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六

六 太陽之子 似乎是早就說好的一般,自此魔法師加雅就加入了前往孟波爾的行列。 「有加雅在怎麼說都是件好事,一方面他的魔法很厲害,有他在就不必擔心受到魔物侵擾,另一方面呢,羅爾撒林那傢伙至少會分出一半『與易殿下獨處的時間』吧!這對易殿下的人格發展,無疑是有正面意義的。」伊爾斯說這番話的表情,怎麼看都不能說是絕對好意的。 葉沙則離開奧卡加的身邊,到緋夢旁邊問:「緋夢小姐,我想問…那位魔法師跟羅爾撒林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奧卡加說什麼也不告訴我?表情還那麼奇怪!」 緋夢說:「這個嘛…這麼說好了,加雅是不管男人女人都很難與之匹敵的美人。」 葉沙說:「這我看得出來。」 「羅爾撒林則是非常喜歡美人的男子。」 葉沙恍然大悟:「他們…」 葉沙又說:「就算是這樣,奧卡加也不必那麼曖昧啊!」 緋夢沒說話,倒是前面的伊爾斯回頭笑著說:「那是因為你的夫婿曾經也為這個美人迷惑過啊!」 葉沙訝然張開嘴,說不出話來。 緋夢則斜睨伊爾斯一眼:「真是不顧朋友道義的人啊!」 「不,有問題就要趁早發掘加以解決才好呢!」伊爾斯笑著策馬往前走去。 緋夢沒再說什麼,她早就知道伊爾斯唯恐天下不亂的惡劣趣味了。 絲毫不知道自己被舊僚友出賣了的奧卡加,依然沉默地走在最後面。 葉沙呆然騎著馬前進,緋夢看了看她,說:「你不要太在意,其實也沒發生什麼事,何況早就過去了。」 此時,話題中的魔法師一頭長髮斜斜地紮起垂在胸前,騎著馬走在最前面,對於身後的一切完全沒有興趣。   走了一整天的路,在入夜前到達艾爾頓城。艾爾頓城是個交易熱絡、堪稱繁榮的小城,這裡是凡斯蘭東南部前往北方的必經之地,所以各種商業活動頻繁,各式各樣的店家林立。無論什麼時節,這裡總是有許多旅客停留休息或是進行各種交易。 城裡的旅店很多,但生意都很不錯,所以,要找到還有許多空房間的旅店也並不很容易。不過,這幾個人聚集在一起實在太引人注目,所以分散開來也未必不好就是了。還沒功夫管到這個問題,到酒館裡吃飯的時候,就已經招來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眼光了。圍著酒館裡木製方桌而坐的這一小群人,無論男女都是人間極品,所以說那唯一一個到了酒館裡還壓低帽子的年輕人,就格外引人好奇。 「這樣好嗎?旁邊的人都一直看這裡。」南葉有點不安地問。他們進酒館用餐的時候,他就一直覺得有點不安。 「沒關係,易殿下有沒有被發現,都各有其利弊,我們順其自然就可以了。」 如果一路上都沒人發現易的存在的話,固然可以較安全輕易地抵達孟波爾,可是到時發出易出現在孟波爾的消息,是否能夠為其他地區的凡斯蘭人民以及對席爾政權心存反念的官員們相信,還是一個問題。而如果易被發現,雖然必會招致席爾的追捕,但同時卻也是將易已經轉生的消息昭告天下的良機。相權衡之下,說不定被發現還更好一點。反正席爾一直都不曾放棄對易的搜尋,一戰是遲早的問題。這是就客觀局勢來看的想法。如果純就私人立場來看這件事的話,就未必會有相同的結論。例如說,易殿下的貼身侍衛的心底,說不定是認為這樣曖昧不明的情勢一直持續下去最好。   通常,聰明的人都盡可能不為自己找麻煩,當然也絕對不會去招惹看起來就不是可以輕慢的對象。不過,這個世界上,並不真的有那麼多聰明的人,喝得半醉而仍然聰明的,當然就更少了。 當那群衣著華麗的男人帶著愚蠢而不懷好意的笑容準備過來騷擾的時候,緋夢心想,伊爾斯提議到酒館來吃飯,本身就是打著不良趣味的算盤。 為首的一個衣飾最為華美的年輕人,帶著濃濃的酒意向緋夢調笑:「黑髮的美人,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你是外地來的吧?你過來我這邊讓我請你喝杯酒,要金要銀還是珠寶都隨你。」 他說這番話分明是把緋夢當成了賣笑女子,不過這不能完全歸罪於他的沒有眼光,而是凡斯蘭的女性一般都是在家裡操持家務、養兒育女,未出嫁的女性則很少出門,更別提是出現在酒館裡,會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女子,多半都是妓女之類的女人。所以這個男子也只不過是以一般常識做出判斷而已。 緋夢並沒有動怒,只是不予理會。在座的人也都沒有出面的意思,只是吃自己的東西,喝自己的酒。 自己的發言受到忽視,華衣男子極為不快,一向受到擁簇的他,怎麼可能會忍受區區一個風塵女子的輕忽? 「女人!我們少爺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賈斯榮尼大爺的公子克魯少爺。識相一點的話,跟著我們少爺,金銀珠寶,要什麼有什麼。」 緋夢沒什麼反應,倒是奧卡加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危險的表情,那夥人明顯感到有些畏懼。不過這時,突然有人開口了: 「賈斯榮尼是誰?」發出問題的人不是緋夢,而是伊爾斯,看起來純粹只是好奇而已,並沒有挑釁的意思,可是這種時候,他這種態度反而更叫人生氣。 「你連賈斯榮尼大爺都不知道?他是本城的首富!沒見識的外地人!」 「真好,有問有答呢!」伊爾斯毫不在意地說。 克魯不耐煩地說:「不關你的事。怎麼樣?美麗的小姐?陪我喝一杯?」 緋夢淡淡地說:「我不陪男人喝酒。」 旁邊一人叫道:「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那個…」坐在緋夢旁邊的羅林突然開口:「你們搞錯了,是我們在陪這位小姐,不是她陪我們。你要是這麼想跟著一起,來,我旁邊讓你坐。」 「什麼?」克魯發怒了,羅林的態度比言語本身更讓人火大。 伊爾斯已經開始笑了。若無其事把人惹到火冒三丈,本就是羅爾撒林的拿手好戲。 「怎麼?你不滿意啊?別不知足了,你是後來的,這麼漂亮的小姐身邊的位置怎麼能讓你呢?我已經對你夠好了啊!」 「混蛋!」 克魯身旁的嘍囉們正想擁上前來開打,坐在緋夢另一旁的加雅手裡突然多了一把細長的銀劍,劍尖直指克魯的咽喉。包括克魯在內,沒人看見加雅是怎麼拔劍怎麼出手的,一時之間,那一夥人嚇得鴉雀無聲。 「吵死了。」 克魯退後一步,離開加雅的劍尖,然後一閃身,躲到後面去了,當然加雅也沒有採取進一步舉動的意思。 「我們走!」克魯惱怒地喝道,看來酒也醒了。 加雅一收手,劍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他看也不看那些人,只是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 「喂,加雅,你把他們嚇走了,我本來還想說讓那位少爺為我們付飯錢哩!」伊爾斯說。 「哼,再這麼吵下去,我還哪來的食慾?」 易想著,還好加雅把對方嚇走了,一直糾纏下去,說不定混亂之中弄掉了他的帽子,讓人看到他的眼睛,那就麻煩大了。 不過,沒有多久,易就知道自己想錯了,真正的麻煩才正要開始。 突然,從酒館門外衝進來一個武將模樣的壯碩男人以及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店裡馬上亂成一團。 武將喝道:「除了這幾個,其他人全都給我馬上出去!」 於是一大票吃喝到酒酣耳熱、連帳都還沒付的老老少少的男人們爭相恐後地趕緊從狹小的門口擠出去。 而身為其他人以外的”這幾個”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 「看來…是你所喜歡的好戲要上演了。」羅林說。 伊爾斯笑著說:「這樣說的話,我對卡西亞大神的祈禱是發揮作用了?」 武將中氣十足地說:「我是艾爾頓保安部隊第二隊隊長赫西努,我們接到密告說這裡有可疑人士,奉勸各位合作,以避免不必要的流血。」 可想而知,方才受到屈辱的克魯公子,採取了簡單有效的報復方式。 「嗯,好像不是不講理的人哪…」伊爾斯評論這位隊長。 赫西努隊長一一掃視過在座的人,說:「戴帽子的人!把你的帽子脫下來!讓我看看!」 易心裡一緊,他想對方一定是想看他的眼睛顏色。 伊爾斯則想著,果然,看來席爾殿下已經經由女祭司沙摩的能力或是其他魔法師的能力知道易殿下來到了這個世界,所以命令駐守各地的軍隊尋找一個「擁有金色眼睛的人」。而除非是不知世事的隱者,不然凡斯蘭有誰不知道擁有金色眼睛的人,就是傳說中易殿下轉生的”太陽之子”呢? 當年,十六歲的易殿下命喪王城,元靈卻在肉體死亡之前就已經消失,之後,席爾殿下依照一般的想法,對於剛出生的嬰兒特別留意,下旨每一個嬰兒都必須讓當地的保安官親眼鑒視眼睛顏色。但當然並沒有找到具有金色眼睛的嬰孩。同時席爾殿下也沒有放鬆對其他年齡層的男男女女加以監察,尤其是年輕的男孩。後來,席爾得知易的元靈可能已經被放到另一個世界,也派出人馬搜尋。 席爾身邊必然有那種能夠察知易的元靈存在與否的能力者。 如果易的元靈出現在這個世界,席爾一定會知道的,這是一開始伊爾斯、羅林、加雅還有緋夢等人的共識,也是孟波爾方面已有的心理準備。 現在,預言中的太陽之子,已經回到了凡斯蘭。 「沒關係,殿下,你就把帽子脫了吧!」羅林說。 真的沒關係嗎?易當然會有這樣的疑慮,可是一直以來對於羅林的信任卻超越了不安,於是易除下帽子。 以灼灼目光緊盯著易的動作的赫西努,在易拿掉帽子的那一瞬間,臉色大變。 「這位就是你奉命要找的人─易殿下吧?」 赫西努臉色發青,說:「雖然冒犯,可是在下有王命在身,抱歉了!易殿下!請您跟我走吧!」 「這個就恕難照辦了!」此語一出,伊爾斯、南葉、奧卡加、葉沙突然上前,羅林則拉著易往後,從窗口跳躍出去,緋夢、加雅立刻跟上去,酒館外還圍著一整圈的士兵,這也在意料之中。 「啊?金色眼睛?」士兵之中發出這樣的驚呼。 伊爾斯等人把以赫西努為首的保安隊逼出酒館外,與跟其他士兵纏鬥的羅林等人會合。那些士兵們雖然一直圍纏著,卻缺少真正的殺氣。尤其是易只要一出手,對戰的士兵就後退。演變成雖然不肯放手,卻也進攻不了的場面。 「這是怎麼回事?」易感到疑惑。他一揮劍,對方就躲,讓他也無法再揮第二劍。 圍觀的民眾愈來愈多,議論紛紛的聲音愈來愈大。 有人叫道:「太陽之子降臨了啊!易殿下轉生了!」 群眾開始騷動了。 「是金色眼睛啊!是太陽之子!易殿下!」 赫西努陷入非常尷尬的局面,他有捉拿”擁有金色眼睛者”的責任,事實上,他也不能違抗席爾殿下的命令。然而,雖然對其他的人不必客氣,可是要對傳說中易殿下轉生的太陽之子有什麼不利,在心理上潛在就有一絲抗拒。更可恨的是易殿下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身手不凡,看來讓他們逃走是遲早的事。但是他也不禁想,也許這樣才是比較好的也說不定。 既然主事者這樣拿不定主意,讓易等人脫身當然就不是太意外的事。 「隊長,他們逃了。」 「嗯…還是先向保安官報告吧!這可是件天大的事。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輩,不是區區一個隊可以對付得了的。」赫西努這樣的說法,客觀上來說也是正確的。要不是對方似乎沒有什麼殺心,下手並不狠辣,甚至有點放水,不然的話,他的隊員就算全軍覆沒也不會太奇怪。 就這樣,艾爾頓保安部隊第二隊隊長集合隊員,撤離原處,往保安官的官邸趕去。 艾爾頓城保安官古加伽耳聽取了赫西努經過一番修飾的報告,心裡大為吃驚也大為不快,他心想,為什麼這種天大的麻煩事要讓他給碰上呢? 看來傳言是真的,易殿下的元靈已經轉生了,而且已經出現了。如果不必負任何責任的話,他也很想看看傳說中的金色眼睛到底是什麼樣子。不過,想到這件事情可能會讓他官位不保,心裡就不免七上八下。追蹤到易殿下的行蹤當然可說是大功一件,可是讓易殿下從手底下逃掉卻可能被責以重罪。 「你說…易殿下…那個有金色眼睛的年輕人,身邊都是些身懷絕技的人?」 「是的,一般軍人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我擔心本隊會遭到滅口,那就無人告知大人此等重大消息,因此趕緊先來向您報告。」 「你說你的手下還在跟他們周旋?」 「是,但可能已被殲滅。」這不是真的,赫西努不想讓自己的部下平白送命,私底下也不真的想自己去跟太陽之子作對,但古加伽耳無從知道真相。 「好吧!保安部隊全體出動!」古加伽耳發出命令,另一方面,他苦苦思索如果沒能抓到易殿下的話,自己需要準備什麼樣的說辭。   易等人雖然逃離了酒館一帶,卻並沒有離開艾爾頓城。艾爾頓城並不像王都西爾雅辛基一般有著把整個城圍繞起來的城牆以及護城河。基本上,艾爾頓城雖然堪稱繁榮,卻只不過是個小城鎮,邊關防禦並不特別強大。所以說,如果易他們真要離開此地,也不會是太過困難的事。 不過,依照某人的說法,「人家這麼好心送了這份大禮給我們,好歹也要去表示一下謝意吧!」 於是在南葉問了路人的情況下,很快他們就找到了本城首富賈斯榮尼的宅第。 雖然他們當中的奧卡加跟葉沙曾經當過盜賊,不過至少現在不是,所以他們是從前門遵照禮節正式請求會面的。 門房看到緋夢的時候就已經有點呆了,看到易的時候,驚訝得連話都不會說了。 「是你們少爺克魯請我們來的。不過如果他不在,我們希望能夠與主人見面。」伊爾斯這麼說的同時,奧卡加把自己的劍抽出來摸了一下又收回去。 「是…是是…我馬上去通報!」 「不愧是當過盜賊的人啊!」伊爾斯譏諷地對奧卡加說。 「哼。」 門房跑著回來:「老爺請你們進去!請!請!」他望著易,額頭上冒汗。易微微笑了一下,門房突然顫抖著聲音說:「卡西亞大神保佑!」然後就腿一軟,跪倒在地。   進入宏偉的大門,穿過夜晚散放幽香的院子,一行人來到豪華宅第的大廳。大廳裡陳設奢華,到處都是珍貴稀奇的擺飾,甚至還有一顆人高的珊瑚樹。 主人賈斯榮尼是個有著灰白大鬍子、長長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來精明的老人,他滿臉堆笑地迎接易他們。 「啊!真的是金色眼睛!這是卡西亞大神賜予的光榮,讓我能夠親眼見到太陽之子,甚至能夠款待他,我不知該怎麼形容內心的激動,請。」又真又假的熱誠,讓易覺得自己有被賣掉的危險。不過羅林他們倒是安然自若。 伊爾斯說:「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在別處巧遇你的公子,承蒙他的善意,找來了保安隊,讓易殿下失去了休息的地方,所以,我想,你應該很樂意讓我們在府上住宿一宿吧?」 賈斯榮尼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啊呀,是我兒子太不懂事,誰不知道太陽之子易殿下將是未來的王者呢?能在我這裡歇腳,這是我天大的榮幸啊!」 「嗯,那就這樣吧!我們也不會為難你,明天一早就會離開,希望你不要做出無益的舉動才好呢!」 「不不不,怎麼會呢?能夠幫助未來的王者,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只希望易殿下不會忘記我曾經提供的小小協助罷了。」 「易殿下不會忘的,你放心吧!」 於是,易等人就決定在賈斯榮尼提供的房間休息一晚。 易有點不放心,他問羅林:「我們可以相信這個人嗎?」 羅林微笑著說:「相不相信都無妨啊!反正他只有兩條路走,一個是讓我們住,一個是不讓。這老傢伙看起來一臉精明相,他看我們敢找上門來,一定不敢不招待我們。他甚至應該也不會去密報保安官,不然打打殺殺下來,他這裡的寶貝大概也全都毀了。我想他就算要密告,也是我們走了之後的事。」 羅林說得沒錯,賈斯榮尼根本不想去密報保安官,這對他沒什麼好處。就算抓到易,功勞也是古加伽耳的,又不是他的。何況,他還有更長遠的想法。凡斯蘭人普遍都相信預言的真實性,就連席爾也是一樣。易的眼睛顏色是正如預言中所說的金色,那麼易就將是未來的王者。能夠施恩於未來的王者當然是一件划算的生意。但是,與此同時,賈斯榮尼也不想得罪現在的當權者,萬一被發現易殿下曾經到過他這兒,他也得想辦法讓自己開脫藏匿的罪名,總不能在還沒等到易殿下的回報之前就先送了自己的性命吧!所以最後他斟酌之後寫了一封信,叫來密使送往王都。 這麼一來,原本艾爾頓城保安官打算暫時壓下的天大消息,就在商人的密函中,往王都馳去。   易對於伊爾斯還有羅林要這麼做的原因覺得還可以理解,他們本來就是不在乎混亂的人。可是連緋夢也配合,奧卡加就更不用說了,甚至看起來應該是討厭麻煩的加雅也沒有反對之意,他就有點不懂了。後來他想到,可能是因為事態再怎麼變化,也不會更好的了,所以不需要在乎太多,爭取眼前一夜安適的睡眠也許反而比較有意義。 那些人叫著的什麼太陽之子,他感覺真的很誇張,可是看那個門房的反應,似乎這裡的人們對於那個預言都是深信不移。身為預言的主角,他不免稍稍感到有些困擾。不過,值得困擾的事也不只這一件。   在賈斯榮尼宅第的一隅,提供給易等人作為休息一晚之所,加雅以結界將這個地方圍起,以防有外人侵入。在結界保護的區域中,可以安心地享受一夜安眠。 羅林來到安靜的花園中,在池塘邊的月光髮色的魔法師身旁坐下。 「應該不需要你親自守夜吧?」 加雅沒有看他,只是說:「房間裡擺設太多,我睡不著。」 「這樣嗎…」 兩個人沉默地面向池塘而坐,水面映照出一雙人影。 加雅突然說:「如果可以的話…你應該想永遠留在那個世界吧?」 羅林說:「大概吧!…不過…我至少會回來一趟。」 魔法師蒼藍色的眼睛中映出浮現笑意的紫色眼睛。 「然後…要你跟我一起去。」 加雅撇過頭:「真是個貪心的傢伙。」 羅林沒有接話,只是靠近他的耳旁,輕輕親吻他的耳朵,輕輕吹氣,用舌尖輕輕探舐他的耳孔。一陣麻軟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加雅推開羅林,捂著耳朵,臉上發紅, 「不是告訴過你不要弄我耳朵?好癢!」 羅林輕笑:「不弄耳朵…那麼…其他地方可以嗎?」 「……」魔法師還來不及抗議,就失去了說話的機會。   易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因為他覺得胃有點不舒服。那時在酒館裡沒留意,喝了太多酒太多茶,又在吃飽的狀況下作了運動量很大的行動,所以似乎有點兒脹氣。 易坐了起來,心想最好還是散散步,讓悶在胃裡的氣能夠嗝出來才行。 易走出房間,對著池塘伸展身體,他突然發現池塘如鏡面般的水面有兩個月亮。仔細一看,池塘邊水面的另一個月亮,是放散的頭髮反映出的光澤,再清晰一點,那是一雙人影。 易的心突然怦怦跳,幾乎差點說出:「啊,我不是故意的。」 他趕緊轉身回到自己房間,關上門。 他看到了什麼?羅林跟加雅… 易撫著自己的胸口,心臟還快速地跳著,臉上的溫度升高了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根本沒睡著的易有點頭暈地走出房間,正好碰到從加雅的房裡走出來的羅林。 「早啊,殿下。」當事人一派安然自若。 「…早,學…不,羅林。」易覺得心臟又開始怦怦跳,臉上燒了起來。 「怎麼?沒睡好嗎?」 「啊…嗯…是啊…」正當易語無倫次地回應著,加雅也從同一個房間出來了。 易看到加雅,更加慌亂起來。 「早,加雅。」丟下這句話,易就像逃走一般匆匆離開了。 「……」加雅望著易的背影。 「你覺得沒關係嗎?」 「我本來就沒打算隱瞞啊!」黑髮紫眼的男人不在意地這麼說,轉身走開了。 另一方面,躲到池塘邊的易,正設法使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他感覺好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一樣。看到不該看的,好像比被追捕更讓人覺得困擾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