我確實是有那樣的打算。我的本意是讓這個山賊團成為協助易殿下的兵力。可是…現在我了解易殿下的立場了,所以我決定離開,把首領的位置讓給迪瓦納。不過…迪瓦納,葉沙我不能讓給你,因為我們彼此相愛。」 羅林把劍收回鞘中,悄悄退開。 迪瓦納看著奧卡加發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完全沒想過情況會這樣發展。他又看向易,這個原本看起來沒有什麼氣勢的年輕人,竟然會有這樣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 然後迪瓦納也收回自己的劍,對著奧卡加說:「好好待葉沙,不然我不會饒你!…我祝福你們。」   事情的落幕算是相當圓滿的,奧卡加帶著葉沙離開堪達布爾答山,跟隨易同行。而迪瓦納坐上原本就該是他的首領位置,他還送給易他們上好的馬匹以及充足的旅費,說是送給葉沙的結婚禮物。 伊爾斯問羅林:「羅爾撒林,你是怎麼發現迪瓦納圖謀不軌的?」 「這個嘛…就是無意中聽見不該有的動靜,然後稍微查一下就知道了。某些我不希望有人打擾的時候,我的聽覺觸覺這一些的就會異常靈敏啊!」 「你這傢伙…」伊爾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葉沙說:「奧卡加,原來你之前就知道了?可是你卻沒告訴我!」 「……」 緋夢替沉默的勇將說明:「我想奧卡加是不想破壞你的心情吧!」 照原本的事態,應該會是奧卡加的人馬殲滅迪瓦納的人馬,並且殺死他的。奧卡加知道迪瓦納跟葉沙原本感情很好,就像兄妹一樣,所以多少也覺得有點不忍。 不過最出乎意料的,是易突然說的那番話,於是結局完全改變。 易的表情卻有點過意不去。 「怎麼?殿下,你在想什麼?」緋夢問。 「雖然我覺得這樣是最好的…不過,也因為我任性說了那些話,使得奧卡加跟葉沙必須離開…」 奧卡加說:「不,殿下,就像您所說的,這樣是最好的。」剛毅寡言的勇將似乎還有超越言語以外的感受,卻沒有說出口。 羅林則笑了笑,說:「會說那樣的話的,才像是易殿下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