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知的終結 4

4. 凱特提著超級市場的提籃,專心地看著貨架上的商品,挑揀出要買的東西。旁邊有人似乎想過去,於是她自然而然地挪動身體往貨架靠了靠,想讓出更大的通道,然而,那人卻停了下來,凱特正要回頭看看怎麼回事,那人靠緊過來,一個冰冷的東西隔著衣服抵住了凱特的背。 「不要出聲,放下籃子,往右邊走。」那是一個壓得極低的男人聲音。 於是凱特放下提籃,順從男人的指示,從未購物出口走出了超級市場,最後來到了有些髒亂而空無一人的後巷。 「抱歉。」背後的男人說。凱特心裡跳了一下,覺得這聲音怎麼好像聽過?她試圖回頭,男人沒有出聲阻止,於是,凱特看見了那天在皇后飯店頂樓樓梯口撞到的杰。 「是你?」凱特的表情,訝異之中,似乎隱隱有一抹欣喜。 杰放下了槍,說:「我不想對你無禮,我有事必須問你,請你照實回答。」 凱特順勢站開一步,說:「你要問什麼?」 「你認識那個男人對吧?…年紀大約二十幾歲,紅褐髮色,青藍色眼睛,臉孔長得很漂亮,你知道我在說誰,是不是?」 凱特表情有些訝異,沒有說話。 「我是被他綁架的少年的保鑣,我叫杰‧艾爾雷利。」杰看著凱特的表情,沉靜地說道。 「……」 「你知道他把奈特…那少年藏在哪裡是嗎?」 凱特深吸一口氣,下了某種決心:「好,我告訴你。」 杰的眼睛浮出一抹疑慮:「你願意說,我很感激,可是…」 凱特看著杰,說:「我希望你能順利把人救走,不要傷到任何人。」 杰注視著凱特的雙眼,他不知道這女孩的想法,卻感覺隱隱可以摸索到一種溫柔的心情。 「我會盡力。」杰停了一下,忍不住問道:「那個人…他的名字是…?」 「我們都叫他『焰』。」 我們? 杰心中產生新的疑問,所謂的“我們”指的是什麼呢?但此刻,他也不想再節外生枝。 「他把人藏在荷爾伍德假日飯店地下三樓的機房。…我帶你去吧!」 事情太順利了,順利到讓人不得不起疑,難道這其中有著什麼圈套?可是,就算知道有陷阱,杰恐怕也不得不往下跳。 凱特看著杰露出猶疑之色的眼睛,說:「還是你要把我綁在某個地方?你自己去?」 杰回望著凱特平靜的棕色眼睛,沉默了幾秒鐘,然後下了決定:「不,你帶我去。」 ※ 「奈特喝的水裡放了安眠藥,所以他現在是睡著的,焰應該不會在那裡,他幾乎不待在那個地方,只有偶爾會去看一下。」 步行的路上,凱特對杰說明情況。 「奈特他…還好嗎?」杰的語調中,藏不住一股深切的疑慮與擔心。 凱特看了杰一眼,說:「如果你要問的是他有沒有被毒打凌虐什麼的,我可以告訴你,完全沒有。不過,當然他手腳都被綁起來,嘴巴也被膠帶貼住。」 聽到這樣,杰放心了不少,對那個叫做「焰」的男人,感受好像也有一點微妙的轉變,這其中,似乎多少也夾雜著一絲好奇。 無論飯店地表以上如何喧嘩熱鬧,來到地下三樓,就只聽到機器運轉的隆隆聲。 杰握著槍,小心翼翼地跟著凱特來到機房,凱特進去,說:「他果然不在,你快把奈特帶走吧!」 杰探身望進去,果然只看到奈特側身躺在角落昏睡不醒,並沒有焰的身影。 實在是太順利了,不過,當然能夠這樣是最好的了… 杰來到奈特身邊,看見沉沉睡著的少年呼吸均勻,似乎一切安好,心底居然不禁產生一點點感激之意,杰收起槍,正要抱起奈特,卻聽到凱特啊地叫出聲。 杰一回頭,看到舉著槍的焰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門口,臉上居然還有笑意。杰才愣了一秒,焰已經一槍打在他腳邊,那張漂亮的臉上,閃動的笑意斂去之後,顯得冷酷無比。 「放下他,否則我倒是不介意把你跟他一起殺了,綁架遊戲我已經懶得玩下去了。」 凱特剛動了一下,焰沒有看她,一面走近幾步,一面冷冷說:「待在那裡別動。」 杰想了一下,終於還是照焰說的放下奈特。 「離他遠一點。」 杰依言退開,知道對方此時最為注意的就是他的手,只要他稍有想拔槍的舉動,對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開槍。但如果…動的不是手呢? 杰突然衝過去,一個翻滾撲去,雙手想抓住焰的腳,照正常,就算沒抓到對方的腳,這麼一抓也能多少讓對方重心不穩而搖晃,然而,焰的身體就像水裡自在的游魚,躍起翻轉,輕鬆避過,下一瞬間,焰已經把槍抵在仍然未醒的奈特的太陽穴上。 而此時的杰,也已經拔出槍來,對準焰的頭。 然而,焰把奈特拉起來,讓奈特的身體擋在他前面,像是他的盾牌一樣。焰的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笑意,那是以微笑所裝飾的冰冷殺意,他手上的槍,依然緊緊抵著奈特的太陽穴。 察覺到焰突然高漲的殺意,凱特急急開口說:「焰!不能殺他,卡普先生…」 「卡普?」一聽到這個名字,杰驟然變了臉色,他看看凱特又看看焰,那表情簡直像是全身的血液突然凍結了一般。 焰似乎被引起了興趣,殺意因此暫時消散,他挑起一邊眉毛,興味盎然地注視著杰。 杰蒼白著臉,勉強壓下翻騰的情緒,說:「我問你,你跟四年前坎肯議員的命案有沒有關係?」 焰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只說:「我殺過的人太多,光說一個名字哪會記得?」 「就是國會議員在辦公室裡被人一槍命中眉心斃命,他的助理也被殺的那件兇案!」杰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微微地顫抖。 然後,他看到焰的臉上,出現了一閃即逝、彷彿感到哪裡刺痛的表情,接著,嘴角慢慢浮現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微笑。 焰慢慢開口說:「難怪…我總覺得好像看過你,原來,那女人緊抓著的相片裡的人就是你啊…」 暗殺行動中,意外出現的目擊者,手裡抓著相框、臉上掛著眼淚的女人,根本想都沒有想,舉手就是一槍,女人倒下的那一刻,彷彿有什麼跟捉摸不到、殘破碎裂的夢境片段重合在一起。是否在不復記憶的褪色過去中,他也曾見過如此的一幕?破碎的相框中,照片裡年輕男人那一對沉默的黑眼睛,不知何故居然就這麼烙印在腦海裡,現在,斷掉的記憶之索終於接上,雖然更遠的彼端…還是一片虛無。 一瞬間,杰只覺得自己無法呼吸了,心跳停止了,接著,憤怒與仇恨席捲了他全部的心緒。 「是你…殺了麗絲的人就是你!!!」 在他還沒有時間意識到自己的衝動時,他的手已經不由自主地按下扳機,有一秒鐘的功夫,他的視線好像失去了焦點,等他看清楚,眼前是上臂中槍、神情哀戚的凱特,躺在地上不動的奈特,他的仇人已經不在原處,他知道危險,卻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覺得後頸被重重一擊,然後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 「你不會殺他的,對不對…?」凱特一手按住自己的傷,痛得臉都扭曲了。 焰俯視著倒在地上的杰,面無表情,然後,他看向凱特,冷冷說: 「你以為你很了解我?」 「不…」凱特咬牙忍著痛,冷汗從額頭冒出來:「別殺他,求求你。」 焰走過來,蹲下來握住凱特的手臂,說:「我看看。」 子彈以斜角射入,深深嵌在皮肉裡。 焰並沒有說出誰要你來擋子彈、多此一舉之類的話語。 焰檢視過凱特的傷處,輕輕放下凱特手臂,說: 「你的手機呢?我要跟死老頭說話。」 凱特看著焰講電話,聽到焰冷冷說:「人現在在荷爾伍德假日飯店地下三樓的機房,你派人來帶走。」 焰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凱特。 「那他怎麼辦?」凱特看著昏迷的杰說。 焰看了凱特一眼,把杰抱起來走了出去,過了幾分鐘,又一個人回到機房,手裡多了一條大毛巾。 「…謝謝。」凱特說。 「你不要搞錯了,我只是很有興趣看看他之後要怎麼找我報仇。」焰說著,把大毛巾搭在凱特肩上,蓋住了傷處。 「你先回房間去。」 焰轉身走了出去,凱特掙扎著站起來,回頭看了看奈特,跟著出去。 凱特半坐臥在沙發上,覺得傷處愈來愈痛,手臂愈來愈重,又覺得好累,很想睡。 她聽到開門的聲音,然後,沒有意外地看到焰走進來。 焰把一個袋子放在茶几上,拉過腳凳在凱特旁邊坐下。他拉起凱特的手臂,把短袖整個捲到肩膀上,仔細觀察傷勢。 「要挖出來。」焰淡淡說。 「嗯。」凱特緊緊閉上眼睛,卻聽到焰輕笑。 「不用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我不打算給自己添麻煩。」 凱特睜開眼睛,卻見焰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個針筒,針尖刺進肉裡,接著,她就墜入了黑暗溫暖的睡鄉。 凱特醒來的時候,人是躺在床上,身上好好蓋著毯子,稍稍一動手臂,很痛,轉頭去看,傷處已經被妥善地包紮起來。 「你醒了?」 聲音竟然這麼近… 凱特猛然把頭轉到另一邊,焰就側身躺在她旁邊,她竟然沒察覺。焰似乎洗過澡,頭髮七分乾,沒穿上衣,蓋著毯子。而同一條毯子下,她的身上只穿著內衣褲,上衣跟長褲都已經被脫掉。 焰一手撐著頭,似乎頗感有趣地看著凱特的臉色發白。 凱特蒼白著臉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彷彿心事重重。 「你應該沒有…」幾番猶豫,凱特才吐出這麼一句。 焰也不是不明白她指的是什麼,反問:「你說呢?」 凱特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你沒有。」 對,沒錯,脫掉她上衣只是為了方便療傷,脫掉她長褲是因為之前在機房弄得十分髒了,真的對她做了什麼,她身上就不會還有衣物在。想到這裡,她幾乎是完全安心了。 然而就在她安下心來的同時,焰突然靠過來,用手撥開她頰旁的頭髮,氣息幾乎已經襲上她的臉。 凱特一驚,用沒受傷的手一擋,頭用力偏到一邊,說:「不行…」 焰拉開她的手,說:「奇怪的女孩。你願意為我擋子彈,卻不肯讓我碰你?」 「不行…求求你…」凱特似乎連焰的眼睛也不敢注視,緊緊閉上雙眼,身體發抖,那種抗拒,已經遠遠超越羞澀所能造成的程度。 似乎打算不管她的抗拒,焰的嘴唇慢慢靠近她的,卻在即將碰觸到的時候停住。然後凱特感覺,靠近她的體溫消失了。凱特睜眼一看,焰已經離開了床,臉上並沒有什麼惱怒的表情。 「對不起…」凱特說,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焰卻笑了一聲,套上上衣,打開房門離開。 這一夜,焰沒有回到飯店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