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1

11. 她把桌上散亂的文件、鉛筆、簽字筆、便條紙、標籤等等收拾好,關掉電腦,走去茶水間洗完杯子,然後回到座位。她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多了。 一如平常,辦公室裡已經空蕩蕩的沒什麼人在。 舉目望過去,邊間整排專用辦公間只有會計室的燈光還亮著,最近會計室好像常常有人加班。 照說這個時間,小習應該會過來她這邊才對,卻沒看到人影。 她站起身來,走過去小習的座位找他,遠遠看到小習還坐在電腦前忙著什麼。 「…阿習。」她開口叫喚。 小習抬眼看她一下,說:「等我一下。」 「你在趕東西哦?」她問。 小習的眼睛專注地盯著電腦螢幕,一面說: 「嗯,這些圖表說是明天早上就要用的,要弄完才能走。可能還要一會兒,你餓不餓?」 她搖搖頭:「不會,中午吃得很飽。那我先回我的位置看看書好了。」 「嗯,我好了就過去找你。」小習說,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動著。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把檯燈扭亮,抽出以前買的雜誌胡亂翻著,突然想到,應該不會再有什麼無聊的人還想跟蹤他們了吧? 壺嘴摔破的圓肚茶壺已經被她用來養黃金葛。她從原本養的盆栽剪了一枝,從壺嘴插進去,現在只是垂掛在那裡,葉片的角度都不對,一點也不好看。要等過一段時間,葉片自然會伸展開來、調整角度而長得美美的。 生命實在是不可思議的東西。 她趴在雜誌上看了那幾片葉子好一會兒。 她翻開雜誌,卻沒怎麼看下去。然後她抽了一張衛生紙,沾了沾剛剛洗茶杯還沒乾掉的水珠,輕輕擦拭葉片。 密閉的辦公大樓裡,空氣中漂浮的微小塵絮很多。 她沒有特別留意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電話響了,是內線。 「喂?」她接起電話。 「已經七點半了,你要不要先走?改天再去?」小習這麼問。 「你還要很久嗎?」她問。 「不知道,可能還要半小時也說不定。」小習說。 「那我等你,反正都已經等了。」她說。 小習說:「嗯,你可以想想等會兒要吃什麼。」 「好。」她想了想,把雜誌收起來,打開電腦,想上網找找那家藝品店附近是不是有什麼好吃的。 老舊的電腦,連開個機也要好半天,她聽著主機裡面嘰嘰嘎嘎運轉的聲音,覺得電腦裡的程式好像跑得很吃力。 上網是很容易消磨時間的活動,她握著滑鼠,東點點、西看看,等網頁打開,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走了。」 她忽然聽到小習的聲音近在頭頂,抬起頭來看到小習已經站在她的座位旁,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鐘,才驚覺已經快八點了。 她問:「你弄完了?」 「嗯,走吧!我餓死了。」小習說。 「哦,好,我關一下電腦。公司應該都沒人了吧?」她握著滑鼠點下去關機。 「嗯,Elan剛走。」小習說。 Elan是會計助理,沒想到居然也加班到這麼晚。 「好了,我們走吧!」她拿起背包說。 小習邊走邊問:「決定好要吃什麼了嗎?」 「沒有欸,我剛上網找半天,我要去的那家藝品店附近好像沒什麼特別好吃的。」 「乾脆買完茶壺去夜市怎麼樣?」小習提議。 「哪個夜市?」她一面鎖公司大門,一面問。 「通化街夜市好了,從敦化南路往你家的方向,算順路。」小習說。 過了八點,原本會塞車的路段,車流量也明顯少了許多,機車行駛在馬路上很是順暢,過耳清風給人舒爽的感受。騎機車給人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這是坐汽車沒有辦法取代的。 「你知道我說的地方吧?」她問。 「大概知道。」小習說。 她坐在後座,雙手抓著後面的握把。 她想起以前念大學的時候,也是常有機會搭乘男同學的機車,那時女生坐男生的機車,手一定抓著後面的握把,再不然稍微熟一點,有可能把手搭在前面男同學的肩膀。如果後座的女生抱著前座男生的腰,那麼這對一定是男女朋友。 不過…即使她跟小習之間的關係已經算是一般定義的男女朋友,她仍然沒辦法就這樣把手伸過去環抱小習的腰。 就算她是老古板好了,她沒有辦法不當一回事。 她要去的藝品店是開在巷子裡、店面很小很不起眼的店鋪。以前她在這附近上班,中午時間胡亂閒逛時偶然發現的。 老闆娘很愛講話,人很親切,更重要的是,店裡進的杯杯盤盤很多,其中不乏頗有特色的,而且索價公道合理。 她推門進去,門上安裝的銅製鈴鐺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 老闆娘看到她還認得出來,很高興地迎上前來打招呼。 「唉呀!好久不見了!」 她笑了笑:「是啊,換工作之後都很少有機會來。」 「也好幾年了哦!帶男朋友來啊?長得很帥哦!有點娃娃臉。」老闆娘笑瞇瞇地說。 她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小習不是娃娃臉,而是本來就比她小很多… 小習向對著他猛看的老闆娘點頭致意。 她有點不自在地說:「我想看看茶壺。」 「這邊,這邊,我剛好進了好幾個,都很不錯,你看看。還有這些對杯,要不要也買一對?一人一個。」 「唔…」她連忙走到放茶壺的架子前面,欣賞擺在那裡的幾個茶壺。 小習彎下身去看著那些對杯。 老闆娘看小習好像有興趣,立刻更加熱切地介紹: 「這對不錯哦!很適合情侶小倆口,你看這些花樣,剛好是對稱的。」 老闆娘嘰哩呱啦地一直說,害她看茶壺都沒辦法專心,想著找小習一起來是否是個錯誤的決定。 正心思紛亂地想著,沒想到就聽到小習很乾脆地說:「好,我就買這對。」 她訝異地回過頭,小習正好抬起頭來看她,問:「你選好了嗎?」 「還沒…小…阿習,你幹嘛買杯子?」 「你不是覺得我那個貓咪杯很好笑嗎?」小習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可是…」 「買來放你那邊,專門喝你泡的紅茶用也不錯。」 老闆娘眉開眼笑,說:「妳看妳男朋友多體貼啊!」 她只覺得臉很燒,連忙指著幾個茶壺中看起來最圓最胖、上面有淡金色花紋的那個,說: 「我要這個。」 「好的好的,我替妳包起來。」 老闆娘拿起她選定的茶壺還有小習要的茶杯走到工作檯前,用緩衝氣泡墊以及薄紙包裝,然後很敏捷地按計算機,一面說: 「打完折是一千兩百八。」 小習伸手掏皮夾,她按住小習的手,小聲說:「我付好了。」 「為什麼?」 「……」 「等下吃東西妳請好了。」小習表情很愉快地說。 她嘟囔著說:「我叫你陪我來買茶壺不是要叫你付錢的。」 「可是我希望以後你用的茶壺杯子都是我買的。」 「阿習!」 小習笑了笑,說:「就跟你說了,我沒什麼別的花費,你不用擔心。」 最後還是小習付了錢。 她的心情有點複雜。 「你真的不需要送我那麼多東西。」在夜市吃紅燒鰻的時候,她忍不住這麼跟小習說。 「有很多嗎?」 「有啊,茶葉、茶壺、茶杯…我們才認識多久?」她說。 「這是一系列的嘛!」小習說:「所以…以後你該常常泡茶給我喝。」 「你說在公司?」 「當然,不然還能是在哪裡?」 她沉默了一下,說:「這樣好嗎?」 「為什麼不好?」 「你知不知道…好像有很多人在說閒話?」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了出口。 「說你跟我嗎?」小習的口氣很鎮定。 「嗯。」她低聲說。 小習停了一下,然後說:「難道你想躲躲藏藏?」 「我不是這意思…」她突然覺得有些悶悶的感覺。 「我不覺得我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小習說。 她沉默著,用湯匙戳弄著碗裡剩下的羹湯。 「既然我喜歡你,就不怕人知道。」小習淡淡說。 她心底一震,有種被深深打動的感覺,喉頭一梗,沒有辦法說出什麼話語,小習伸過手,把她的手握住,屬於男孩子有些粗糙而乾乾的手心,如此溫暖。 然後她輕輕嗯了一聲,忍不住綻開微笑。 ※ 後來她連著幾天都用新茶壺泡茶,泡好之後,倒在兩個新杯子裡,打內線電話叫小習過來拿一杯去喝。 小習也沒在她這裡停留很久,都只是隨口交談幾句話而已。 聽小習說,最近比較忙,常常都在製作圖表、修改圖表。 那天下午,辦公室裡突然響起不算小的聲音拉高了說:「你說不改是什麼意思?」 她心下一驚,因為那個聲音很耳熟,那不是…Frank? 她忍不住拉長脖子張望,Frank好像不在專用辦公間。 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站起身來,離開座位。 跑去看熱鬧的已經有好些人,她不是為了想看熱鬧,而是她有不祥的預感… 她移動了幾步,看見了聲音的來源。 果然…Frank人在小習的座位旁邊… 只見小習很平靜地把一疊文件放在一旁,說: 「在你定案之前,我不會再幫你改。」 「是誰說你可以推工作的?」Frank的表情很難看。 小習說:「我的工作不包括無意義的改來改去。」 「什麼叫做無意義?你說了算?」 「改了六、七次,你現在又要改回最初的那樣,所以我拒絕接你的案子,除非你完全確定下來,否則我不會再替你畫圖,就這樣。」 「你!」Frank看起來非常生氣。 可是小習不加理會,只說:「對不起,我還有別人的東西要弄。」 「你等著瞧!」 Frank怒氣沖沖拿著整疊文件大步走回專用辦公間。 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走過去,輕聲問: 「阿習…怎麼了?沒事吧?」 小習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又平緩了表情,說: 「沒事,只是來來回回不斷修改,都在做白工,覺得很沒意義。」 「你昨天下班前就是在趕Frank的東西?」她問。 「是啊!」 她心想,應該不可能跟她有關,還是不要想太多了。 「可是你這麼大剌剌地打回去…會不會不大好?」她有些擔心地問。 「我一開始也很客氣,沒辦法,說不通。你不用擔心,沒事的。等會兒妳要泡茶嗎?」小習的語調還是滿平靜的。 她衝口說:「你要喝我就泡。」 小習笑了:「那我要喝。」 「好。」她跟著露出笑容。 但可想而知,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落幕。小習拒絕幫Frank修改圖表的事一直鬧到John那裡。 隔天下午,她看到小習被叫進John的辦公間,很久都沒出來。 她擔心得連胃都開始痛,好不容易看到小習出來,表情好像還挺平和,她稍稍安心了點。 她本來想馬上過去問,考慮之後還是覺得等下班再說。 好不容易等人都走光了,她過去小習的座位,小習正忙著畫圖。 「阿習。」她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叫。 「我在畫Jim的東西,還沒那麼快,你要等我嗎?」 「嗯,我等你。阿習,John沒狠狠刮你吧?」她問。 小習握著滑鼠的手沒停,說:「他說了半天,我還是拒絕。」 「啊?」她訝異地發出聲音。 「誰來說都一樣,東西不定案,我就不接。」小習說。 她愣了一下,忍不住噗地笑了出來,說: 「沒想到你的脾氣也很硬啊?」 小習也笑了,說:「反正他們不都說嗎?我們這個年代的年輕人很難管。」 「可是我擔心John會整你。」她遲疑地說。 「沒關係,看著辦吧!」小習還是很坦然。 「…我不吵你了,等你好了再來找我。」她回到自己的座位,覺得心底還是落下了一片陰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