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7

7. 也許是因為做好了決定,也許是因為天氣不錯,週末的她,覺得分外神清氣爽。 原本很久沒見面的好友阿珍說要來找她喝下午茶,臨時有事又不能來了。 雖然有點小失望,她倒也沒有太沮喪,打算一個人出去走走,不要辜負了有陽光又有和風的好天氣。 基於交通的考量,她選擇去淡水。 很多人都說淡水有什麼好玩,人多得要命。可是,對她來說,那裡確實有種節慶的氣氛,一種屬於假期悠悠哉哉的風情。 而且,重要的是,對於她這種無車階級的人來說,現在的淡水是個交通很方便的地方。 在捷運淡水線通車以前,淡水雖然地理上劃屬台北,但在她感覺,淡水簡直遠在天邊,遙不可及。 對於住在台北南邊的她來說,坐車過去路程十分遙遠,而且塞車塞到人要抓狂是常態。 現在方便多了,搭公車去捷運站,就可以從新店搭捷運直達淡水,中途還不用轉線,只要半個多鐘頭。 從她上捷運的這站出發的話,通常都還有座位。現在,她正斜揹著棉布製的包包,心情愉快地坐在捷運的座椅上,閉目養神。 行駛在地下軌道的捷運,過了某站會從地底鑽出地面,爬上高架軌道。 沿路的風景雖然也不是多麼優美,但總比黑漆漆的地底隧道有看頭。 淡水捷運站一出去就是老街的入口,沿路幾乎全都是吃吃喝喝的攤位,另一邊也有幾個為人速寫的畫家擺攤作生意。 人真的很多,慢吞吞地遊逛在街道上。每個人的手上幾乎都拿著各式各樣的吃食,什麼草莓香腸、炸蝦捲、烤臭豆腐、烤麻糬、烤肉串、炸香菇、龍鳳捲、鹽酥雞、紅心芭樂、霜淇淋、糖葫蘆… 她邊走邊張望,嘴巴還沒開張,因為胃只有一個,得審慎盤算一下要吃些什麼,才不會到時想吃的沒吃到,肚子已經塞不下了。 她想著,先去吃份淡水名產阿給好了,這也要挑一下,上次去的那家就不怎麼樣。 「阿給」這種食物,其實就是油豆腐包粉絲,然後開口裹上魚漿之類的東西去煮,吃的時候配甜辣醬。 儘管是這麼簡單的東西,每家店吃起來的口感還是不一樣。 吃了份阿給,她覺得差強人意,不特別美味也不特別難吃。 老街上當然不只是賣吃的,還有些手工木屐店、賣各式各樣小玩藝兒的店…等等。 她曾經打算買雙木屐來穿穿看,不過考慮到她的腳似乎有點太嬌貴,很容易磨破皮,後來打消念頭,還是不要自討苦吃好了。 她沿路吃了阿給、炸什錦鮮菇還有沾花生醬的炭烤小米麻糬,已經覺得挺飽了,手上拿著解渴用的現榨青甘蔗汁,有點喝不下。 路過號稱是百年老店的餅舖時,裡面試吃、買餅的人實在太多,她放棄進去晃的想法,沒跟著擠進去。 接近渡口時,看到排隊要搭渡輪去八里或是漁人碼頭的人龍已經排到連盡頭都看不到,她捨棄搭船的念頭,打算繞回老街,繼續往紅毛城的方向走。 台北就是這樣,只要一到假日,休閒的地方就人滿為患。 不過,淡水的人雖多,也沒有九份可怕,她上回去九份,老街上幾乎擠到不用移動兩條腿,自然就會被人群推著前進的地步。淡水到底是腹地比較大,離開了最擁擠的幾個點,其他地方倒也還好,人們零零散散地走在人行道上,悠閒的風情更濃厚了些。 老街尾端有些店舖很有意思,人也不多,有家裝飾精巧的咖啡屋看起來情調就很好,她想著,下回什麼小吃也不要吃,直接來這裡喝下午茶就好。 一路走過去,過了銀飾店、烤魷魚絲店還有店門口有隻假乳牛的冰淇淋專賣店,再走會兒會經過一家有趣的理髮舖,張貼的宣傳詞說是剪髮加咖啡加欣賞河景才要價兩百元。 那個位置的景觀確實不錯,放眼望去,沒有任何障礙,看得到整片的淡水河景,可惜只服務男士。 她特意從理髮店靠河那邊的走廊走過,發現這家店還裝了個自動付款票卡機,正有個男生把兩張壹百元的鈔票餵進去,然後取得一張號碼牌。 生意真的不錯,走廊上的幾張小咖啡桌旁坐了好幾個等待剪頭髮的人。 她就這麼一路晃到紅毛城,在門口的票亭買票進去,參觀了並不是很有感觸的古蹟,但是,坐在旁邊的樹下感覺很不錯,那裡的風非常舒服。 人要活得開心有時要求不多,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空間,清新的微風,穿透葉縫灑下來的陽光,就可以讓人感覺到幸福。 她在石頭長凳上,以自己的布包包為枕,仰躺了下來,抬起一隻手遮住眼睛。 有小朋友在空地上玩保麗龍模型飛機,有情侶或朋友坐在其他的石凳上聊天,風與陽光包容了所有的聲音,揉合成一點也不覺得吵雜的和諧感,這,就是平淡而安樂的生活。 她覺得很舒服,有點朦朦朧朧的睡意,覺得就這麼小睡一覺也沒什麼不可以。 不過她到底是沒有睡著,起來之後,她拍拍褲子,繼續逛到紅毛城的禮品販賣部,略過那些明信片、鑰匙圈、小擺飾,她的視線很自然地被放在展示櫃裡的茶罐吸引住了。 看起來很漂亮的藍色鐵茶罐,寫著「澀水皇茶」。 她好奇地拿起來看了看,是來自南投澀水的台茶十八號,過去是拿來進貢日本皇室的。 早就聽說台茶十八號是台灣紅茶的極品,她一直想喝喝看,卻一直沒買到。 管它在紅毛城買南投的紅茶會不會很奇怪,管它在觀光區買茶葉是不是會被坑,價錢她看看可以接受,就興高采烈地拿去結帳了。 那天傍晚她回到家裡,迫不及待地將紅茶拆封泡泡看,阿薩姆品種的台茶十八號,果然有獨特的淳厚香氣與口感,別說跟大吉嶺、錫蘭、祁紅、滇紅等等都大異其趣,就是跟之前喝到的阿薩姆紅茶也有不同的風味。 於是她就在台茶十八號的滋潤中心情愉快地度過了整個週末。 ※ 禮拜一上班之前,她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跟Frank說清楚,不要拖,乾脆中午請他吃飯還人家一頓,把話講開好了。 她想著心事,邊走出電梯門,不經意瞥到坐在櫃檯後面的Judy,訝然發現妝化得美美的Judy用一種幾乎可說是兇狠的眼光瞪她。 哇咧,這是怎麼了… 她半是嚇到半是不解地刷卡走進公司大門,然後好像有點想通,她自己覺得沒事了,可是對別人而言,八卦風波還沒過去呢!看來是要等一段時間,總會風平浪靜的。 她這麼想著,不自覺地點點頭,腳步轉入自己的位置。 剛要拉開椅子坐下來,赫然發現桌上有個茶罐,跟她星期六在紅毛城買的那罐一模一樣。 她頓時愣住,萌生出一個超級荒謬的想法:難道茶罐會長腳自己跑來找她?她跟澀水皇茶的感情有好到這種地步嗎… 稍微回神,才發現茶罐下面壓了張紙條。 小小的紙片幾乎完全被茶罐遮住,只露出一小角。 她放下背包,拉開椅子坐下,小心翼翼地移開茶罐,就好像電影中拆解定時炸彈那樣謹慎。 紙片上簡單寫著:「送你 阿習」 一時間,她腦中炸得一片空白,接著馬上產生的想法是:難怪Judy臉色那麼難看,她一定是跑來偷看過了… 她反射性抓起電話想撥小習的分機,剛按了一個號碼又遲疑了,她要跟小習說什麼?現在的她根本還完全無法決定,因為… 這不是一罐茶這麼簡單,這居然是這麼一罐茶! 她放下電話,望著茶罐發呆,也許小習根本沒什麼意思,可是因為是這麼一罐茶,她覺得自己的心情很難恢復平靜。 她很難以平常心去看待這件事。 她該…怎麼辦? 她就這麼一片混亂地耗了兩個多小時,什麼事也沒有做。 心裡一片混亂中,她忽然聽到小習的聲音,小習在登記訂便當,她想著,等下小習過來,她是否該說些什麼… 小習來到她的位置,還沒等她開口,便綻出一個笑容,說: 「星期天去紅毛城看到,想說你喜歡紅茶就買了。」 她忍住沒說,我星期六也去了那裡,也買了同樣的紅茶。 「今天訂豬腳飯那家,你要不要?」 「…不用了。」 「嗯。」小習離開她的位置繼續去問其他人。 她才想到,她居然連一聲謝謝都忘記說。 本來打定主意要約Frank去吃午飯把話講清楚,但現在她已經完全失去那種心情。 她思索著,是不是因為她知道了旁人的閒言閒語,才會把本來沒什麼的事情過度解讀? 她跟小習是有過稍微特別而有趣的經歷,就那次停電,摸黑走了八層樓梯,而且他們似乎也算談得來,雖然嚴格說來也沒真正聊過幾次。 想想,她自己偶爾在逛街時看到適合的東西,也會買來送給她的同性朋友,所以這沒什麼,她不應該想太多。 可是… 畢竟小習是個男孩子,不是她的同性朋友。 她沒辦法真正說服自己。 也或許,她並不真的想說服自己。 ※ 恍恍惚惚,中午吃飯時間到了她都沒留意,直到Frank來到她座位前叫她,她才回過神來。 「Dianne,一起去吃飯吧!」 她原本就打算找Frank共餐,可是臨到頭來,她居然一點都不想去。 她猶豫著,甚至有種想法,如果答應跟Frank交往,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過去,恢復風平浪靜? 她對自己萌生的想法深自厭惡,這不等於利用他人來逃避?她怎麼會有這種念頭… 「我不去了,你去吃飯吧!」 「Dianne,你沒事嗎?」 「沒事,只是想思考點事情。」 「那好吧!改天再一起去。」 她淡淡笑了笑,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Frank揚了揚手,自己吃飯去了。 ※ 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很久,辦公室裡的人漸漸走光,某些區域連燈都熄了。 她趴在桌上,覺得很疲倦。 「Dianne。」 她心裡一跳,抬起頭來,看到小習的臉。 「我聽說了,那些八卦…很困擾你吧?」 她有點反射性地擺出笑容,說:「是你比較困擾吧?畢竟我比你大那麼多。對了,謝謝你的茶葉。」 小習平淡地說:「困擾嘛…還好。」 「哦?你還真想得開。」 「不是想得開。」 「那是什麼?」 「因為我在想…有沒有可能變成真的。」 她瞪大雙眼,看著小習臉上浮現微笑,胸腔裡心臟怦怦亂跳,完全不能肯定小習的話到底是認真還是說笑。 小習轉身擺了擺手,說:「我走了,下次有空的話泡茶請我吧!掰。」 她愣愣望著小習的背影,連自己該想什麼都不能確定。 ※ 那天晚上,她徹底失眠了。 小習的話顯然遠比Frank的話更擾亂她的心神。 小習還這麼年輕,她整整比他大了八歲。 八歲,不是小差距。 這個世界不太公平,如果男生比女生大八歲,好像算不了什麼。 沒有辦法,生理上的限制就是這樣。如果考慮結婚生小孩的話,女人還真的是年華易老。 啊!神經病!她暗罵自己,真是夠扯了,想得太遠了吧! 無論如何,這種事情不是遊戲,她玩不起,她也不想拖別人下水。 可是她又如何能輕易斷定別人的想法? 她連小習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都不知道。 她連該不該去問清楚小習的意思都無法決定。 會不會是她自己想太多? 貿然去問清楚是不是太可笑? 她到底該如何繼續跟小習相處? 思緒亂七八糟轉來轉去,突然一個想法從一片混亂中浮現,清楚起來… 她是真的很喜歡小習,就算不是愛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