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十七

十七 闇之阱 以方向來說,從格里底斯出發的話,只要一直往南走,就應該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王都西爾雅辛基,不過這之中也得翻越山嶺、渡過河流、穿經荒野森林。 雖然記憶淺淡,但是在心底,易還是盼望至少能見到父王德亞克魯克王最後一面,這一點他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他的同行者,沒有任何異議地一致同意選擇最短的直線路線。 「按常理來說,沒有人想得到易殿下竟然會離開孟波爾,所以這種時候前往王都,也許是最容易的。孟波爾那些傢伙應該也不至於笨到把這件事透露出去,只要斐倫那傢伙不說的話,應該沒有太大問題才對。」伊爾斯說。 相較起來,對斐倫的為人並不熟悉的緋夢說:「聽起來…你對斐倫也不是絕對放心啊!那為什麼還提議去找他呢?」 伊爾斯聳聳肩:「我不是說他會特地去打小報告啦!可是萬一那傢伙被套話的話,也很難說一定不會被套出來,他那個人欠缺說謊的才能。不過…現階段應該不會有人想到要去套他話才對。」 按照輪流的順序,羅林去為大家狩獵晚餐,而加雅則帶著易一起去收集木柴。本來是加雅一個人的工作,不過那時易說: 「加雅,我可以跟你去嗎?」 魔法師看了易一眼,點了點頭。 看著加雅跟易離開,伊爾斯說:「呵,好微妙的搭檔。」 緋夢瞥了伊爾斯一下:「我怎麼覺得你不安好心?」 伊爾斯聳聳肩:「我只是心理不平衡而已,羅爾撒林那傢伙太好命了,所以我很期望看到易殿下或是加雅打翻醋醰子的精采戲碼呢!不過易殿下我看是絕無可能,只好期望美貌的魔法師了。」 「我看你別期待了,不可能的。」緋夢說。 伊爾斯只是笑。 「對不起…加雅。」易說。 加雅看著易,說:「為什麼道歉?」 「我跟著你來。」 「……」魔法師說:「易殿下有話想跟我說?」 「我是…有事想問你。」易說:「我想問…關於鎮靈劍的事…你可以告訴我嗎?」 加雅沉默了一下,說:「鎮靈劍…據說一共有十三把,不過大部分都已經找不到了。現在可以知道的是,席爾殿下手上有一把,至於當年封印你的元靈的那一把,在羅爾撒林身上。」 易繼續問:「那麼…封印元靈的方法…如果沒有鎖靈咒法的協助,是否一定要在對方不知情的狀況下…才會成功?」 「其實…那是因為,一般人若是知道對方要封印自己的元靈,下意識就會心生抗拒,所以若是沒有鎖靈咒法,很難成功。」 「…原來如此。」 易又問:「還有…關於我的能力…有沒有辦法能夠…抑制?」他的臉色倏然又白得透明,聲音也微微發顫。 加雅說:「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如果是一般法力的話,是用自己的意志去控制。也就是說,易殿下若想控制能力,或許首先必須控制你自己的意志。」 「…意志…嗎……」易的表情有些飄忽。 「易殿下…」 易看向加雅,只見加雅沉靜地說:「那不是你的錯,那是…神的錯。」 易望著魔法師的完美無瑕的側臉,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 「那是神的錯。」魔法師一字字清清楚楚地重複一遍,平靜的聲音裡面,有一種沉澱的憤怒。 於是易訝異了。 「加雅…」 「…我只是不喜歡這種事而已。」加雅甩開頭說。 易望著開始工作的魔法師,心底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動。 羅林輕輕鬆鬆地帶回獵物,但易跟加雅卻都還沒回來。 「木柴好像沒有那麼難收集吧?」伊爾斯捉挾地笑著說:「你不擔心嗎?」 「你是要我擔心什麼?」羅林笑著問。 「這我怎麼會知道呢?最清楚的人應該是你自己吧?」 不過,那兩個人實在也去得太久了。 「…我去看看好了。」羅林說。 羅林進入樹林,感覺不到有人的氣息,然後,他看到地上有一堆收集好的柴火。 加雅跟易,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加雅,這會不會…跟上次緋夢、葉沙她們遇到的是同樣的狀況?」易問。 如果照正常來說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狀況,他們離營地不遠,卻找不到回去的路。 「…有可能,可是…我看不到結界線…殿下,你看得到嗎?」 易仔細看了半天,還是搖了搖頭:「我只看到前面一片黑暗。」 「黑暗?」加雅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他伸長手臂擋在易面前:「小心。」 「加雅…」 忽然間,樹林裡響起一陣低沉的笑聲,彷彿來自四面八方。 加雅的臉色益發凝重。 那個聲音飄蕩在整個空間,朦朧又清晰地傳達訊息:「親愛的加雅…如果你不想連累你的同伴死在這裡的話…就往前走…過來我這邊吧…」 「……」 加雅沉默了好一會兒,開始往前走,易也跟上去。 走入那片黑暗,眼前的景色驟然變了,出現了一條彷彿看不到盡頭的路。 「加雅…要走下去嗎?」 「只好走了,我們看不見結界線,就無法突破,如果出不去,真的可能會死在這裡。」加雅說:「我無法察覺…而且看不到結界線…那是…究極的闇之術。」 「闇之術?」 「我修習的是光之術,這兩種法術彼此相剋,對方法力夠高的話,就能夠壓制我的法力。」加雅說。奎列克修習的也是闇之術,可是顯然法力還遠遠在這個人之下。 易想著,施魔法的人顯然是加雅認識的人,而且是針對加雅而來的,但是易沒有問出口。 漫長的路徑突然出現盡頭,那是一座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的巨宅,不真實地聳立在面前。 來到巨宅門前,大門自動打開,加雅下意識地拉過易的手臂,讓他在自己身後。 兩人走進去,大門又慢慢自動關上。 「歡迎,加雅。」黑暗的大廳中,突然亮起燭火,一個身著黑衣的男人坐在那裡。光線昏暗,看不清他的面孔。 加雅凝視著那個黑衣男子,面無表情。 易站在加雅半身之後,感覺加雅握在他手臂上的手,加重了力量。 「你後面的那個人…是易殿下吧?」 加雅冷冷開口說:「你要找的人應該是我,放他走,你要怎麼樣,我都奉陪。」 「呵…真的嗎?可惜我不太相信呢!」黑衣男子低低地笑著,輕鬆地伸出一隻手,易突然覺得身體被什麼猛然勒緊,還來不及反應,就整個人被強拉了過去。 「易殿下!!」 易只感到身體像是被鐵鍊鎖住一般,全身緊束著倒在黑衣男子腳邊,無法動彈,連頭都無法抬起。 「這種闇之術…一直都是你的弱點吧?加雅?」 「……」 黑衣男子改變了姿勢,俯身靠近易,看著加雅說:「你那麼在意他嗎?就算我殺了他,又跟你有什麼關係呢?這樣不是更好嗎?」 加雅說:「不用你管!我說了,你放了易殿下!」 黑衣男子又笑了:「然後…我要怎麼樣,你都聽我的嗎?」 「對。」加雅冷冷地說。 「要你的命也可以嗎?」 「可以。」 「呵呵,你真的很奇怪,到底是為了什麼…你為了自己情人的心上人,竟然連命都可以不要?」 「…奎列克找過你吧?」 「聰明,你還是那麼靈光啊!對,他來找過我,他告訴我很多有趣的事。我找了你好久,加雅,今天總算找到你了。」黑衣男子站起身來,並把易也拉起來,說:「失禮了,易殿下,要委屈你了。」那是一張邪魅俊美的臉,嵌著一對令人吃驚、狂傲的黑眼睛。 地上瞬間出現一個開口,黑衣男子把易往前一推,讓易墜落。 「易殿下!」 加雅衝上前來,但開口已經消失不見。 「凱希雷爾!」加雅的蒼藍色眼眸,幾乎噴出火來。 「你終於叫我的名字了?加雅?」 「你!」 「看來你是真的擔心易殿下呢…真是有趣。這樣也好,只要易殿下在我手上,你就不會逃跑吧?你放心,我不會對他怎麼樣,我的目標是你。」 「……」 凱希雷爾突然一揚手,飛出無數條如刀鋒般銳利的影線,疾射而去。 加雅雙臂交叉一振,發出一圈光暈擋開,但他白皙的臉上,仍被劃出一道血痕,手臂、腿上的衣物也被劃破幾道口子,滲出血絲。 加雅心裡一沉,這麼一交手,他徹底明白凱希雷爾的闇之術,已經到達莫測高深的境界。或許值得慶幸的是,凱希雷爾並不是席爾殿下的幫手,這個男人,不可能是任何人的幫手。 凱希雷爾收了勢,並沒有再出手的意思,只是慢慢走到加雅面前。 加雅瞪視著這個男人,緊閉著嘴,一言不發,只有眼神透露出強烈的怒意。 凱希雷爾伸出手來,輕輕撫摸加雅劃出傷痕的臉,抹掉滲出的鮮血。 「這麼漂亮的臉,即使染了血也還是無比美麗呢…」 一身黑衣的男人,吻上加雅冰涼僵硬的嘴唇。 「你這是表示聽從的態度嗎…」凱希雷爾低聲說。 缺少血色的嘴唇依然冰涼,但無力地鬆開了,任由侵略者肆意吮吻探入,予取予求。 「我實在不懂你。」 加雅怒極說道:「連師父都可以殺的你,又怎麼會懂我的想法?!」 凱希雷爾卻只是一笑:「我是不懂,你是光,我是闇,我們怎麼會懂得彼此呢?」他再度把手一揚,黑霧旋舞。 放棄抵抗的加雅在黑霧籠罩下,失去了意識。 加雅醒來的時候,是雙手被鐵箍銬在幽暗石室的冰冷石牆上。 好像聽到什麼聲響,遠遠地,其中好像有他熟悉的聲音。 意識還有點朦朧,好像聽到有人在呼喊,是誰?好熟悉的聲音。他聽到金屬相擊的聲音,聽到腳步聲… 易…易… 然後,聲音漸漸消失,一切歸於寧靜。 不知多久之後,腳步聲又響起。不同於先前那種紛亂急促,這個腳步聲,規律穩定,而且,逐漸靠近。 黑色的人影來到他面前。 凱希雷爾。 加雅垂下視線,不想看他。 「易殿下呢?」 「他走了。」 加雅看向凱希雷爾詭魅的黑眼。 「你沒有聽到嗎?有人來救他。既然你已經在我手裡,所以我就讓他被救走了。」 羅爾撒林…是你嗎?…羅爾撒林…你來了又走了嗎?…帶著易走了嗎… 「你願意為之捨命的人,都是可以拋下你不管就走了的呢。」 加雅再次移開了視線,還是沉默。 全身黑衣的男人靠近加雅,近到呼吸的氣息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 「…你殺了我吧!」 「我怎麼捨得殺你呢?」凱希雷爾用手指抬起加雅的臉,輕輕撥弄他的嘴唇。 「看著我,我很想看看你眼裡的傷痛,不要騙我說你不在乎。」凱希雷爾低聲說:「你愛的人,以及你喜歡的人…我沒說錯吧?你很喜歡易殿下吧?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能夠不計較他佔去你所愛的人心中最重要的地位,而捨命保護他,是不是這樣?」 「我是很喜歡易殿下,因為他是個很好的人,是個單純善良、心裡沒有一點陰暗的人。」加雅突然豁出去了一般放聲說:「既然你已經放了他,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就快一點!我不相信你把我鎖在這裡就會滿意了!」 凱希雷爾低低地笑了:「我當然不會滿意啊!你還是那麼可愛…表面上看起來冷冷冰冰,心地卻很柔軟,我就是喜歡你這個樣子。只是…易殿下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嗎?如果是這樣,他怎麼就忍心放下你就自己走了呢?」 加雅閉上眼睛閉上嘴巴,不想再說什麼。 凱希雷爾吻上加雅的嘴,但這次加雅死死閉著嘴,說什麼也不肯鬆開嘴唇。 凱希雷爾退開一步,只是笑:「你想反抗?」 「反正易殿下已經不在你手上了,你要怎麼樣我管不了,可是別想我會乖乖配合!」 凱希雷爾大笑:「我早知道你會這樣。告訴你一件事好了,這件事同時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 加雅臉色一變。 「沒人來過,不是我引導,沒有人來得了這裡。易殿下也沒走。我把他放到大廳,他可以走,可是他沒走。這也表示說,你還是得聽話。」 加雅明白了,他聽到的聲音,不過是幻覺,是他內心深處的不安化成的幻象。闇之術中有一種魔法,就是強化人心中的陰暗面。 易殿下…你不走…不走啊… 加雅沉默著,無法釐清自己是輸了還是贏了,一切,還未有結果。 「我不懂…你到底想要什麼…」 「呵呵…不懂嗎?我這種黑暗男人的樂趣,你又怎麼會理解呢?」凱希雷爾湊近加雅耳邊低語:「我很想把你…從身體到心靈…毀個徹底呢…但是,又覺得不大捨得…所以,先來好好玩一玩吧!我可愛的小師弟。」 凱希雷爾的眼睛,如地獄般黑暗幽深。 「光是永遠也比不上闇的。就像天空的星星,永遠都只是被黑暗包圍,只能發出那麼可悲、有限的光亮。所謂的白晝,只是一時的假象,真正的永恆,是黑夜。再怎麼光明的星星,終究會光芒消斂,最後,剩下的只是黑暗。不過…美麗閃耀的星星,確實可以點綴無垠的黑夜呢…就用你的美麗,來妝點我的夜晚吧!加雅…」隨著彷彿能蠱惑人心的惡魔般的低語,以印在光之魔法師頸間的吻作為句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