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五

五 魔法師 從堪達布爾答山到下一個城鎮要走三天的路程,中途必須穿過婭之森林。不管是什麼人,都不希望是夜晚時分在有著許多夜行野獸的森林裡行走或是休息,更別提婭之森林中據說有夜晚活動的魔物。所以一般的方式是在到達婭之森林之前,先在野地過一夜,然後第二天一早出發,最慢黃昏之前可以穿過森林。 易等人在下午到達婭之森林前,所以,眾人得到一段不短的悠閒時光。 不過,奧卡加跟葉沙似乎有點鬧彆扭的樣子。先是兩個人避開其他人消失了一段時間,重新出現的時候,兩個人彼此不說話,氣氛有點低沉。奧卡加本來就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樣子,所以還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奇怪,可是葉沙雖然跟他們不熟,卻是給人第一印象是活潑開朗的少女,所以一旦悶悶不開口,難免就讓人覺得必有什麼原因。 葉沙悶坐了一會兒,突然自己一個人跑到後面的巨岩叢裡去了,而奧卡加卻沒有跟上去的意思。 易猶豫了一會兒,決定過去看看,他一直覺得自己對事態變成這樣有責任。 坐在易旁邊的緋夢看著易過去,並沒有阻止他。 易走到巨岩後,看到葉沙抱著自己的雙膝坐在地上,臉上有淚。 易走過去,說:「我可以坐下嗎?」 葉沙沒說話,不過至少也沒有特別表示反對就是了。於是易坐了下來。他也許應該說,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說了那些話,所以使得你離開了堪達布爾答山。不過易也明白其實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易他們沒有出現,有可能是奧卡加被迪瓦納殺害,如果他們確實干預了事情而易沒有說那些話的話,有可能是迪瓦納被殺,無論是哪一種,葉沙都不可能覺得更好的,所以易並不認為葉沙是因為這樣而在怨怪什麼。 易想了想,問:「莫非…是奧卡加要你回去?」 葉沙抬起頭來,顯然有點驚訝:「你…易殿下…難道你聽到了?不,不可能。」 易說:「我沒聽到什麼,這是我猜的。」 葉沙氣憤地說:「他叫我回去,他說跟著他會很辛苦、會有很多危險…他說婚禮其實還沒有完成,他說迪瓦納喜歡我,一定會對我好…這混蛋!根本不懂人家的心情!」 易說:「我知道,那些辛苦危險,你根本不在乎。」 葉沙的臉有點脹紅,聲音有些激動:「是啊!我才不在乎!殿下,連你都能明瞭,為什麼奧卡加卻不懂?」 「我想…因為我是局外人吧!因為他在乎你,遠遠超過其他人吧!」 葉沙突然埋頭哭了起來:「我知道!可是我不要這樣!」 易沒有再說什麼,他悄悄離開那裡。易看到奧卡加站在不遠處望著他,臉色稍微有點蒼白,表情是難以言喻的複雜,在這其中,也有不知怎麼辦才是最好的茫然。 易走過去。 奧卡加說:「殿下…」 易笑了一下:「啊…葉沙小姐她…是個非常勇敢的女子,不要小看她。」 奧卡加的臉色浮現一絲難掩的激動,他行了一個禮,迅速往巨岩後走去。 看來問題可能可以解決了呢,真是太好了。易想著,往回走向營火旁。 「沒想到殿下還有作和事佬的資質呢。」羅林說。 伊爾斯則說:「這跟擅長製造混亂的某侍衛可大不相同啊!」 易有點不好意思,坐了下來。 緋夢遞上一份烤好的鳥肉配上乾餅:「殿下,請吃吧!」 「謝謝。」易接過來,看到南葉也正把一份食物送到伊爾斯面前。 易突然想,他跟羅林本來就很熟了,雖然是直到現在才知道某些事情…伊爾斯跟緋夢也多少在言談舉止間透露其為人,就連才認識的奧卡加還有葉沙,也不難看出其個性,只有南葉,還是幾乎完全不了解。 奧卡加跟葉沙再度出現的時候,兩個人顯然已經合好了。然後的狀況就是,兩位僅有的女性坐在一起聊天,似乎很合得來的樣子。而奧卡加則被舊僚友消遣開心。 易仰躺著望著天上繁星點點的夜空,他對星象沒什麼研究,所以也不太確定現在所凝望的星空,是否跟他在原本的世界所望見的相同。 突然,羅林說:「有點不對。」 奧卡加握緊了劍,採取備戰姿勢。 伊爾斯說:「好像是森林那邊。」 易才剛坐起來,羅林已經在他身邊,真不愧是貼身侍衛。 「不是說…婭之森林中的魔物,只有在夜晚的森林裡活動嗎?」 緋夢說:「也許是因為結界的法力變弱了。」 不遠的森林裡,彷彿有種無聲的鳴動。 一股妖異的強風刮起每個人的頭髮,森林中,鳥類突然群起衝上天空,叫聲四起。 緋夢拔出劍橫在面前,說:「森林結界的法力雖然比較弱,可是並沒有消失,所以如果是能夠突破結界的魔物,必定擁有強大的力量,大家要小心!」 葉沙手裡握著一把微略彎曲、刃身狹窄的短刀,臉上有著不屈的勇氣與決心。 奧卡加看了葉沙一下,定下心來。 伊爾斯跟南葉也都拔劍備戰。 易感到有些緊張,可是說也奇怪,並沒有害怕的感覺,他望著漆黑的森林,突然看到一陣怪異的霧氣漫出。 「有霧氣。」易說。 「哪裡?森林那邊嗎?」羅林問,他似乎並沒有看到。 伊爾斯、奧卡加看向易,似乎也沒有看到他說的霧氣。 緋夢吸了一口氣,說:「預言中…識破妖魔的金瞳…」 伊爾斯笑了笑:「原來那就是易殿下的天賦異稟嗎?殿下看到的,可能是魔物的妖氣吧!」 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易的心裡更加緊繃起來。 「殿下…你的眼睛!」葉沙驚訝地呼出聲音。 易的金色眼睛變得更加透明光閃,似乎放出光來。當然易自己看不到,所以也就不知道葉沙為什麼驚訝。 「呵,這就是太陽之眼嗎…」羅林彷彿覺得很有趣地喃喃自語著。 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看到霧氣如同從缺口漏出般漫出森林,聚集,然後漸漸成形。 「在那裡,霧氣聚在一起了,好像正在變成什麼…」易說。既然只有他看得到,他就有責任要告知同伴。 羅林說:「什麼方位?多遠?」 易指出方向,說:「大概一百公尺吧!」這種說法伊爾斯、奧卡加他們聽不懂,這個世界的計量法跟那個世界不同,但是羅林跟緋夢卻明白。 「很近了,大概就只有五特芬(一特芬大約等於二十二公尺)。殿下,你看得出那是什麼嗎?」 「好像是老虎之類的…可是大得多。」易訝然地看著那團霧氣化成一隻猛獸的形貌,有著紅色猙獰的眼睛還有尖利的可怕獠牙。 「牠奔過來了!」易叫道。霧氣化成的猛獸一面撲過來,形體愈來愈具體。 魔獸向南葉那邊猛撲過去,易上前大力一揮手上的劍,並沒有掃中,但也阻止了魔獸對南葉的攻擊。魔獸跳開了,裂開滿是尖牙的大嘴,發出低沉恐怖的吼聲。 「看到了!」魔獸已經完全成型,那是一隻巨大的黑色四腳猛獸。 「看得到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然而,當伊爾斯的大劍砍在魔獸身上,竟然沒能造成任何傷害,反而是彈了開來,即使是勇猛的前武將,也不禁變了臉色。 魔獸的巨爪銳利無比,掃擊撲空後,在堅硬的土地上留下極深的抓痕。如果那一爪是抓在人身上,不是肚破腸流就是皮開見骨。 無論是伊爾斯的巨劍、奧卡加的猛烈、緋夢的靈巧劍術、或是南葉、葉沙的攻擊、易的奇怪劍法,似乎都無法對魔獸發生實質上的作用。 羅林跳開一步,趁著奧卡加、伊爾斯、南葉跟魔獸纏鬥之時,他把銀劍「裂月」立持於面前,集中心神,突然,銀劍彷彿接收天上月亮的光華,發出輝耀的光芒。一陣狂風刮起,連魔獸也彷彿受到驚動。 羅林縱身高高躍起,雙手握劍直刺而下。銀劍幾乎半個劍身深深刺入魔獸左眼,魔獸吃痛,瘋狂扭動掙扎,伸長巨爪亂揮。 「學長!」 「羅爾撒林!」 羅林拔出銀劍跳開,但仍被魔獸巨爪掃到左肩,頓時血流如注。 易立刻驅上前去,緊張地問:「學長,你傷得怎樣?」 「還好只是輕輕抓到,沒關係的。」說是這樣說,鮮血卻泊泊湧出。 易趕緊撕下自己衣服幫羅林把傷口紮緊試圖止血。 負傷的魔獸先是因為劇痛而倒退了幾步,接著發怒著瘋狂撲上前來。奧卡加跟伊爾斯雖勇猛,但他們的劍卻傷不了魔獸,因而陷入苦戰。 突然,一枝巨大的銀箭從森林那頭飛來,射穿魔獸的腦袋,箭頭突出於兩眼之間,魔獸抽慉了幾下,就砰然倒地。 「啊,救兵來了。」羅林微笑著說。 易往森林那邊看,只見一個男人站在森林前,夜空下,那飄揚的長髮如同月光般有種不真實的美感。那男子垂下握著巨大銀弓的手,然後那把銀弓突然化成無以數計的光點,消失不見。再看看魔獸頭上的那隻銀箭,也同樣化成光點而消失。跟著,死掉的魔獸化成霧氣散掉。大地又恢復了平靜,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那男子走過來,俊秀無匹的臉上有一對又冷又美的藍灰色眼睛。好漂亮的人啊,易不禁想著。 「你退步了,羅爾撒林。」這是這名男子的第一句話。 羅林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是啊,有半年都沒好好打過架,身體都生鏽了哩。」 然後這男子把眼光投向易,稍稍行了一個禮:「易殿下。」 「…謝謝你救了我們。請問你是…」 「加雅,魔法師。」說話的是緋夢,她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第二天一早,魔法師加雅吹了聲口哨,召喚來一匹白色駿馬,然後跟易他們一起進入森林。 白晝的婭之森林看起來完全是個普通的林地,並沒有妖魔潛伏的詭異氣氛。 模樣像是精靈一般美麗的魔法師不太愛說話也不愛笑,不過,從他短短幾句話以及其他人的交談中大致可知的是,除了易跟葉沙之外,其他人跟加雅是舊識,而且,加雅就是幫助羅林還有緋夢前往另一個世界的人。加雅是感覺到近來所有抑制魔物的結界法力都減弱,又知道他們會走這條路,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從森林另一頭的住所出發前來尋找他們。他本來是打算到伊爾斯那裡的,不過雖然晚了幾天,總算是即時趕到。 騎著白馬的魔法師雖然有點冷淡,可是羅林卻好像跟他很熟。葉沙悄悄問奧卡加的時候,奧卡加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有點尷尬的樣子。這麼一來,葉沙當然就更好奇了。 一旁的伊爾斯卻彷彿覺得很好笑,卻又極力忍住的樣子。 休息的時候,羅林來到沉默地倚樹而坐的加雅身旁。 「你來幹什麼?」加雅冷冷地說。 「你在生氣啊?」 「我幹嘛要生氣?」 「你說呢?」 「你離我遠一點!」 易遠遠望見那兩個人,感到有些疑惑。緋夢注意到易的表情,於是說: 「殿下,請不用在意,那兩個人一向都是這樣的。」 伊爾斯的說法卻是:「呵呵,讓羅爾撒林那傢伙忙得沒時間騷擾殿下也好,這樣我比較安心啊!」 奧卡加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起來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不過可想而知的是,他應該是寧願什麼都不知道。任憑葉沙怎麼逼,奧卡加就是打定主意什麼也不說。 接著,那兩個人走到隱密的地方去了。 「…他們不要緊吧?」易想說那兩個人不要打起來才好。 伊爾斯優哉游哉地望著那個方向,說:「呼呼,果然跑掉了哪!」他笑了笑,對易說:「殿下,您放心吧!那兩個人只是有些話一定要私下說才行的。」 另一方面,巨大的樹幹後,月光般色澤而略帶捲曲的長髮、蒼藍色眼眸的魔法師整個人靠在樹幹上,臉撇到一邊,嘴唇緊緊閉著不開口。 黑髮紫眼的男人一隻手撐在魔法師耳旁,滿臉笑意。 「你有什麼話?要說快說!」魔法師瞪了紫眼男人一眼。 「話倒是沒什麼要說的,只不過…嘴巴也不只是拿來說話的呢…」 魔法師正要說什麼,一個吻已經封了上來,於是所有的話語化成了一絲輕輕的嘆氣。 安靜的森林裡,同伴遠遠的談笑聲,渺渺的鳥叫蟲鳴,一個纏綿漫長的吻。   加雅先回到眾人身邊,冷冷的臉上沒什麼明顯的表情,感覺起來還是有點惱怒,只是這種惱怒跟之前的不大一樣,易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同,反正就是不一樣就對了。跟著出現的羅林則是一派安閒,輕鬆愉快。看樣子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的。 易的心裡有更重要的事,他問過緋夢關於預言的事,根據卡西亞神廟的女祭司長沙摩三年前作出的預言,統馭神魔的王者將出現,他擁有太陽之眼,是為洞悉一切妖魔之金瞳。另外,預言還提到擁有金色「太陽之眼」的王者具有「太陽之力」,能燒盡一切邪惡。到目前為止,這還是一種謎樣的能力,連作出預言的女祭司本人也不知道這是種什麼樣的力量。易並不覺得自己會有什麼能夠燒毀什麼東西的特殊能力,他感到自己的心情很複雜。   黃昏時分,眾人穿過婭之森林,走了一段曲折的路,按照羅林的說法,來到了魔法師的小屋。 說是小屋,其實不太正確,這幢石造建築還比較偏向城堡,只是沒那麼大而已。 「為什麼啊?加雅?你一個人要住那麼大的房子?」伊爾斯問。 「我喜歡空曠的地方。」魔法師說著,就先進去了。 大廳裡很陰涼,擺設很少,果然相當空曠。也許是利用魔法,牆上的焰燈突然同時點燃。 「加雅,有酒嗎?好想喝酒哦!」伊爾斯說。 「在地窖,自己去拿。」加雅一面把披風脫下來,一面說著。 南葉馬上說:「我去吧!伊爾斯大人。」 加雅指了一個方向:「那邊有個樓梯,走下去就是了。」 緋夢說:「對了,加雅,你還不知道吧?奧卡加結婚了,這位是他的新婚妻子葉沙。」 加雅對葉沙點頭致意,然後看了看奧卡加,微微一笑:「恭喜。」 葉沙呆了一呆,她沒想到這個身為魔法師的男人,微笑起來竟然有種幾乎可以說是嫵媚的魅力。 奧卡加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最後說了聲謝謝。 反倒是羅林,一直都沒說什麼。   晚上,緋夢要求希望能夠有一間「遠離其他人、安靜的房間」,然後就關進房間梳洗休息去了。 奧卡加跟葉沙一間房,伊爾斯跟南葉一間,本來易是一直沒注意的,現在他終於有點意會到侍童跟主人的關係,與其說是覺得怪異,不如說是「原來如此」這種心情。 易的房間就在主人加雅旁邊,另一邊則理所當然是羅林睡的房間。 易想,也許加雅知道所謂的太陽之力是什麼,可是他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知道。那似乎是一種可怕的力量,想著想著,易就睡著了,他很累,所以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在他隔壁房間發生的任何動靜。 所以易當然不知道在夜裡,羅林離開自己的房間,來到加雅的房門前。 加雅打開房門,剛洗過的頭髮還沒有乾,看著那雙似笑非笑的紫水晶般的眼睛,有點火大也有點無可奈何。 「易殿下在隔壁。」 「我知道,」羅林輕輕推著他進入房間,關上門,說:「我是他的貼身侍衛呀,即使是做這種事,也不能離他太遠呢…」 受了傷還是這麼不老實,真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魔法師也無計可施了。於是王子的貼身侍衛這一夜雖然還是睡在王子殿下的隔壁,卻是從左邊房間換到了右邊的房間。 第二天早上加雅雖然是很早就起來了,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可是因為怎麼趕也無法把賴皮的羅爾撒林從床上挖起來,只好任由他睡到最後一個醒來,當著其他人的面,從主人的房間走出來。 每個人的表情都不一樣,緋夢一貫地當作沒看到,葉沙一臉訝異地掛著「怎麼會這樣」的表情,奧卡加是困窘尷尬,擔心葉沙又要問他怎麼回事,伊爾斯是「我早知道一定會這樣」,南葉是「原來如此」,易則是困惑,他明明記得羅林昨晚睡的是左邊房間,為什麼會從右邊出來呢? 當事人呢?羅林當然還是若無其事,加雅則冷冷板著臉,把早餐放在桌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