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6

6. 她心情惡劣地望著電腦螢幕發呆,滿滿的字海,她連一個標點也沒看進去。 似乎也不只是為了他人無聊的閒言閒語而生氣,所有不順心的一切,突破了心中的某道堤防,排山倒海而來。關於感情的傷痕,關於工作的挫折,關於一個人生存在這世界上擺脫不了的寂寞。 她不是喜歡自怨自艾的人,可是很多很多傷感,有時會在某個生命中的小小缺口,一古腦兒全部湧上來。 也許小冰那些話,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然而稻草還是稻草,而且還是挺重的一根稻草。 雖然她也不是一點都不怕被人說這說那的,但是,感覺最糟的並不是被人說話,而是原本感覺純樸美好的自然,硬是被塗改變了樣子。 說她跟Frank也就算了,但小習不過是個孩子… 她的心裡突然咯噔了一下,回憶起停電那天在黑暗的樓梯間,還有昨天在101…如果不是刻意想起彼此的實際年齡,她並沒真的覺得小習還是孩子,她不覺得自己比人家成熟多少。 慢著…這不是重點,她幾乎想狠狠敲自己的腦袋,她跟小習之間根本就沒那回事,不關年齡的事。 腦子裡正糾纏著亂糟糟的思緒,忽然被一聲叫喚驚嚇到。 「Dianne。」 她一抬頭,就看到小習把手肘靠在她旁邊的隔板上望著她,頓時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受,突地眼眶一熱。 她被自己身體直覺的反應嚇了一跳,生怕流出眼淚,連忙抽出一張衛生紙捂住鼻子,順帶按了按眼角。 「你怎麼了?」 「…沒事。」她暗自調整呼吸,覺得沒問題了,才把衛生紙放下來,故作平靜地問:「有事嗎?」 小習說:「他們要訂咖啡,你要不要?」 她剛要開口說不用了,大大出乎意料地,鼻子一酸,她居然壓抑不住爆出眼淚來,連藏都來不及藏,她慌亂地抓起衛生紙,把臉埋起來。 她討厭這樣控制不住的自己,可是此刻的她拿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想著該怎樣才能掩飾過去。心底一面思索著,她是不是該跟小習拉遠距離? 小習沒有發出什麼聲音,站了一會兒之後似乎悄悄走開了。 她慢慢拿開已經被眼淚沾濕了的衛生紙,看到桌子上有張便利貼,上面寫著「我點一杯熱桔茶請你」。 她把便利貼拿在手上,忍不住掛著眼淚噗地笑了出來。一種暖暖的感覺在心頭蔓延,不管怎麼樣,有人對自己好總是值得感恩的事。 又哭又笑的活像個神經病,可是今天的她似乎特別沒有理性可言。 她深呼吸一次,決定拋開那些討厭、惱人的一切,她為什麼要為無聊的流言而改變什麼呢? 重新看向電腦螢幕,現在每個字都看得進去了,她集中精神,開始以星期五下午少有的高度積極認真面對工作。 大約一小時之後,小習拿著熱桔茶送到她桌上。 她拿著準備好的零錢要給小習,說:「喏,給你。」 小習說什麼也不肯收。 「算是回請你,剛說好的。」 「我沒跟你說好呀!」 「默認也算。」 「那也算默認?哪有這樣的。」 小習笑著說:「下次你泡茶請我好了,我等著。」小習擺了擺手,快步走開了。 小習剛走,小冰就探頭過來,說:「你還否認。你看,明明就…」 「明明就怎樣?」她瞪了小冰一眼,心裡實在覺得很煩,於是直截了當地說:「你不要那麼無聊好不好?」 「無聊的才不是我,你知道你們是怎麼會被看到的嗎?」小冰突然把聲音壓得很低,頭探得更近。 「我哪知道!」 小冰用一隻手攏在嘴巴旁,低聲說:「他們在打賭啦,賭你跟阿習昨天是不是去約會,然後派小圓跟蹤你。」 跟蹤?這種超級無聊加人品的事也做得出來?! 她驚訝極了,從沒想到這麼八點檔的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喂,我都老實跟你說了哦!而且我也沒加入他們的打賭,你不要把我當壞人看。」小冰噘著嘴說。 她連生氣的力氣都沒了,無精打采地說:「我跟小習真的沒什麼,只是他幫過我,然後我答謝他,如此而已。」 小冰看了看她,突然離開自己的位置跑到她這邊來,蹲下來小聲說: 「可是阿習為什麼對你特別好?」 「他哪有對我特別好?你從哪裡看出來的?」 「拜託!我們那麼多人訂飲料,他就只替你送過來欸!」 她避重就輕地說:「那是剛剛他看我心情很不好的關係吧!」 「總之你跟Frank比較速配啦!阿習就留給Judy她們好了,Judy很哈他咧!」 Judy是坐櫃檯的總機小姐,好像跟小習差不多年紀,模樣長得很甜,說話的聲音很可愛。她也很同意,Judy跟小習比較配,至少他們是同年代的。 「又扯到Frank做什麼?我也只不過跟他一起吃幾次午餐而已。」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加油啦!人家Frank好歹也是黃金單身漢一枚。我要回位置了,咖啡都冷掉了。」小冰站起來跑回去。 她鬆了一口氣,拿起熱桔茶,懶得像從前那樣倒在自己的杯子裡,直接撕開杯蓋上的飲用口,對著就喝了一口,覺得今天的桔茶好像特別酸,她微微皺了皺眉頭。 不管心情多糟,只要開始吃吃喝喝,她的情緒就會漸漸平穩下來。等到熱桔茶喝完,她已經覺得這種無聊的事情不去管它,很快就會風平浪靜的了,不需要瞎煩心,弄得自己這麼難過,真是何苦來哉。 她的心情好像洗三溫暖一樣,也不過就短短一個下午,轉了多少折,想想都覺得好笑。 不過事情沒有她想得這麼簡單。 快下班時,桌上電話響了,她拿起話筒,以一貫的工作模式口吻說: 「您好。」 「外線電話!」電話裡傳來Judy明顯不客氣的聲音,然後就被切換到外線。 「喂?阿宜?」 「爸…」 「你們那個總機是怎麼回事?口氣這麼差。」 拜託…不會真的是因為小習的關係吧… 她一面在心裡圈圈叉叉,一面說:「唔…不曉得…怎樣,爸,你有要回台灣嗎?」 「我下星期六回去。」 「到時我去機場接你,時間確定了再告訴我。你要住姑姑那裡嗎?」 「嗯,你打個電話跟你姑姑說一聲。」 「我知道了。」掛斷電話之後,她心想,Judy大概是剛好被罵了還是怎樣所以心情不好吧?應該不會跟她有什麼關係才對… 不管它了,就快下班了說,早點回去租光碟來看吧! 她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想著等會兒就開始收拾東西吧! 當她關掉電腦,揹起背包,正打算離開時,Frank快步從專用辦公間出來叫住她。 「Dianne!」 「嗯?」 「晚上有沒有空?一起去吃飯好嗎?」 「呃…」 「那天經過一家新式日本料理,正想去嘗試看看,馬上就想到一定要找你一起去。」 她很想隨口扯個謊說有事,下午小冰的話、小習請的熱桔茶、Judy帶著怒意的語氣一古腦兒湧上心頭,一個念頭的轉向,她脫口說: 「唔…好啊。」 「太好了,等我一下。」 她看著Frank轉身走回專用辦公間,不知道該不該後悔,她有種茫然的感覺。 不一會兒,Frank拿著B5大小的男用皮包出來,隨手關上辦公間的門。 「走吧!我訂了位。」Frank說。 她有點遲鈍地跟著Frank往外走,快到門口時,遇到小習。 小習對她擺了擺手,表示再見,她點了下頭,開口說:「掰。」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滋味。 經過櫃檯時,她不太想也不太敢看向Judy那邊,只好注視著電梯顯示樓層的LED燈號,盡力做出輕鬆自在的樣子。 Frank說:「這個時段可能會塞車。」 「…應該吧!」不知道為什麼,她沒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總覺得心好像提著吊著,卻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 電梯終於來了,她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快步進去,伸手按住開門按鍵,等Frank進來。 電梯門關上,除了Frank跟她,沒有其他人。 她問:「你說的那家店在哪兒?」 「民生東路,我們搭計程車過去吧!」 「嗯。」她覺得自己好像沒辦法很專注,她明明對吃東西很有興趣的說…此時此刻卻沒有興奮期待的喜悅感,大概她還是很受那些八卦的影響吧! Frank攔了一輛計程車,開門讓她先上車。 她坐進去時,抬頭看到小冰在大樓門口笑瞇瞇地望著她,對她揮手,一種非常疲累無力的感覺蔓延開來,她隨手揮了揮表示回應。 ※ Frank帶她去的那家日本料理裝潢得很雅緻,不知道這算不算所謂後現代風格。裡面有看起來完全像是真實的竹林,後來仔細看,才知道竹竿是真的,然後裝上逼真的假葉子。 店裡有所謂創意懷石料理,是要價不斐的套餐。 「我們就點這個吧?如何?」 她覺得喜愛美食的心情似乎漸漸回到身體,仔細看了看菜單,她要了「秋之楓」套餐,Frank則點了「春之櫻」套餐。 服務生提著模樣古怪的石壺在造型不規則的陶杯中注入熱茶,她捧起來喝了一口,是麥茶。 儘管是便宜尋常的飲品,裝在這種杯子裡感覺就不一樣。 套餐包含了八道菜,每一種都有堂皇的名稱以及充滿噱頭的裝飾,當然容器也很特別,都是那種平常如果看見,根本不會想到那是用來裝食物的器皿。 「下次我也買些花器來裝食物看看。」她說。 Frank笑了,然後問:「你覺得口味怎樣?」 「還不錯,食材很新鮮。」其實她覺得口味算不上很驚艷,雖然食物處理得很花俏,但視覺上的感受似乎比口感好,不過她不好意思說得太直白。 她感到有些拘束,似乎並不是因為餐廳本身很高級的關係,她沒辦法放得很輕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Frank提起新部門的事,她禮貌性質地應答,其實並沒有什麼想法。 吃完整套餐點,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她喝著熱茶時,對於剛剛自己說了什麼,又聽了些什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等會兒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裡?」 「新店,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說。 她不是客氣,她是真的不想讓別人送她回家,她覺得那是她私人的領域,不是那麼想讓自己以外的人靠近。 「不用跟我客氣,放你女孩子一個人回去,好像不大好。」 「現在還早,沒關係的啦!我說真的,不用送我。」她心想,其實再晚她還不是曾經一個人在外面亂晃。她曾經在週末的午夜,一個人跑去夜市閒逛,感染一點熱鬧的氣息。 「那好吧,今天我請你,是我拉你來的。」 「不用吧?各付各的就可以了…」 「不,我堅持。」Frank說著,招手叫來服務生,表示要結帳。 服務生拿來帳單,Frank看了看,從皮夾拿出信用卡放在帳單夾裡,服務生拿去櫃檯結帳。 「下次要去哪裡吃?你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Frank問。 「下次?」 Frank看著她,說:「你願不願意跟我交往看看?」 她愣住,腦中一片空白,正想著是不是該說什麼,服務生拿著刷卡單來給Frank簽名。 Frank簽好刷卡單,服務生又離開去拿回Frank的信用卡以及發票。 她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微微低下頭看著桌面發呆,連自己該想什麼都無法清楚。 「不用急著給我答覆,你考慮看看,好嗎?」 她抬頭看著Frank,腦子裡還是一片混亂,她笨拙地點點頭,說: 「唔…我會好好考慮的。」突然覺得,這好像什麼面試… 一直到回到自己家裡,她都還沒有真實感,關於Frank提出交往的這回事。 仔細想想,她應該也不是完全沒想到過這種事情可能會發生,只是…似乎來得太快了一點,讓她有措手不及的感覺。 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在學校宿舍同住的幾個女生聊過交往這回事。 有人認為,只要不討厭,試著交往看看也沒什麼不好,不交往又怎麼知道彼此是不是合得來。但也有人認為,要有那種感覺才願意交往下去,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那麼何必浪費彼此的時間與感情? 就像那時他們這些女孩子常常聊的一個問題,如果只能選擇其一,要選擇愛你的還是你愛的?其實沒有標準答案,只是每個人想要的東西不同。 她已經不記得當時她的回答是什麼,但是隨著年齡漸長,有過感情上的挫折,還有其他種種歷練,她漸漸覺得,自己的感覺是很重要的東西,是牽引著自己一生會怎麼走下去、會做什麼選擇的重要因素。心靈跟身體一樣,勉強,是維持不了長久的。 也許人在無奈時會有那個韌性去安於已經發生的際遇,但…她終究希望在可以選擇的岔路前,做的抉擇是投入了個人意志,而不是被人推著或牽著走。 有些事情,是不能夠為了怕傷感情、不好意思而似是而非,模棱兩可只會造成更長久、深刻的傷害,這點,她有切身的體悟。 以後如何她不知道,至少現在的她對Frank沒有那種感覺,既然沒有,她不想以男女朋友的關係交往下去。 她一面淋浴一面思考,心思漸漸沉澱下來。 她用毛巾包好身體,走出浴室時,想著,下星期一要跟Frank當面說清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