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交錯的平行線 1、2

一   我順利地踏進了大學,但心中卻沒有多少喜悅,我是個孤獨的新鮮人。 有兩個二年級的女生因為之前被當掉好幾科,經常跟我們班上的同學一起上課。這兩個學姊頗以他們的閱歷為榮。他們最大的價值或許就在於開閤不停的嘴。從那兩張不知疲累的口中散佈出不少這個學校的獨特軼聞。其中,最特殊的一件,莫過於馬賽這個人。 馬賽是主修數學的三年級生,聽起來,彷彿是瑰寶以及魔鬼的綜合體。 他擁有每個人夢寐以求的一切─完美的外表、富有的家境、聰明的頭腦、萬世巨星般的魅力。他在男女關係方面的表現可以說是繽紛多彩,總有說不盡的艷事。 那兩個女生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描述這位傳奇人物的長相, 耀眼瀟灑的金色短髮(他們說的)、完美的五官(他們說的)、十足迷人的身材(這也是他們說的),還有一雙魔鬼也似的深藍眼睛(他們最最強調的一點)。 聽著讓人心煩。 但,終於有一天,我看到了他,我才知道,那兩個女孩子的話一點也不誇張,甚至他們的形容都還嫌不足。 那是開學後的第一堂體育課的前五分鐘,我十萬火急地奔向更衣室,正伸手握住了門把,一個低沉溫柔的聲音在我耳後輕輕說道: 「小姐,這是男子更衣室。」 我驚異地回頭,一雙充滿誘惑力的海藍色眼睛在我面前如同太陽般耀眼。我楞楞地注視著這雙謎樣的眸子,不必任何人介紹,我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馬賽。 他漂亮的嘴唇可有可無地帶著一絲笑意,繼續說: 「女子更衣室在走廊盡頭。」 我迷眩了,從來沒見過這麼魅人的人,令我害怕。 他嘴角的笑意更濃:「需要我送你嗎?」 我連忙說:「不…不用了,謝謝你。」然後逃命似地離開那個地方。 跑了幾步,我忍不住回頭一望,他正走進更衣室。他的姿態優雅,彷彿不像是現代人。 他眼中那種異樣的感覺,是否就是所謂的邪氣? 結果,第一堂體育課,我遲到了。   二   我恨數學,真的!與其說我怕它,不如說我恨它! 我坐在圖書館中,手抓著鉛筆,面前攤著被折磨不堪的筆記本,腦中充滿咒罵。 我的樣子一定非常可笑,因為我突然發現,坐在對面的一個男孩子有點好奇地望著我。霎時間,我以為我看見了天使。 他的頭髮纖細柔軟,在光線下,他的髮稍和光色融為一體。他的輪廓精緻古典,好像是從畫裡面走出來的一樣。 但一發現我在看他,他就馬上低下頭,似乎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發現他面前放的書是高等微積分,說不定他可以救我,我心裡想著。於是我厚臉皮地跟他搭訕。我運氣很好,他是主修數學的。 他叫做吉斯。他的眼珠顏色很淡,是一種我形容不出來的顏色,他的膚色很白,連嘴唇的血色都很淺。他看起來,就像是水晶雕刻的美少年。 雖然似乎不擅跟人交談,但吉斯是個溫和親切的人,他耐心地解答我的問題,還介紹我幾本有用的參考書。 從這天開始,我們變成朋友。 其實吉斯算是相當孤僻的人,部分原因是為了他羞澀的個性。另外,我總覺得他有著相當程度的古怪。 有一次,我無意間提起馬賽:「你是三年級,同時也是主修數學,那你認識馬賽嗎?」 他的眼睛裡跳過一抹驚嚇,不自在地說:「…認識。我們很多課都一起上。」 但是後來他告訴我,在認識我之前,馬賽是他唯一的朋友。 我覺得驚奇,因為在我看來,吉斯跟馬賽是差別如此巨大,卻竟然會產生交點。 但是,也許這是因為我不夠了解吉斯,更不了解馬賽,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吧!   狂喜!真的是狂喜! 像我這種數學低能兒竟然也能在小考拿了個A! 我絕對公平地說,沒有吉斯,我辦不到! 我好想立刻告訴他這個好消息,我衝到數學館,隨便抓了人就問有沒有看到吉斯。 「我好像看到他往體育館去了。」一個人這麼回答我。 吉斯到體育館?這聽起來真是奇怪,他向來不喜歡運動,為什麼要到體育館? 我跑到體育館,裡面有人在比賽籃球,但是並沒有吉斯的蹤影。 我忽然靈光一閃,想到還有一個即將拆掉改建教室的舊體育館。現在只有找不到場地練投籃的學生會去那裡作練習。 吉斯去了那裡嗎?去幹什麼? 興沖沖的我並沒有多想,立刻又趕到舊體育館。那裡只有一個男孩子在練習投籃。 我問他:「請問…有沒有別人來過?」 那男孩笑了笑:「你不也算一個嗎?剛才有人走到裡面去了。」 我謝過他,滿腹狐疑地走進去,吉斯到這裡來是為什麼? 我跨過覆滿灰塵的破箱子、洩氣的籃球以及壞掉的球拍。 忽然,我聽到很細微的說話聲,我立刻循著聲音走去。 聲音來自一擅破舊的門後,門鎖已經掉了,留下一個窟窿,聲音清楚地從失去門鎖的那個洞中傳出來。 「我警告過你。」 我湊上去一看,說話的人竟然是馬賽! 吉斯無助地坐在一把椅子上,垂著頭凝視地上。 他的神情茫然,隱隱顯出苦痛。 馬賽毫不在乎地在吉斯面前慢慢踱步,冷淡地說: 「我不可能改變,你也明白這一點。我給過你機會,但是你不要。吉斯,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為什麼你一定要這樣對我?」吉斯抬起頭來凝視著馬賽眼睛,聲音裡彷彿痛苦滿溢。 我駭然了,難道這是一樁威脅事件? 我疑懼又緊張地注視著這一切。 他們彼此對望,陷入一遍沉默。有某種東西在他們之間不斷擴張,那種壓迫感令人窒息。 然後,馬賽俯身在吉斯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麼,他的態度從容,甚至還有些笑意。 吉斯把頭偏過一邊,微微垂下,似乎允諾了什麼。 然後…馬賽吻了他。 眼前的景象美得不像人間… 我的腦中暫停了接收一切訊息,只是楞楞地站在原地,無法移動。 突然間,門開了,劇烈的驚嚇使我猛然打了個抖,我的眼前出現的是馬賽那蠻不在乎的眼神。 他知道我已經看見了一切,可是他就是不在乎。 他對著呆立的我微微一笑,逕自走開。 我望著他的背影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我轉向吉斯,他仍坐在那裡,可是他不看我,他的臉色白得過火。 我不安地走近他, 「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窺視…我聽到馬賽的話,我以為…我以為他在威脅你,所以…」 我畏懼地說:「吉斯,你不會因此不理我了吧?」 他終於望向我,眼睛像玻璃珠子般美麗。 「…我不會對任何人說…我…」 吉斯阻止了快要哭出來的我,輕聲說: 「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能不理你?」 於是我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我笑著抹了抹眼睛,說: 「告訴你,我的數學小考得了A。」 「是嗎?恭喜你。」 看到他的微笑,叫我覺得浮動不安的心沉澱了下來。 我本來擔心吉斯從此會疏遠我,但事實正好相反。 他反而更信任我。他體會到我的理解與支持,反而不再避諱談到馬賽。 愛上馬賽這樣的人,是注定要受苦的。 但是,到底怎麼會開始的? 終於有一天,我問了他。 吉斯清澈的眼睛無意識地注視著虛無,作夢似地說: 「我從小就認識馬賽了。我們一直是同班同學,非常熟悉…他什麼事都不怕我知道,好像…我是他的一件衣服或是一張椅子…可有什麼人會害怕衣服或是椅子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我也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知道了他…是個雙性戀者。我也記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我自己對他…其實他從來不曾要求我超出一個朋友的範圍,但是他知道我愛他,清清楚楚…你一定也知道他那些胡亂行為…說不在意是騙人的…我只覺得,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瘋掉…所以…我就跟他攤牌……他說…他不相信柏拉圖式的感情,如果我愛他,就證明給他看……於是……我把自己獻給他…」 讓人生氣也讓人心疼的傻瓜…但是,我又能說什麼?   有一個小插曲必須一提。 那是個星期六晚上,我們一家人一起去吃晚餐、看電影。 回程的路上,我那迷糊的寶貝弟弟轉錯了街,闖進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那是條髒亂的街道,街邊橫七豎八地倒臥著一些醉漢。打扮怪異的女人和年輕男孩斜倚在貼滿字報、充斥胡亂塗鴉的牆上… 一切顯得罪惡而可怕。 媽媽緊張地叫弟弟趕快轉出去,一輛車子在前面迴轉,擋住了去路。 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一個招牌─「水晶屋」。 前面那輛車子笨拙地動著,讓我們不得不停留在這家酒吧的門前。 我沒有注意聽弟弟的咒罵聲,而是好奇地望向車窗外面。 一個懶洋洋地靠在水晶屋門旁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個穿著黑色皮衣皮褲的年輕男人。合身的皮夾克裡什麼都沒穿,卻掛了好些奇奇怪怪的項鍊。他的手上也戴著黑色的皮手套,腕上掛了許多環。但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他一頭略顯凌亂卻柔亮的黑色長髮,隨隨便便地紮起,有一種妖惑的美感。 這名年輕男子露出的耳垂上戴了一只銀色的垂葉形耳飾,他的臉孔漂亮,身材瘦長均勻,秀氣的嘴上叼了一根煙。 他也注視著我,我看不出那雙半閉的眼睛是什麼顏色。 我們對望著,僅隔著一扇車窗,卻像是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前面的車子終於轉了過去,弟弟使勁一踩油門,駛離了這條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