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8

8. 一連好幾天,她都埋首於工作,讓自己陷入自閉的狀態,除非必要,常常一整天都不跟人說半句話。 小習照例每天來問她要不要訂便當、訂咖啡什麼的,Frank則只要沒有外出洽公,就會撥她分機邀她去吃午飯。 她沒有訂便當訂飲料,也沒有跟Frank去吃午餐。每天午休時間一到,她就一個人拿著錢包匆匆走出公司,走到很遠的地方去吃午餐,然後一直晃到午休結束才回來。 其實她很想很想跟小習問清楚,也很想很想跟Frank說清楚,但是她終究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做。這不僅僅是矜持啊、不好意思啊、猶豫不定…這些情緒可以解釋的。 在小習跟她說那簡單的幾句話之前,她完全沒料到自己的心思會亂到這種地步。 她很明白,最根本的原因,是害怕。 害怕一旦衝動地去問了說了,現有的狀況會打破,會有無法預知的變化。 彼此互為同事,幾乎天天要見面的,不是萬一感覺不對就可以撇開拋下跑掉的情境。 她對於自己的膽怯與優柔寡斷感到無奈與厭惡,她一向很羨慕那種作風乾脆爽快、勇敢豪氣的人,瀟灑地選擇決定,然後就不再後悔、也不回頭。 很多事情,曖昧不明最是難受,一旦攤開擺明了,不管結果是好是壞,總比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窮折騰來得好。這個道理她懂,卻很難真正提起勇氣去實行。 今天是週五,雖然一直不停地工作著,效率卻不怎麼樣,預定完成的工作只達成百分之八十左右。她嘆了口氣,看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了,辦公室空蕩蕩的,同事好像都走光了。 沒人喜歡週末晚上還在公司裡耗。 她慢吞吞地收拾桌上散亂的文件,關掉電腦,把筆插回筆筒。她看了看,茶杯裡還有小半杯早已冷掉的紅茶。 她拎起茶杯,正打算去茶水間把沒喝完的茶水倒掉,才一抬頭,就看到小習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人正趴在隔間板上看著她。 她嚇了一跳,心臟怦地猛撞一下,類似做壞事被逮到那種慌張的感覺。 「你還沒下班啊?怎麼常常都這麼晚?」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她故作輕鬆地問。 印象中,以前在小習同樣這職位的那幾個男孩子,好像都是早早就下班的。而幾乎每天都是倒數幾個離開公司的她,常常下班時都還看到小習。 「因為你都待到這麼晚。」小習說,表情跟語調都很平常,好像這理由是再自然合理不過的了。 小習平淡的一句話,卻讓她不自覺地把手上的茶杯幾乎是掉下去般地用力放在桌上,腦子裡一片空白,卻又像是有什麼東西晃來晃去。 掙扎了老半天,她才很艱難地擠出一句話:「…你有事要找我?」 「其實沒有。」 「那…」 「只是想跟你說說話而已,我看你最近心情都不太好。」 「就…為了這樣?」她開始有種想哭又想笑的衝動,她覺得自己的腦子已經不正常了。 「我讓你困擾嗎?」小習很認真地問。 「…沒有…哪有…哪有這回事。」她不自覺地兩手把茶杯慢慢轉來轉去,好像不做點什麼,根本沒辦法維持起碼的冷靜。她把目光移到手裡的茶杯,不敢繼續看小習。 「你不是要去洗杯子?」 「嗯…」 小習轉身要回去自己的座位,她霍然站起身來,忍不住叫住了他。 「小習!」 「嗯?」小習回過頭來。 「我不明白…」 她沒有完整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小習卻聽懂了。 「你是說我對你的想法?」 「…嗯…我不知道有沒有感覺錯誤,但是…我覺得…我覺得你對我跟對別人不同。你是把我當朋友?大姊姊?還是什麼?」她豁出去噼哩啪啦衝口說出這一大串,突然覺得整個人鬆了一口氣,就算丟臉也罷了。 小習默默地看著她,然後笑了起來。 「為什麼笑?」她覺得臉燒燒的。 「Dianne,我真的覺得你很可愛。」 「拜託,我比你大那麼多,不要說我可愛。」 「我完全沒這種感覺。」 她覺得臉上的血流量不太正常,溫度也不太正常,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小習停了一會兒,很自然平常地說:「明天星期六,你有沒有空?要不要去菁桐走走?你住新店,從那邊去很近。」 「不行,我爸明天從大陸回來,我要去機場接他。」她沒經過思考就這麼回答,說完才覺得好像不太對… 「那改天好了。」 她突然意會過來,啊?這根本是約會邀請吧… 「我去收一收,等下一起走吧!」 「小習…」 「我可以送你去捷運站,我有多準備了一頂安全帽。」 她忍不住衝口說:「等等!小習…,我比你大八歲!八歲,是八歲欸!」 小習看了她好一會兒,然後慢慢說:「如果是拒絕,我不接受這種理由。」 她愣愣望著小習,忽然覺得眼前這個人好陌生,一點也不像僅僅二十歲的大男孩。 「我去收東西了,很快就好。」小習轉身走開,她傻傻地望著小習的背影,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 ※ 後來她跟小習一起離開公司,一起搭電梯,戴上小習為她準備的安全帽,坐上小習的機車,讓小習送她去捷運站。 小習說起菁桐那個地方,那是台鐵平溪線的一站。台灣的鐵路網,好像只剩下平溪線、內灣線還有集集線是仍然行駛小火車的路線,觀光價值遠比實質交通用途更大。 她有印象,很久以前跟朋友搭過平溪線小火車,菁桐是終點站平溪鎮的前一站。幾個女孩子從瑞芳搭上小火車到平溪,然後又從平溪搭火車回瑞芳。 當時,她只是在火車靠站時,透過車窗看到菁桐小鎮的一點點,看起來純樸可愛的火車站,並沒有真正去過那個地方。 小習說前陣子跟他的同學一起去玩,覺得那地方很不錯,覺得她一定會喜歡。 如此這般閒聊著,把原本可能會有的困窘之類的感覺都趕跑了。 雖然覺得這一切完全不真實,但她沒有原本以為的那麼侷促、尷尬,反而有種奇妙的飛揚感,一顆心就好像灌了氫氣的汽球,如果沒有一根線栓著,彷彿能飛出胸腔飄上天空。 所謂合得來,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她搭上捷運時,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真的要開始嗎?真的要這樣下去嗎?他們之間是有可能的嗎?許許多多的疑問充斥腦海。 雖然有著幾分擔憂,但她心底深處卻沒有阻止自己去瘋的意願與動力。 那是很難形容的感受,唯一能確切描述的,就是她與小習相處時總是覺得很快樂,儘管他們也不過就是這樣閒話家常而已。 她正出神地胡思亂想,手機突然響了。 「喂?」 「丫頭,我是爸爸。」 「爸?怎樣?你不是明天回來?」 「我就是要跟你說這事。我臨時有點事,暫時不回去了,可能過一兩個禮拜,確定了我再告訴你。」 「哦…爸,你還好吧?」 「沒事,不用操心。」 雖然是這樣說,她覺得父親的語調有點怪,似乎有些浮躁還是什麼別的,但也許是她多心了也說不定。 總之,父親說暫時不回台灣了,等會兒回家得記得打電話告訴姑姑一聲。她突然想起小習說要去菁桐的事,有種莫名的恍惚感。 當天晚上她看電視看到很晚。 本來她打算睡覺去了,關電視前隨意選台,意外發現某個頻道在播映「愛是您,愛是我」這部英國片,就給它撩落去看到完。她之前就看過這部片子,當時就非常喜歡,尤其覺得飾演那位外遇邊緣的BOSS的老牌英國演員演來入木三分,令人讚嘆。每一段溫暖溫柔的故事,讓人看得心裡很舒服。 等片子結束,已經是半夜兩點,她睡眼惺忪地去浴室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她做了奇奇怪怪、紛亂龐雜的夢,她知道自己在作夢,卻怎麼也醒不過來,直到手機鈴聲叮叮咚咚地響起。 她驚醒過來,發現窗外天色大好,陽光透過窗簾照進來,把整間房子都暈染得十分明亮,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她匆匆忙忙爬起來去掏包包拿手機,順便瞄了一眼五斗櫃上的鬧鐘,十點十七分,不是什麼離譜的時間。 「喂?」 「是我。」 「小習?」 「你什麼時候要去機場?你要怎麼去?」 「我不去了,我爸臨時取消,說暫時不回來了。」 「哦?那要不要去菁桐?」 「唔…要怎麼去?」欸…她不該是這種反應的吧… 「騎機車。」 「騎機車?」 「從坪林那邊過去很近。一小時後我去接你,你地址給我。」 這樣好嗎?這樣真的好嗎?心裡還交戰著,嘴巴卻已經不由自主地把地址報出去了。 「等會兒見。」 切斷通訊後,她注視著手裡的手機出神。 她不能瞭解小習的想法,完全想像不到小習的感覺。 小習的態度很坦率很直接,沒有任何曖昧不明的地方,可是她還是抓不住。 也許她真正感到迷惑的是,小習為什麼喜歡她?為什麼想跟她在一起? 這不是順理成章、很容易就想得到答案的疑問。可是另一方面,她的心底有種簡直可以用「雀躍」來形容的情緒。 她很高興,同時又有點不安,她有所猶疑,卻又想放任自己一頭栽下去。 以她的個性,是不會認為曾經擁有就好,任何感情,她都希望能綿延持續,希望能長長久久。 雖然貌似想得太遠,不過,在詩經中,她一直覺得最浪漫的文句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對於能夠長久存在的任何東西,她總是懷抱著崇敬與感嘆的心理。 滴水穿石,時光的河流則比水流更具侵蝕性,抵抗得了時間的洗禮,不管是人,是物還是感情,自然都彌足珍貴。 她知道自己確實喜歡小習,但她也知道,他們之間,很可能會有許許多多問題。 她不是那種很勇敢的女人,說不怕不擔心是騙人的。而真正疑慮的,並不是惟恐浪費了自己的年華,虛擲自己的感情,而是…怕有一天,她會想,她曾有機會,卻沒有阻止錯誤的發生。 她與小習,她是年齡更長,有過更多經歷的那一個,也因此似乎理所當然應該是比較理性、深思熟慮的那一個。 可是她發覺自己不能夠,不能夠產生足以讓自己滿意的理性與考慮。 也許她想太多了,但她很難不去想這些。 胡思亂想著,忽然發現居然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 她驚跳起來,趕忙去洗臉刷牙喝水換衣服。 雖然這該算是一般定義的初次約會,但其實她沒有這樣的感覺。 她沒有為了該穿什麼而煩惱,去郊外玩,當然就是T恤加牛仔褲,再套件薄外套就行了。 她把頭髮梳一梳,紮好馬尾,沒有想要特意化妝打扮漂亮的念頭。 她把假日常用的斜背布包拿出來,把必要的東西放進去,錢包、捷運悠遊卡、面紙、環保筷、輕量折傘…對了,還有鑰匙,要是忘了帶自家鑰匙就糗大了。 門鈴響的時候,她幾乎驚跳起來,第一次覺得自家門鈴的聲音怎麼這麼大,不過說,這門鈴也極少有響的機會。 拿起對講機話筒,把自己的聲音送過去:「喂?」 「是我,阿習。我在樓下等你。」 「哦,好,我馬上下來。」她把包包揹起來,在門口穿上球鞋,然後出去把門鎖好,沒有搭電梯,而從樓梯直接下去。 打開樓下大門,覺得陽光好耀眼,眼睛忍不住瞇了起來,等視線清楚,看到穿著黑色T恤、牛仔褲、套件淺米色純棉襯衫當外套、還戴了墨鏡的小習。突然覺得,跨坐在機車上的那個大男生實在長得很好看… 「我猜你沒吃早餐吧?去到那邊再吃東西怎麼樣?」 「嗯,好。」 她接過安全帽,昨天天色暗淡沒看清楚,現在她發現這頂安全帽好像是全新的,有種感動的滋味。她戴好安全帽,坐上後座時,忽然聽到小習說: 「以後跟別人一樣叫我『阿習』吧!」 「啊?原來你介意我叫你小習哦?」 「不是我介意,介意的人是你。」小習…阿習戴上全罩式的安全帽,扣好扣帶,戴了薄皮手套的雙手握住機車握把。 她心裡微微一震,引擎聲提高起來,然後機車平順輕快地行駛到馬路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