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2

2. 她夢到自己站在公用電話前,握著話筒,一遍又一遍地按著某個電話號碼,卻總是在按下最後一個號碼時出錯,不得不重新來過。 焦慮與著急還有挫折感讓人好疲累。 掛掉電話,重新按起,最後一碼,指尖又按到隔壁的數字按鍵。 夢裡的她急怒著用力掛下話筒,然後,她驚醒過來,慌忙抓起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看,天啊!居然已經八點五十五分了! 要死了,居然睡過頭! 她驚跳起來,火速梳洗簡單地梳洗一番、換衣服,然後就急急忙忙衝出家門。 也不能說是很不方便,不過她去公司必須先搭公車去捷運站,然後搭捷運到距離公司最近的一站,之後再利用接駁公車到公司,下車之後還要走一小段路。 也許是時間偏晚,路上的交通不像平常那麼雍塞,車子明顯較少。捷運、公車上的人也沒那麼多。不過,她終於到達公司樓下的電梯口時,已經超過九點四十分了。大遲到!希望John今天早上不在公司… 指示燈顯示停在七樓的電梯好慢,她忍不住多按了幾次電梯門旁邊的按鍵。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日本偵探劇古佃任三郎的某一集中,那個急性子的兇手也是這樣不停地按著電梯按鍵直到電梯門打開為止。 她衝進辦公室的玻璃門時,突然一聲巨響,居然撞到了固定不打開的那扇門,霎時,全辦公室的人都回頭看。 天啊,門沒被她撞得整個倒下來吧?她嚇得呆掉,過了幾秒鐘才回過神來,好險,門還健在。 她不自覺地拍拍胸口,等到注意同事們的目光,她只覺得臉上熱得跟火燒一樣。 她低著頭匆匆走到自己的位置,只見Amy跟一個陌生的男性正站在她座位前方。 Amy先是愣愣地看了她兩秒鐘,然後回神過來,連忙介紹說: 「這位是新到職的同事Frank,葉秉元,負責新成立的業務部。Frank,這位是Dianne。」 就算心裡暗笑或是有什麼其他想法,看起來年約三十左右、有著清爽體面外表的Frank不著痕跡、斯文有禮地伸出手,用相當動聽的聲音說: 「你好,請多指教。」 她傻傻地伸手握了握對方的手,吶吶地說:「…唔,你好。」 這種初次見面的方式,實在是太拙了吧… 她突然覺得有種混合著尷尬以及灰心的情緒蔓延在整個心裡。 當她看到走開的Frank回頭對她微笑時,只覺得沮喪而已。 Amy帶著Frank走開,繼續介紹給其他同事認識。 他一定覺得我很笨拙好笑吧…她這麼想著。 等她坐下來,思緒稍微沉澱,才想到,莫非Frank就是那位「老闆的表弟」? 如果是的話,倒是出乎意料的年輕,起碼比老闆小二十歲。 十點半左右,小習到每個人的座位詢問要不要訂便當。 來到她座位時,小習把今天中選的店家菜單放在她桌上,問: 「你要不要訂?」 「唔…還是不要好了。」 「嗯。」小習把菜單拿起來,走開時,又回過頭問:「你沒受傷吧?」 她一時腦筋沒轉過來,茫然地看著小習。 「你早上不是撞到門?」 雖然提起這件糗事,但她並不覺得小習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畢竟還有人關心一下總是好事不是壞事。 「噢,沒事,門沒被我撞壞就好。」 小習笑了笑,走開詢問別人去了。 ※ 她正埋頭工作時,有人敲了敲她的隔間板。 她抬頭一看,見是Amy和Frank。 「聽說你也沒訂便當,要不要一起去吃飯?算是歡迎Frank。」Amy說。 「呃…好。」她之所以答應,大概是因為一時之間想不到要用什麼藉口推辭不去。 同行的還有小冰、小圓、Rosa、Vivian、Roger。 在這些人之中,她的年齡算比較大的。 Amy選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廳,這家餐廳中午供應價格尚算合理的簡餐,經常客滿。不過他們公司午休開始的時間算是早的,所以要搶到位置不難。 侍者拿菜單過來。中午的菜單很簡單,就是護貝好的一張粉彩紙,畫了些花紋,上面羅列了八種制式簡餐,底下註明附湯、沙拉以及餐後飲料,還有加收百分之十服務費。 她要了香芋雞煲,她很喜歡芋頭這種食物。 侍者來幫他們點菜時,問到餐後飲料,只有她一個人要熱紅茶,其餘都是咖啡派。 「Dianne,你怎麼不點咖啡?這家咖啡很有名欸。」Amy說。 「我昨天就是喝了咖啡,晚上弄到好晚都睡不著,所以今早才睡過頭的。」 「哎喲。」 「Dianne你撞那一下還真大聲,嚇死人了!」小冰說。 「我那時還真怕門倒下來…還好沒有…」 幾個人又笑了起來,說著那扇門好可憐之類的話語。 Frank開口說:「你喝咖啡會睡不著?」 「啊?…有時啦!不一定。」 「每天喝就會免疫了。」 她考慮要說什麼時,侍者正好把大家的湯端來,話題自然也因此中斷。 以Amy為主,幾個女生七嘴八舌跟Frank問一些事,類似身家調查,還有以前的工作等等。 她置身事外,自顧自喝著湯,不過也不是完全沒聽進去。 Frank果然是老闆的表弟,今年三十歲,之前在一家電腦公司當業務經理。 突然想,這麼一來,這桌年紀最大的就不是剛滿二十八歲的她了。 「我們之前還以為你一定是個老摳摳的中年人,因為老闆已經快六十歲了嘛,想說他表弟也不會多年輕。」 「哦?你們是說頭頂見光、挺著啤酒肚的那款嗎?」 幾個女生笑成一團。 她沒有加入話題,並不是她不屑,而是這些方面有時她顯得很笨拙,老是不知道如何加入大家的聊天圈子。 還很年輕的Roger很積極地跟Frank問一些業務推廣的想法之類的,看樣子似乎很有意願申請跳到新成立的業務部。 「明天老闆就會進來了,到時他會正式把你介紹給大家吧!還有業務部成立的說明。」Amy說。 正捧著杯子喝熱紅茶的她,無意間抬起眼睛來,正好遇上Frank的視線,像是在問,你怎麼都不說話? 於是她又匆匆把臉埋進熱紅茶冉冉上升的水蒸氣中,掩蓋了自己略為不自在的表情。 ※ 隔天小習還是差不多在十點半左右來問她要不要訂便當。 「今天他們說要訂焗麵,有人強力推薦。」小習說。 「唔,不用了,謝謝。」她對那家焗麵興趣缺缺,雖然Amy他們都說好吃,可是她覺得太鹹了,而且味道並不是很合她的口味。 「嗯。」小習點了點頭,繼續去問其他人。 老闆有進公司,不過並沒聽說要召開臨時會議,看來也有可能是等到週五下午的固定會議才會說明新成立業務部的事。 她看到Frank離開自己的專用辦公間走進老闆的辦公室,然後門就關上,連百葉簾都關起來。 她埋頭工作,雖然思緒常常遊離,不過基本上她還是持續不停地工作著。 午休時間到,她沒有立刻離開位置,而是先把工作告一段落。等她拿起錢包準備出去時,她所在的這一區已經空蕩蕩的幾乎剩沒半個人。 這區都是女孩子,常訂便當的那幾個習慣去會議室吃,不訂便當的那些則時間一到就出去了。 她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然後推好椅子。 「嗨,Dianne。」 她回頭一看,是剛從老闆辦公室出來的Frank。 Frank說:「要去吃飯了?」 「嗯。」 「可以跟嗎?」 她有點愣住。 「我這人對吃的很隨和,你要去吃什麼我都可以奉陪。」Frank的微笑看起來很親切。 「哦…好啊。」 「走吧!」 搭電梯的時候,電梯裡只有他們兩人。 Frank問:「你來多久了?」 「快三年了吧!」 「也算有段時間了。」 「是啊。」 「你不太愛講話?」 她有點尷尬,說:「也不是,只是有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到一樓了,Frank伸手按住電梯門,比手勢請她先走。 「謝謝。」 「你打算去吃什麼?」 「如果我說要去吃潛艇堡,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說過我對吃的方面很隨和。」 「我認識的大部分男生好像都不喜歡吃這種東西。」 「還好吧,以前在國外常吃。」 「留學嗎?」 「不,是工作,派去美國大約半年。」 「原來如此。」然後她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Frank問:「你去過美國嗎?」 「沒有。」 「喜不喜歡旅行?」 「不一定,有些地方會很喜歡。」 「哦?例如說?」 「我去過英國,很棒的地方。」 「自助旅行?」 「你怎麼猜到的?」 「感覺,覺得你一定不喜歡跟團。」 「因為我看起來就很不合群吧!」 Frank笑:「沒有的事,你要是真的不合群,昨天中午就不會跟我們去吃飯了。說到這個,我還得謝謝你,請我客你也有一份。」 「哪裡,攤一攤也才一點點錢而已。」 Frank說:「是不是前面那家?」 「嗯。」 她稍稍加快腳步往前走去,剛要推門進去時,Frank說: 「等會兒告訴我一點英國的事怎麼樣?我很有興趣,也許安排下次去走走。」 她回頭看看Frank,說:「…好啊。」 她照舊點了火雞肉潛艇堡,Frank則點了燻雞潛艇堡,結帳時,Frank很快地對服務生說: 「一起算,你要喝什麼?」 「不用吧?我自己付就好了。我不喝飲料。」 「算是禮尚往來,下次再各付各的吧!」Frank對服務生說:「冰紅茶一杯。」 她沒爭辯,不過打定主意下午要準備好零錢還給Frank。 「坐這邊怎麼樣?」 「嗯,可以啊!」 兩人坐下來,各自打開包好的潛艇堡。 對她來說,食物總是能讓人愉悅,她開心地咬了一大口,完全沒考慮形象問題。 等她注意到時,發現Frank看著她笑。 她有點不好意思,問:「怎麼了?我臉上沾到東西了嗎?」 「不是,只是覺得看你吃東西,就會覺得那食物好美味。」 「…我很愛吃東西。」 「懂得享受美食,這是好事。你剛說去英國,那邊的食物怎麼樣?」 「那裡啊,早餐最棒,其餘的還好,焗烤馬鈴薯很不錯。」 「哦?你去了哪些地方?」 「先到倫敦,然後去鄰近的貝斯、劍橋,再去中部的卻斯特,最後去愛丁堡,然後回到倫敦。」想到那次旅行,她就有種無法形容的愉悅感。 「這樣的行程是幾天?」 「連搭飛機是十四天。」 「扣掉搭飛機總共三天,所以實際上待在英國是十一天了?」 「嗯。」 「貝斯跟卻斯特聽起來好像比較陌生。」 「貝斯是個小城,當地人旅遊很喜歡去的地方,很悠哉、有古典風情。卻斯特跟貝斯有點像,都是靠兩條腿遊玩的地方。卻斯特有很多都鐸式建築,到處都是有趣的商店。」 她又看到Frank在笑。 「我說錯了什麼嗎?」 「不是,你果然不是真的不愛說話,話題對了的話,你也滿健談的。」 「…不好意思,有時我說起喜歡的東西就會太興奮。」 「這樣有什麼不好?」 「會嚇到人的。」 「哪有那麼容易嚇到啊?」 她忍不住笑。 也許,還是年齡接近的人會比較容易談得來吧!因為經歷、想法等等比較相似。 回公司時,在一樓電梯口遇到小習。 小習對他們稍稍揮了揮手表示招呼。 「去吃飯啊?」她說。 小習回答:「嗯,順便去買CD。」 Frank插口說:「聽說你們這年紀的不是都喜歡下載?」 小習說:「也不一定啦!很喜歡的還是會買。」 看不清楚被小習抓在手上的是什麼樣的CD,不過應該是她不熟悉的吧!畢竟差了好幾歲。 Frank又說:「對了,我電腦的Outlook設定好像還是有問題。」 「OK,我下午去幫你看看。」 「下午幾點?」 「三點左右吧!」 「能不能早一點?」 小習面有難色,想了想,還是點頭說:「那等會兒我就先去弄弄看吧!」 也不曉得為什麼,聽著Frank跟小習的對話,她有一點點怪怪的感覺,不是很好的那種。 電梯到了,小習按住開門按鍵,讓她跟Frank先出去。 「謝謝。」她說。 「哪裡。」 她回到座位時,宣告午休時間結束的音樂聲剛好響起。 沒時間趴一下了,不過她也常常沒睡午覺,不只是今天,所以並不覺得特別怎樣。 她翻遍抽屜跟背包,都找不到足夠的零錢。 一轉頭,看見小習從她座位旁邊的走道走來。 「小習。」 小習停下腳步,問:「嗯?」 「你有沒有零錢?我跟你換。」 小習一面掏長褲口袋一面轉過身走過來,說:「有,不知道夠不夠。」他掏出一大把銅板,難怪走路都有叮叮咚咚的聲音。 「好多零錢!帶著走不重嗎?」 「聽說可以練輕功。」 「拜託!」她笑,跟小習換了零錢,然後問:「你是要去Frank那裡嗎?」 「對啊,去弄他的電腦。」 「幫我拿給他好不好?還他的午餐錢。」 「哦,好。」小習接過她準備得剛剛好的錢走開。 她呼了一口氣,坐了下來。如果她直接拿去給Frank,他一定不會收,託小習拿過去就不會被婉拒了。 她探頭望了望,見小習已經坐在Frank辦公間的桌子前處理電腦,Frank站在後面指著LCD螢幕說著什麼。 好了,開始工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