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4

4. 隔天早上她提早出門。靠近公司的區域交通大亂,完全不令人意外。雖然已經恢復供電,但好些交通號誌還是運作不太正常。她走出捷運站,心想還是走路去公司比較保險。 她快步走著,穿過小巷小弄,其中一條,就是昨晚小習騎機車載她鑽過的巷子。 大白天的,這條巷子看起來跟昨晚視線中黑漆漆陰暗暗、好像隨時會有壞人蹦出來的模樣很不一樣。雖然不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天色有些灰濛濛的,但是,角落被沒有公德心的人亂丟的寶特瓶、愛花花草草的住家前擺放著的琳瑯滿目的盆景都看得一清二楚。 巷子轉角那戶人家不知道是什麼人物,擁有現在台北少見的日式平房以及廣大的庭院。九重葛、黃金葛等植物沿著牆緣伸出來,生氣盎然。九重葛的花細看之下不漂亮,但是遠遠看過去,一串串密集的紫紅顯得非常鮮麗。而那家的黃金葛葉片又肥又大,她養在辦公室裡顯得貧弱纖細許多的黃金葛盆栽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不止一次,她都有股衝動,想去按人家的門鈴,請他們允許她剪幾支黃金葛回去插水養,可是每每都提不起勇氣真的這麼做。 路途中,她最不喜歡經過那間學校,因為走過去時,大概因為廁所位置的關係,常常都會聞到一股尿騷味,幾乎讓人想吐,她都不得不憋氣快步衝過去。 不過是二十分鐘不到的路程,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鼻子聞到的,就有各種不同的況味。 她去到公司附近的早餐店,店鋪前已經擠滿了等餐點的人們。 「早,小姐,今天吃什麼?」 「培根蛋。」 年輕的老闆娘吆喝:「培根蛋吐司一!」然後又問她:「要不要飲料?」 「不用了。」 她從背包掏出錢包,準備好數目恰好的零錢。 她很佩服這位老闆娘,雖然眾多客人叫的東西很雜又很多,可是都不會弄錯誰叫了什麼跟什麼,各式三明治、漢堡、蛋餅,還有那些什麼加糖不加糖,奶多奶少的冰熱咖啡、紅茶…還有誰先來誰後到的也都不會搞混。要是她來做這工作,要不了兩三下就會暈頭轉向了。 「小姐,你的培根蛋吐司好了,二十五元。」 她把零錢放在老闆娘手上,一面把裝在防油紙袋的三明治接過來。 這家早餐店才開沒多久,之前只有路口那家做獨門生意。那家老店的東西其實也不錯,可是有一點讓她很在意,就是他們都用普通塑膠袋而不是耐熱塑膠袋或紙袋來裝熱騰騰的現烤三明治。 當然烤麵包在經過了抹奶油、夾這夾那的,也不會有多燙,但是,經常會超過吐司大小而露出來的煎蛋往往很燙,她不喜歡讓熱燙的煎蛋碰到並不耐熱的塑膠袋。 雖然許多方面她都是神經粗條、大而化之,但對有些事情她卻是相當龜毛的。 她走進辦公室時,到的人還不多,向來都到得很早的小冰跟小圓正在熱烈地討論昨晚的地震。 辦公室裡有些文件什麼的倒下來,她桌上也有小擺飾躺平。 她本來並沒有打算加入話題,只想去泡杯熱熱濃濃的奶茶,然後坐下來好好享用她的早餐。不過小冰探過頭來對她說: 「Dianne,你昨天不是加班?有沒有碰到地震?」 「有啊,好恐怖。剛打算離開公司時,沒想到就碰到地震。」 「不是聽說還停電?」小圓也湊過來。 「就是啊!」 「你一個人一定嚇死了吧?」 「我一個人?不是,那時小習還在。」 「你說阿習?」 對哦,大部分人好像都叫他阿習,她只是覺得小習比較順口。 「他也留那麼晚啊?」 「他在幫Frank弄電腦,好像有什麼問題。」她惦念著快要冷掉的三明治,連忙說:「我去倒杯水,你們繼續聊。」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不忘拉開抽屜隨手拿起有機錫蘭紅茶茶包的紙盒,匆匆忙忙快步走去茶水間。 雖然她的杯子內壁都是茶垢,事實上她每天早上來到公司時,都很仔細地把茶杯洗乾淨而且用熱開水燙過才用。她不想要看起來潔白亮麗,但是很講究要喝下去不會有問題。 她把茶包放進去,稍微用熱水沖洗茶包,然後把水倒掉,重新沖入七分滿的滾水。 她回到座位時,小冰跟小圓已經轉移陣地,到另一頭去跟另外幾位女同事聊天去了。她鬆了一口氣,這樣她就可以安心吃早餐了。她不是不願意跟別人聊天,只是她現在真的很餓。 她一面把一包冰糖放入茶水中,一面開始咬已經有點涼掉的培根蛋三明治。本來她還想加奶精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懶散起來,也就算了。 吃完早餐,她把昨天晚上沒能檢查完的合約擬稿紙本攤開來整個看一遍,用手削的鉛筆標示了幾個要改的地方,然後打開電腦。 在等著電腦慢吞吞地啟動時,她突然聽到遠處傳來好幾個女生大笑的聲音,然後又馬上壓低下去。 好不容易等到電腦成功開啟,文件也順利打開,她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剛才還真怕電腦有個三長兩短的,那麻煩就大了。 她開始動手修改文件,雖然功能尚算正常,但是速度明顯變慢了,不知道跟昨天的停電有沒有關係。 她把文件列印出來,把客戶的傳真號碼抄下來,自己拿到傳真機旁準備把文件傳過去。 文件順利餵進傳真機了,太好了!她覺得今天應該會過得比昨天好吧!等待文件傳遞的空檔,她不經意地望了望四周,只見小冰她們拉著小習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她等傳真機列印出傳遞成功的訊息,抓在手上,有種總算大功告成的欣慰。 十點半左右,小習照例來登記訂便當的名單。 「你電腦沒問題吧?」小習問。 「沒有,還算正常,不過好像變得比較慢。」 「可能是固網纜線的問題。」 「哦。」她不是很懂,不過聽起來好像不是用戶端可以解決的問題。 「你要不要訂?今天是訂池上便當。」 「不了,謝謝。」 小習點點頭,要走開時,她突然想到什麼,叫住小習說: 「昨天真的很謝謝你,哪天我請你吃午飯?還是喝飲料?」 小習笑了笑,揚了揚手,說:「不用啦,又沒什麼。」 ※ 中午午休時間一到,Frank來找她一起去吃午餐。 「今天這麼早?」她隨口問,她以為Frank都會弄到很晚才會去吃午飯。 「電腦沒弄好,沒辦法做事。」 她看過去,小習又坐在Frank的桌子前弄電腦。 她覺得想說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只好沉默了。 Frank說:「走吧!去吃餡餅小米粥怎麼樣?」 「…哦,好啊。」 離公司最近的北方餐館走路也要大約十分鐘才到得了。那家餐館生意很不錯,如果到得晚一點,往往要跟別人用同一張桌子。 他們到得算早,所以還有空的小桌子。 動作俐落、年紀不輕的中年女服務生招呼他們坐下,然後立刻把菜單遞上,一併送上兩杯茶。 「要吃什麼?」Frank翻開菜單問。 「我要燒餅夾牛肉,酸辣湯怎麼樣?我們一起分。是說這樣好像不夠飽…」對於想吃的東西,她向來不會客氣。 「我也叫一個燒餅,外加一籠蒸餃一起吃怎麼樣?」 「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了。」 「你要哪種?花素?鮮肉?牛肉?」 「我都可以。」 Frank揚手招來服務生,點了他們要的東西。 等待食物的時候,Frank提起昨天的地震。 「看新聞說,台北有三點五級,震央是在宜蘭外海,六點一級。」 「我沒看電視不知道,原來距離這麼近,難怪感覺好大。」 「我那時在開車,所以不覺得怎樣,你呢?」 「我那時還在公司…」 「你加班啊?」 「嗯,也很少加到那麼晚說,沒想到剛好遇到地震…」 「在八樓一定感覺很可怕。」 「是很可怕啊,我腿都軟了。這次地震不但搖晃得很厲害,先是左右,又上下,還搖好久…上下震最恐怖了。」她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你一個人一定嚇壞了吧?」 「不,我不是一個人,還有小習,他那時也還在公司,他在弄你的電腦。」 「哦,對了,我有聽他說弄到一半停電。」 「是啊,我們要離開公司時,逃生梯的緊急照明燈還大部分都故障,我們根本是摸黑走下樓的。」 「一定是感覺很糟的經歷。」 她想了想,說:「其實也沒有那麼糟啦,回想起來還挺有趣的。不過緊急照明燈不亮實在是太誇張了,下午要記得去跟Amy反映一下。」 Frank正要說什麼,他們點的東西端上來了,兩個燒餅夾肉、一碗酸辣湯,還有一籠花素蒸餃。 她在自己的小碟子裡倒入醋,然後舀了一小杓辣椒油,用自己帶來的不鏽鋼筷攪勻。 「你都自己帶筷子?」 「嗯,環保,而且乾淨。」 「看來我也該準備一雙。」Frank笑著說。 「不客氣了哦!」她拿起一個燒餅,用筷子沾點了攪了辣椒油的醋抹上露出來的醬牛肉,開心地咬了一口,她很喜歡芝麻燒餅這類食物。 Frank看著她笑,拿了一雙免洗筷,拆掉包裝,將兩支筷子交替摩擦了幾下,挾起一個蒸餃點了點他剛剛倒在碟子裡的醬油,然後放入口中。 她把酸辣湯舀在自己的小碗,拿起醋瓶倒醋。 「你很喜歡醋?」 「嗯?是啊,我吃東西滿喜歡放醋的。」 「跟你吃東西真有意思。」 「是嗎?沒什麼特別的吧?」 「不,跟享受食物的人一起吃飯會感覺食物特別美味。」 這已經是Frank第二次說類似的話了,她不知道該接什麼,連忙捧起碗來喝湯,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 幾乎變成例行公事,下午,小習又穿梭在半隔間的走道上為大家登記訂購飲料。 小習過來的時候,她問:「電腦弄好了嗎?」 「你說Frank的電腦?弄好了。」 「怎麼了?你看起來…有點怪怪的,不舒服啊?」 「沒有,她們一直拉著我問昨天的事,我覺得有點煩而已。早上就問了,剛剛又問。」 「她們?昨天的事?」 「就小冰、小圓她們,一直問我昨天停電的事。」 「這有什麼好問的?」 「我怎麼知道。嗯,你要不要訂?」 「我要熱桔茶。」 「OK,四十元。」 她遞給小習一張壹百元鈔票,小習從長褲口袋抓出一把零錢攤放在手心上,撿了看起來挺新的一個五十元硬幣以及一個十元硬幣找給她。 她笑:「你的口袋一定很容易破,老是放這麼多零錢。」 小習笑了笑,在紙上寫下「Dianne 熱桔茶」,然後便走開了。 ※ 切開連皮的小金桔、配上酸梅,這樣泡出來的桔茶不知道為什麼喝起來一點也不酸,當然這是指對她而言。金桔跟酸梅都是酸的東西,莫非這也是負負得正? 她把裝在紙杯裡的熱桔茶倒在自己的茶杯裡,基本上她不喜歡用紙杯喝東西,就算不為什麼健康、環保之類的理由,單是感覺就不對。 今天該交差的工作都如期順利交差,沒有接到任何麻煩的抱怨電話,而且主管John休假,堪稱是美好的一天,她覺得心情很好,想著下班之後,她要按照昨天晚上的決定,去吃一頓大餐慰勞自己。 有時候就是突然會興起一種感覺,好像預感著會有什麼好事發生,就算到最後什麼也沒有,單是那種飛揚的心情就讓人很愉快。 要去吃什麼好呢?她思索著。一個人吃晚餐,去有些餐廳會讓人覺得怪怪的,雖然並沒有規定不能一個人去,但感覺總是不自在。像她就從來不會想要一個人去吃那種高檔的西式牛排餐,總覺得還沒踏進餐廳門口就膽怯了。 101地下美食街那家鐵板燒不錯,尤其蒜香雞排特別好吃。不然光復南路那家日本料理也不錯,可以點套餐。還是去吃尼泊爾咖哩?這家她沒去過,上次路過看到招牌就一直很想去試試看。 這也是一個人生活的好處,想吃什麼,自己決定就好,也不必問誰的意見。 她不是沒有朋友,只是有的有男朋友,有的又不在附近,要湊在一起吃喝玩樂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她只是沒有同伴而已。 她很少有機會這麼準時下班,要不是她不會,收拾背包時一定會吹起口哨,可是她只會那種哄小孩尿尿的噓噓聲。 下班時間一到,她就很開心地揹起背包準備下班,她很少能這麼準時離開,所以備感愉悅。 搭電梯的時候,很難得地跟多位同事一道,包括Rosa、小冰、小圓、會計部的Elan、總務的Sandy。 「Dianne,你今天特別早哦!」Rosa說。 「是啊,難得可以早走。」她說。 電梯門要關上時,她看到小習從公司大門衝過來,連忙伸手按下開門鈕,電梯門便又打開了。 「多謝。」小習擠進電梯,跟她道謝。 小冰說:「阿習,你趕時間啊?」 「跟同學約好了去台大打球。」 「不是約會嗎?」 「沒有啦!」 小冰不知道為什麼,吃吃笑得很開心。 電梯中途停了四次,其他公司的人分別從不同的樓層擠進電梯,也有人因為電梯已經滿載而被拒於門外。 平常她多半比較晚下班,很少碰到這麼多人一起擠電梯,有種很不習慣的感覺。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一樓,大夥兒鳥獸散。 「掰。」小習揚了揚手,像風一樣地跑掉了。 她跟同事們互相道別,悠哉悠哉地晃出大門,準備搭公車去1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