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9

9. 機車平穩順暢地馳騁在車流量不算多的馬路上,她感到有些驚奇,沒想到晴朗的假日裡,往市郊的景點居然也有如此清爽車馬稀疏的路線。 機車彎入一條路,很明顯擁擠了起來,她沒有開口說什麼,小習卻好像知道她在想什麼,突然稍稍回頭說: 「過了深坑就好了。」 「啊?」她心裡一跳,這算不算有默契? 「前面就是深坑老街,過了這段,車子就少了。」 以各式各樣豆腐料理出名的深坑老街,也是一到假日就人滿為患的地方,短短的整條街上,兩邊古色古香的老房子全是店面或擺攤的鋪子,幾乎全都是賣各式各樣的吃食。除了燒烤的、紅燒的、麻辣的、清蒸的、油炸的…各種手法料理的臭豆腐、豆腐,還有各種口味的麻糬、花生糖、酸梅湯、麥芽糖、手工蛋捲、粽子、芋圓、魚丸…除此之外,深坑這地方談不上有什麼漂亮的風景。 「你要在深坑吃東西嗎?還是到菁桐再說?」機車鑽過車輛與行人交織的陣勢來到深坑老街入口附近,小習這麼問。 她轉頭看了看那滿滿的人潮,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說:「…去菁桐吃東西好了。」 她並不是特別討厭熱鬧,但是人多到這種地步,實在有點可怕說。 「嗯。」小習小心地越過車陣。 果然如同小習剛剛說的,通過這一帶,後面的道路是豁然開朗,車子明顯少了很多很多,也沒有到處亂走亂鑽的行人。 機車在岔路口繞上某條山路,連空氣都完全不一樣了。放眼望去都是綠色的樹叢,陽光透過白雲從天上照射下來,在山的表面形成移動的影子。 迎面的風帶著清新的氣味,她心情大好,整個人像是要飛起來一般輕盈。 在這樣的山路上騎機車實在暢快無比,人與風之間無所隔閡。 「真好!真想大叫幾聲。」她說。 「那就叫啊!」小習笑著說。 她童心大起,雙手攏著嘴旁,喔咿喊了一聲,小習也跟著叫了一聲,兩個人開心地笑了起來。 「我都不知道台北近郊還有這樣的地方。」 「大部分人都去平溪、十份那裡,會到這裡的人比較少。」 風很大,她聽不太清楚小習說的話,心想還是暫時別聊天了。 她聽到機車的聲音在通過不同的地方會有不一樣的頻率,通過山壁旁是一種,通過人工圍欄又是一種。 這條山路並不荒涼,旁邊有住家、小商店、廟宇、甚至學校。嚴格說來這條路也沒有特別漂亮,但是對於長久生活都不離都市的人,能夠接觸到大片青草綠樹就是很開心的事了。 人終究是需要大自然的。 時近中午,陽光很強,可是她覺得曬在身上暖烘烘的挺舒服。 菁桐在山路一個大彎道旁邊,面外是幾家商店,幾乎都是賣吃的,果然是民以食為天。 小習把機車騎到旁邊的空地,她下車,把安全帽脫下來,看小習把機車停好。 小習把自己的安全帽也脫下來,接過她遞去的那頂一起放好。 「這家的炸秀珍菇很好吃。」小習指著對面的店家說。 「哦?」 小習自然而然地牽起她的手過馬路,她只覺得臉上的溫度似乎有點上升,她沒辦法像小習那樣自在。 「老闆娘,一份秀珍菇。」 賣炸秀珍菇的老闆娘從袋子倒出秀珍菇,沾了調好的麵醬,丟到油鍋裡炸。 她正忙著從背包裡掏錢包,小習已經掏出零錢來遞給老闆娘了。 「啊,不用這樣啦!」她說。 她的薪水應該比小習高出不少,她可不希望兩人相處,結果都是小習在支出。 「反正剛好有零錢。」小習不以為意地說。 她捧著裝在防油紙袋的炸秀珍菇,用竹籤插起一朵炸菇,咬起來鮮嫩多汁,比淡水那邊賣的好吃多了。 「怎麼樣?」 「嗯!超讚!」 「我就說吧!」 從巷口走進去,聽到店家門前的開水壺冒出氣笛的聲音,她好奇地望過去。 小習解釋說:「有賣麵茶的店都用這個當招牌。」 「麵茶?好懷念哦!上次吃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那去吃一碗怎麼樣?」 「好啊!」 兩人走進像是泡沫紅茶一般的店,小習要了兩碗麵茶。 端上桌時,碗裡的麵茶粉用滾水一沖,並沒有攪開,要客人自己邊吃邊攪拌,也算是種樂趣。 她拿起小調羹把碗裡的麵茶攪成糊狀,然後拿起沾滿麵茶糊的調羹舔了舔,忍不住讚嘆:「好香!」 小習看著她笑,說:「你很適合去拍食物的廣告欸!看你吃,都覺得被你吃的東西好像特別美味。」 「對了。」她打開包包,先從錢包裡掏出零錢來,說:「這回輪我付了。」 「你不需要算得這麼清楚啦!」 「話不是這麼說,你現在才剛開始工作欸。」 「可是我賺的全都是自己的啊!夠用的啦!」 「你不用給家裡嗎?」 「不用,他們不需要。我住我哥那裡,他也不肯收我的錢。所以,算一算我根本沒什麼開銷。」 「你哥是從事哪一行的?」她隨口問。 「他是小兒科醫生。」 「哦,那很厲害。」要考上醫科就不是簡單的事,當醫生可是很辛苦的。 「你上次說,你爸在大陸,所以你在這裡沒親人?」小習問。 「有個姑姑,但是平常也很少往來。」 「一個人過有時候很辛苦。」 「還好啦,習慣就好了。」 「以後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要找人陪你去哪裡或是幫忙什麼的都可以。就算是半夜睡不著也可以打電話給我啊!」 一種感動湧上心頭,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沉默了一會兒,只輕輕說了聲:「謝謝。」 「說到這個,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手機號碼記在你的手機裡?」 「沒有。」 「你的手機給我一下,我幫你輸入進去。」 她乖乖地掏出手機遞給小習,小習把電話號碼輸入進去。 「手機跟家裡電話我都輸進去了。」 她從小習手裡接過自己的手機,終於忍不住問:「小...阿習,為什麼是我?」 小習一手撐著下巴看她,平淡地說:「沒有特別為什麼,我從第一眼看到你就有很好的感覺,讓人覺得很舒服很自在。」 她聽到自己的心跳好像變得很清晰,視線微微垂下落在面前的麵茶,低聲說:「唔...是這樣的嗎?」 「我不是那種喜歡想很多的人,我覺得喜歡你,所以想跟你在一起,如此而已。」 她抬起眼睛,看到小習的表情很坦然,也很真摯。她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小習是年輕,可是...也許也正因為他年輕,所以擁有最純樸的真,而能夠得到這樣的真、這樣的對待,該說是種難求的幸福。 「麵茶要冷掉了哦!」 「哦,那我趕快吃。」她攪動黏乎乎的麵茶,往嘴裡送。 兩人吃完麵茶,走出店舖,旁邊就是鐵道,高高的柵欄上掛滿了許願的竹子。再走過去幾步路,有個小亭子裡面停放著古早的台車,上面也掛滿了許願竹。 「好誇張,上次我來的時候還沒這麼多。」小習說,然後問她:「要不要拍照?你去台車前面,我幫你拍。」 「不用了吧?」她覺得自己不上相,所以從來都不喜歡拍照。 過去是鐵道故事館,販售很多跟鐵路有關的紀念品,像是火車模型、鐵路便當盒、帽子、鑰匙圈、玩具、畫片...還賣木片做成的明信片,可以在上面寫字、蓋紀念章,貼上郵票可以當作一般明信片寄送。 「啊,這個好玩,我寄一份給你吧?」她說。 「好啊,你寄給我,我也寄給你。」 他們買了兩張火車頭造型的木頭明信片,各自拿各式各樣的紀念章蓋上去,寫上對方的名字,然後又交換,各自寫上自己的地址,最後交給服務人員。 再過去就是小小的菁桐火車站,刻意維持的老式風情。 過了火車站,便是一間不大的展覽館,裡面展出了一些舊照片、當地建物模型等等,然後有些小吃店、咖啡屋等等。 沿著鐵道旁邊走,是一些民宅,其中也有個人開設的工作室,販賣手工藝品。進去參觀時,她對於顯然是利用撿來的木片疊成的展示架比架上的布製提包、手拉坯杯子等等更有興趣。 經過一個看起來像個棚子的地方,小習說: 「走下去是菁桐國小,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 穿過棚子往下坡走一小段路,就到了菁桐國小,很迷你的小學校,雖然花花綠綠有些裝飾過度,卻處處流露對這個地方的深厚感情,於是那些花俏的拼貼、東掛西掛的植物等等都變得無比可愛。 「好可愛的小學!」操場就那麼一點點大,遊戲設備倒是挺齊全。有幾個小朋友在遊玩,也有小朋友繞著操場騎自行車,還有小朋友在練習籃球。 小習來到雙槓前,一跳就把身體撐上去,翻了個滾又跳下來。 「等下繼續沿著鐵道走,大概半小時就可以走到平溪,要不要走過去?還是你想搭火車去?」小習問她。 「走半小時就到得了?這麼近啊?」 「我們也可以走路過去,回來的時候搭火車。」 「好啊,那就這麼辦。」 往平溪的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風景,就是平平凡凡的一條人煙稀少卻不算荒涼的路,但是彼此聊著喜歡什麼電視節目、什麼電影、什麼歌曲...拉拉雜雜一大堆的,不知不覺就已經到平溪了。 「真不敢相信,怎麼我喜歡的歌你都聽過?你跟我是同年代的人嗎?」剛剛她說到自己喜歡的西洋流行音樂,本來以為小習會很陌生,沒想到他全都知道。 「我哥年紀比你還大啊,我還有個姊姊,跟你差不多大。」小習說。 「你還有姊姊哦?」 小習說:「不只,我還有個妹妹,現在高二。」 她突然有種怪異的想法,很想知道小習是不是跟他姊姊感情不錯,是不是很欣賞他姊姊那樣的女性。 「你姊姊...」 「她在台中工作,怎麼?你想認識她?」小習笑著問。 「沒有啦...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順其自然,不用特地怎樣。」 「嗯,以後總有機會認識的。」小習說得很自然,她聽在耳裡卻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這表示,在小習的想法裡,他們的交往應該是要長久下去,應該是認真面對的。 小習突然想通了她特別問起他姊姊的心思,恍然大悟說: 「你跟我姊一點都不像,無論是長相還是個性,都相差很大的。」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你一直很在意你比我大這點,可是我真的覺得沒什麼。」 小習說得沒錯,在意他們之間的年齡差異的人是她,不是小習。 「對不起,我也知道我這樣很煩人。」她有些無力地說。 可是在意就是在意,這種心態既然存在,假裝不在意也沒有用。 「也許時間久了就好了。」 「或許吧!不過還好我並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代溝。」她說。 小習笑了出來,說:「還代溝咧!不是有那麼一種說法嗎?心靈的年齡比較重要,你自己覺得年輕就是年輕啊!」 「也許我只是擔心以後你嫌棄我。」她不自覺地噘起嘴來說。 小習大笑,然後說:「不,我不相信,因為你是那種自己一個人也會過得很好的女孩子。」 「真的嗎?你覺得我是那種人?」 「是啊,我覺得你是很能自得其樂的人。」小習說:「說到這個,你還欠我一杯茶。」 「啊?」 「你不是說過要泡茶請我?」 「好啦,星期一去公司泡紅茶請你。」 兩人在菁桐與平溪走走逛逛、東看西看,有時坐下來喝杯茶,就這麼也消磨了一整個下午。 後來他們到深坑吃晚餐,晚上的深坑人比白天少多了,熱熱辣辣的紅燒臭豆腐確實美味,QQ的芋圓也很好吃,堪稱是心滿意足的假日。 小習送她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左右了。 小習說以前的同學之前就約了他明天去打球,所以就不找她了。 她對這樣的安排覺得很好,一開始就膩得太緊也不是什麼好事,老實說,自從跟前男友分手之後,她還不是很能適應有人陪伴的日子。 ※ 星期一早上,她就撥分機給Frank,約他中午去吃飯,她打定主意要把事情說清楚,說她不會跟Frank以男女朋友的關係交往。 她約Frank在潛艇堡那家餐店見面,午休時間一到,她就自己一個人離開公司到那家店去等待。 她大概等了十分鐘,Frank才出現。 「抱歉,接了通電話耽擱了時間。」 「沒關係,你要不要先去點餐?」她說,她自己的餐點已經點好放在桌上了。 Frank去櫃檯點餐,然後拿著潛艇堡跟飲料過來坐下。 「你有事跟我談?」 「嗯,關於你上次說的...對不起,我想我們還是當普通朋友吧!」 Frank移開視線,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點頭,說:「我明白了。」 話說出口,她鬆了一口氣,覺得總算把事情做了了結。 兩個人默默吃著自己的餐點,氣氛稍微有點尷尬。好不容易吃完,她說:「那我先走了,想去買點東西。」 「...嗯,你先走吧!」Frank說。 她離開餐店,覺得整個人輕盈起來。她繞到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優酪乳,然後慢慢走回公司。 下午小習來登記訂購飲料時,說:「你不用訂吧?說好今天要泡茶請我的哦!」 她忍不住笑:「記得啦!等一下就來泡茶。」 她用小習送的澀水皇茶泡了一壺紅茶,撥分機叫小習拿杯子過來。 小習拿著自己的杯子過來時,她差點笑出來,因為小習的杯子是上面畫著可愛卡通貓咪的瓷杯。 「這是我妹買的。」小習說,也忍不住笑。 她把深寶石紅色澤的紅茶倒入小習的杯子裡,小習喝了一口,說: 「跟平常喝到的很不一樣。」 「嗯,一般茶包多半是錫蘭紅茶,而這是阿薩姆。」 「下次泡別種給我喝喝看吧!我覺得很不錯。」 「好啊!」她很高興小習似乎對紅茶有興趣。 那天晚上她睡得很好,隔天精神飽滿地去上班,比平常稍早抵達公司。 走近自己的座位,看到桌上好像有張便利貼,用鉛筆寫的,字跡很淡,看不清楚。 她把包包放下,拿起便利貼,只見上面非常潦草地寫了三個字:「不要臉!」 她嚇到了,一下子什麼也想不到,只覺得這三個字好像化成聲音,在她腦子裡嗡嗡作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