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十一

十一 夜晚的山林 「她們…也去得太久了吧?」易擔心地說。緋夢跟葉沙離開營地之後,已經過了好久,夜色已經深濃。 奧卡加也很不放心,站起身來,說:「我去看看。」 加雅卻說:「不,我去好了,你們留在這裡。」魔法師在營地周圍佈下結界。 加雅獨自一個人來到山泉水旁,卻不見緋夢與葉沙。加雅集中心神,觀察四周,藉著星光,他看到水池旁邊的地上有插過火把的痕跡,顯示緋夢跟葉沙確實來過,但是人卻不知到哪裡去了。 加雅繼續凝神觀察,終於發現異狀。 他看到不遠的樹叢後,有結界的線。這種結界線依照各個魔法師的法力不同,具有不同的強度,不是具有一定法力是無法看得到的。 加雅快步走過去,看到結界線圍起的區域裡,緋夢跟葉沙拿著火把在裡面轉著,無法離開。那是一種用來圍困敵人並且讓人產生錯覺的結界,被困在結界中的人,無法接觸結界以外的世界,他們看不到結界外的東西,也聽不到結界外的任何聲音,他們會以為自己看到無窮無境、迷樣的路徑,而一直在其中打轉卻不自知,最後精疲力盡而死。 加雅碰觸了一下結界線,立刻如被雷電擊中一般一陣痛麻,手被立刻彈開。加雅心中有了底,佈下結界的魔法師法力不弱,而且人還在附近。 加雅手中出現光點,化為銀劍。 加雅兩手持劍,高舉過頭,正要往結界線斬下,突然飛來一支暗箭,加雅反手用劍檔開。原來他只是作勢要斬,一面卻提防著佈下結界的人會加以暗算。 不遠處傳來笑聲:「厲害,厲害!」 魔法師奎列克從樹叢深處走出來,臉上掛著虛假的笑容。 「是你。」加雅稍稍皺眉。 奎列克本是加雅的同門師兄,不過兩個人的理念以及對事情的看法都相差太大,所以一直不相為謀。 「我的運氣不錯,剛到這裡,就發現那兩名女子,跟通報中形容的一樣。我料想…困住她們,在黑夜中陌生的危險山區裡,身為魔法師的你一定會一個人出來尋找她們,果然沒錯。」 加雅冷冷說:「你希望單獨見我,有什麼目的?」 奎列克笑了笑:「沒什麼,只不過有些話想跟你談談而已。」 「……」 奎列克注視著加雅,用一種如同催眠的聲音緩緩說道:「身為凡斯蘭最美麗的魔法師,你不覺得…待在易殿下的身邊實在太過委屈了嗎?羅爾撒林全心全意都放在易殿下身上,你不會覺得不平嗎?易殿下佔據了本該屬於你的愛,你不感到憤怒嗎?何苦守護讓你痛苦的人呢?何苦為了羅爾撒林而幫助易殿下呢?放棄他們吧!放棄背叛你、把椎心刺骨的痛楚加諸你內心的人吧!」 加雅原本面無表情的臉,慢慢浮現一絲變化,可是卻不是奎列克所預計、所希望看到的改變。加雅嘴角浮現的,是一絲冷笑。 「…真是遺憾。」低沉的語調一字字、慢慢地滑出加雅的嘴唇。 「什…麼?」奎列克不自覺倒退了一步。 「如果你稱呼我為最強的魔法師,我可能會比較高興吧!還有,你也把我的層次看得太低了一點。」加雅的劍身放出更強更耀眼的光芒,「我可不是為了羅爾撒林才保護易殿下的。」 「那你又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嗎?」加雅冷冷地說:「不為什麼,就為了我喜歡這麼做。」 奎列克笑了起來:「你還是那麼任性哪!呵呵,不過…現在的你,有辦法跟我打嗎?據我所知,你耗掉了不少法力,還動用了你並不擅長的崩石術,恐怕還沒有恢復過來吧?我對你的能力,可是很清楚的喲!」 加雅冷冷說:「那就試試看吧!」銀劍一揮,劍身延伸出銳利的光氣,直掃奎列克。 奎列克一躍避開,手上握著的劍朝著加雅揮動,劍身發出的黑色霧氣如同有形的刀刃般襲擊加雅。在黑暗的山林裡,即使目可夜視,但是兩人操縱的魔法的差異仍然是對加雅比較不利。加雅擅長的是光之術,在黑暗中顯得特別明顯,即使不靠魔法也能夠將加雅發出的氣看得清清楚楚,而奎列克恰恰相反,他所使用的是闇之術,夜色剛好成為掩飾的絕佳工具,加雅必須用法力凝神注視才能看清,無形中也無可避免地一直消耗他的精神氣力。 隨著光氣黑霧在林中飛掃,從劍身延伸出來的鋒利氣息,如同兩人手上拿著的是好幾個人身長的兵器,但卻靈巧許多。周圍的樹木都被掃到而枝葉紛飛,甚至從樹幹整齊地截斷傾倒,林地中一片狼籍。 奎列克在手上凝聚黑霧,向加雅丟去,加雅跳開閃過,黑霧團在地上炸開,一瞬間使好幾棵樹碎裂成千片。 奎列克的黑霧團幾次掠過加雅,勁風把他的衣服劃破了好幾處,所幸的是加雅並沒有受到直接的傷害。 加雅遲遲沒有以相當的法術應戰,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氣力已經不夠充裕,如果再使用這一類法術,將會使他的法力更快耗盡。 加雅的臉上被劃出一道血痕,在細緻白淨的臉龐上,顯得特別刺目。 「哎呀呀呀,」奎列克嘲弄著說:「那麼漂亮的臉蛋弄傷了,真是可惜哪!」 「就是說啊,像你這種不懂珍惜還想加以破壞的傢伙,真是該好好教訓呢!」第三個聲音突然如此肆無忌憚地響起。 奎列克跟加雅都不由得同時望向發聲的方向,羅爾撒林! 除了羅林,奧卡加跟易也都來了。 「原來是你那個三心兩意的情人啊!還有奧卡加,還有…失禮了,易殿下。」奎列克彷彿演戲一般,誇張地行禮。 「葉沙!」看到結界中葉沙跟緋夢,奧卡加忍不住大喊。 「她們聽不到的。」 奧卡加衝過去,卻被他所看不到的結界線狠狠彈開。 易的眼睛開始發亮,他看到了結界線:「那是…」他伸出手來。 「殿下,不要碰!」加雅叫道,擔心易會受傷。但已經來不及,易的手已經碰到結界線,可是卻沒有如加雅所擔心的被彈開。易握住結界線,只覺得好像握住了通電的繩索。加雅有些意外,他閉上嘴,不再阻止易的動作。 奎列克看到這個情況臉色一變,大為驚訝,莫非這是太陽之子具有的特殊能力?他凝聚黑霧團擲射過去想攻擊易,卻被加雅揮動光劍擋開。 易兩手握住結界線,用力一扯,結界線斷裂。 「嗚!!」易感到整個人如同被高壓電電到一般,整個結界驟然崩毀。 「易殿下!」 「什麼?!!!」奎列克忍不住喊出聲音。太令人震驚了!不會魔法的易殿下,竟然能夠徒手解除他所佈下的結界?! 易踉蹌倒退了兩步,但並沒有倒下。「…我沒事。」 結界被破壞,緋夢跟葉沙突然看到其他人,立刻跑過來。 眼見對手太多,勝算不大,就算勉強打贏只怕也很難毫髮無傷地抽身,趁此混亂,奎列克悄悄逃走了。 「那傢伙逃了!」奧卡加恨恨說。 「啊,別管他了。」羅林看著易,微微一笑:「還好吧?」 「嗯,只是好像被電到一樣,沒事的。」易說。 羅林笑著揉了揉易的頭髮,好像他們還在另一個世界一樣,還是感情很好的學長跟學弟,一股暖意流過易的心底。 「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葉沙說:「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迷路了,怎麼忽然就看到你們?」 「…等下再告訴你,我們先回營地吧!」奧卡加說。 於是一行人往回走,羅林落後,來到走在最後面的加雅身邊, 「現在我們一樣了,臉上都有傷,不過…傷在我臉上倒沒什麼,傷在你臉上可是特別怵目驚心啊!」 「誰跟你一樣!」 「我雖然是個三心二意的情人…可是,還是會心疼的哪…」在星光下、樹影中,黑髮紫眼的男人一把摟住月光髮色的魔法師,深深吻下。   一整天消耗太多法力的魔法師一回到有結界保護的營地,就累極而睡著了。 「加雅累成這樣了,要是奎列克那傢伙回來怎麼辦啊?」聽完事情經過的葉沙提出疑問。 「有易殿下在啊!」羅林說。 「啊?」易感到非常訝異:「我?」 「你的眼睛,看得到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易若有所悟地出神,然後說:「我會盡力注意的,不讓加雅好好休息是不行的。」 緋夢說:「羅爾撒林,你不是要叫易殿下跟你一起守夜吧?」 易說:「沒關係,今晚我來守夜,羅林也很累了。」 葉沙說:「我也可以啊!我陪易殿下一起守夜吧!」 緋夢說:「…易殿下守夜的話,羅爾撒林大概不捨得睡覺吧?」 羅林笑著說:「當然啊,其他人最好不要妨礙我。」 「是是是!」葉沙扮了鬼臉:「那我可要睡覺啦!」 「晚安。」緋夢說,然後躺好,閉上眼睛。 除了易跟羅林,其他人都在營火旁睡去,四周一片寂靜,只有偶爾夜梟的鳴聲,還有火焰燃燒木材的聲響。 易凝視自己的手,說「…席爾是我的哥哥…他也擁有這樣的能力嗎?」 羅林說:「不,雖然席爾殿下是個資質卓越的人,但他只是個凡人,至少…我並不知道他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這樣的話…不是很不公平嗎?」易低聲說。 羅林看著易,沒有說話。 「如果這是所謂神的意思,那麼…這個神…是不是太殘忍了?我現在似乎漸漸能夠了解…他為什麼這麼恨我…」易淡淡的聲音中,有一種沉靜的悲哀。 「其實…」羅林說:「我想,席爾殿下恨的並不是你,。」 易望向羅林。 「他恨的是,你的命運。或者說,你跟他的命運。」 易沉默了好一會兒,說:「不知道為什麼,我雖然遺失了那些記憶,我甚至連席爾是什麼模樣都沒有一點概念,可是…只要想到這個人,想到他恨我…心底深處就有一個地方隱隱作痛…愈來愈痛…」 羅林沉默了,有很多過去的事,他不想告訴易,雖然易遲早也會知道。 「雖然知道他想要我的命,可是…我真的好想見他…」易說著,聲音愈來愈微弱,然後把頭埋進膝上交抱的雙臂,說:「對不起,我太任性了…」 羅林輕輕撫摸易的頭髮,沒有說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