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0

10. 最初乍看到那張充滿惡意的便利貼,她的感覺是嚇到,腦中一片空白,但是過了一會兒,她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那幾個鉛筆字在那裡沒什麼變化,然而在她眼裡彷彿表露著不同的意思。 她把便利貼揉成一團,丟到字紙簍裡,覺得整個人很疲累。她發了一會兒呆,彎下腰去打開放在桌子下面電腦主機的電源。 在等待電腦開機的這段時間裡,她腦子裡轉過很多思緒,雖然說剛剛嚇了一跳,但其實對於這樣的事,她並不是真的多麼驚訝。或許是直覺,她早就預料到一定會發生些亂七八糟的麻煩事,只是沒想到是這麼直白粗率的表現方式而已。 她懶洋洋地拎起茶杯,站起身來,離開座位走去茶水間洗杯子,心想,不知道這種荒謬的事情會很快就過去呢?還是愈演愈烈? 「Dianne,早啊。」 她回頭一看,是小冰。 「早。」她淡淡打招呼。 小冰打著呵欠,一手提著馬克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 「昨天看電視看到好晚哦!今天早上差點遲到說。」小冰說著,又打了個呵欠。 「我好了。」她讓開來,讓小冰洗杯子。 她把洗好的杯子放在開飲機出水口下方,按下熱水鍵,裝到八分滿。 「我先回去了哦。」 「嗯。啊…好睏。」 她小心拿著杯子,剛要走出茶水間,迎面遇見Frank。突然之間覺得有些尷尬,支支吾吾才說出一聲早。 倒是Frank態度自然得多,露出微笑,說: 「早啊!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呃…今天還是先不要好了…」她剛說完,才覺得自己說的話奇奇怪怪的,什麼叫做今天先不要?可是話已經出口,後悔也來不及了。 她下意識地回過頭去,果然看到小冰很感興趣地偷瞄著他們。 「…我回位置去了。」她說著,匆匆忙忙從Frank旁邊走過去。 回到自己的座位,她有點懊惱,覺得自己表現得也太過彆扭了,一點都不大方。 小冰從茶水間拿著杯子過來,不回自己的位置而跑來她這邊。 「喂!你跟Frank是怎麼回事啊?」 「什麼怎麼回事?」 「我看你們怪怪的。你為什麼不答應跟他去吃飯?」 「我為什麼一定要跟他去吃飯?」 「很明顯他在追妳啊!」 突然心頭火起,她衝口說:「那我就一定要接受嗎?」 小冰愣了一下,望著她,然後露出一種原來如此的表情。 「我知道了,原來他們說你喜歡阿習是真的。」 小冰的推論邏輯她完全無法接受,她覺得要不要接受一個男人的追求,跟她是不是喜歡另一個人並不一定有絕對直接的關係。 可是... 對於小冰的說法,她既不想承認,也無法辯駁。 「你哦!傻瓜一個。你跟阿習怎麼會相配嘛!真是。不管你了!」 小冰搖搖頭回去自己的位置。 她的感覺很複雜,照說她該覺得生氣,這關小冰什麼事啊?可是,小冰的話正呼應了她心底深處隱隱的不安。 上午十點,小習照例為大家登記訂便當。 來到她座位時,小習很自然地說: 「中午我帶你去個地方。」 「啊?」 「我敢打賭你一定會喜歡。」 本來她心底閃現的猶豫也因為好奇而被壓了下去。 「什麼地方這麼神秘?」 「去了你就知道,中午我到樓下等你。」小習說完人就走開去幫其他要訂便當的人登記。 一下子遲疑沒有拒絕,現在特地把小習叫回來跟他說不去好像有點奇怪,太小題大作了。 算了,她突然想開了,反正如果他們真的要在一起交往下去,遲早什麼事都會冒出來的。 其實她忍不住覺得很開心,中午的約會讓她心情大好,管它什麼沒品的惡意字條!管它是不是在別人眼裡很相配。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她的工作效率出奇高,到了中午,她已經把預定今天要完成的工作做完了將近百分之八十,看來到下班時,進度很有希望可以大大超前。 提醒午休時間到了的音樂聲響起,她匆匆忙忙掏出錢包,把電腦螢幕的電源關掉,然後站起身來,把椅子靠好就走。 看到包括小冰在內的幾個同事站在電梯門口聊天等電梯,一個念頭閃過,她捨棄搭乘電梯,轉身推開安全門走樓梯下去。 經過上次的地震之後,可能是管理委員會有稍微注意,樓梯間堆放物品的情況比之前好得多了。 以前唸中學時,體育老師教過他們,下樓梯時要快速而規律才是最省力的,慢慢下樓梯,膝蓋要承受的力量會比較吃重。 她很快地下樓,剛出大門,就看到在她正前方,小習已經跨坐在機車上,拿著她專用的安全帽等她。 懶得管是不是會被同事看到,她快步上前,接過安全帽戴好就坐上車。 小習一扭油門,機車敏捷地疾馳而去。 ※ 「那麼遠哦?還得騎機車去。」她大聲問,大部分聲音都被迎面的風吃掉了。 「還好啦,快到了。」小習把機車轉進一條小巷子,靠邊停下。 「這裡嗎?」她一面下車一面問。 「這裡比較好停車。」 「哦。」她把安全帽遞給小習。 「這邊。」小習往前面一指。 她跟著小習快步往巷子底走去,問說:「你怎麼會發現這裡的?」 「之前看到網路上介紹,昨天晚上我有先來勘查過地形。」小習笑著說。 她也忍不住笑:「還勘查咧!」 「好像開幕沒多久,希望人不會很多。」 走到巷子底一拐彎,就看到一家很可愛的小餐店,以藍色橘色裝潢,有種明亮溫暖的海洋風情。 餐店裡面不大,座位大概坐了七成滿,幾乎全是年輕女性。 滿臉笑容的年輕女主人輕快地走過來招呼,請他們坐下,順便遞上菜單。 她翻開菜單,立刻了解為什麼小習認為她會喜歡這家餐廳,這裡供應的食物雖然是義大利麵、三明治之類的輕食,但似乎很有創意,看照片賣相也相當不錯,而且還供應種類繁多的飲品,單式紅茶類就有十來種。 「你好像已經很了解我的喜好了嘛!」她刻意若無其事地說。 「因為你的喜好很明顯。」 她聽著,心底隱隱一動。 她點了蘑菇雞肉三明治和俄羅斯水果冰茶,小習則點了白醬蝦卵義大利麵以及冰薄荷茶。 「俄羅斯水果茶?那是什麼?」小習問。 「應該是有加果醬的冰紅茶吧!俄國人喝紅茶喜歡加果醬。」 「是哦!」 「以前我喝過人家自己做的俄羅斯水果茶,那可不只是加果醬那麼簡單。」 「怎樣不簡單?」 「聽說要先泡好紅茶,然後用紅茶當底,放一些水果丁、柳橙皮、果醬等等一起煮。」 「柳橙皮?」 「就是香吉士黃色那種,要削下那一層黃色薄薄的皮,那很香。如果不小心削到裡面白色的部份就會變得很苦。」 「要放哪些水果?」小習繼續追問。 「我也不知道,我猜是蘋果、鳳梨吧!果醬好像是草莓果醬。欸,你問那麼清楚做什麼?」 「哪天來試試看啊!聽起來好像很不錯。」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小習,說:「男生也會對這個有興趣嗎?」 「為什麼不會有?」 「我以為女生才對這些東西有興趣。」 「這你就錯了,你沒看很多廚師什麼的都是男生嗎?」 「不要跟我說原來你手藝很好?」 「馬馬虎虎還過得去。」小習很平淡地說。 「啊?你真的會做菜?」她訝異地問。 「會一點,奇怪嗎?」 「也...也不是這麼說啦...」她心想,應該是她太古板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男女的區別本來就愈來愈模糊。 她說:「哪一天有機會吃到你做的菜,我就會相信了。」 「那也不是很難啊!總有一天。」小習理所當然地這麼說,她卻不知道為什麼聽得臉上有些發熱。 他們點的餐點來了。 「飲料等會兒送過來。」 她的三明治是烤得很漂亮的全麥吐司,夾著顏色鮮麗的蔬菜、蕃茄、以及蘑菇炒雞肉,配上濃郁的抹醬,咬起來味道很好。 小習的義大利麵是濃濃的白色醬汁攪了鮮紅色的蝦卵在裡面。 小習拿起叉子捲起一捲送入口中。 「怎麼樣?好吃嗎?」 「滿鮮的,你吃吃看?」小習說著,又捲了一捲麵送到她面前。 她忽然間有些愣住,他們已經是這樣的關係了...嗎.... 「怎麼了?」 「沒事。」她伸手把小習手上的叉子拿過來,嚐了嚐捲在叉子上的義大利麵,果然吃起來很鮮美。 「沒想到還可以這樣配。」 兩杯顏色漂亮、裝在長型玻璃杯的飲料送上來了。 女主人強調說,薄荷是他們自己種的。 她喝了一口俄羅斯水果冰茶。 「如何?」小習問。 「唔,還好,沒有我以前喝到那種好喝。你的呢?」 「不錯,你要試試看嗎?」 她把自己的吸管抽出來插到小習的杯子裡,啜飲一口,薄荷味很濃厚。 「你的比較好喝。」她說。 小習馬上問:「那要交換嗎?」 「不用啦!」她忍不住笑。 「改天我們來試試看好了。」 「試啥?」 「傳說中的俄羅斯水果茶啊!」 「你不是認真的吧?」她睜大眼睛。 「這有什麼好不認真的?」 「…再說吧!」她突然想到,如果要一起製作俄羅斯水果茶,那不表示不是小習到她住處,就是她得去小習家嗎?貌似前者比較可能發生... 好像太快了點...雖然很自然,可是...她心底還是隱隱有種不踏實的感覺。但她又覺得,是否自己想太多了,是否她對這段感情看待得太過戰戰兢兢了。 可是人的感覺是無法控制的東西,不是理智決定自己該想什麼、不該想什麼,就可以如自己所願。 ※ 中午的三明治很美味,但是俄羅斯水果茶就沒那麼令人滿意,她打算自己來好好泡一壺紅茶當作彌補。 她提著空茶壺以及茶葉罐去茶水間放好,先去洗手間上廁所。 等她回到茶水間,赫然發現她心愛的茶壺躺在地上,壺嘴居然破掉了! 真是夠了! 一把火驟然在她心中燃燒起來,她彎下身去拾起破掉的茶壺,大步走出茶水間,板著臉問坐得最近的Rosa: 「剛剛誰從茶水間出來?」 Rosa被她嚇了一跳,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說: 「…我…我沒注意看,我不知道…」 「是哪個人打破我的茶壺?是誰?不管是不是故意,難道打破了別人的東西就這樣一走了之嗎?」她的聲音不小,不在乎讓其他人聽到。 很多人望向這邊來,一股怒氣支撐著她,不要以為她平常不生氣就是好欺負的! 她板著臉面對著眾多目光,冷冷問: 「是誰?誰把我的茶壺摔到地上去?」 她在公司從來沒這樣發過脾氣,看起來很多同事已經被她嚇呆了。 她手裡拿著破掉的茶壺大步回到自己的座位,重重放了下來。 小冰畏畏縮縮地探過頭來說:「不就是一個茶壺而已嘛,你幹嘛發這麼大脾氣?」 「什麼叫做一個茶壺而已?難道是你?」 小冰嚇得連忙搖手:「不是我啊!我只是說你犯不著這麼生氣嘛!嚇死人了!」 「我氣的是打破人家東西就不管了這種沒品的行為!」 「好了啦好了啦!別氣了啦!」 她正要說什麼,看到小習過來,一下子什麼話也忘了。 「你的茶壺破啦?」小習問。 「嗯,去個洗手間回來,就發現它躺在地上,壺嘴破了。」 「這麼漂亮的茶壺,丟了挺可惜,你可以拿來養植物。」 「好主意。」她心情開始恢復了。 「下班後我帶你去買茶壺吧!你想去哪裡買?」小習說。 小冰目瞪口呆地望著他們,衝口說:「阿習你…」 「嗯?怎麼了?」 「你跟Dianne…?」 她突然覺得什麼都不想管了,開口對小習說: 「我想去敦化南路那裡看看,我知道那邊有家藝品店。」 小習點點頭,說:「嗯。」 小冰不死心,又插話進來問:「喂,阿習,你跟Dianne是怎麼回事?」 「就你看到的這樣啊!」小習一笑,擺了擺手走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