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荼羅印‧十二

十二 白玄在阿古耳閉關使用的塔樓,也就是他住所旁邊那座塔樣的建物裡,一會兒站直了,一會兒又走兩步,顯然很是緊張。好不容易,他聽到塔外有動靜,然後聽到敲門聲。 「是我,希蘭狄迦。」 白玄連忙開門。 「白公子。」 「希…希蘭總管,快請進來。」 「少主他…」 「…他在裡面。」 「嗯,不過…我擔心珈羅小姐的安危,羅什父子說不定會想挾持她也未或可知。」 白玄道:「這樣吧!你留在這裡,我去幫忙珈羅姑娘。」 「那就拜託白公子,她現在應該是往正殿去了。」 「那我走了,冉…愛染就交給你了。」白玄說完,匆匆離開。 狄迦送走白玄之後,進入內室,見冉吟風靠牆坐在地上,呼吸微喘,臉色青白。 「少主。」 「是你…狄迦。」 「少主的傷勢似乎很嚴重?」 「嗯…」 「這樣吧!我去丹房取些藥來,順便看看是不是能讓萬生丹提早出爐。」 「好,你去吧!這裡應該很安全,羅什他們應該還不知道我沒死,就算知道了,也絕想不到我在這裡。」 「那我去去就來,少主自己小心。」狄迦說完,便離開了塔樓。 冉吟風手握軟劍,閉上眼睛,一動也不動,調整氣息。 約莫將近一刻之後,冉吟風聽到一些動靜,一個人輕輕的腳步聲一步步靠近,然後,出現在內室裡的,竟是蒙面人! 冉吟風似乎並不怎麼訝異,也沒問什麼,沒說什麼。 蒙面人抽出軟劍來,冉吟風掙扎著站起身來,搖搖欲倒。 蒙面人一言不發,振起軟劍,慢慢逼近,然後站定。 冉吟風忽道:「我早料到你一定會來。我房裡的地道,就是通往這裡的,我們已經找到入口了。」 蒙面人發出一聲冷笑,揮起軟劍── 忽然,寒刃穿透身體,眼睛張大,無法相信… 一把劍從蒙面人背後刺穿他的胸口,蒙面人駭然回頭,竟是…珈羅。 蒙面人倒下,眼睛睜得很大,似乎到死還是無法相信,自己?|敗在最後。 白玄衝進內室,道:「冉吟風,你沒事吧?」 「嗯,沒事。」 珈羅站在那裡,如同石化了一般,不動也不說話。 白玄蹲下,伸手揭開蒙面人的面罩,露出來的面孔是─ 羅什阿古耳。 白玄露出極為驚訝的表情,啊地低呼了一聲。 珈羅突然衝過來,推開白玄,用手往已死的阿古耳臉上用力一撕,人皮面具扯落,面具下真正的面容,是屬於一個叫做希蘭狄迦的男子。珈羅跪倒地上,掩面痛哭。 「來,喝茶。」冉吟風拿起茶海,在白玄面前的茶杯注入熱氣騰騰的茶湯。 「你不是說要跟我解釋這一切嗎?」 「急什麼?」 「你當然不急,你都明白啊!可是我不明白,所以我很好奇。」 「唔,你應該都明白的呀,發現我師父被迷昏的人,不就是你嗎?如果不是你,我師父一定會被認定是循地道潛入我房裡的刺客,跳到黃河都洗不清,因為眾人終會發現,地道是通往他閉關的塔樓,這也正是狄迦狡猾之處。」 「可是,狄迦怎麼有辦法在你師父閉關的地方挖地道呢?難道就不?|被發覺嗎?」 冉吟風笑了笑,壓低聲音道:「這是個秘密,你可不要說出去哦!其實…我師父從很久以前開始,就經常假借閉關的名義,偷偷離開聖教到中原去,他坦承說是因為他與一位少林大師結為好友的關係。」 「啊,原來如此,難怪他會使少林拳…」白玄恍然大悟,他好像開始可以了解,阿古耳無表情的面容下,埋藏了對於各種武學的熱愛,他?|找白玄切磋,也是出於想多了解一種拳法的熱切吧! 白玄想到自己當時掛念冉吟風的感受,似乎也就能夠理解阿古耳想跟所結交的摯友時常相聚切磋的心情。 「可是,礙於聖教的規定,如果只是偶爾離開幾天還好,經常往返中原,又與中原方面有密切聯繫,可能?|惹來很大麻煩,尤其,他兒子多蒙又是個極端保守派,可憐他老人家更是要保守秘密了。不過,不知道從哪一次開始,他的秘密被狄迦知道了,於是狄迦就利用這一點。 我在中原遇襲那兩次,狄迦都是抓準我師父 人不在聖殿的時候,雖然聖殿其他人的認知是我師父人在閉關,可是到時真追究起來,我師父也難逃嫌疑。」 「可是,即使如此,你怎麼知道是狄迦呢?」 冉吟風的臉色一沉,道:「他最可惡之處,就是他利用我姊姊。他跟我姊姊私下定情,無人知曉。那天,他寫了兩張一模一樣的字條,把其中一張送去給我姊姊,約我姊姊晚上到蘇如泉,又故意把另一張撕去一半讓多蒙取得。 多蒙一直愛慕我姊姊,狄迦料準以多蒙的脾氣,若知道我姊姊跟人幽?|,一定怒不可遏,很有 可能還?|抓狂傷害我姊姊。 我想他打算說成是多蒙故意引開我姊姊,好讓阿古耳無後顧之憂來刺殺我,那羅什父子的污名,在聖教人眼中就更加洗不清了。一方面,這樣也能確保多蒙不?|發現阿古耳被迷昏在房裡而壞事。 可是…他千算萬算,卻算錯了兩點。」 「哦?哪兩點」 「其一就是狄迦沒料到你會跑去我師父那裡,還看到他從屋頂上跳下來。我想他可能是在我師父的飲水什麼的下了藥,等確定我師父昏迷了才離開去進行刺殺我的計畫。 我師父因為自己的秘密,所以向來與人隔絕,若不是你,至少到第二天早上以前,沒人會知道我師父他人究竟在不在他自己屋裡,一旦他被當成兇手, 他說什麼也沒用。」 「嗯,那其二呢?」 「其二就是,他錯估了多蒙。」 「嗯?」 突然,聽到歡兒的聲音急道:「大人!大人!您不能就這樣闖進去啊!」話聲未止,一臉憤怒的多蒙已經衝入內書房。 「是多蒙,要不要坐下來喝茶?」 多蒙又急又怒:「愛染!你知不知道!你姊姊要離開聖教了!」 「知道。」 「知道?你就讓她走?現在珈羅已經出了聖殿,你還不把她追回來?」多蒙急得要跳腳。 「我為什麼要去追?」 「什麼?」多蒙一聽,怒火就要爆發,卻聽冉吟風悠哉悠哉道: 「這不是你該做的事嗎?」 「啊?」多蒙張開了嘴,愣住了,隨即回過神來,脹紅了臉,轉身跑掉了。 白玄看著多蒙慌忙離開的背影,道:「多蒙他…」 「多蒙脾氣是不好,而且很衝,可是他一看到我姊姊就沒輒了,事實上,他很怕我姊姊。所以雖然多蒙妒火中燒地跑去蘇如泉,後來的發展,跟狄迦預料的完全不同。 聽說,多蒙本來很生氣,可是一看到我姊姊的表情,以為我姊姊是在惱他白天在議事會上把我氣得吐血,所以什麼也忘了,只是一勁個兒道歉,甚至還主動坦承是得到半張字條偷偷跟來的,求我姊姊原諒。 可是我姊姊很清楚她已經把自己拿到的那張字條燒掉了,可見這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如果我死了,而我姊姊成為教主,與她成婚的人其實?|是狄迦而不是多蒙,可是這事只有她自己跟狄迦知道,所以一開始,我還毫無頭緒時,她就有些懷疑狄迦。 我被放到荼羅閣之後 醒來,悄悄去找我姊姊,她就把一切都坦白告訴了我,所以我就決定試他一試。」 「原來…這其中還有這等牽扯。」 冉吟風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 「所以那天你在正殿上吐血,也是假的?」 「我知道只要我一提中原什麼的,多蒙一定會發飆,因為…他看你很不順眼哪!」 「我?」 「嗯,因為我姊姊對你總是親切溫柔,對他就不同了。」 「啊…」白玄心裡的感覺非常複雜。 「他一發難,我就順勢假意生氣,然後吐血,裝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就因為離萬生丹出爐的日子沒幾天,我料準兇手一定?|趁著那天晚上動手的。只是那時,我還無法肯定我所等著的是誰。多虧了你,洗刷了我師父的嫌疑。」 想到那個斯斯文文,舉止有禮,能幹冷靜,書生模樣的年輕男子,竟然是刺殺冉吟風、殺害彤雲他們的兇手,白玄心裡有一種很難形容的沉重。 「你什麼時候繼位?」 「經過這些事,長老們決定要我提前繼位,所以就是三天後,其實也不過就是個儀式而已。」 「嗯。」白玄心想,就等冉吟風正式繼任教主之位後,再來促他調查古家滅門血案的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