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知的終結 8

8. 杰睜開雙眼,首先看到的是火光映照在木造房屋的天花板忽明忽暗的陰影。然後,他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不自禁地猛然坐直起來,一轉頭,接觸到的是焰在幽暗中顯得特別清亮的眼睛。 杰第一個念頭想到的是,那些人…全都被焰殺了吧?不由得心頭火起,正要開口,卻見焰掀開身上的毯子,起身走到裡面的房間去了。 杰也沒有多想,立刻跟著追了過去,進了房間,看到焰在空蕩蕩的床上以手當枕躺了下來。 「你把那些人全殺了?」 焰瞥了杰一眼,沒有說話,彷彿認為這根本是不必回答的問題。 杰的心底升起怒意,沉聲說:「難道除了殺人就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了嗎?那都是一條條人命!你不僅僅是殺了八個人,你也斷送了八個人生!就像當年你殺了麗絲,你不僅僅是殺了一個人,你也斷送了一個原本可以是幸福的人生!」 「那個女人…是你的愛人?」焰問。 杰的臉上閃過一絲沉痛:「你…毀了我們的未來!」 未來… 忽然,一陣極端的劇烈刺痛貫穿焰的腦部深處,就好像有一股巨大的電流硬生生猛灌進去,重擊他的神經。他猛然坐起身來,彎曲著脊背,緊緊閉上眼睛。 明明是清醒著,為什麼眼前彷彿有一片血紅流過?那不是反覆出現在他模糊的夢境中,殘破又熟悉的影像? 似乎有無數看不清的畫面以飛快的速度閃過腦海,好像曾經有一個人也對他說過… 未來── 「你是怎樣了?」雖說原本是恨怒交加,但看到焰的樣子,杰也不禁有些訝異。 焰突然彈起身子,一下子就把杰推倒在床上,一腿壓住杰的右腿,另一腿膝蓋則抵著杰的胸口,一隻手緊緊扣住杰的脖子,另一隻手上已經握緊了槍抵在杰的額頭,快得就像是一種本能反射動作。 「你…」杰說不出話來,連呼吸都有點困難,他看到焰的表情陰晴不定,心下驚疑不定。他聽到焰的呼吸聲,又濁又重。 焰凝視著杰,一雙青藍色的眼睛如同在燃燒,灼灼發亮。 只需手上加一點勁,或者是扣下扳機… 這是怎麼回事?杰的心沉了下去,難道這個人瘋了? 正當杰全身都被冷汗沁透,焰卻又突然一反手收起了槍,然後把扣住杰頸部的手鬆開,整個人離開杰的身體,退後幾步,轉身走了出去。 焰一走出房間,就看到沉默站在門邊的凱特,她的表情隱隱有種深沉的憂傷。 焰瞥了凱特一眼,什麼都沒說,逕自走開了。 凱特看著焰走開,連忙進去房間,把杰扶起來,問:「你怎麼樣?」 杰撫著脖子坐起身來,說:「我沒事。」 「怎麼回事?」 「……」杰搖了搖頭,他實在也不知道焰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 杰看了看滿腹心事的凱特,輕聲說:「你去看看他吧!我覺得他有點不對。」 「嗯。」凱特看著杰說:「把脖子冷敷一下,會舒服一點。」 「我知道了,謝謝。」 凱特走出房間,靜靜回到壁爐前,見焰坐在扶手椅上,一隻手扶著額頭,閉著眼睛。 「…你不舒服?」 焰沒有回答。 凱特在焰的面前蹲下身來,仰視著焰閉著眼睛的面容。焰慢慢睜開雙眼,凝視凱特,那眼神彷彿隱隱有幾分溫柔,也許是火光映照的錯覺,但能有這樣的錯覺,也是一種難求的幸福。 凱特慢慢地把頭枕在焰的腿上,像是一隻尋求溫暖的小貓,焰伸出手,輕輕撫摸凱特的頭髮,凱特閉上雙眼,一滴淚水從眼角淌下,落在焰的腿上。 ※ 陰陰的早晨,灰濛濛的陽光驅散了如同紛亂夢境的雨夜。 跟昨天一樣,焰遠遠走在最前面,從來不曾回頭。 杰看著臉色似乎有些白的凱特,問:「你…還好吧?」 凱特回視杰,微微一笑:「我很好。…再過幾小時,應該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不過…要找到奈特,恐怕沒那麼容易…」 「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你確定…要冒如此的危險?這事跟你…原本並沒有多大關係。」杰問。 凱特移開視線,只是沉默,然後,彷彿是刻意做出輕快的聲音說: 「我們要快一點,已經看不見焰了。」 凱特加快步伐往前疾走,杰也立刻跟上,轉過一個彎,終於又遠遠看到前面的白色人影。 走了許久,他們看到焰蹲下身去,好像在檢視什麼。 凱特跑過去,問:「發現了什麼嗎?」 「腳印到這裡就中斷了。」 「這麼說…」 「他們應該在裡面,入口應該就在這裡。」 凱特環顧四周:「好像看不出什麼異狀。」 杰沉默著,焰卻突然看向杰:「你看呢?」 陽光下,那雙青藍色的眼睛怎麼如此明亮?他是一個殺人無算的凶狠殺手,他是一個冷血無情的劊子手,他是… 昨天晚上焰紛亂的眼神、濁重的呼吸突然浮現在杰的腦海,讓他的心思一時搖晃,那個人…並不只是一個殺人魔…不只是…嗎? 杰強自揮開心中混亂的思緒,邁步走過去,凝神觀察。而當杰觀察著地面時,焰的眼睛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杰,那神態彷彿有幾分深思。 杰伸出手,用手指輕輕掃開落葉泥土,然後又仔細看了看地上的痕跡,一指山徑臨山谷的一側下面,說: 「入口會不會是在下面的側壁?」 他看到焰的嘴角牽出了一抹笑意,那笑意之中居然有一點讚許,杰的心情一瞬間有種很奇特微妙的變化。然而下一秒鐘,他在心底狠狠咒罵自己:笨蛋,你在高興些什麼? 凱特看向焰:「在下面?」 「應該是。」焰說著,手裡已經在玩弄著白色的繩索。不管是槍是刀是繩索還是超合金絲,出現在他手上的瞬間,從來都是叫人無法察覺。 杰看著焰手裡的繩子,雖然明知道這次焰是要利用為下去山谷側壁的工具,但還是會不由得想起上一次焰拿出這段繩索時的用途,胃部好像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 焰看看杰:「繩子不夠長,你來拉著。」 杰很訝異:「你要我拉著繩子,讓你下去?」 「嗯。」 「你不怕我故意鬆手讓你摔下去?」 焰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說:「過來。」說著,把繩子的一端遞到杰面前。 杰狠狠瞪了焰一眼,用力把繩子拉過來,繞在手臂上。 看似細細的繩索,卻出乎意料地堅韌。 凱特擔心地問:「這樣行嗎?支撐得住嗎?」 「應該可以。」杰板著臉回答。 「蹲下來。」焰說。 於是杰單膝跪地,拉著繩索。焰一手拉著繩索,一手抓握著山壁可著力的地方,靈巧地下去山谷側壁,沒有多久,焰就像一隻貓一樣爬了上來。 「怎麼樣?」 「是有入口,可是我們進不去。」 「那怎麼辦?」 「等。」焰說,就好像這是世界上最自然不過的事一般。焰逕自走到一旁,倚著一塊大石坐了下來,閉起眼睛假寐。 杰看著焰,突然覺得這根本不是一個人,而像是一頭等候獵殺獵物的猛獸。 從中午等到黃昏,焰幾乎沒有動過,簡直就成了山景的一部份。 這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人,杰再次確認這一點。 凱特拿著水壺走到焰身邊,蹲下身去,剛開口輕喚了一聲:「焰…」 焰突然睜開雙眼,用手指按住凱特的嘴唇,神情機警得如同一隻獵豹。 他聽到了他們無法聽到的動靜,凱特跟杰同時了悟了這一點。 焰的手上又出現了繩索,他敏捷地把杰拉過來,把繩索的一端塞到杰手上,杰才剛拉好繩子,焰已經下去側壁,然後,就聽到人類悶悶慘呼的聲音,有人摔落山谷,不用想也知道那一定是焰不幸的對手。 「下來。」那是焰的聲音。 杰鬱悶地說:「凱特,你先下去。」 凱特拉著繩索下去,側壁果然有一個暗門敞開的入口,因為入口已經打開,爬下去就簡單得多。焰伸手把凱特拉過去。 「杰怎麼辦?」 「現在不用繩索也爬得下來。」 「杰!」凱特低聲叫道。 杰鬆手放掉繩索,焰則把繩索收回,杰小心地沿著側壁爬下去,焰看了看凱特擔心的表情,把身體探出一半,伸出手,杰悶悶地瞥了焰一眼,終於還是握住焰的手,借力穩住身體。 這隻手…沾滿多少血腥的手…殺了他所愛之人的手,此刻卻是如此穩定有力可靠的支持,多麼諷刺。杰跳入洞口時,臉頰輕觸到焰的髮絲,儘管只在一瞬之間彼此就拉開了距離,但杰卻不由心神一晃,突然想到微不足道的事情,他想到,焰似乎很討厭別人碰觸。他又想到,殺手通常不喜歡別人靠近。而他看不到焰的表情,因為焰已經轉過身,往裡面走去。 這是一條有點像採礦坑道的隧道,每隔一段距離裝設著並不怎麼明亮的照明燈。 剛走了一小段,焰突然又停下來,手上握著槍,連開了兩槍,那是兩架藏得非常隱秘的監視攝影機。 「裡面的人會知道有人入侵的。」杰板著臉說。 「是啊。」焰若無其事地回答。 其實他們也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被攝影機拍到影像,一種是破壞攝影機,不管哪一種都會讓裡面的人發現他們的存在。 才說完話,就聽到警鈴大作,杰心驚地感覺到,焰的殺氣驟然高漲起來。 不假思索地,杰憑著一股怒氣脫口而出:「你能不能盡量不要殺人?」 焰看了看杰,沒有發怒,反而一笑。 機械運轉的聲音、急促的腳步聲紛雜而至,焰突然一騰身,伸長了雙臂,手掌頂在隧道一邊的牆壁,雙足則頂在另一邊牆壁,不一會兒就這麼移動到頂處光線照不到的地方。 杰心想,你倒是動作快!那凱特跟我怎麼辦? 他們兩個並不具有與焰同等級的身手。 凱特什麼也沒說,只是掏出槍來,貼著岩壁,杰也拿出槍來,向前移動一段距離,身體緊貼另一邊岩壁。 杰發覺自己的心思很穩定很沉著,一點緊張慌亂的感覺也沒有,難道真的是因為有那個人的存在? 當腳步聲接近時,原本就不甚明亮的照明燈突然全都熄滅,暗門關上的隧道陷入一片黑暗。同時,另一種更加尖銳的警報聲大響,遠處有緊急照明燈亮起,但在幽長的黑暗隧道中,那只不過是斗室中的一根火柴。 杰明白,這一定是焰切斷了送電的纜線。 不安的吵雜聲四起。 「媽的!怎麼回事?」一個人怒吼著。 杰跟敵方一樣,還沒有適應黑暗的眼睛除了遠處那一點光亮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卻聽到夾雜在疑惑的詢問、惱怒的咒罵中,傳出人類悶哼的聲音。 他幾乎立刻就確定,焰動手殺人了。 說不清到底是憤怒還是安心多一些,這彼此難以融合的情緒此刻卻硬生生充斥他的內心,讓他感到胸腔好像要爆炸了。 然後,好像是有人踩到了倒下去的身體,發出訝異的叫聲。 悶哼聲又傳來,一聲、又一聲… 肉體重跌在地上的聲音接二連三。 敵方發出驚惶恐懼又憤怒的叫囂聲。 焰應該不是用槍,一槍斃命的人不會有時間發出聲音,況且也沒有聽到子彈的咻聲,即使裝了滅音器,槍擊也不會完全沒有聲音。 一聲悶哼代表倒下去一個敵人,不過,也不見得沒有聲音就是無人倒下,焰的殺人手法,不只一種是讓人來不及悲鳴。 杰突然覺得一身冷汗,焰打算…殺光這些人嗎?一面想著,身體自然反應地打昏了靠近過來的敵人。 「這裡有人!」 眼睛漸漸熟悉黑暗,可以看到人的輪廓,敵方還站立著的還有五個人。 杰看到凱特的馬尾飛揚,旋身踢倒了一個人。他自己也立刻陷入奮戰中,當他打倒兩個人之後,他發現敵方已經全部躺在地上,焰還是不見人影。 「往前走。」焰的聲音傳來,居然是在他後面。 杰回頭一看,看到焰的輪廓沉溺在黑暗中,那張俊美的臉上是什麼表情?是無動於衷的冷漠?還是殺人之後的快感? 「你…」 杰看到焰甩了甩手上的繩子。 焰瞥了他一眼,說:「我只用了四成力,如果這樣就死了,那也只能說實在是太遜。」說著,逕自跨過倒了滿地的人往前面走去。 杰一時愣住,回過神來才想通焰居然手下留了情,雖然沒有附保證,但被他下手的那些人大多應該是被勒昏了而已。 杰突然覺得,自己可能是在還沒睡醒的夢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