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七

七 遺失的記憶 一早,伊爾斯就拉著奧卡加一起去見宅第主人賈斯榮尼,並且請對方幫忙一件事。 「在下有一個計策,可以讓我們從容離開艾爾頓,又可以讓你免除麻煩,希望你一定要配合才好。」 伊爾斯說。奧卡加交抱著雙臂坐在後面,面無表情。 賈斯榮尼滿臉堆笑,說:「您儘管吩咐,我一定照辦。」 伊爾斯說:「請你寫一封密函送交保安官,內容方面,請你寫說有一夥人挾持你並搶奪你的錢財,連夜往東逃出城去了。請保安官務必派人去追回你的財物。文字方面你可以自己斟酌一下,我在這裡等你。請快一點,我這位同伴的耐性比較差一點。如果保安官來問你我們的模樣,你就照實說就是了。」 賈斯榮尼看了看奧卡加的臉,連忙叫人拿來紙筆,依照伊爾斯所說的內容寫下來。伊爾斯看了看信,點點頭,問: 「如果保安官問起為什麼現在才通報,請問你打算怎麼說呢?」 賈斯榮尼想了想,說:「我就說,我被你們綁走,然後釋放,今早才回到家。」 伊爾斯搖搖頭:「這種謊話一下子就拆穿了,你就說,你中了魔法不醒人事,現在才清醒好了。如果他問你有沒有聽到我們說什麼,就說你聽到我們說了什麼港口吧!」 賈斯榮尼連忙點頭,伊爾斯要他寫的這封信,確實可以讓他免去麻煩。賈斯榮尼叫人把密函送去保安官那裡。 「那麼,我們就暫時留在你這裡吧!」伊爾斯說。 「啊?」 「我們不會打擾你的,時候差不多了自然會走的,麻煩你送些食物到後面來,有勞了。奧卡加,我們走吧!」 離開賈斯榮尼那裡,奧卡加問:「你估計我們大概什麼時候可以走?」 「說不定黃昏前就可以走了。」 「嗯,我也這麼認為。據我所知,這個小城的保安部隊規模不大,他們昨晚搜尋了一整夜,大概也差不多了。」奧卡加說。 伊爾斯一擺手:「要打架我是很喜歡啦!不過比對方強太多的話實在也沒什麼意思,就放他們一馬好了。」   得知離動身的時間還有很久,沒有人覺得有什麼意外。 「你是怎麼恐嚇那老人的?」緋夢問伊爾斯。 「沒有啊!我只是讓奧卡加坐在我後面而已。」 「原來如此。」 「易殿下呢?」 葉沙說:「我剛看到殿下坐在池塘旁發呆,好像精神不太好的樣子。」 伊爾斯看了看用手臂當枕、嘴裡含著一根草,悠然仰躺在扶欄上的羅林,說:「不是你又做了什麼好事吧?」 黑髮紫眼的侍衛平淡地說:「我會做些什麼,你不是都很清楚的嗎?」 「加雅呢?」 「那裡。」緋夢指著旁邊的大樹上。魔法師正坐臥在樹幹上,閉目養神。 緋夢說:「全都是些一早就精神萎靡的人。」 不過精神萎靡的人並不包括伊爾斯的侍童。南葉走過來很有精神地告知說賈斯榮尼已經把豐盛的餐點送到這邊來,他已經把那些餐點在餐桌上擺好了。 「請去用餐吧!」 羅林起身,說道:「你們先去吧!我去叫殿下。」說著,便往池塘那邊走去。   池塘邊,易抱著雙腿發呆,這倒不是因為他受到什麼打擊,而是因為胃不舒服整晚睡不著,所以提不起精神,這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易殿下。」 易抬頭一看,見是羅林走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易覺得自己臉上有點發燙。 羅林蹲下來,說:「很累嗎?」 「嗯,昨晚…昨晚胃不舒服,喝太多了,睡不好。」易有點慌張,他也覺得奇怪,自己好像很心虛的樣子。 「是嗎?那我想你現在可能沒什麼胃口吧?還沒那麼早出發,你可以再去睡一下。」 易點點頭,然後遲疑了一下,昨夜所想到的一些事浮現腦海, 「…有些事的發生…難道是因為我是…是這個身份的緣故嗎?在那個世界,我的父母因意外而去世,難道是因為我的緣故嗎?讓我現在在這裡,沒什麼好牽掛的嗎?讓我從那個世界消失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捨嗎?是因為…這樣嗎?」 羅林凝視著易的雙眼,比月光輝耀、卻又比日光柔和、無可比擬的金色。 「不,只是巧合而已。」羅林說,然後手指插進易的髮間,在他額頭上吻了一下。 微風溫柔拂掠,晨光溫暖宜人。 「乖乖去睡一覺吧!」羅林說完,轉身走開。 易不自覺地伸手碰觸羅林的嘴唇留下溫度的地方,不經意地稍微抬起頭,看到了樹上靜靜望著這邊的加雅。 易睜大了雙眼,腦中頓時一片空白。他想也不想,往大樹走近,仰頭望著樹上的魔法師。 加雅一躍而下,說:「易殿下,你找我嗎?」 「加雅…」易的表情裡充滿了不安與歉疚。 「嗯?」加雅的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是有什麼不快。 易覺得自己腦子裡一片混亂,一些話沒經過思考就脫口而出:「你跟羅林…」 「啊…你果然知道了。」加雅平淡地說。 「那你不會覺得…討厭我嗎?」易略帶遲疑地問。 「為什麼?為了他對殿下的心嗎?」加雅問。 易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就沉默了。 「這我一直都知道,而且也接受這是他的一部份。不然,我怎麼會幫他到另一個世界去找你呢?」魔法師微微一笑:「不管羅爾撒林跟我是什麼關係,他永遠是易殿下的騎士。」   如同伊爾斯所預料的一樣,艾爾頓城的保安官接到賈斯榮尼的密函後,派了人過來盤問詳細情況。 聽取了賈斯榮尼的說辭,古加伽耳雖然不盡然相信易殿下他們是向東走,不過因為哥爾摩海港確實在東邊,所以也不能完全不信,易殿下也有可能走海路往孟波爾。舉國皆知孟波爾是反對席爾殿下政權的大本營,因此推測易會往那裡去等於是一種常識。古加伽耳把手下不算多的人馬分成兩路分別往北以及往東追查,折騰了一個白天一無所獲,古加伽耳認定易殿下等人早已遠離艾爾頓,因此決定放棄。他萬萬想不到,他所想要找的人,仍然停留在艾爾頓城,度過了無所事事的一天。   黃昏之後,依照伊爾斯的安排,易等人分批離開賈斯榮尼的豪宅。易跟羅林先走,加雅跟緋夢次之,然後是奧卡加與葉沙,伊爾斯跟南葉殿後。賈斯榮尼還奉送一筆為數不小的旅費,伊爾斯坦然代為收下,他知道賈斯榮尼是把這筆錢看做是投資金,當然也就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先行離開的易騎著馬以半騎之差跟在羅林後面。 羅林回頭笑問:「我們要不要跑快一點?讓他們一時跟不上,這樣會很有趣。」 易楞了一下,說:「啊?這樣好嗎?」 「當然好了,已經快入夜了,走太慢也是不行的,尤其你不習慣走夜路,我們最好是先到一個地方等他們。況且…跟易殿下獨處的時間,再多也嫌不夠呢。」羅林說著,嘴角揚了起來,他放慢了速度,讓易的馬通過眼前,然後他揮手用力拍了易的馬,於是易的馬開始奔馳起來。 然後,羅林一下子超越了易,兩騎就這麼一前一後往北方奔馳而去。   羅林跟易一直到河邊才停下來,夜色已深,只有天上的月光可以照明。 「我們要渡河嗎?」 「嗯,在這裡等他們吧!」 羅林下了馬,把馬栓好,開始生火。易幫著檢了一些樹枝,然後在旁邊看著,想起在他原來的世界,大學中營火晚會的情景。那時羅林也是在他身邊,很多學姊都嫉妒地說羅林總是帶著易,比對女生還好。 火光映照在羅林臉上,眼睛染上了火焰色,辨不出紫水晶的色澤,因而與易記憶中的羅林完全疊合在一起。易突然有種錯亂的感覺。他帶著滿滿的那個世界的記憶來到這裡,卻對現在所處的世界如此陌生,哪邊是真實、哪邊是虛幻,已經無法分得清。   緋夢跟加雅離開賈斯榮尼的宅第之後,朝東北方前進。 緋夢說:「雖然伊爾斯說是為了謹慎起見,大家分批走,而且還要我們稍微繞點路,不過…分成兩個人一組也太過了吧?那個傢伙,口口聲聲說擔心羅爾撒林跟易殿下,骨子裡倒是很熱心地幫著製造機會。加雅,你說…我們要快馬加鞭地趕上他們嗎?」 加雅沉默了一下,說:「…不,我們慢慢走吧!」 緋夢好一會兒沒說話,然後開口說了一句:「羅爾撒林還真是好命。」 加雅看向漾出微笑的緋夢。 「就照你的意思,慢慢來吧!」緋夢說著,騎著馬慢慢向前踱去。   「你在想什麼?」羅林的聲音,讓易從出神的狀態中清醒。 「啊?沒…」其實在羅林叫他的那一刻前,易正想到加雅。 羅林說:「你在擔心加雅嗎?放心,他不是那樣的人。」 早就習慣被羅林看破心事,所以易只是點點頭。 想起魔法師的微笑,他所說的話… 然而就是這樣,易才無法不在意。 「學長…」這次易無意更正自己的叫法。 「嗯?」 「我不記得是真的還是作夢,似乎你跟伊爾斯曾經提起過,有解除記憶封印的方法?」 「是有這種方法。」 「那是怎麼一回事?」 羅林說:「你在那個世界出生,自然封印了元靈既有的記憶,關於你曾在這個世界的一切。確實有一種法術,能夠喚醒那些記憶。」 「如果喚醒那些記憶…會不會比較好?會不會我對這個世界,有比較深的投入感?」易問著。 羅林說:「有些記憶…也許忘了更好吧!」 易反問:「為什麼?」他不自覺衝口說出:「那其中,不也有你跟我的過去?」 羅林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露出一點笑容:「是啊。」就說了這麼短短的一句,然後就閉上了嘴,沒有進一步說明的意思。他的神情,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看起來卻跟平常不一樣。 易也沉默了,他感覺得出,他所遺失的記憶中,有一部份是羅林希望他永遠不要喚回的。 不懂是為什麼,不知道那些最好被遺忘的記憶是什麼,然而,從以前到現在,易一直都不曾懷疑過,羅林為他決定的事,一定是為了他好。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仍然渾沌不明,但易卻感到,這樣的相信,會比什麼都重要。 「席爾…是個什麼樣的人?」對於這個前世的哥哥、宿命的敵人,易沒有一點概念。可是雖然毫無記憶,卻從心底深處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升起一絲絲莫名的苦澀感受。那或許是被掩蓋的記憶飄散出的氣息。 是兄弟嗎?是敵人嗎?無論哪一種,都不是他可以選擇的。而他所必須注視的那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席爾殿下…他是你同父異母的哥哥,如果不是太過狠辣的話,我想他其實是個優秀的統治者。」 「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無故被除去王位繼承人資格的緣故嗎?」易問。 「那是個導火線。」羅林說,言下之意,原因不只如此。 羅林繼續說:「席爾殿下的手段很厲害,所以當時他發動政變,一舉成功,而且在凡斯蘭內亂之際,也讓鄰國無力進犯,這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得到的。」 易說:「既然是這樣,那就讓他當國王不是很好嗎?我沒有意思要爭王位,如果讓他明白這一點,他是不是…」 羅林說:「你從來沒有想爭過,席爾殿下他也知道,可是在他眼裡,你非毀滅不可。光是要你死還不夠,他要你…完全毀滅。」 「他那麼恨我嗎?還是為了那個預言?為什麼每個人都相信?這太愚蠢了吧!就算真有什麼預知的力量,難道命運就不能改變嗎?」易有點激動起來。 「或許可以吧!那…要看你的了,易殿下。」羅林注視著易的臉,平靜地說。 易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突然有種領悟,他連放棄的自由也沒有。接受了這樣的狀況,易平靜下來。 「我還是不了解…他是什麼樣的人…」 「許多人都認為席爾殿下是個冷酷無情的人。不過…如果要我說的話,他是個火與冰的男人。」羅林說。 「火與冰…」易的意識深處,彷彿有個影子呼之欲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