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故事 1、2

1   我一直懷疑著自己。 懷疑著自己對於同性以及異性的感覺或說是沒有感覺。 懷疑,當然要去找解惑的答案。所以我盡量在一個人的時候,去找這方面的書來看,或是一個人去看這方面的電影。最後,在無法決定自己到底要不要相信逐漸清晰的結論的時候,開始深夜到二二八公園徘徊。 根據那些書上說,這是那些可能跟我是同類的人出沒的地方。 第一次,我只是假裝若無其事地穿過夜晚的公園,從館前路這頭,走到重慶南路那頭。我的心跳狂快,眼睛不敢旁視,步伐也無法控制得悠閒。那一次,我什麼也沒碰到。 然後,那一夜,我改變方式。我選了一張公園椅,坐在上面,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盼望等到什麼,還是希望什麼也沒有。 然後,他出現了。 我低著頭,假裝凝視著自己的鞋子,他在我旁邊坐下時,其實我並不是不知不覺。 他翹著二郎腿坐著,一派悠閒地一言不發。最後是我沉不住氣了,抬起頭來看他。 高高瘦瘦的,鬍子沒有刮乾淨,年紀大概是三十歲上下,我不是很確定,我對別人年齡的判斷一向沒有把握。 他看著我,也沒有多少期待似地,隨口問:「要不要跟我來?」 我傻傻地點了點頭,其實那時我並不了解他的意思。 當他在我前面走進那間旅社時,我開始了解後續會發生什麼事。 這也未免太快太直接了吧?我還不能確定我是不是想這麼做。 他回頭看我,微微一笑:「做過一次,你就知道自己是不是了。」 我瞪著他,驚訝於他對我的心思竟然一清二楚。 我還猶豫著,他走回幾步,伸手握住我的手腕往裡面走。 並不是強迫式地拉扯,倒像是一種溫和的引導。   進入房間,我站在靠近門口的地方,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我搞不清楚我是害怕還是期待,我只是知道,總有一天,會有這樣的一幕。只是不確定自己是否準備好了現在就迎接它。 我多麼希望有任何一種力量,讓我徹底迷失,讓本能或是什麼別的來主導我整個人。就是不要讓我處於頭腦這麼清楚的狀況下。 如果他給我什麼藥,我想我會吃,可是他並沒有。 「要洗澡嗎?」他問。 我反射地回答:「我洗過了。」 他笑出聲音來,我馬上理解到我是在徹底地表現出一個無經驗者的笨拙。 「那等我一下,我沖沖就出來。」 我點了點頭。 我坐在床沿,決定好了如果到時候真的覺得受不了,我就用力反抗。反正他看起來瘦瘦的,我不見得打不過他。 水的聲音讓我覺得緊張,我一直聆聽著看這聲音何時停止。 正想著停止不停止的問題,水聲突然斷了。而我其實並沒有意識到聲音停止的那一瞬間,是開門的聲音驚醒了我。 他下半身圍著一條大毛巾,頭髮很濕,顯得有點捲曲。 我望著他濕漉漉的上半身發呆,心想他並不像穿著衣服時看來那麼瘦。 「你沒跟人上過床嗎?」 「…沒有。」 「也沒跟女孩子上過床?」 「…我沒興趣,這就是我的問題。」 「嗯,我明白。」他說。 詳細描述那晚的一切其實也沒什麼意義。 總之他關掉燈,靠近我,吻我,確定我沒有強烈抗拒,然後幫我脫掉衣服。 他一面撫摸我,一面叫我放輕鬆。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那種迷失的感覺,不用對自己負責的感覺真好,。 並沒有像書上寫的那樣劇痛流血什麼的,是有一點痛,但是並不長久。 我也沒有感到很大的快感。只是當一切結束後,他摟著我時,一種充實的滿足感讓我覺得很陌生。 然後,他起身穿衣服,說他要走了。 我很想表現得成熟,所以我點點頭,只說: 「你不介紹一下自己嗎?」 他卻說:「不要一開始就掉進這種漩渦啊!不要期待跟你的對象下一次見面。不過記得, 以後跟人家上床前要叫對方戴套子。」 他是有戴,雖然我沒有要求。 我跟他一起離開旅社,在旅社門口分開,好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2   再次見到他是在那個酒吧裡。 我跟J一起去的。 那時我正跟J打得火熱,他去每個地方都要帶著我。 J是那種很會玩的人,什麼PUB、酒店、KTV……全台北所有可玩的地方他都去遍了。J家裡的房地產很多,光是收租金就錢財滾滾而來了。 J的伴侶一換再換,我沒有把握他會長久跟我在一起,不過他對我真的很好。   我先看到他的。 他一個人,喝著酒。 然後J注意到我在看他,問我:「你認識他?」 我不知道該承認還是該否認,於是就沉默不語。 J帶著點酸味地說:「你不是看上他了吧?」 我搖頭,說:「只是以前見過。」 J問:「只是見過而已嗎?」 「……」 J說:「如果是認識的人,怎麼不去打個招呼?」 我搖頭:「不必了,也不是多熟的人。」 然後有人把J拉走了。 「我去去就回來。」J每次都這麼說,事實上,J常常一去就是一、兩個小時,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裡。 一、兩個小時…能夠做很多事。 那夜,他跟我在一起總共也不過一、兩個小時,我正凝視著的那個人… 然後他也看到我了,笑了。 我遲疑了一下,走了過去。 「你還好嗎?」他問。 「嗯…很好。」 「看來他不會那麼快回來。」他指的是J。 我不說話,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沒有惡意,只是我見過的多了。」他說。 我仍舊沒說話。 他也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要不要跟我來?」 我楞了一下,轉頭看他。 他的臉上依然是那種無所謂的微笑:「我住這附近。怎麼樣?」 於是我又跟著他走了。   他住的地方很不錯,感覺就是那種高收入的單身貴族的住所。 我站在客廳觀察著環境,他走過來,從背後抱住我。 「我不想騙你說我很想你,不過,再次看到你,我確實很高興,還是覺得你吸引我。」 我沉默著。說不想念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是不誠實的,只是,我沒有想過會再遇見他。 「這個圈子很小,只要你在裡面,我們早晚都會再見面的。」他說著,輕輕舔吻我的耳垂。 我嘆息:「為什麼你總知道我心裡想什麼?」 「因為你只是一個人。」他說著,從背後伸手過來解開我的襯衫釦子。 是的,我只是一個人,一個不特別的人。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天亮。 我稍微一轉頭,看到他半側著身看著我。 「你長大了,比以前吸引人。」他微笑著說。 我不想說,但其實他也是。 感覺更成熟,更有魅力,卻也讓人覺得不安全,覺得更空虛。   我離開他的住處時,感覺早上的太陽太過耀眼。 我已經不習慣曝曬於陽光下的感覺。幾年來日夜顛倒的生活讓我看起來有些蒼白,覺得自己好像電影中的吸血鬼一樣。 很少在這個時間是清醒的,我覺得頭有點昏。 想著要趕快回去睡覺,想到了J。 或許會有一頓大吵,也或許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影子… 無論是哪一種,都是我不想要的。 開始後悔,為什麼那麼輕易地就跟他走,那麼輕易地就跟他上床。 我是這樣的人嗎?我對自己感到疑惑。 其實我不喜歡複雜的關係,我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去處理那樣的關係。 我從來沒有同時跟複數的人交往過,而且,每一次,總是對方先離開我。 並不是我從來都不會覺得厭煩,而是懶於改變現有的關係。 當我習慣了一個人,就算覺得痛苦,也不想改變。 我想其實我是個很怯懦的人,同時也是個很懶的人。 不敢,也不想,改變什麼。 我想我是漸漸變成這樣的,好像青春時代的熱情與活力,過早就燒盡了。 也不是從前的我有多麼活潑,而是這些東西,我天生擁有的份量似乎就比別人少。   我用鑰匙打開門,門是上了三道鎖的。這表示,屋子裡面沒有人。 我有些鬱悶,但也鬆了一口氣。 進了門,看起來好像沒人回來過。 其實我有點不安,因為我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從等待的地方離開。 J沒找著我,不知道會想什麼。 但是無論如何,他沒有回來過。 我看了看手機,是關著的。 那是原本就設定好的,到了午夜就自動關機。 我不想讓家人在那時還找得到我。 雖然也可以用什麼話矇騙過去,但總覺得自己是被人透過手機看著的。 奇怪我並沒有想知道J現在跟誰在一起、做些什麼。 我覺得好倦,連澡都懶得洗,脫了衣服倒頭就睡。 但是躺在床上,我卻睡不著。 想到他… 也許是我不像第一次那麼生澀,才過去不久的那一夜感覺非常好。 但是我知道不只是因為這樣,他應該是在許許多多的吸引他的身體上熟練了享受歡愉的技巧。 可是也不只是如此,有過許多伴侶的J從未給我這麼好的感覺。 我突然想,在床上,J從來沒有考慮到我。 所以相對來說,他是比較體貼的。 打斷自己的思緒,想這些有什麼用? 那是一個我仍然不知姓名來歷的男人。 也許再也不會見面。 我知道的只是…他住在哪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