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

1. 她匆匆忙忙檢查了自己的背包,確定鑰匙有帶。 她可不想重演下班之後進不了自己家門的慘劇,雖說她已經有防範措施… 所謂防範措施,也就是她多打了一副鑰匙偷偷藏在公司。 不過還是麻煩,如果到了家門口才發覺忘記帶鑰匙,就得返回公司拿備份鑰匙,往返至少要一個半小時。 一個人過就是這樣,真的發生了什麼狀況,也找不到人救援。 她關上門,穿上外出鞋,按了電梯按鈕。 她沒有反鎖門的習慣,因為覺得門一帶上就已經鎖了上下兩道鎖,不需要再掏出鑰匙繼續反鎖,這麼麻煩,反正家裡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可偷。 已經很老舊的電視機、床頭音響 (還有點小故障)、冰箱 (沒人會偷這種東西吧…)、冷氣機 (要拆冷氣機不是那麼簡單的)、DVD放影機也是很舊型的機種,電腦也是只能當廢鐵賣的那種等級。 然後她也沒什麼值錢金飾之類的可以偷。她偏愛銀飾,而銀飾買起來有時也不便宜,但二手銀飾完全不值銀子。 而且,據說如果真的被偷兒盯上,鎖十道鎖也沒用,只是更加增添「此地無銀三百兩」這種味道而已。 電梯來了,她趕快進去,按了一樓的按鍵,電梯門關上,她呼了一口氣。 週末之後的藍色星期一,又是忙碌一天開始。 ※ 「早。」她穿過已經坐了人、以及還沒坐人的位置,跟比她早到的同事打招呼,然後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把剛剛買的早餐放在桌上。 燒餅夾蔥花蛋,外加一杯豆漿混米漿,營養豐富,而且美味。 她特別喜歡那家豆漿店的燒餅夾蛋,燒餅上的白芝麻鋪得滿滿的,蔥花蛋的蔥花也放得非常大方,當然,之前颱風期間青蔥價格暴漲那陣子除外。 她脫下外套,掛在椅背,然後坐下來,打開電腦,等待開機的時間,她開始咬燒餅夾蛋。 她身材中等,個子不高,吃得卻不少。 她常常懷疑好些男同事吃得居然比她少很多,到底要怎麼活。 在吃東西這方面,似乎女生通常比男生捨得。 她喝了一口混漿,看到電腦螢幕上有待閱讀訊息,是Amy發的。 她握著有點不太靈光的滑鼠點開訊息,訊息上說,今天有新同事報到。 他們是小公司,人數不多,所以並沒有這樣那樣的部門這種區分,好些人的職務都涵蓋很廣。 例如Amy同時是老闆的秘書兼整間公司的總管,是個很能幹的女孩子,年紀輕輕,模樣不賴,今天應該會跟交往多年的男朋友訂婚。 而今天要來報到的新同事,則是接替前不久離職的Tom。Tom負責電腦與總務,說穿了,就是打雜的工作。 維護大家的電腦、印表機啦、補充文具、去郵局寄件、跑跑腿啦…諸如此類。 新來的應該也是剛從學校畢業甚至還在念書的大孩子吧! 好像跟她關係不大,所以她也沒有多想。 「早。」跟她打招呼的是Jim,公司裡的黃金單身漢之一,脾氣好,長得也不錯,加上薪水也不錯,是單身女性的理想對象人選。 她跟Jim算是還滿聊得來,可是雖然男未婚、女未嫁,卻好像不來電。 剛開始其他同事也說過他們倆的八卦,不過日子久了,看看好像也變不出什麼花樣,漸漸大家也失去了興趣。 她聽到隔壁的小冰正在說起另一個消息: 「…聽說是老闆的表弟。」 另一個女同事小圓說:「那應該也不年輕了吧?」 「誰知道,這幾天就會進來吧!」 「負責業務推廣嗎?看來老闆真的有意思要擴大營運了。」 「拜託,現有的人手都不夠了,也不多找幾個人!哪裡忙得過來啊!」 關於這一句,她深有同感。 看來除了今天報到的新同事,未來幾天之內還會有新同事加入。 她打開昨天處理到一半的檔案,開始工作。 ※ 她大概有滿嚴重的週一症候群,星期一上班總是很難集中注意力,花了很多時間處理手上的擬到一半的合約,效率卻很差。 好討厭,真想休個長假… 她的手離開鍵盤,,拉開最下面的大抽屜,拿出上個禮拜在百貨公司超市買的進口阿薩姆紅茶,有點小貴,不過真的很好喝。 她打開設計俐落的紙盒,從剪開一角的鋁箔袋中拉出一個製作精緻的茶包,然後把紙盒關好,放回抽屜。 她把瓷杯裡的水喝掉,然後把茶包放進去,將茶包的繫繩繞在杯耳上。 這杯子是她幾年前在精品店買的,看到那花色就很喜歡,彷彿手繪的音符,溫暖的顏色。 杯子內壁都是茶漬。 雖然現在有那種能夠把茶漬輕易洗掉的細密海綿,可是她從沒想過要洗掉那些象徵她泡過N杯茶的痕跡,那彷彿也是一種成就感,不過別人不一定能夠體會就是了。 就有女同事曾經對她的茶杯露出嫌惡的表情。 她站起來,離開座位,走去茶水間,把杯子放在飲水機的出水口下,按下熱水按把。 茶包在逐漸升高的熱水中散放出絲絲縷縷暗紅的美麗色澤,她覺得心情稍微比較好了。 捧著熱騰騰的紅茶回到座位,不管怎樣,先來好好喝杯早茶再說。 她剛把茶包從茶湯中提起來,看起來笑容滿面的Amy帶著一個人走過來。 她慌忙鬆手,茶包又跌回茶湯中。 「早,Dianne,我來給你介紹,這是今天新到職的同事,高建習,接Tom的位置。建設的建,學習的習,唔,他還沒有英文名字。這位是Dianne,楊欣宜。」 「你好。」態度正經斯文、樣子看起來還長得不錯的大男孩有點拘謹地說。 果然是好年輕,大概還在唸書吧! 「你好,歡迎。」她有禮地微笑,心裡卻惦記著浸泡在熱水中過久的阿薩姆茶包。 好不容易Amy帶新同事走過去,茶水的顏色已經變得太深,小小的沮喪湧上心頭,她懊惱地拿起茶包,上下抖了兩抖,丟進垃圾桶,然後捧起杯子喝了一口,雖然並不太苦,可是口感已經不對了,唉。 ※ 午休時間到了,幾個女同事嘻嘻哈哈地邊聊邊出去吃飯了。 她慢吞吞地關掉正在工作的檔案。 她剛來的時候,也曾經跟其他女生一起去吃飯,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不是很聊得來,雖然也沒有什麼交惡之類的事情,就是覺得勉強一起吃飯好累,後來她就找些「要去銀行辦事」等等藉口推掉邀約,久了,別人也就習慣不找她。 有陣子她常跟Jim去吃飯,後來閒言閒語八卦滿天飛,雖然她神經很大條,最後終於還是傳到她耳裡了,那時還真覺得很煩心。不過,後來沒跟Jim一起去吃飯的真正原因倒不是因為怕被人說話,她總覺得空穴來風的事,不管它久了自然就沒了。 不一起去吃飯的原因是Jim習慣只去兩家吃午餐,一家自助餐、一家麵店,雖然如果她提議的話,Jim還是會禮貌地配合,不過,吃這檔子事,不是各自都有興趣的話,其實做夥一起沒什麼意思。 所以後來她漸漸都一個人去吃午餐,她喜歡換口味,有新開的店家都會去嘗試看看,不過當然也因此有一些慘痛的經驗就是了。 總而言之,今天跟平日一樣,她一個人去吃午餐。 她從背包掏出錢包,然後離開辦公室。 ※ 公司附近新開了一家潛艇堡專賣店。 說是附近,也要走上一段。如果不是她中午常常東逛西走的,可能也不會發現。 她推開玻璃門進去。 據她所知,公司裡的男生,不管是老的還是年輕的,都不喜歡吃這種洋食,他們覺得這玩意兒又貴又吃不飽。 不過她倒是滿喜歡的,她要了一份火雞肉堡,選了看起來最有咬勁的麵包,要店員多放些洋蔥,什麼芥末、美乃滋…所有的醬料都要。 貴真的是滿貴的,比吃自助餐貴多了。 她沒有點飲料,倒不是為了省錢,雖然她確實也不是很有錢,而是,她對外面的紅茶有點鄙夷,咖啡她不是很愛卻很挑,可樂等汽水她又沒興趣。 她拿了捲好的火雞肉堡,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來慢慢吃。 今天天氣不錯,最近少見的足量陽光大大方方地灑下來,讓視線所及的每樣東西都明亮了起來。 她覺得自己是向陽性生物,太久沒見到不折不扣的陽光心情就會沒理由地鬱悶起來。而如果是藍天白雲的晴朗日子,她心情就會好起來。 心情好就會想到處走走,她吃完手上的潛艇堡,決定稍微繞路從另一邊的小公園回公司。 午間的小公園少了做運動的阿公阿嬤,多了閒坐、假寐、吃喝、抽菸、發呆的上班族。 她沒有停留,只是放慢腳步,悠哉悠哉地從前後長度不到兩百公尺的公園穿過去。公園中央有個木造的涼亭,中午總是有人躺在長條型的凳子上睡覺。她打旁邊繞過,沒有穿越涼亭。 回到公司樓下時,午休時間正好還剩幾分鐘。 她剛在電梯門前站定,按了按鈕,聽到有人說:「嗨。」 她稍稍轉頭,看到是早上剛來報到的那位「弟弟」。 「Amy他們沒找你一起去吃飯嗎?」她問。 「有,不過吃完他們已經先回公司了,我去銀行開戶。」 「哦。」 一點也不熟,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她跟比她年輕好幾歲又高上許多的新同事並排站著,仰頭望向跳動的樓層顯示,陷入一陣沉默。 好不容易電梯終於來了,她突然覺得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她率先走進電梯,按下七樓。這個大男生叫做什麼來著…好像是什麼…什麼習來著… 好像看穿她的心思,原本安靜地把兩隻手交握在前面站在角落的新同事突然開口說: 「你可以叫我阿習,我朋友都這麼叫我。」 她還沒決定要說什麼,叮地一聲,七樓到了。 電梯門打開,阿習伸手按住電梯門,比了個「請」的手勢。 「謝謝。」她對阿習微微笑了笑,走出電梯,心想至少似乎是個滿有禮貌的好孩子。 ※ 公司走了個Tom,來了個阿習,對她實在沒什麼差別,既不能讓她的電腦速度變快一點,也不能讓John少派給她一點難度特高的案子。 下午三點,她正精神不振地對著電腦發呆,考慮著是不是去泡杯茶還是咖啡來喝喝,電話鈴響了。 「您好。」 電話裡,對方沉默了一秒鐘,然後說:「Dianne,麻煩你過來一下。」 是John。 她的心情開始惡劣起來,John找她過去,通常不會是什麼好事。 「我馬上去。」 掛了電話,嘆了一口氣,她認命地去找John報到。 來到John辦公室門口,她伸手在敞開的門板上輕輕敲了一下,告訴正低著頭看東西的上司她人來了。 John 抬頭看她,然後說:「你看看這個。」 桌上是一張列印出來的圖表。 「你看看你上個月的點數,為什麼沒有達到目標?」 她沉默著,心裡卻想,那還不是因為你一連丟了兩件超難的案子給我?難度高,點數卻沒有比較高,績效差也是理所當然的。 想歸想,她並沒有說出口,她很清楚上司的為人,只要稍有反駁或是想加以解釋,那個人就會馬上變臉,說出非常尖酸刻薄的話,然後心裡還暗記一筆,對實質上的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對不起。」她想著,是不是真該開始找新工作了。 「這個月注意一點。」 「是。」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回到位置,心情真是超惡劣,她決定泡紅茶來喝。 正拉開抽屜考慮要選擇泡哪一種茶,突然聽到一個聲音說:「你要不要訂咖啡?」 她抬頭一看,是阿習,手裡拿著紙筆。 「他們說要訂壹咖啡,你要不要?」 「…好吧,招牌熱咖啡。」 「35元。」 她有點手忙腳亂地翻出胡亂丟進背包裡的錢包,找出剛剛好的零錢交給阿習。 剛把錢放在阿習手上,聽到小冰突然大起來的聲音說: 「老闆的表弟明天就會來了!」 隔壁的半隔間那裡好像很熱鬧,幾個女生七嘴八舌地熱烈討論最新消息。 「你從哪聽來的?」 「Amy下午都在忙著整理那間空出來的辦公室啊!」 阿習把她要的咖啡登記好,說了聲:「謝謝。」然後走開。 後來她去洗手間的時候,看到阿習把一部電腦抱進那間傳說中將是「老闆的表弟」的辦公室。 等她出來的時候,阿習已經坐在那間空辦公室的大桌子前弄電腦,顯然正在灌軟體什麼的。 大概是真的吧! 明天這間閒置已久的辦公室就將要有人進駐了,不過…跟她好像還是沒什麼關係。 大約四點多,阿習把她的熱咖啡送到桌上。 「啊,不好意思麻煩你,你不是在忙嗎?我自己去拿就可以了啦!」 「你說灌電腦哦?反正要等,坐在那裡也沒什麼意思。」 「謝謝。」 「哪裡。」阿習提著袋子,繼續把其他人的咖啡送到座位上。 她撕開杯蓋的飲用口,小心啜飲一口,還不賴。 她想著,阿習不太像都市長大的孩子,似乎有種純樸可愛的勤快,跟時下許多草莓族不一樣。然後又想到,她這種想法,是否就是即將步入三十歲的「老女人」的心態?用一種不以為然的態度衡量著「現在的年輕人」。 她繼續喝咖啡,有點擔心這時間喝咖啡會不會太晚了,要是晚上睡不著就糟了。 唉,連喝個咖啡也得考慮這麼多,人生在世,想要隨心所欲地過生活還真是不容易。 說來說去,還是她早已過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青春歲月。 一杯咖啡在胡思亂想的感嘆中不知不覺喝完,她把空杯子放一旁,想著等一下要去沖一沖拿去回收。 她呼了一口氣,強迫自己把注意力轉回工作。 ※ 那天晚上她果然睡不著,已經超過一點了,她還是沒有要睡著前的那種感覺。 有點後悔下午不該跟人家一起訂什麼咖啡的。 沒那本事就不要學人家喝什麼咖啡。 有些掙扎是不是起來喝杯小酒,不過又聽說喝酒助眠其實不是好辦法。 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腦子有種過度運轉的耗弱感。 雖然也不覺得現在自由自在的生活有什麼不好,但偶爾還是會覺得寂寞,這也是難免的。 想這個也沒用,畢竟不是她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事,就好像她並沒有辦法決定J要不要移情別戀。 早就過了心痛悲傷的階段,平常也覺得一個人的日子未必就比兩人世界來得差,只是,感傷這玩意兒,有時會無預警地找上自己,就好像感冒一樣,除了等它過去,沒有別的好辦法。 現在最該煩惱的是,現在不趕快睡著,明天精神就會不好。精神不好,工作效率一定很差。工作效率不高,又會被討厭的主管盯,更討厭的是年終獎金會受到影響… 她翻了個身,扯了扯被子,只希望瞌睡蟲快快找上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