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凡斯蘭傳說‧尾聲

尾聲 加雅走出寢宮,看到安然自得等在一旁的亞瑟林,還有仰望星空的凱希雷爾。 亞瑟林看向加雅,露出疑問之色,加雅說:「席爾陛下死了。」 「哦?」 「…他將自己的元靈封印在鎮靈劍裡。」 亞瑟林若有所思地嗯了一聲,說:「沒想到…席爾陛下竟是個疼愛弟弟的哥哥啊…」 伊爾斯的表情微微改變,那個人…竟然選擇了這種方式嗎… 聽到席爾已死的消息,奎列克臉色驟變,跪倒在地:「陛下…」 禁衛隊騷亂四起,急著想知道國王是否真的已經不在人世。 「嗯,凱希雷爾,你讓奎列克進來好嗎?」 凱希雷爾伸手放出一條影線,硬把奎列克拉進結界裡。 奎列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說:「你想做什麼?」 亞瑟林說:「剛才加雅的話你聽到了,今後凡斯蘭的君主,將是太陽之子易陛下了,你要跟天定君主為敵嗎?」 「我…」奎列克咬著牙,眼眶紅了。他深知加雅的個性,是以完全相信席爾陛下已死,他的難過並非虛假。 亞瑟林看奎列克這麼難過,說:「哎哎,跟你鬧著玩的啦!既然事已至此,我想,就由你去告訴席爾陛下的人吧!」 奎列克沉默了一會兒,說:「我知道了。…我可以…見席爾陛下嗎?」 加雅開了口:「…現在不要吧…」他走出來的時候,易如同石化了一般,抱著席爾的屍體不說話也不動,只是默默地出神。羅林也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所要守護的人,選擇沉默。 奎列克了悟地點了點頭。 「解除結界吧!」亞瑟林說。 「真是囉唆呢。」凱希雷爾一揚手收回結界,禁衛隊擠上前來,卻也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才好。 「諸位,席爾陛下…駕崩了。」奎列克顫抖著聲音說。 一陣肅然,忽然間,所有的禁衛隊軍士朝著寢宮一起跪了下來,爲死去的君王致哀。   易凝視著手裡的鎮靈劍,劍柄的蛇眼變成了血紅色。 「易殿下,不,陛下,現在…你打算怎麼做?」問的人是原本負責照顧南葉的緋夢。南葉雖然沒有清醒,但呼吸跟脈搏都已經正常,於是緋夢讓伊爾斯去陪在南葉身邊。當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南葉也希望第一個看見的,是伊爾斯吧! 易沉默著,緩緩開了口:「我想…釋放他的元靈…讓他隨自己的意思去…我本來想,要讓他在沒有我的世界轉生,可是我覺得我沒有權利為他做決定…所以,釋放他吧!這是我想做的。」 羅林看著易,嘴角似乎露出一點微笑。 「如果易陛下決定這麼做…」加雅說。 易看著加雅:「拜託你了。」雙手輕輕把鎮靈劍捧到加雅面前。 加雅接過鎮靈劍,手指出現光暈,輕輕劃過整個劍身,口中喃喃唸出咒語。 易看到鎮靈劍的蛇眼血色退去,刃身泛出淡紅色的光暈,凝聚成一個光團,盤桓留連了片刻,然後,隨風而去。 易知道,自己心中的某一個部分,也將永遠隨之而去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加雅問亞瑟林。 亞瑟林說:「我一直留意你的行蹤,看你往王宮來,想說等到你危急時要找我們的時候,插翅飛來也來不及,乾脆先過來等你算了。」 加雅沉默了一下,反問:「留意我的行蹤?」 亞瑟林發覺自己說溜了嘴,想岔開話題已經來不及:「加雅,那個…」 加雅想到了什麼,把脖子上戴著的項鍊拉出來,亞瑟林給他的魔石就鑲在上面。 加雅的臉色一沉,然後,手裡一用勁,把項鍊從脖子上拉斷拽了下來。 「喂!別丟啊!那種魔石很珍貴的!」 加雅沉著臉說:「只要我帶著這個,不管去哪哩們都會被你們知道了?」 「這…這…」 「易陛下!」加雅突然叫易。 「嗯?」易還沒反應過來,加雅已經把手上的項鍊扔了過去。 「你帶著,我不需要。」 易拿著項鍊,愣住了。 「也好,我對易陛下的金色眼睛…也蠻有興趣的。」凱希雷爾說。 「……」加雅走過來從易手中拿走項鍊:「算了,還是我來保管好了。」   「學…羅林,南葉還沒醒嗎?」易看著走過來的羅林,問道。 「沒有,御醫已經看過了,說傷勢並非很嚴重,也許就快醒了。」 「嗯…」 加雅沉默了好久,突然說:「我要走了。」 易看向加雅。 「我想回去了。」加雅說。他好想念那空蕩蕩、寬闊安靜的石屋,想念著每天每天聆聽風的歌聲,看樹葉翻飛,與月光對話。雖然只有他一個人,但那份寧靜與孤獨,對他而言,就是家的感覺。易好想開口留住加雅,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他急急望向羅林,難道羅林就這樣讓加雅走嗎? 「學長!」易一著急,又脫口叫了學長。 羅林卻只是看著加雅,然後淡淡一笑,說:「我會去找你的。」 加雅說:「不要太常來,讓我清靜一點。」 然後,擁有最純淨美麗的外表的光之魔法師,轉身離開了,真的,就這樣離開了。那月光一般的長髮拖曳出的光華,在易的視野中留下了難忘的影像。 「加雅!我想去你那裡待幾天。」亞瑟林追著加雅也走了。 凱希雷爾瞥了易一眼,揚起一絲難解的微笑,也離開了。 緋夢告辭回神廟,從此她可以專心一意使自己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女神官。 伊爾斯則因為南葉仍然昏睡不醒而暫時留在王宮。 南葉終於睜開眼睛的時候,立刻看到伊爾斯守在床前。 「伊爾斯大人…」 眼裡浮現淚光,雖然也覺得不該,但心裡的思緒卻不由自主地逸出了唇間:「他…死了嗎?」 伊爾斯沉默著,點了點頭。 「是嗎…」南葉閉上眼睛,淚水因而滾落。 就問了這一句話,南葉又昏睡過去。 易也請了好多位御醫來看過,都說南葉的傷已經沒有大礙,可是他為什麼一直昏睡不醒,卻沒有個答案。 兩天兩夜以後,南葉在昏睡中斷了氣息,面容宛如只是在沉睡一般。 伊爾斯默默地抱起南葉的遺體離開王宮,說將帶他回家,然後從此雲遊四海。   蘇麗黛爾前王妃接到夫君死去的消息時極為鎮定冷靜,易詢問前王妃是否願意留居王宮,前王妃表示希望回到伽納加,因此易順遂其所願,派遣了充足的人馬護送前王妃返回家鄉。 鍾斯坦斯在自己的宅第裡自殺而死。 其他席爾任用的官吏,有一半求去,也有一半留任。   黑髮紫眼的侍衛當然還是留在易的身邊,不管他是個大學生、是王子、還是國王,這個男人永遠都會是他的騎士。 那個眼裡沒有神明以及階級、分不清愛戀與忠誠的侍衛,在只有兩人的時候,是擅長甜言蜜語、親吻撫抱的情人。那個男人有時會消失一陣子,然後又回來。身上偶爾會有一根月光色澤的髮絲。   各自的日子,各自的生活。   凡斯蘭王國史上著名的治世,於焉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