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知的終結 11

11. 凱特抱著膝蓋坐在角落,雖然沒有哭,但是她的神情卻是十分黯淡,彷彿有一種難言的悲傷深深折磨著她。 想著某些事,她用雙手掩住了眼睛,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當她放下手,睜開眼睛時,卻看到焰站在她面前。 「焰…」凱特站起身來。 「死老頭跑掉了。」焰平淡地說。 原來,當焰來到監視室,那裡根本沒有人,螢幕上顯示著的,是停格的卡普的臉。卡普錄了一段影片留給他。 焰按下播放鍵,面無表情地看著聽著。 影片中的卡普,帶著一種惹人厭的笑意,慢慢開口說:「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你心裡很清楚,就算你壞了我這麼大的好處,我也捨不得殺你。可是…我不想要你的命,你卻未必不想要我的命,是不是?現在的你…恐怕連『他』的事…都沒那麼想知道了吧?這樣吧!那個小夥子我就先帶走了,回去見吧!不過…說不定你根本不想離開這裡呢!呵呵呵…」 焰並沒有對凱特轉述卡普的話,只是簡單地說:「他把杰帶走了。」 「那…」 「我們離開,這裡已經沒有人了。」 其實正確的說法是,除了他們兩人,這裡已經沒有活人了。 凱特拉住焰的一隻手,她的手冰涼,表情彷彿有種深沉的哀傷。 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搖撼,不知何處傳來不祥的巨響,凱特駭然開口:「這是…」 焰沒有說話,但他明白這是卡普幹的,卡普一定是在入口裝設了定時炸藥把通道炸毀。 「哼。」焰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入口是不是被破壞了?」凱特說。 「你等著。」 焰轉身離開,去了沒多久就回來了,如他所料,整個入口通道都被炸得塌陷,已經無法從那裡出去了。 「出不去了嗎?」凱特問。 「通道塌了。」 聽到這個壞消息,凱特看起來卻很鎮定,甚至比先前還平靜。 「你要不要喝點水?這裡還有很多罐頭什麼的。」凱特走過去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焰。 焰接過水,以一種深思的態度看著凱特,說:「你好像不想出去?」 「也不是不想出去,但如果真的出不去也沒辦法。至少…還有你在我身旁。」 焰揚了揚嘴角,扭開瓶蓋喝了半瓶水。 凱特從口袋拿出面紙,用礦泉水沾濕了,來到焰面前。焰看著她,沒有說話。 凱特用沾了水的面紙輕輕地、反覆地擦去焰臉上濺到的血漬。 焰突然抓住凱特的手腕,把她推到牆邊,另一隻手扣住她的咽喉,卻沒有用力,他眼裡有不同於殺意的火燄燃燒,其實那並不炙烈駭人,反而讓那對有時顯得太過冰冷的青藍色眼睛,有了屬於人的感覺。 瓶子掉落,水流了一地。 焰的臉湊近,垂落的紅色髮絲磨挱著凱特的臉頰,微微開啟的嘴唇始終逗留游移在對方輪廓的一層薄薄的空氣之外,沒有真正碰觸到對方。 凱特在顫抖,雖然輕微,卻無法停止。 那隻輕易就能夠奪取她生命的手,慢慢放開了她的頸項,移到她的臉頰,輕輕劃過。 「你…隱瞞了什麼?」 凱特閉上雙眼,不說話。 焰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融合了愈來愈清晰的慾望氣息,交織出一種原始的、危險的致命誘惑。 當嘴唇感應到輕微得幾乎不可察覺的接觸時,凱特整個人猛然一僵,抖著聲音脫口說:「不…不行…」 她望進焰的雙眼,看到了搖曳著的壓抑,甚至是忍耐。 被壓抑了的、被忍耐著的…是火。 是燃燒著身體與心靈、不得宣洩而折磨人的地獄之火。 那樣的視線,讓人窒息,讓人無所遁逃,讓人潰敗。 凱特的眼神裡,某種堅持崩潰了,她閉上雙眼,全身的力氣都洩流,彷彿述說著,她放棄一切。 然而,焰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焰平淡地說:「你以為…我們會死在這裡?」 「我…」 焰突然退開,兩人身體的溫度與氣息,彼此分離,不再感覺得到。 凱特沉默著,垂下了頭,身體軟軟坐倒,她閉上眼睛,眼淚滾滾滑落。 ※ 凱特從通風系統的管路鑽出來時,外面正下著大雨。她抓住焰放下來的繩子往上爬。快到頂處時,焰伸出手把她拉上去,看著紅髮溼透的焰,凱特一瞬間彷彿有些失神,也許她是想起最初見到焰的情景,那時,他也是披著濕淋淋的頭髮。 但是不一樣了,有些東西,一旦改變,就再也回不去從前的樣子。 天色灰暗,雨勢沒有收斂的趨向,在這樣的大雨中,走在崎嶇的山路上,絕非輕鬆有趣的事。 凱特小心注意著自己的腳步,前面焰的身影愈來愈遠。 而即使是隔著一段距離,那個背影所營造的氛圍也跟之前不同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愈來愈暗,溫度愈來愈低,凱特開始發抖,但是她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只是默默地跟著焰的腳步往前走。 終於,已經能夠遠遠看見那間獵人小屋。 這一次,不需要殺戮。 凱特看著遠遠在前面的焰推開小屋的門走進去。當她終於到達小屋,進了門,屋裡的壁爐已經燃起爐火,她看到焰已經脫掉濕透的上衣,赤裸著上身,就如同來的那天晚上一樣坐在壁爐前的扶手椅上。 但是,不一樣的。 不管是他,還是她,都已經有所改變。或者說,一直在蘊釀的某種不可見的東西,終於開始掙破保護罩。 凱特把門關好,有點躊躇。然後,慢慢來到壁爐前。 焰看了她一眼,然後把視線移回爐火,說:「把濕衣服脫下來。」 凱特看了看焰,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 「我對你怎麼想,跟衣服沒有關係。」焰說著,仰起頭枕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 凱特默默地撿起地上的一條毯子,走進後面的房間,幾分鐘之後,身上裹著毯子回到壁爐前,坐了下來。 凱特拿起另一條毯子遞過去,說:「蓋著吧!會冷。」 焰睜開眼睛,伸手,卻不是為了接過毯子,他拉住的是凱特的手臂。 「過來。」 「焰…」 「還是…」焰突然從扶手椅彈起身子,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凱特按倒在地。 「你……」 「不要跟我說你一點也不知道我想做什麼!」 凱特撇過頭,低聲說:「我知道。」 焰捏住凱特的下巴,把她的臉扳轉回來,說:「哦?你知道?」 凱特臉色蒼白地說:「求求你…放開我。」 「不要說你接近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 「我…」 「真是奇怪,當你以為我們會死在那裡的時候,你好像也不怎麼想抗拒,現在沒事了,你就要我放開妳?說!理由!」 「我不能說。」 「那你就永遠不要說!」焰發亮的眼睛如同兇性大發的猛獸,讓人害怕。 凱特的眼中沁出淚水:「…你…殺了我吧!」 「你以為我不會?」焰用一隻手掐住凱特的脖子,雙眼放出不祥的光采。 焰的手開始用力,凱特覺得呼吸困難起來。焰就這麼漸漸加重手勁,彷彿真想殺了她。 突然,焰猛地放開凱特,就在她耳旁往地上重重打了一拳。 好重好重的一擊,彷彿想把這個世界敲碎。 凱特嚇了一跳,她看到焰的神情,那是一種極為可怕的表情。 凱特坐起身抱住焰指節流血的手,淚流滿面。 焰卻如同石化了一般,不動也不說話。 凱特蒼白著臉,低聲說:「你別這樣…別這樣…我…我…什麼都願意…即使是…」 焰沒有說話,良久良久。然後,他舉起手,用手指輕輕觸摸凱特喉部的瘀痕,把凱特身上散開的毯子拉好,接著,站起身倒回扶手椅,用一隻手撐著頭,閉上了眼睛。 最讓人疲累的,是得不到紓解的渴望。 ※ 「卡普先生,焰到了。」職業化的女聲透過通訊系統報告這個消息。 「讓他進來。」卡普醜陋的臉上,露出難以形容的微笑。 帶著比字面意義上更加冷冽的氣息,焰面無表情地走了進來,站定了,不動,也不說話。 「辛苦了,你的能耐真是愈來愈令人驚嘆了啊!所到之處,不留活口。」卡普笑笑地說:「找我有事?」 焰無動於衷地問:「人呢?」 卡普咋舌:「嘖嘖,這不像你哦!焰,沒想到你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種地步。」 焰的眼光彷彿能殺人:「什麼意思?」 「難道你不是為了凱特才問起那個年輕人的嗎?」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為了我自己?」 「哦?據我所知,那個叫做杰的年輕人,好像是要找你報仇的復仇者哩!」 焰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就是這樣才有趣。」 卡普點點頭:「你這麼想我也可以理解。杰的事不急,反正我等一下就會把他還給你。現在我們談點別的事吧!」 焰沉默。 卡普看著焰,彷彿別有意味地說:「你跟凱特…相處得還愉快吧?」 看到焰眼底幾乎不可察覺的微妙變化,卡普滿意地微笑了。 「你對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呢?」卡普醜陋的面孔帶著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笑意。 卡普興味盎然地繼續說:「我來猜猜…你想要她吧?同時…你又想殺了她,是不是?你應該是一匹野獸,靠本能而活,而野獸的原始本能就是性與殺戮。不過據我的觀察,你對她…不論是哪一種慾望,都沒有得到滿足吧?不不不,我應該說,你不讓自己滿足。瞧瞧你那對美麗的眼睛,滿是欲求不滿的烈火呀!這種煎熬…可真是甜美得折磨人,對嗎?呵呵…雖然我很訝異你幹嘛這樣壓抑自己,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更有趣,我倒是很期待能看到你哪一天崩潰的樣子呢!」 焰的臉上還是沒有表情,但他冰冷的聲音下潛藏了如同岩漿翻騰般的情緒: 「關於她,你隱瞞了什麼?」 卡普眼裡閃著古怪的笑意:「這又有什麼要緊呢?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又何必考慮那麼多呢?」 「少跟我廢話!我問你她究竟是什麼人?」 卡普說:「如果說,她的事、還有『他』的事,我只告訴你其中一樣,你選哪一個?焰?還是你已經對那個人的事不感興趣了呢?」 「哼!」焰發出一聲冷笑:「我看…你都不必說了!我比較想要的是…你死!」 然而就在焰移動身體的那一瞬,突然一種令人窒息的劇痛從心口竄出,逼得他重重跪倒在地。卡普的手上正握著一個小小的控制器。 「要聽話一點哦,我真怕不小心太用力把你弄死了呢!」 焰捂著左胸,極度的痛楚使他幾乎無法呼吸,他惡狠狠的眼神像是要噴出火來。 「…死老頭!」 「我說過隨時可以殺了你,可不是隨便唬你的呀!不過…你痛苦的樣子還真是賞心悅目。」 卡普稍稍動了一下手,第二次劇痛就像大錘一般猛然敲擊焰的心臟,幾乎令他心跳停止。焰痛得整個人踡縮在一起,臉色發白,冷汗直流。但即使是痛苦到極點,他還是用牙齒緊緊咬著嘴唇不肯發出一點呻吟。 卡普慢慢走到焰面前。 焰怒目瞪視著卡普,可惜他全身抽不出一點力氣,否則只要一秒鐘就可以殺了這個可恨的老頭。 卡普蹲下身,伸手撩起焰額前一撮紅髮,彷彿很愛惜似地輕輕用手指來回撫摩。 「別碰我!」焰咬著牙說。 卡普笑了笑,拎起焰的下巴:「你可知道,你這張漂亮的臉,最適合的就是現在這種眼神了。」 「這次的事,最讓我生氣的不是你,而是凱特啊!所以,我要懲罰的,自然也是她。算是我跟你玩的一個小遊戲好了,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當然你也可以聽過就算,那就是…」卡普繼續說: 「我已經下令把法蘭克叫回來,我要他把凱特的殘骸送到我面前。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明天晚上就會到。提供你另一種遊戲玩法…就是你自己動手,搶在法蘭克之前親手殺了凱特,把她的首級送過來,那麼,我就告訴你關於『他』全部的事。呵呵,當然在殺她之前,你可以先滿足你另一種欲望哦!」 卡普走回到桌子後面坐了下來,又說:「你要的那個年輕人,現在應該已經在會客室了。」 焰站起身來,依然面白如紙。他什麼話也沒說,甚至看也不看卡普一眼,轉身大步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