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5

5. 她帶著十分悠哉的心情等公車、搭公車。 從公司到101雖然只有一路公車可以搭乘,但是這路公車班次很多,而且從公司這站上車,通常都還挺空,有時甚至還有位置可以坐。 她搭上公車,在一個女學生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心想,憑這樣的載客率,這路公車到底要怎麼賺錢啊?看公車行駛的路線圖,這路公車的行駛路段相當長,橫越了整個台北,也許頭尾兩端上下車的乘客都很多吧! 雖然替別人擔心賺不賺得到錢說起來好像有點好笑,不過每當她看到餐廳啊、賣店等等生意不好時,常常會忍不住替人家擔心一下。 她搭的這班車,駕駛看起來很年輕,說不定年紀比她還輕。她想起前不久看到報導說,有些公車業者為了降低人力成本,半強迫地要資深司機退休,而啟用一批新進的司機,因為薪水比較低。 也許是年輕人比較愛衝,也或許是經驗不足,司機開起這輛公車來,遇到紅燈停下或是重新起步都太猛,感覺不太平順,讓人很容易暈車。 她提前一站下車,反正還早,她也沒有時間壓力,多走一段路無妨。 信義路上車水馬龍,但是跟交會的基隆路比,似乎沒那麼塞。她踏上現在愈來愈少的陸橋,俯望著在她腳下川流不息的車子。 車聲、喇叭聲…即使是如此吵雜的聲音,心情好的時候,感覺都會從「吵鬧」變成「熱鬧」。 她不疾不徐越過陸橋,走過她曾經去看過音樂劇、演唱會等表演的國際會議廳、去參觀美食展、書展、旅遊展的世貿中心,模樣像個寶塔的101大樓愈來愈近。 她有朋友很不喜歡101的造型,說那像是一把劍插在信義區,看起來很不吉利。而她卻覺得101就是寶塔的樣子,沒什麼不好看啊!審美觀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她對101裡面的名牌專賣店、百貨公司沒有多大興趣,她有興趣的是美食廣場還有超級市場,所以只要一來這裡,她通常是直接往地下樓去。 她搭扶手梯來到地下美食廣場,靠近入口的那家鐵板燒,在周末的用餐時間總是人滿為患,不過今天是星期四,所以還好,人不算太多。 服務生招呼她坐下,把菜單遞給她看。 「香蒜雞排。」其實她早就打好主意要點這個了,只是還是意思意思看了看菜單才這麼說。 這家鐵板燒跟其他家不一樣,在顧客面前不是擺上錫箔紙或是鐵盤,而是長型瓷盤。 她看著師傅熟練地用平鏟挖起一塊奶油,放在鐵板上融化,然後很大方爽快地抓了足量的蒜末丟在溶化的油泊中,那股子香氣,讓她更感覺飢腸轆轆。 師傅抓了大把的高麗菜丟在油上拌炒,加入事先調好的調味料,灑了看起來似乎很多的鹽,然後等量分給幾個客人。 接著,師傅把助手送過來的雞排放在鐵板上煎,稍稍抬起雞排倒油,然後拿罩子蓋住。 煎雞排沒那麼快,她用自己隨身攜帶的金屬筷子挾起高麗菜配白飯吃。 用奶油炒青菜果然是香,當然如果為了健康著想是不能常常這麼吃就是了。 師傅用兩支平鏟清理了檯面,然後用抹布擦乾淨,開始炒另外兩位客人的羊肉以及蟹腳。 幹這行也要看當場的情況,盡量要讓每個客人都有東西可以吃,而不會乾等太久。 她面前的高麗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師傅檢查過她的雞排,翻過面繼續煎,然後開始炒豆芽菜。 豆芽菜是很便宜的東西,但是鐵板燒炒起來特別好吃,鮮脆可口。 師傅抓了把洋蔥絲先炒,然後抓了好幾把豆芽菜快炒,淋上調味汁拌炒。 其實鐵板燒供應的食物,幾乎每樣東西都是用同樣的調味汁或調味醬去炒,所以味道其實異中有同,有差的是食物本身的滋味與口感。 熱騰騰的豆芽菜被放到她面前,一根一根油亮亮、飽滿白嫩的豆芽看起來很討喜,她挾起來放入口中,很喜歡牙齒咬下去那種爽脆的感覺。 她瞄到師傅打開罩子,用鋸齒長刀與大叉把雞排切成小塊,然後跟爆香的蒜末一起炒,師傅一面澆上調味醬一面問: 「要不要辣?」 「要。」 於是師傅用平鏟鏟來一撮鮮紅的新鮮辣椒末拌入正在炒的雞肉中,辣辣的香氣瀰漫開來。 她最喜歡師傅裝盤時,最後撒上的爆香蒜頭切片。 煎過的雞排切塊表皮脆脆的,口感很好。她曾經在別處吃過,就是沒能煎到這種火候。 她心滿意足地把整套餐點都吃得乾乾淨淨,唯一比較沒興趣的是那碗雜菜湯,她喝了兩口就放著了。 吃完了鐵板燒,她心想,既然都來了,乾脆去超級市場逛逛。她很喜歡101的超市,貨色多,而且很多奇奇怪怪的食品什麼的,看著不買也過癮,她比較怨念的就是紅茶的品牌種類不多。 她逛到義大利麵的架子,貨架上有十幾種形狀、顏色不同的義大利麵,有粗條形、細條形、螺旋形、彎管形、筆管形、蝴蝶形、車輪形、貝殼形、還有字母形、動物形…顏色的話,大多是正常的黃色,也有墨魚麵的黑色,再不然就是那種加了蔬菜汁的紅蘿蔔色跟菠菜色。 正考慮是不是買一包回家放著備用,順便買瓶白醬時,手機突然響了。她一面拉開背包的拉鍊翻出手機,一面想,這時候,不曉得會是誰打來的。 看了看手機,沒有顯示號碼,不過她並不是那種警戒心特別強的人,所以她還是沒多想就接通了。 「喂?」 「是Dianne嗎?我是阿習。」手機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她嚇了一跳。 「小習?有什麼事嗎?」她問,小習大概是用公司電話打的,所以沒有顯示,她知道公司電話的設定是不顯示號碼的。 小習知道她手機號碼不奇怪,因為公司每個人都有一張通訊錄,上面有每個人的手機號碼,以備緊急時可以聯絡,她的那張就用磁鐵貼在座位的隔板上。 「我回公司拿東西,看到你桌上有個小皮包,好像是鑰匙包。」 她慌忙翻背包,這兩天才她開始用鑰匙包,想說這樣總比直接丟在背包好撈一點,還特地把以前別人送她的真皮鑰匙包找出來啟用。 果然沒有… 「啊…那是我家的鑰匙…」 「你還沒回家嗎?你人在哪裡?」 「我在101。」 「那我拿過去給你好了,騎車回家順路。」 「啊?真的嗎?」 「對啊,我走信義路,大概20分鐘會到吧!約在101信義路的門口好了。」 「不好意思麻煩你。」 「沒關係啦,等會兒見。」 「喂,不急,你慢慢騎哦!」 雖然20分鐘還有很久,可是她突然失去了繼續逛超市的興趣,也放棄了原本想買義大利麵以及白色麵醬的念頭,她離開超市,想到大門口去等。她經過很喜愛的冰淇淋攤時,動了念頭想買,但終究還是沒有停下來,直接搭手扶梯到一樓,來到信義路的大門口,發現那裡根本沒有地方可以暫停機車,而前面在修建捷運,也沒辦法靠邊停。 應該換個地方才對,可是她沒有小習的手機號碼,根本聯絡不上,再說,就算有小習的手機號碼,人家在騎車時打電話去也不好,還是繼續等吧! 她慢慢踱來踱去,並不是不耐煩,也不是著急,只是打發等待的時間而已。 小習跑過來的時候她並沒看見,因為不是從她預料的方向過來的,所以她沒留意。 「抱歉遲了一點,忘記這邊沒辦法停機車,我停到後面那邊去了。」小習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個暗紅色的鑰匙包遞給她。 「啊,真是太感謝了,不然等我回到家發現沒帶鑰匙,又得跑回公司。」 「哪裡,剛好看到,而且順路過來而已。」 突然一陣衝動,她說:「既然你機車都停了,我請你吃冰淇淋怎麼樣?」 「你不用那麼客氣啦!」 她略微不好意思地說: 「其實是我自己想吃,想找人陪而已,反正我一直想請你,好不好?」 小習的表情彷彿可以用「一亮」來形容,說:「好啊,那就謝謝啦!」 「哪裡,你幫了我兩次,這樣我感覺會比較平衡,走吧!」她幾乎是興高采烈地說。 兩個人用很快的速度搭手扶梯下去美食廣場,來到冰淇淋攤前面。 「這家冰淇淋我很喜歡。」她開心地說。 「兩份雙球,小習,你要什麼口味的?」 「呃…薄荷巧克力,跟檸檬吧!」 她則點了香草跟瑞士巧克力口味的,這家冰淇淋強調用香草子製作香草冰淇淋,而不採用香草精,白色的香草冰淇淋上,看得到細細的黑點,那就是輾碎的香草子。 兩人找了個空桌子,坐下來慢慢吃。 「好在你有回公司拿東西,還剛好有看到我的鑰匙包。我怎麼會就這樣丟在桌上…真是受不了我自己。」 小習沒有立刻接話,停了一會兒才說: 「因為你的桌子弄得很漂亮,我經過時都會瞄一下,才會發現你把鑰匙包放在桌上。」 「咦?有嗎?你是說我的植物還有咖啡杯啊?」 「看起來有下午茶的氣氛。」 她突然有種莫名微妙的感動,好像心底某根弦被觸動的感覺。 小習又說:「你好像經常自己泡茶?你桌上還有茶壺。」 「嗯,我喜歡紅茶,不過最近比較懶,都用茶包。下次我泡紅茶請你喝吧!」 「好啊,到時CALL我一下,我會帶杯子去分一杯紅茶的。」 「你還在唸書嗎?」 「沒,我念的是專科,剛畢業。」 「你是幾年幾班的啊?」現在大家都用這方式問別人的出生年次。 「七五。」 「真是好年輕哦,才二十歲,正是春風少年時呢!」 小習忍不住笑,說:「你又沒有很老,幹嘛這麼感歎?」 「很老了,我大你八歲欸!公司裡的女生比我大的只有兩個人而已。」 「又看不出來。」 「你這麼說真是讓我太安慰了。」她笑出聲音。 小習也笑:「我說的是真的啊!」 奇怪看小習的動作也沒有特別快,怎麼他都快吃完了,她的冰淇淋還吃不到一半。 「我說太多話了,我要加油點。」她說。 「不急啊,又不趕時間。」 小習吃完他那份冰淇淋,說:「你等我一下。」說著,便起身離開座位,往廣場深處走去。 她專心吃自己的冰淇淋,快吃完時,小習拿著兩瓶礦泉水回來,放在桌上。 「你還特地去買哦?」 「吃完甜的好想喝點水。」小習坐下來,拿起其中一瓶扭開,仰頭咕嚕咕嚕喝了一大口。 她用紙巾擦擦嘴跟手,說:「謝謝囉。」她握著瓶子,卻扭不開瓶蓋。 小習伸手過來說:「我幫你開。」 她把礦泉水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很遜。」 小習輕易扭開瓶蓋,把水遞還給她。 她喝了幾口水,說:「差不多了,也該回家了。」 「你要去搭捷運?」 「嗯。」 「沒多帶一頂安全帽,沒辦法送你。」 「不用啦,這裡去捷運站走沒幾分鐘就到了說。」 「走吧!」 兩人在101大門口分道揚鑣。 她心情愉快地往捷運站走,雖然說實在的她今晚實在吃得太多,不過難得嘛,又不是經常如此,偶一為之有什麼關係。 ※ 第二天她照常去公司上班,中午時Frank照例來找她吃飯,下午則是每週五例行會議。 老闆在說新成立業務部的事,她有點昏昏欲睡,沒怎麼仔細聽。 星期五下午,是最沒工作情緒的時候,她的思緒已經飛去光碟出租店還有書店,想著要去翻翻哪本書,還有要去租什麼DVD… Frank站起來說業務部的計畫與目標時,她的注意力稍微回來了一點,不過沒多久就又渙散了。 會議結束,她呼了一口氣,沒跟一大群急著擠出會議室的人爭,慢吞吞地走在後面,她剛走出會議室,突然被人拉住,她回頭一看,是滿臉興奮又奇怪表情的小冰。 「咦?怎麼了?」 小冰一把將她拉回空無一人的會議室,還把門關上,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 「什麼事啊?」 「我聽說了。」小冰的表情很詭異。 「聽說什麼?」她疑惑地問。 「Dianne,不要裝了啦!你昨晚跟阿習約會,被看到了啦!」 「什麼約會?」 「噢,你還裝傻!有人在101看到你們耶!你還想否認?」 「拜託,那是我把鑰匙不小心丟在公司,小習看到,順路幫我送過去的好不好…」 「唉呀,編藉口也編精彩一點啦!喂,Dianne,你到底喜歡誰?中午跟Frank吃飯,晚上跟阿習約會,這樣不好吧?阿習比你小太多了,還是Frank跟你比較速配啦!何況他還是老闆的表弟。至於阿習,你就別跟人家玩了。」 她聽得怒火中燒,忍著氣說:「我沒有在跟誰約會。」 「都被抓包了,再否認也沒人會信的啦!」 「你不信就算了!」 她怒氣沖沖地離開會議室,根本懶得問到底是誰看到她跟小習,很有想馬上跑出公司的衝動。 什麼跟什麼嘛,這些人真是夠無聊的了! 她瞪著電腦螢幕,覺得僅存的一點工作情緒也完全破壞殆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