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2

12. 她一直等到七點四十分都還沒看到小習的人,看起來應該還在忙,她收好背包,關掉桌上的燈,走過去看小習弄得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再一分鐘就好。」小習握著滑鼠快速按著按鍵說。 辦公室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其他同事都走光光了。 「OK,大功告成。」小習把電腦關機,大大伸了個懶腰,說:「好累,終於弄完了。」 「你最近的工作量好像很大?」她問。 「好像是,不過這件忙完應該就好點吧!」小習說,然後看向她,問:「你餓壞了吧?」 「是有點。」其實她覺得她好像已經快要餓過頭了。 「要不要隨便吃點東西然後去吃冰淇淋?」小習提議著說。 她有點訝異,說:「我以為男生對冰淇淋不是太有興趣的。」 「我是還好,但你很有興趣不是嗎?」小習說。 她閉上了嘴,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你不用總是配合我。」 「為什麼?這樣不好嗎?」小習問。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心裡的想法,掙扎了好半天,才猶豫著說: 「我不知道,但總覺得這樣…會有點失去平衡。」 「我不明白你的想法。」小習坦白地說。 氣氛好像變得有點低沉,她覺得有點鬱悶,更不知道接下去要說什麼來打破這種凝沉。 她考慮了很久,才又開口說: 「我覺得兩個人相處,是自然而然,而不是一方總是配合一方。雖然我們才…才剛開始,但我覺得你好像總是以我為主。我根本不知道你喜歡什麼,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不知道你喜歡去哪些地方、不知道本來的你下班後會想做些什麼…」 她一口氣說了這麼一大串話,有點豁出去了的感覺。 小習沉默了好一會兒,慢慢說: 「我沒想這麼多。我不像你,對許多東西有很明顯的喜好,很多東西對我來說都是可以接受就好。其實我的生活很簡單,玩玩電腦、打打球,跟朋友聚聚,大概就是這樣而已。我不覺得配合你有任何勉強的地方,因為我看你開心,就會覺得很高興。兩個人在一起,不是這樣的嗎?」 她心底生起很複雜的感覺,那其中有感動,卻也有惶恐。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她又沉默了。 小習收拾著東西,沒有吭氣。 她低聲說: 「你一定覺得我很煩,不高高興興答應去吃冰淇淋就好,淨想這些有的沒的。」 小習看著她說:「我覺得你是壓力太大了。」 「我?」她說:「還好吧?你最近的工作壓力搞不好比我還大。」 「我不是指工作壓力。」小習說。 她看著小習,然後明白了小習的意思。 她承認:「嗯,我確實覺得壓力很大…」 小習說:「所以還沒真正開始,你就想放棄?」 「我…」她看著小習,感覺他似乎有點生氣。 「你的態度很明顯就是在退縮。」小習直截了當地說。 某種情緒突然爆發出來,「那你要我怎麼辦?我自己遇到什麼也就算了,可是我怎麼能連你遇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都視而不見?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認為,那就是跟我們在一起有關嗎?」 她的眼淚不爭氣地跑出來,她繼續說:「我不喜歡這樣!」 小習沉默地看著她,沒有說話。 「就算我們現在在一起,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我們之間的阻力太大、我們之間相差太遠,你會想放棄!你會覺得找一個跟你相當的女孩子交往比較愉快!」 這些話語衝出口,她才真正明白其實她潛意識裡一直都在害怕,她才發覺她比自己以為得更在乎小習。愛情果然是沒有理智的嗎?他們才認識多久?才相處多久?他們彼此根本還不真正了解對方,為什麼她就似乎已經陷入很深? 她突然想起曾經聽過的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詞,最初的愛越像火燄,最後越會被風熄滅… 彷彿就是註解她的不安。 她不敢看小習的表情,低著頭把背包拿下來掏裡面的面紙擦眼淚。 小習還是沉默著。 她用面紙擦掉眼角溢出來的淚水時,突然聽到小習的聲音很鄭重地說: 「Dianne,難道我不值得你一賭嗎?」 無法形容的感覺猛地深深敲進心底,她抬起頭來訝異地望著小習,她想不到小習會說出這句話。 「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小習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手臂將她拉近,她有預感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可是她的心思亂成一團,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然後,屬於年輕男孩子的乾脆直接的吻,就這麼貼上她毫無準備、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口的嘴唇。 霎時間,她好像變回十幾歲的少女,曾經看過的言情小說那些形容詞好像光速一般飄過她的腦海,有莫名的電流湧過她全身,整個人在瞬間一軟。 「跟我走下去好嗎?」小習低聲說。 然後,她再也忍不住,失聲哭了出來。 已經很久很久,她不曾這樣痛快地大哭。從眼睛流出的不只是眼淚,還有很多很多言語難以準確表達的情緒。 然後,她感覺自己被一雙手輕輕抱入懷裡,哄著似地慢慢搖動。 如此溫暖,卻又讓她有種莫名的不安。 有一種想要什麼都不顧的衝動在胸中隱隱發酵,有生以來,她從來沒覺得自己有這麼瘋狂。 她突然覺得,愛情實在是非常可怕的東西…可是掉進去的時候,根本連反抗都沒辦法。 「等你哭完了,要不要去吃冰淇淋?」小習問。 她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在小習懷裡就笑了出來。 「要,我要吃冰淇淋當我的晚餐。」她帶著濃重的鼻音這麼說。 ※ 小習帶她去101。 上次他們一起吃冰淇淋就是在這裡。 也不是多久之前的事,回想起來卻覺得已經好遙遠。 「喂,你真的不吃點鹹的再吃冰淇淋哦?萬一胃痛怎麼辦?」小習微微皺眉說。 「我不管,痛就讓它痛吧!」她任性地說。記憶中,她好像不曾這樣過。 「那好吧!」小習舒展了眉頭,說:「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她搖頭:「美食街東西很多啊!你可以吃別的,我自己吃冰淇淋就好。」 「是這樣嗎?」小習挑著眉問。 「是這樣。」她很肯定地說。 結果小習去買了蚵仔煎、魚丸湯、乾意麵,而她真的就去買了三球冰淇淋打算當晚餐吃。 「至少先喝點熱湯吧?」小習把魚丸湯推過來她這邊,說:「喝幾口、吃個魚丸墊墊底也好。」 她喝了幾口湯,吃了個魚丸,然後開始吃她的冰淇淋。 小習看著她,突然一笑。 「你笑什麼?」她瞪著眼睛問。 「我一點都不覺得你比我大。」小習說。 「這樣最慘了,實際年齡大,心裡又很幼稚。」她輕哼了一聲這麼說。 小習哈哈大笑,伸手過來拍了她的頭頂一下。 「這樣的話,也許等你六十歲都還有一顆年輕的心,有什麼不好?」小習說。 她突然有個衝動,很想問出一個很愚蠢的問題,想問小習,等到她六十歲的時候,他還會在她身邊嗎? 然後她終究把這個問題吞回肚子裡。 就算現在小習很肯定地對她說,會的,到那一天我還是在你身邊。那又如何呢? 她曾看過一個有很名的作者寫過一段話,大意是說,當一個年輕的男孩子說出會永遠愛你之類的承諾時,其實他是真心的,他並沒有意思要欺騙。只是人是會改變的動物,有一天即使他變了心,卻並不是一開始就打算要欺騙的。在他說出承諾的當兒,他是認真的。 既然如此,再動人的承諾又有什麼用? 信守感情的承諾是很美麗的事,可是她並不希望讓兩個人在一起的原動力是因為承諾的約束,她希望的是因為相愛,因為喜歡跟對方相處,所以持續在一起。 愛情,確實是種賭注。 她想起小習問她的那句話:難道我不值得你一賭嗎? 也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句話她就會有種心頭發熱的感覺。 「你之前說過,你晚上有時會失眠?」小習突然問。 「嗯,我睡眠品質不太好,有時不曉得為什麼就是睡不著。」 「以後要是半夜睡不著,可以打電話給我。」 她心裡一跳,說:「打電話給你幹嘛?」 「我可以陪你說話啊!」 「拜託,我一個人睡不著就夠了,何必還拖著你不睡?」說是這樣說,其實她臉上有點發熱。 「我只是想跟你說,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是什麼事情,你都可以找我,不用顧慮太多,因為我知道你就是會顧慮東顧慮西的。」 「…你不用這樣。」她又有想哭的衝動,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哭。 「當然一定是這樣的。如果我連這樣都做不到,你為什麼要跟我在一起?」 她看向小習,心底突然冒出一句話,那就是… 是值得的。 眼前這個人,值得她不顧一切賭下去。 ※ 終於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之後,要面對的事還很多。 那天午休剛過,她就被叫進John的辦公室。 「請把門關上。」坐在大型辦公桌後面黑色皮革辦公以上的John抬起眼睛看了她一下這麼說。 看到那樣好像掌握了什麼大事的表情,她就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她把門輕輕關上,走了幾步,在John的辦公桌前面站定。 「請坐。」 John用手上的筆往面前的椅子指了指。 看樣子,絕對不是兩三句話就能結束的麻煩問題。 她拘謹地在椅子上坐下,隔著大辦公桌跟她的直屬主管大眼瞪小眼。 「Dianne,你最近的績效不是很好。」John翻著面前的文件夾,一面用筆敲著裡面的文件,一面慢吞吞地說。 應該跟之前差不多吧?她心想,不過這種開場白她早就習慣了,John要說的一定不止這些。 「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分心?讓你的工作效率沒辦法提升?」John眼睛還是盯著文件這麼問。 她繼續保持沉默,等著聽John到底想說什麼。 John抬眼看她一下,說:「來公司上班,除了工作要好好做,要注意自己的績效之外,也要注意自己的行為是不是會影響別人。」 「請問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影響了誰?」這話煽動了她的怒氣,她不由得挑起了眉毛。 John放下手上的文件夾,把兩隻手臂放在桌上交抱著,看著她說: 「聽說你最近都跟高建習走得很近?」 乍聽到小習的名字,一時間她有陌生的感覺,然後是一種非常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從腳底一直蔓延到頭頂。 她瞪著John,沒有回應。 「他最近的工作情況,也是推三阻四的,態度很差。」John面無表情地說。 她冷著語調說:「請問你跟我說這個的用意是什麼?」 John看著她老半天不說話,那表情好像在審問犯人似的,然後說: 「你們兩個在搞辦公室戀情嗎?」 她板著臉猛然站起來:「夠了。」 她清清楚楚看到John的臉上有驚訝的表情,John大概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給他難堪。 「經理,如果公司規章有相關規定,麻煩你翻給我看!不然,請不要任意過問別人的私事!」 她轉身走到門口,打開門,又回頭說:「還有,如果要指責我績效不好,請拿出確實的數據!」 她大步走出John的辦公間,回到自己的座位,聽到自己的心跳很劇烈。那不是因為害怕什麼,而是極度的憤怒。 那瞬間,她考慮到是不是乾脆遞辭呈算了,可是又覺得超級不甘心。 公司裡明明就有同事在公司認識、戀愛而結婚的,那討厭的傢伙憑什麼拿她跟小習的事來說?去他的!關他屁事!她在心底暗罵。 「Dianne!」小冰探過頭來壓低了聲音叫她。 「幹嘛?」她沒好氣地回過頭去。 「你的表情好可怕,經理又找你麻煩?」 「嗯。」她不想講John居然挑她跟小習在一起的這件事。 小冰的聲音壓得更低,說:「聽說他想開除阿習欸!好像連簽呈都寫了,現在要往老闆那裡報上去。」 她一聽這話真是火到不行,衝口說:「他乾脆連我也一起開除好了!」 小冰表情很奇怪地看著她,然後皺著眉頭說:「Dianne,你跟阿習是玩真的?」 她很想哭出來,很想大聲喊著說:是又怎麼樣?這又妨礙了誰? 但終究她只是默默轉回身去,沒有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