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九

九 一線天 易一行人進入了佈滿危險的石林地區,這一帶以狂風沙暴聞名。在灰色岩柱叢生的荒涼景色中,唯一加以點綴的只有人類與動物散落的白骨。 當馬匹不肯再前進之時,也只有拋下馬匹,繼續徒步前進。這對於相對來說沒經過什麼磨練的易來說,無疑是非常辛苦的旅程,但他也只是默默地跟著前進,連臉上的表情,都是異常平靜的。 他們來到了人稱「一線天」的地方。此處為兩側傾斜的岩壁夾著一條凹溝狀的通路的獨特地形,由於岩壁的阻隔,不受風沙侵襲。通路兩側的出入口還算寬廣,然後變窄,中間一大段的通路只夠一個人行走,連兩個人要並肩走都有些勉強。雖然地表的通道寬度僅可供一個人行走,但是愈往上,兩側岩壁的間隔距離也愈大,一直到大概有二十特芬高的岩壁頂處,之間的寬度是地表通路寬度的十數倍,當仰頭往上看的時候,所看到的天空是一條狹長的灰白色。 魔法師加雅走在最前面,緋夢次之,再來是葉沙、奧卡加,然後是易,羅林走在最後面。 與之前穿越的狂風沙暴層出不窮的地區相比,一線天可以算是較為平順易走的段落。 「過了這一段,應該就可以休息一會兒了。」說話的人是緋夢,而不是走在最前面的加雅,不過聽到這樣的說法,保持固定步伐的魔法師也並沒有出言反駁。 雖然沒有人發出什麼埋怨、哀嘆之類的聲音,可是易應該是覺得很累的,在另一個世界出生成長的他,並不具備其他人的訓練。在易身後的羅林,把易稍嫌沉重的步伐看在眼裡。不只是身體上的勞累吧!易對於自身的處境,恐怕也沒有明快的認同感,不得已讓伊爾斯與南葉去涉險,讓易的心靈似乎更為沉重了,不過他也並沒有說什麼。 為了保護易而使得易本身以外的人必須有所犧牲的事實,對他來說,是一種難以承受的生命負重吧!反過來說,就因為有這些人的甘心付出,必須要好好活下去,甚至在未來為站在他身邊的人們找出一條能夠延續下來的路,或許也將漸漸成為易的自覺。 魔法師突然停下來,有異樣的鳴動,意味著危險,羅林似乎也同樣感受到,而立刻把易拉近自己。 「上面!」 「殿下!!!」 說時遲那時快,一連串巨大的石塊從一線天的岩壁頂端崩落,羅林拉著易跳開,轟然巨響,煙塵漫天,石塊接二連三重重墜地,切斷狹窄的通路。石頭障礙隔開了他們,羅林跟易在落石堆之後,而其他人卻在之前。這時,另一種不祥的聲音從羅林跟易的身後傳來。 被剛才的異變嚇了一大跳的易鎮定下來,他也聽到了,那是紛亂沓雜的腳步聲,敵人奔跑而來的聲音。 「你往那些石頭的上面爬,愈快愈好,這裡我來應付就可以了。」羅林說。 易也知道聽羅林的才是最好了,但是,有種鬱悶、悲觀、不祥的感覺在心頭擴散開來,難道在他到達孟波爾之前,就得要這樣一路上不斷失去同伴嗎?而且這一次,是羅林,是羅林啊… 他不願意,他不想離開,他想說:我不走。 可是雖然沒辦法說服自己,他卻知道自己沒有任性的自由。他不能成為牽制羅林行動的存在,對羅林幫助最大的方式,就是他必須盡他所能逃開。他必須用盡每一分力量往上爬。 「…嗯,不用顧慮我,你要小心。」易說。 當回頭一望,敵人出現在視線範圍內,易為眼前的景象感到一陣寒意,一線天的入口外,有一整隊逐漸接近的軍士。 「別回頭,你離遠一點,我就沒有什麼顧忌了,放心吧!小心弓箭。」 於是易把劍拔出來,他的心卻意外地平穩下來,他必須要保護自己,他所能做的,就是不成為羅林的負擔,他必須要做到這一點。 追來的軍隊為首的是一個淺金色頭髮的洗鍊男子,他率先進入一線天,在羅林面前約半特芬之處停下,男子臉上浮現嘲弄的笑意, 「真是久違了呢,羅爾撒林。」又稍稍抬起視線望向易,說:「這一定就是…易殿下。」 「彼此彼此,法利拉爾,丟石頭的小把戲,倒是很適合你哪!」 法利拉爾不理會羅爾撒林的譏諷,說:「上面的人動作慢了一步,好像讓幾個人跑掉了呢!不過沒關係,另一頭也有人等著呢!還好沒打中易殿下,不然的話,要是易殿下被壓在那些石頭下面,我要向席爾殿下交差可就要費工夫了。」 「你以為你可以交得了差啊?我還不知道你的自信心這麼過剩呢!」羅林說。 「哼!我看你能耍嘴皮子到幾時!就算你自認武藝高強,也敵不過這麼多人吧!沒關係,我們就來好好玩玩!弓箭手!放箭!」 一線天的特殊地形使得放箭的密度受到很大的限制,不過,法利拉爾的弓箭手以精密的排列,以上下交錯的方式朝著易跟羅林兩個方向放箭,弓箭連綿不絕射來,易光是要擋就費不少功夫,無法順利地繼續往上爬。而羅林用劍揮開飛來的箭,一面迎戰衝過來的武士。因為地理環境的緣故,敵方一次也只能有一人跟羅林鬥劍。不打倒羅林,是不可能爬上落石去抓易的。 雖然法利拉爾手下的武士似乎經過嚴格的訓練,但仍然不是羅林的對手。然而,第一個武士被殺退,立刻有第二個武士衝上前來,第二個倒下,第三個又上。羅林的衣服、黑色髮稍、臉上都濺上了敵人的鮮血,殺不盡的敵人還是不斷地撲上來,法利拉爾採用的是殘酷卻有效的消耗戰術。就這麼一連殺退了不知多少名武士之後,法利拉爾突然拿過弓箭瞄準羅林,他抓準羅林揮劍之後的一個空隙,放箭,只聽翎箭疾飛,箭頭射穿了羅林的左肩下。 「羅林!」易失聲大叫。 羅林殺了對戰的武士,把身上的箭折斷,說:「殿下,如果你想我好好活著的話,就不要停下。」 易一咬牙,眼眶潮熱,狠下心來奮力往上爬。 不要死,羅林,我相信你。 下一個武士踏著同伴的屍體衝向羅林,羅林雖然負傷,但揮劍的速度以及力道仍然非一般人所能及。隨著打鬥的動作,殷紅的血液彷彿受到擠壓般從傷口流出來。 就這麼戰下去,直到一個武士的劍劃傷了羅林的臉。雖然只是擦過而已,卻也表示羅林已經開始疲累了。 法利拉爾拔劍,慢慢上前,冷笑著說:「你對易殿下的忠心,真是令人感佩啊!那麼…我就順遂你的心願,讓你為易殿下而死吧!」 羅林卻笑了,臉頰上的刀傷流下鮮血,似乎把他的微笑襯托得更加無畏:「所以你根本完全不了解,為一個人死太容易了,我的話嘛,是為了易殿下,無論如何也會活下去的啊!」 法利拉爾的臉上的笑意消失,換上一副冷怒的表情:「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活下去!」他使勁全力揮劍斬去,羅林一劍擋住。兩人開始纏鬥起來。 易現在所在的高度已是箭難以射到的程度,他往下看著兩人慘烈的戰鬥,心裡開始動搖,如果…如果羅林會死在這裡,那麼,他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沒有羅林,所有太陽之子那一些預言什麼的,又如何呢?他本來就不想爭什麼王位,既然他的哥哥非要不可,那就順遂其希望不是很好? 易站在一塊巨石上,有股往下跳的衝動。但是理智又把他拉住,不,羅林不會輸的,他不能讓羅林有所顧慮。 羅林跟法利拉爾的交戰激烈地進行著,羅林的體力消耗太多,又受傷失血,雖然一時還未居下風,但只怕也快到極限了。易心中兩種念頭也彼此交戰著,不過有種想法開始漸漸清楚,如果羅林倒下的話,那麼,不管後果會是什麼,他也會跳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忽聽一聲大喊:「易殿下!」 易回頭往上望,整個人一下子幾乎虛脫,那是因為緊繃的神經一下子獲得放鬆的虛脫。他看到了除了羅林之外,似乎最讓他感到安心的人。 站在那裡的是─ 魔法師,加雅。 法利拉爾聞聲往上一望,臉色驟變。 加雅手上出現無數光點,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銀弓以及一支銀箭。 魔法師拉滿弓,往下瞄準,手一放,銀箭疾飛而去,直射法利拉爾,巨大的弓、巨大的箭,威力非比尋常,法利拉爾盡全力閃躲,銀箭雖然擦身而過,但勁風卻刺痛他的皮膚。就在此一空檔,羅林揮劍砍傷法利拉爾的右手臂,法利拉爾的劍頓然掉落。法利拉爾連忙退後到他的手下之間。羅林並沒有追擊,他的體力已經快要用盡了。 加雅左手持弓,右手稍稍舉起,手中出現許多光點,化為好幾支銀箭。他舉起弓,把幾支箭同時上弓,同時射出,法利拉爾的人馬有人中箭,有人退後,陣勢開始混亂。他們雖然也放箭應戰,但是他們在下方,而且弓的力量遠遠不及魔法師,因此自己這方雖然受到損害,卻無法回報對方。魔法師重複動作,連連放箭,這時羅林開始爬上岩石堆,而易則往下爬,設法把羅林拉上來。法利拉爾雖然怒吼著要手下追上去,但是狹窄的地勢不容許多人並行,而魔法師連綿不絕的箭雨不給他們前進一步的餘地,他們只能一面擋箭,一面退後,一面拋下中箭的同袍。 「加雅!我不會放過你的!!!」法利拉爾眼見原本的如意算盤功敗垂成,狂怒地大喊。 加雅把手垂下,弓與箭都化成光點消失不見,冷冷地揚聲說:「我給你一點時間。」 「什麼?」法利拉爾大叫。 「丟石頭的把戲…不是只有你們才會呢…」 魔法師雙手在胸前交叉,畫出一個圓,眼睛閉上,口中喃喃念著咒語,突然,兩邊的岩壁發出巨響,石塊崩裂墜落。 「退!撤退!」法利拉爾的叫聲被石塊落下的聲音淹沒,不一會兒,另一堆巨石壓死了數個人,阻擋在法利拉爾的面前。他就算打算要他的手下攀越這座小石山也需要時間,而且還得注意可能會被魔法師的弓箭一個個射倒。 加雅放下手,突然整個人一軟,飄然往後倒,已經上來的羅林及時伸手抱住加雅脫力的身體。 「加雅!!」易的心裡猛然一緊。 加雅緊閉著眼睛,失去了知覺。 羅林單膝跪地,讓加雅半躺臥在他懷裡,說:「他用了太多法力,尤其使用了平時並不擅長的魔法,所以耗掉太多氣力,等一會兒就會醒的。」 果然,不多時,加雅就慢慢睜開眼睛,醒了過來,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易滿臉擔憂緊張的表情。 加雅輕輕掙開羅林,用手按了按自己的頭。 「唔…太久沒用過崩石術了…」加雅說。 「他們也是用這種法術嗎?」羅林問,如果是的話,表示敵人那邊也有懂魔法的人。 「不,我想不是。」 石堆的另一邊,激烈的打殺聲因為這一邊已經回歸安靜而顯得清晰。 加雅站起來,說:「在加入另一場戰鬥之前,易殿下,你先把羅爾撒林肩上的斷箭取出來吧!」 他把一把帶鞘短刀丟給易。易有些訝異,他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他拿起短刀:「我嗎…?」 「嗯,因為我不喜歡看傷口。」魔法師說著,轉過身去,俯瞰著另一邊的戰局。看來似乎沒什麼好擔心的。 「那…」易看了看羅林,略帶不安地說:「你就忍耐一下…」 加雅給易的那把短刀,是一把非常特別的短刀,材質如水晶一般,透徹閃亮。 「這把刀,不需要消毒嗎?」易問。 「不用,它本身就有除穢去毒的作用。」加雅稍稍回頭,看著易說。 於是易小心地用水晶短刀把嵌在羅林肩下的箭頭挑出來,羅林沒有動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雖然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不過易的動作卻意外地相當俐落,他握刀的手穩定而沉著。 取出箭頭那一瞬間,留下的傷口湧上滿滿的鮮血。易用從衣裝上撕下的布仔細包紮好。 「沒想到…你好像很適合做這種工作呢!」羅林笑著說。 「好了嗎?那我們去幫幫奧卡加他們吧!」加雅說。   跟羅林那邊的戰況不同,巨石堆奧卡加的這一邊離一線天的出口已經很近,地形本來就比較寬闊一點,雖然也有敵人圍上來,卻很快被勇猛的奧卡加逼出狹窄的通道,葉沙還有緋夢隨著奧卡加的攻勢來到開闊的平地,與敵人展開混戰。 開戰不久之後,奧卡加就奪了其中一名武士的大斧,如同變了一個人似的,出手更加猛烈凶狠,才沒多大工夫,就砍下三個人的首級,連葉沙都驚訝得呆了。地上躺著的屍體,有一半以上都是死在奧卡加手裡的大斧之下。 「這種武器,才是最適合我的!」這是奧卡加一面砍死敵人,一面說出的話。 加雅他們準備加入戰局時,還未倒地的敵人只剩下一半,人數還在持續銳減中。 終於,敵方帶頭的人眼見劣勢已經不可能挽回,而且對手又增加了三個,於是下令撤退。 敵人撤走之後,偉麗的景色毫無阻礙地開展在眼前。 在他們的正前方,是巍峨聳立的阿爾蘭斯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