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捻梅記‧六

六   揚羽、水容、秋冶這三人好久沒能聚在一起,既然碰了頭,是斷不可能輕易散去的。 揚羽道:「前一陣子你倆都離了京城,害我好生無趣!我終日在城裡閒逛,倒也找到一兩處好地方。」 水容道:「你所謂的好地方必然是有酒可喝,否則就算是風景如何秀麗,只怕你左揚羽也是瞧不上眼的!」 揚羽大笑,領著水容跟秋冶去到一處頗為偏僻的小酒肆,雖然簡陋,倒也乾淨,所賣的酒更是醇厚美味。 秋冶笑道:「這兒的酒竟也不比白滌雲的『山村野釀』差多少,無怪你喜歡了。」 此話一出,三個人均已明白過去這兩個月來,誰也沒能拋下這事,都在苦苦拼湊破碎的記憶,而終於獲得大致的輪廓。心中的百般疑惑,恐怕也不是今天晚上見了白滌雲就一定解得的。 而在揚羽跟水容心頭上,還有沐皙的事掛著。揚羽跟水容是從小就熟識的了,但秋冶跟他倆相識也不過是這三、四年的事,雖然也見過沐皙,但總不那麼熟稔,所以水容或是揚羽都不知該不該跟秋冶說這事,問他主意。 可巧,秋冶忽問:「沐皙小姐可好吧?」 水容不動聲色,揚羽倒開了口:「這嘛…也不能說是不好。」 秋冶本來也只是隨口問問,可是聽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回答,反倒感到困惑。 「怎麼?發生了什麼事嗎?」 揚羽道:「你記得我跟你提過那位寧兒姑娘嗎?」 「記得,就是幫你送炸元宵給白公子那位吧?」 揚羽道:「不錯,現在她是沐皙的貼身丫鬟了。」 秋冶更覺訝異:「怎麼回事呢?」 揚羽愈說愈多,乾脆連姚鳳卿的事也全吐了出來。水容只是一旁聽著,並未加以攔阻。 秋冶訝異地睜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在他印象中,沐皙是溫婉沉靜的女子,沒想到會有這麼一股執著。 「你說的是…姚鳳卿?」秋冶彷彿不能相信似地確認著。 揚羽心想,秋冶定是對於沐皙竟然傾心於這麼個風流浪蕩子感到吃驚吧!怎料秋冶訝異卻另有他因。 秋冶道:「你說的那個姚鳳卿,可是京城首富姚家的少主?」 「一點不錯。」 秋冶道:「這…我聽說…我一個遠房表妹…好像要跟這位姚公子結親事…」 揚羽跳了起來:「你表妹要嫁姚鳳卿?」 秋冶道:「聽說這是我姨丈跟姚老夫人的意思,只不知定了沒有。」 水容忽問:「你姨丈是…?」 秋冶的表情有點苦澀:「他叫李元得,也是從商的,不知你們聽過沒有。」 水容道:「好像聽過,是不是從外地來,做珠寶買賣的?」 秋冶點點頭:「聽我娘說,姚家在京城裡作珠寶生意一向是獨攬大局,旁人很難做得開。我姨丈從南方來,也想爭個一席之地,所以想藉著這門親事攀關係…我娘是反對得很,她老人家是挺疼我那表妹的,怕她嫁了那麼個花花大少要吃苦的。」 揚羽問道:「秋冶你覺得呢?」 秋冶一時楞住,半晌方道:「我只是覺得…若是那姚鳳卿本人願意倒還好,要是他不願意,勉強把表妹嫁過去…可就…」 揚羽又問:「那你表妹的意思呢?」 秋冶道:「這我不知道。」 水容嘆了一口氣,心想這事情愈變愈複雜了。姚鳳卿若真成了親,沐皙是會傷心欲絕呢?還是死了心反而快活些? 揚羽一時興起,問道:「你表妹叫什麼名字?可是個美人?」 秋冶道:「怎麼?你想上門求親嗎?她叫李嵐衣,山風嵐,衣裳的衣。人是生得秀氣,但是從小就淘氣,大了也常還扮男裝四處遊逛呢!」 揚羽取笑道:「奇怪,令堂怎麼沒幫你把表妹娶來作媳婦?不過,這麼聽起來,你表妹不大可能對自己的婚事沒意見哪!」 秋冶一時臉紅,說不出話來。 揚羽見水容一直不說話,心情似乎鬱結,便道: 「嗐!別煩了!改天咱們想法子探明白姚鳳卿的心思再說吧!喝酒了,來!乾杯!」 水容展顏道:「今晚就可見著你日夜掛心的白滌雲了,瞧你樂的!」 揚羽笑道:「聽你說的!好像我被鬼迷了一樣!」 水容淡然道:「…這可說不一定…」   午後不過兩個時辰,揚羽便到了登仙樓。水容中午便回家養神,秋冶也說回去再來。 揚羽一進登仙樓,剛想上樓,便被相熟的夥計小四攔住: 「左公子,您今個兒來得真早啊!抱歉得很,小店的二樓已經被包下了,您就樓下坐好吧?」 揚羽道:「包下二樓的可是一位白公子?」 小四訝道:「正是!您怎麼知道?難不成…」 揚羽哈哈笑道:「是他請我來的啊!只是我到得太早了。」 「唉呀!小的不知左公子是白公子的貴客,恕罪恕罪!您請上樓吧!」 揚羽上了二樓,偌大的空間一個人也沒有,桌椅整齊,一片安靜,感覺好不習慣。 小四端了些酒菜上來:「左公子,您請坐呀!白公子怕不會來得這麼早,小的先給您送了點酒菜來,您先小酌一番吧!」 揚羽給了小四賞銀,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問: 「小四,你以前見過那位白公子麼?」 小四搖頭道:「沒有。昨晚快打烊時,白公子來這兒說要包下二樓,錢也給了。那是小的第一次見到白公子。」 「你不會記錯?」 小四笑了:「怎麼可能呢?白公子那麼俊的人物,若是見過一回,怎麼也不會忘記的。」 揚羽又問:「那…你可記得元宵那天,我在這兒醉得不醒人事?那晚我是跟誰來的?」 小四道:「左公子,您當真不記得了?那天您是自個兒來的啊!」 「我自己來的?」 「是呀!您進來的時候,已是醉了,卻還是叫了不少酒。可怪的是您一人喝悶酒,勸您也不聽。好在後來謝公子、陸公子他們來,才把您扶了回去。」 小四離開後,揚羽坐著發楞,這事情著實太過奇怪,根本一點也不合他的作風。 不久,秋冶也到了。他換上了白色鑲水藍細邊的外衫,顯得精神奕奕。 「你怎麼也這麼早來?」揚羽問。 「我怕你一個人無聊。」秋冶說得認真,所以揚羽也就沒有開他玩笑的念頭。 「來,先坐下來喝一杯吧!」 秋冶笑道:「待會兒白滌雲請喝酒,你這會兒先喝上了,不怕未戰先敗麼?」 揚羽笑道:「什麼呀!他請的若是這裡的酒,喝再多我也不會醉的!」 「若他請的是『仙酒』呢?」 「那反正也是要醉倒的,多喝幾杯也沒什麼差別。喝吧!」 揚羽想到一直都沒問起秋冶陪太子去東北打獵的事,他對狩獵沒興趣,所以先前也沒想到要問。 「對了,秋冶,你這趟去東北,可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秋冶正要答話,忽然一陣清風襲來,撲鼻淡淡梅花香。揚羽心中一動,目光投向樓梯口,卻見身著白衣的白滌雲已不知何時來到。 揚羽倏然站起身來,酒也碰灑了。雖然不是男女苦苦相思之情,但日思夜想終於得以相見的心情,卻也是筆墨難以形容。 一時之間,揚羽人彷彿傻了,半天沒說一句話。倒是秋冶先開了口: 「好久不見,白兄。」 揚羽回過神來,笑道:「滌雲兄,你終於又出現了。」 白滌雲微微一笑:「兩位請坐。」 小四上樓來請示是否要開始上酒菜。白滌雲一陣遲疑,揚羽搶道:「滌雲兄,你不必顧慮水容,他那懶散傢伙,不必等他的。」 「好吧!那就上酒菜吧!可得慢慢來。」 小四答道:「這個小的理會得。」 白滌雲彷彿知道揚羽有一肚子話想問,不等揚羽開口,便先說: 「兩位剛才談什麼?請繼續吧!」 揚羽被阻了話頭,不免稍稍氣悶,轉念一想又何必急呢?等水容來豈不更好?所以心裡又快活起來: 「是這樣,前陣子秋冶跟著太子殿下去東北打獵了,我正想問他有沒有什麼趣事呢!」 白滌雲問道:「那…秋冶兄可說說收穫如何呢?」 秋冶覺得白滌雲的語氣彷彿不似表情那般輕鬆,也不禁跟著緊張起來: 「共獵得什麼我也不大清楚,不過…比較難得的是一頭熊,還有兩隻白狐。」 「果然難得。」白滌雲說。揚羽卻覺得他臉色有些變,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也知道這話題不好,忙插口道: 「滌雲兄,前兩個月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別說是沒見著你,連你那捻梅居也像是消失不見了!」 白滌雲淡淡一笑:「捻梅居落座本是隱密,那天諸位能找到也是碰巧。揚羽兄若真想去,改日在下當引領同往。」 揚羽喜道:「這可是你說的!可不成不算數哦!」 白滌雲道:「這個自然,秋冶兄也一起吧?」 秋冶本來還掛念著不知道說錯了什麼惹白滌雲不快,但見白滌雲神色平和,這下才放下心來,答道:「多謝滌雲兄相邀。」 揚羽笑道:「滌雲兄,我們幾個人千辛萬苦都找不著你,卻讓寧兒不費吹灰之力就遇見你了,真是不公平哪!」 白滌雲微微一笑,並未言語。 秋冶道:「滌雲兄可有在城裡好好逛逛麼?」 白滌雲道:「前陣子有事離開了好些日子,最近才有遊城的打算。」 揚羽道:「如你不介意,不如就讓咱們幾個從小在城裡長大的給你充作嚮導吧!」 白滌雲笑道:「多謝美意,那就偏勞了。」 菜上了三道,水容卻還未來。 「那懶骨頭恐怕是睡過頭了!」揚羽嘀咕道。 秋冶道:「我去水容家看看好了。揚羽,你留下陪滌雲兄吧!」 秋冶離開後,揚羽跟白滌雲提起城裡幾個值得一遊的地方,說之後可以相偕遊逛。 等了好一陣子,水容才跟秋冶一起來到。 「真抱歉來得這麼遲。」水容說道,表情有點陰鬱。 白滌雲請他們坐下,水容先敬了一杯酒表示賠罪。 揚羽問道:「水容,你怎麼啦?」 水容搖搖頭:「…沒什麼。」 揚羽知道這不是實話,但是想到水容可能是顧慮白滌雲在場,是以也不便多問。 是夜四人飲酒暢談直至深夜。但是,之前的許多疑竇,沒有一個得以解開的。只是,既然留了以後見面的機會,揚羽他們也就覺得不必計較非在這回問個明白,便也不提起,免得破壞氣氛。 臨別前,水容向白滌雲提出邀約: 「滌雲兄,可有榮幸三天後請你到舍下一敘?」 白滌雲爽快答應,看來似乎是不會再有先前那般的怪事發生了。約好三天後至相國府中的臨花亭赴宴,白滌雲便自施施然離去。 揚羽憋悶了好半天,趕忙問水容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水容道:「是我姊姊的事。我出門前,聽家裡頭說…靖王爺的世子有意奏請皇上賜婚。」 揚羽跟秋冶兩人大驚失色,他們都知道靖王爺的世子李堯為人不好,風評甚差。 揚羽道:「這…這可怎麼好?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也就罷了!真要嫁給那種人,可不要吃一輩子苦?」 水容沉默不語。 揚羽道:「好歹總讓沐皙跟姚鳳卿見上一面,看到底有沒有指望啊!你說怎麼樣?」 水容望向揚羽,還是沒有說話。 揚羽急了,道:「你別不吭聲哪!她是你姊姊,你總該知道她那實心眼兒的性子。她會說出來,那個喜歡就不是泛泛一般的了。你幫幫她不行嗎?我說,既然你邀請了滌雲兄,乾脆藉著這個機會把姚鳳卿也請來,讓姚鳳卿見見沐皙,看他是不是還記得她,我們也好再作打算啊!況且,只是見上一見,又有什麼打緊了?」 水容沉吟片刻,道:「你說上次跟姚鳳卿套過交情,這事就交給你辦了。」 揚羽一聽水容答應,馬上便笑開了,道:「我請客卻是你負責張羅,這麼好的事兒哪裡找?沒問題!」 秋冶道:「那…我只要去就行了吧?」 揚羽看了看秋冶,笑道:「也是有要你幫忙的地方。」 「嗯?」 揚羽說了他的主意,秋冶點點頭:「我明白了。」 揚羽笑道:「但願有個令人滿意的結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