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知的終結 5

5. 杰的清醒是從感覺到後頸疼痛開始,他勉強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被扔在樓梯間裡。他急忙掙扎著爬起來,好不容易找到那個機房,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胸口一陣抽痛,他想起不久前的一切,從來沒有想過,苦苦追蹤了四年,兇手居然就如此輕易地出現在他面前,而他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敗得如此淒慘。 那個男人的動作之迅速靈巧,簡直超越人類所能,他也算見過不少世面,但如此高超的身手,他確實不曾見過,所以,也不能說敗得很不甘心,只是… 難道一個人只要擁有卓越的能力,就可以做出任何罪行都不受懲罰嗎? 然後,他才想到一件不合理的事。 那個叫做「焰」的男人是個冷血無情的殺手,為什麼不殺了他?就算不殺他,為什麼不把他丟在機房就好?反而大費周章地把他搬到樓梯間? 一雙平靜的棕色眸子劃過他的腦海,那個名叫凱特的女孩…她跟焰是什麼關係?她似乎是真心幫助他去救奈特的,卻又毫不考慮地為焰擋子彈,雖然…其實並不必要,他不認為焰會閃不過那一槍。 他把思緒拉回,他想做的事…他必須做的事──救回奈特,殺了焰,或者是…他死。 ※ 約翰‧杜萊在聽到兒子被綁架的消息時,一開始的反應還算正常: 「什麼?你說有人綁走了奈特?什麼時候的事?他們離開那個島了嗎?」 在了解情況之後,約翰‧杜萊的態度變得很奇怪,只冷冷對杰說: 「你被開除了!理由不需要我多說吧?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 對於杰是唯一見過綁匪的人這件事,約翰‧杜萊似乎毫不關心。 「杜萊先生…莫非你知道幕後主使人是誰?」杰忍不住心頭的疑惑,如此問道。 「我已經說過了,你不用插手。」冷冷丟下這句話,通訊從那一端切斷了。 杰凝視著斷了通訊的手機,沉默著,然後,他撥了一通電話。 「『賣書人』,哪位?」電話裡傳來一個輕鬆愉快的男人聲音。 「是我。」杰把自己的聲音送過去。 「杰?怎麼樣?你找到那傢伙了嗎?」 「找到了…培爾,我要拜託你一件事。」 「你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很嚴重哦,什麼事?」 「你知道一個叫做『焰』的…殺手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兩秒,才又發出聲音: 「幹嘛?難道…」 「他就是殺死麗絲的兇手!」 「杰…杰…我不是要幫誰說話,可是你知道的,殺手是收人錢財,替人辦事…」 「沒人要他殺麗絲!」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杰啊…這個人…唉喲,為什麼偏偏是這個人…」 「說清楚。」 「唉…這個人很難對付的。」 杰沉默了一下,說:「我知道,我已經跟他對過招了。」 電話那頭,培爾似乎嚇得差點連電話都掉了: 「你…你已經見過他?」 「是他親口承認殺了麗絲的!」 「那…那…你現在還好吧?」 杰突然覺得一股難以形容的疲累感襲上心頭, 「…他放了我一馬。」 「什麼?!怎麼回事?快告訴我啊!」 杰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我的媽呀…我的上帝…我的天…我實在不知道他為什麼放你一命,但真是萬幸萬幸啊!你…你還想找他?」 杰的怒氣突然爆發了:「這還需要問嗎?你知道他什麼?告訴我!」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 「不過什麼?」 「聽說有個地方有人幾次看到過他的蹤影,但我不保證那個地方能找得到他。」 「什麼地方?」 「…等我一下,嗯,這地方你可能知道,就在你住的L市,馬里蘭廣場旁邊的一家酒吧,叫作天鵝絨。」 「天鵝絨…」杰喃喃覆述,原來,他跟他的仇人,一直都居住在同一個城市。 ※ 杰回到L市之後,就積極展開調查的行動。努力是有代價的,他證實了焰確實經常出入天鵝絨酒吧,也在某一家羅里維奇品牌服飾專賣店探問到焰偶爾會去光顧。 酒吧人雜,雖然知道焰常去,但因為他從不與人交談,所以探聽到的不多。 相對的,服飾店就問到許多東西,店長對焰的印象極為深刻,並不只因為焰的俊美外表,也是因為焰的手筆很大,同一款的衣服也會一次就買好幾件,而且,都是付現金。除此之外,店長還說,焰從來不試穿,也不讓店員量尺寸,似乎很討厭別人碰觸,每次買東西都很乾脆,看中了就叫店員包起來,從進來到買完出去,通常都花不到幾分鐘。 而雖然問到的東西不算少,可是想想這似乎都沒什麼用。最後杰決定每天晚上到天鵝絨酒吧等。 這已經是第六個晚上,杰在這個飄瀰著一股優雅頹廢氣息的酒吧裡,目光灼灼地注意四周。焰沒有來過,不然是絕不可能逃過他的眼睛,所以他也只有繼續等,畢竟,這是他唯一的線索。 杰拿起酒杯,淺淺啜了一口,當他放下酒杯時,一個人不請自來地在他對面的位子坐下。 杰抬起眼睛一看,不由愣住。 「是你?」他訝異地望著坐在他對面的凱特。 「聽說你到處打聽焰。」 杰冷冷說:「你們已經知道了?」 凱特的表情有點痛苦:「其實…焰還不知道,雖然他知道也不會在乎…只是…你可不可以放棄報仇?」 杰冷冷說:「不是你最愛的人被殺!」 凱特嘆了一口氣:「是我要求過分了…。不過我來,是為了奈特。」 杰一聽,表情立刻改變:「他怎樣了?」 「我聽說他們要把他送去一個地方,可是我探聽不到。」 杰看了凱特好一會兒,問:「你為什麼要幫我?」 凱特低下頭:「我只是想救他…那少年…。」 「那你有什麼建議?」 凱特看著杰,說:「只有一個人能幫你。」 「誰?」 「焰。」 杰不由得睜大雙眼,不可置信地注視著凱特,下一秒鐘,他黑色的眼睛吐出怒火。 「你說焰?」 「只有他有可能從卡普先生那裡打探到奈特被送到哪裡。」 杰撇過頭,不說話。 凱特說:「我知道你恨他…可是,我們先把奈特救出來再說別的好嗎?」 杰低聲說:「怎麼做?」 凱特一聽,知道這是答應了,連忙說: 「你可能要冒生命危險。」 「我不在乎。」 「……」 ※ 杰坐在含砂的風中已經很久很久了,他沒有把握他所等待的那個人會不會出現。 過午的陽光顏色愈變金黃,地上泛起久曬的熱氣。 終於,他聽到一個人毫不掩飾的腳步聲。 「呵呵。」 聽到這個低低的笑聲,杰全身的神經都在一瞬間繃緊。 「你來了。」杰說,然而他心裡想的是,你居然真的來了? 「這是我對你的特別優待。」焰說。 杰冷冷說:「那還真是感激不盡!」 「聽說…你要跟我決鬥?」 「對,但是不用槍,用槍我贏不了你。」 焰撩著自己的垂落額前的頭髮,笑了起來。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可笑,不過…」杰謹慎地觀察著焰始終泛著笑意的表情。 「我答應。」 「嗯?」 焰的眼睛亮如閃電:「我不是只用槍殺人的。」 杰看著焰。 「你會知道…我,就是兇器。」焰一字字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