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3

3. 下午,午休才剛結束沒多久,她接到一個很難纏的客戶打來的電話。那位先生用很低微的音量說了一大串,她要把話筒緊緊貼在耳朵上才能勉強聽清楚。 對方先是質疑他們收費太高,有灌水之嫌,然後挑剔辦案品質,說合約擬稿到處都是問題。口吻雖然不激動,說出來的話卻很刻薄。 好不容易作為開場白的抱怨暫時告一段落,接著進一步討論案件的實質內容,她跟對方始終雞同鴨講,很難達成共識。 就這樣那樣地扯來扯去搞了很久很久,等她終於能夠放下變得熱烘烘的話筒時,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而她在對方的強力要求下,必須在明天一早就把根據電話討論內容以及似乎模糊不清的結論修改好的合約書傳過去。 她覺得耳朵壓得好痛,頭腦一片混沌,心情非常惡劣。雖說理性上她知道應該趕快開始,但感性上她卻怎樣都不想動這件討厭的案子,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來泡杯紅茶喝再說。 她拿出王德傳茶莊的紗布包裝滇紅茶包,有氣沒力地放進茶杯中,然後拎著茶杯去茶水間加熱水。她端著八分滿、正逐漸轉為暗紅色的茶水出來時,碰到正要外出的Frank。 「要出去啊?」既然照面,總是要禮貌性質地問一下。 「拜訪客戶。」 「辛苦了。」 Frank笑了笑,揮了揮手,斜背著看起來式樣俐落大方的黑色皮質公事包很快速地出去了。 她回到座位,把茶杯放在木頭杯墊上,把茶包提出來,上下抖了抖,然後小心地掛在磁鐵圖釘上,下方她放了個小碟子,可以接住滴下來的濃茶汁。她認為把泡過的茶包掛在座位可以達到清新空氣的效果,雖然這也許只是她的心理作用而已。 她用嘴唇碰了碰紅茶,茶水太燙,一下子喝不入口。她把茶杯連杯墊往旁邊推了一點。 超出預定今日計畫而多了件煩人的工作,照理說她應該要一秒鐘也不浪費地積極拚命工作,可她就是提不起勁,只是懶懶地望著紅茶水面冉冉上升的蒸氣發呆。 為什麼茶水是暗紅的,蒸氣卻是白色的呢?蒸氣是單純的水蒸氣,不帶有茶的成分嗎?她想著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 反正今天是別想準時下班的了,她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著。就這樣平白無故地浪費掉將近二十分鐘,什麼也沒做。奇怪,人愈是忙,愈是沒有時間揮霍,反而更會胡亂磨掉很多光陰。 她終於不情不願地開始做那件討厭的合約修改案,不時拿過茶杯來啜飲一口色澤美麗的滇紅,卻沒有那個心情以及餘裕去欣賞茶水本身視覺上的美感。 等她處理得差不多,想說可以先休息一下再整個瀏覽檢查一遍時,辦公室已經靜悄悄地沒人在了。 公司裡每個人都有鑰匙跟鎖卡,所以誰都可以開門關門。 她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才發現原來辦公室不是只剩下她一個人,Frank的辦公間裡燈還亮著。她本來以為Frank有回公司,稍微彎身望過去,看到坐在桌子前的不是Frank,而是小習。 她離開座椅走過去,來到辦公間的門口,開口問: 「小習,你怎麼還在這裡?Frank的電腦有問題嗎?」 「就是啊,老是出狀況,不過應該快弄好了。」小習頭也不抬地說:「你加班嗎?」 「嗯,不過我也快好了。」她說著,回到自己的位置,打算很快地檢查一遍之後好下班走人。沒想到,才剛看到開頭一點點,突然有種暈眩感,她本來還以為自己貧血還是頭暈什麼的,緊跟著整棟大樓開始大搖晃。 地震!而且是好強烈的地震!她嚇得腿軟,自從幾年前造成好幾千人死亡的921大地震之後,她對地震就有很深的恐懼,有很長一段時間,她真的準備了一個小布包,裡面裝有手電筒、電池、礦泉水、糖果等,放在衣櫃裡當作緊急救難包。那時也曾胡思亂想過,萬一再發生大地震,她要抱了她最愛的絕版小說逃命。 還在搖,搖好久哦……真的好可怕…她發出只有自己聽得到、有點像嗚咽的聲音。尖叫不是她慣用的方式,但沒有尖叫並不表示她不緊張害怕。 搖晃好不容易停下,她正想站起身來,突然間整個視線一黑,…停電。 一下子陷入黑暗,眼睛無法馬上適應,她什麼也看不到。轉頭望去,有整排窗戶的那面牆也看不到什麼,外面也是黑暗一片的,可見這整一區都停電,不單是他們這棟樓而已。 這下子可好… 「Dianne!」小習拿著在黑暗中LCD螢幕顯得很亮的手機慢慢摸索著走過來。 「我沒事。」她說著,兩手東撈西掏著想從背包也拿出手機來借取光亮。 窗外,有緊急備用發電機運轉的某些建築物開始有燈光,但他們所在的這棟還是處於無電狀態。 「不知道要停多久,反正什麼事都不能做,我看我們還是離開好了。」 她一點也不想待在黑漆漆的公司裡,馬上就同意這個提議。 她終於從背包中翻出自己的手機,不過她那支堪稱古董的手機,螢幕的背光遠不如小習的手機亮。 「好了嗎?」 「嗯,我們走吧!」 她跟著小習,藉著手機的光亮慢慢走出公司大門。因為停電,鎖卡已經不管用,她用鑰匙把大門鎖上。 電梯當然是停擺,是說就算沒停擺她也不敢搭。而樓梯口的安全門上燈號雖然有亮沒錯,可是當小習推開安全門打算走樓梯下去時,發現樓梯間在停電時本來應該亮起來的緊急照明燈居然沒亮,黑暗無比的樓梯往下延伸,彷彿是通到地獄一般。 「太離譜了,緊急照明燈居然不亮…」 「小心點走。」小習說著,伸手往後拉住了她的手腕,小心地開始往下走。 她有點訝異,不過並沒有什麼被電到啦…這一類的感覺,畢竟小習比她小了好幾歲,說起來當弟弟還可以。 她知道小習完全是好意怕她踏空還是撞到旁邊堆置的一些舊報紙、雜物什麼的,所以也沒挣開,任由小習拉著她慢慢下樓。 八樓不算高,可是走起來路程也很長,尤其這棟樓的樓梯並不是那種理想中乾乾淨淨沒堆放雜物的空間。 每層樓堆放的東西都不同,他們公司那層樓堆的是舊報紙、雜誌等紙類。 打掃工具是常見的,什麼掃把、畚箕、拖把…還有亂掛的抹布。 有的樓層有很匪夷所思的東西,例如說好幾扇玻璃門就那樣堆在旁邊,還有拿來拜拜燒紙錢的火桶。最恐怖的是有一層樓堆放了幾個拆散的人偶,就是一般服飾店用來展示服裝的那種。在手機的光照下,七零八落亂堆在一起的分解人偶顯得非常詭異可怕,很像恐怖片的場景。 「怪嚇人的。」小習說,聽起來口氣倒是很平淡。 「就是啊,平常看到都會嚇到,何況是停電。快到了嗎?」 「好像已經到三樓了吧!」 真的很誇張,從八樓走到三樓,只有兩層樓的緊急照明燈有亮,其中一盞還亮沒多久就又熄掉了。 整棟建築物突然又開始搖晃,雖然沒有之前的厲害,可是還是讓人提心吊膽。 「應該是餘震。」小習說。 「嗯,你看這次的地震有多少級?」 「我看台北至少也有三級吧!」 終於到達一樓,小習拉開安全門,再怎麼說,外面還是比較亮。 她有種游過黑暗的大海而終於到達岸邊的感覺。 他們這個區域以辦公室居多,住家比較少,所以過了下班尖峰時間,人車都明顯少了許多。因為整區停電的關係,紅綠燈、路燈自然也都不亮了。 「你怎麼回去?」她問小習。 「我機車停在那邊後面,你呢?」 「我走路去搭捷運,我想捷運應該還有營運吧?他們應該有自己的發電系統。」 「這裡離捷運站有點距離哦。」 「平常我是搭公車搭兩站啦,不過看這情形,說不定根本等不到公車,還是走路去好了,比較保險。」 「我載你去好了。」 她看向小習,有點訝異於這個提議:「可是我沒有安全帽,你會被罰款的。還是你有多一頂?」 「不會啦,現在警察哪有閒工夫管你有沒有戴安全帽。我鑽小巷子過去,不會被逮到的。」 「真的嗎?」 「嗯啊,現在不早了欸。」 「可是這樣你有順路嗎?」 「騎機車沒差,走吧!」 小習往十字路口走去,準備過馬路,她考慮了兩秒鐘,終於還是快步追上小習,如果能夠早一點回到家也好,今天真是受夠了… 「你住哪兒?」她問。 「我住松山那裡,我跟我哥哥嫂嫂他們住。」小習拉著她過馬路,一面注意兩邊的來車,一面回答。 「你不是台北人?」 「我是屏東人。」 「哦。」 「你呢?」 「新店。」她補充了一句:「我是台北人。」 「跟你爸媽住?」 「沒有,我媽過世了,我爸人在大陸,偶爾回來。」 其實她向來不是很喜歡提自己的事,某些方面她也是挺彆扭的一個人,不過可能是因為不久前共同經歷了停電中走樓梯下八層樓的小小冒險,現在的她很放鬆。 小習沒有做出任何評語也沒有追問,只是往前面一指,說:「到了。」 小習的機車是看起來半舊的黑色125CC速克達型款,就是滿街都看得到的那種。小習掏出機車鑰匙,打開坐墊,從坐墊下拉出一件防風單層塑膠外套遞給她。 「不用啦,你自己穿吧!」 「我不怕冷,這件我是拿來當短雨衣穿的。」 「這樣嗎?謝謝。」她抖開揉成一團的防風外套,把袖子套上,拉拉鍊的時候,感覺稍稍有點不太順。 小習拿出安全帽戴上扣好,然後坐上去發動機車,踢回支撐腳。 「好了嗎?」 「唔,好了。」好在她沒有穿裙子的習慣,基於安全考量,現在政府規定後座的人是不可以側坐的。 機車順暢地往看起來黑漆漆的小巷子滑去,大燈的光只夠照亮很有限的範圍。 她把兩隻手往後握住機車尾的握把,覺得從耳邊拂過去的風有一點點寒意。 「你不冷嗎?」她大聲對只穿著長袖T恤的小習說。 「什麼?」小習大聲問。 因為風的關係,後座的人聲音不容易傳到前面去。 「…沒事。」 停電的狀況看起來很嚴重,遭殃的範圍似乎很廣。機車來到大馬路時,前方唯一明顯的發光體就是捷運站。 「看樣子還有營運。」 「你在這裡放我下來,我自己走過去就可以了,前面那邊好像有警察。」 「好吧!」小習把機車往旁邊騎去,停靠在路邊。 她下了機車,把防風外套脫下來還給小習。 「謝謝哦!」 「不客氣。」 「明天見。」 小習揚了揚手。 她把背包的背帶拉正,快步往捷運站走去。 ※ 她回到家時,已經快十一點了。 捷運雖然仍有營運,而且她住的那個區域也沒有停電,但是出了捷運站要搭公車回家時,卻等了超久也沒等到公車,路上也攔不到半輛沒載客的空車。 她本想打電話叫計程車,可是大概全台北的人都試圖打電話叫車,一直都是聽到「客服人員全部忙線中,請稍候」這樣的語音錄音,不然就是「對不起,現在那附近沒有空車」的回答。 用手機等候是很費錢的欸… 後來她終於受不了,決定靠兩條腿走回去。搭公車沒幾分鐘可以到的路程,走起來卻意外遙遠。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沒有忘記帶鑰匙,不然就死定了。好不容易跨進家門,她已經快累趴了。 她拖著兩條快斷掉的腿走進浴室,把浴缸的塞子塞好,開始放熱水。她要好好泡個熱水澡,慰勞一下自己。 突然覺得很餓,才想起自己根本沒吃晚餐。打開櫥櫃翻找,好在還剩下一包泡麵,她最喜歡的排骨雞麵。霎時,她真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不然要出門去便利商店買東西,也是得走上一段路的。 吃飽了馬上泡澡對消化好像不太好,可是以她的飢餓程度,搞不好泡澡泡到一半就會昏倒在浴缸裡了。偶爾一次應該不要緊吧!這麼給自己一個藉口之後,她就開開心心地拿出小鋼鍋煮水。 她曾經看過報導,根據專家的建議,泡麵最好用煮的,而且油包的料要先放進水裡煮,可以把裡面的化學物質揮發掉。她把油包撕開,把黑黑油油的肉燥擠進還沒滾的熱水中,然後用木質筷子攪開,好香哦,她真的很餓… 水滾了,她把整塊麵團扳成兩半丟進鍋子裡,然後回到客廳癱在沙發上等。 真想明天請假算了…她想著,然後馬上又想到那個討厭的客戶要她明天一早就把合約書傳過去。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值得同情,乾脆明天晚上去吃好料的安慰一下自己好了。 這麼決定之後,心情好像好多了。她懶洋洋起身,去看她的泡麵煮得怎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