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知的終結 10

10. 「這是怎麼一回事?!」一個身穿實驗袍的高大灰髮男子對著卡普咆哮。這個年約五十歲的男子是查理‧切爾許,是一個有著聰明的研究頭腦,卻沒有相稱道德心的生化學家,也正是這次事件的主使者。 切爾許之所以失控叫囂是因為得知奈特少年已經死亡,而且先前被派去探察狀況的人也被殺害。 「除了那一男一女!居然還有人潛進來!你要負全責!」 相對於切爾許的激動,卡普可說是無動於衷。 「博士,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負責的是把人交給你,我也已經辦到了,之後也是你堅持要求,我才幫你雇人來守備的,頂多只能算是售後服務而已。」 「我不是答應事成之後,好處會分你一份了嗎?」 「我可沒有堅持一定要呀!」 「哼!如果不是你走漏風聲,別人怎麼會知道這裡?!」 這點確實是卡普的失誤,但是卡普並不打算對號入座,切爾許並不知道凱特是他的人,更不知道他們還沒抓到的,正是他手下最強的一個殺手─惡魔級的人物。 「反正你已經HC-860的製法,趕快離開就是了。」 「我已經做了一半呀!你這個混蛋!」 卡普卻嘿嘿笑著:「你不走也可以,照這個情形看來,我可不保證你的性命安全哦!」 切爾許發著抖,怒目瞪視著卡普,轉身憤然離開。 而現在的卡普對切爾許打算怎麼樣並不怎麼關心,他感到興趣的,是好奇為什麼焰在入口走道上,沒有對那些人下致命的重手。 ※ 切爾許離開卡普之後,才發現情況比他想得更嚴重。除了隨身的保鑣之外,他幾乎找不到一個活人。 此刻的他一心一意只想帶著他好不容易得到的HC-860製法資料離開這個鬼地方。 切爾許來到實驗室,讓兩個保鑣在門外暫候,自己進入,裡面正在進行實驗的四名助手看到他的臉色,似乎都嚇了一跳,他們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切爾許博士,發生了什麼事嗎?」 切爾許撒謊說:「身體有點不舒服。沒什麼事,你們繼續。」 切爾許走到電腦前,把目前的進度資料存到磁碟片,連同載有HC-860詳細製程方法的磁碟片一起悄悄放入口袋,裝做若無其事地準備離開實驗室。 切爾許把手指按在指紋識別器的感應區,滑門唰一聲滑開,人才走出去,迎面竟是一張漂亮冰冷到不真實的臉。嵌在這張臉上青藍色眼睛,如冰如電,像是錐子一般尖銳。 滑門在背後關上,就像關上了生存之門,留下的,只有通往地獄的道路而已。 「你…」切爾許臉色鐵青地瞥見倒臥在旁邊的兩具屍體,他沒有時間說完一句完整的話,一根堅韌的超合金絲已經繞住他的脖子,慢慢收緊,他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皮膚、肌肉被切開,血管被切斷,感覺自己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噴湧出來,然後,他的頭顱就離開了身體,滾落地面。 焰收起超合金絲,用短刀把切爾許的手指切下來打開實驗室的門,就這麼握著刀走進了實驗室。 ※ 卡普在監視器螢幕上看著焰進入實驗室,在極短的時間內切斷了四個助理的頸部大動脈,頓時整個實驗室遍地血跡,猶如屠宰場。 卡普哼哼笑著,低聲自語:「現在的你…沉迷於鮮血的腥香嗎?讓你心緒激盪的…又是什麼呢?」 卡普離開監視室,來到囚禁凱特的小房間裡,用刀子把綑綁住凱特的繩子割斷。 「卡普先生…」 「你去找焰,把他帶過來。」 凱特注視著卡普,眼裡有著訝異與驚疑。 「記得,要聽話哦!」卡普笑咪咪地說。 凱特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寒意,她沒有忘記,眼前的老人能夠以某種特別的方式掌握焰的生死,雖然她不認為卡普在這個階段會要焰的命,但除此之外,杰在他手上。 ※ 焰髮上臉上濺到的血漸漸乾涸,白色的衣服上暗紅處處,他繃緊全身快速走動的樣子,完全是猛獸的姿態。他所陌生的情緒觸發了他全部的殺戮本能,沒有任何時候的他比現在更稱得上是一個嗜血殘酷的殺人狂。 他不再隱藏自己的行跡,只是大剌剌、惡狠狠、血淋淋地毀滅他所找得到的每一個人。所到之處,血流成河。 寂靜的走道傳來腳步聲。 焰停下來,眼裡的光芒,凌厲到令人恐懼的地步。 腳步聲很規律,愈來愈接近,焰的眼神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終於出現在他視線中的,是凱特。 「焰…」凱特停住腳步,看著焰的樣子,彷彿受到很大打擊,然後,突然流下眼淚。 焰沒有說話,甚至也沒有把刀收起來,只是看著凱特。 凱特走過去,站在焰面前,距離近到只要焰一抬手就能夠殺了她。 凱特伸出手來,想要抹去焰臉上已經乾掉的血漬。 焰猛然抓住她的手,冷冷說:「我殺了他。」 凱特看著焰,問:「他?你是說?」 「我殺了奈特。」 凱特的臉一下子變得慘白,但卻只是微微垂下頭,說:「…我明白。」 「你明白?」 凱特突然抱住焰,哽咽著說:「…對不起……」 溫熱的淚水,從焰的領口流下去,觸到他胸膛的肌膚。 焰的身體微微一僵,隨即漸漸放鬆。 焰一動也不動,只是任由凱特抱著、依偎著,他臉上的戾氣慢慢消散不見。 凱特離開焰,用手抹去臉上的眼淚。 焰說:「只有你一個人?」 凱特沉默了一會兒,說:「是卡普先生要我來的,他說他在監視室等你。」 焰沒有說話,甚至也沒有什麼反應。 「你…要去嗎?」 「你說呢?」 凱特垂下頭:「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焰凝視著凱特,說:「你應該不捨得讓杰死吧?」 凱特不說話,只是把頭撇向一邊。 「如果你求我的話,我可以去見死老頭。」 「啊?」 眼中彷彿出現一絲戲謔笑意的焰,是凱特所熟悉的焰,看到這個表情,凱特整顆心不由得鬆了下來,人也跟著一軟,幾乎坐倒在地上。 「可是…可是…」 「死老頭並不想殺我,他還捨不得。」焰的笑意變得明顯,但卻暗藏一絲隱約的陰沉。 凱特的眼淚忍不住又湧了出來:「求…求求你…」 「要有條件。」 「條件?」 「如果我可以救他出來呢?你什麼都答應?」 「你…你要救他?」凱特訝異地張大眼睛。 「怎麼樣?」 「…請你救他…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焰彷彿笑了一笑,往後面的方向一指:「那裡有一個儲放食物飲水的房間,你到那裡等著。」 凱特看了看焰,欲言又止。 焰走開的時候,說了一句話:「那個『秘密』,我毀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