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3

13. 她感到焦躁不安,心裡總是記掛著小冰告訴她關於John要呈報老闆開除小習的事,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那天晚上她整個晚上都睡不著,翻來覆去就是沒辦法拋開這件事不去想它。隔天一早她就到公司去,好不容易等到小冰進來,她終於下定決心,站起來轉身對著後面的小冰問: 「小冰,你昨天告訴我說John要開除小習,到底是不是真的?」 小冰看著她,歪著頭摸摸自己的頭髮,說:「你告訴我你跟阿習之間到底是真是假,我就替你去查證。」 「你要跟誰查證?」 「我問Amy就知道了啊!老闆不在,要呈報給老闆的東西都會經過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冰說。 她掙扎了一會兒,終於決定豁出去了,說:「是真的。」 「嗯?」 「我喜歡小習。」她承認,突然心裡有種一鬆的感覺。不管會是更好還是更壞, 能夠親口對人承認這點,這表示至少她跨過了一個曖昧不明的階段。 小冰的表情好像有點扭曲,然後嘆了一口氣說: 「Dianne你…算了,人家不是說嗎?年齡不是問題。好啦,你歡喜就好。不過也不光是你喜歡他吧?我看他很早就煞到你了。」 「哪有這回事。」她覺得臉上發熱。 「嘿嘿,這就是熟女的魅力啊!你也不用太妄自菲薄。好啦,我今天就去套Amy的話看看。不過就算是真的,你又能怎樣?放把火把簽呈燒掉?還是買殺手暗殺那個討厭鬼?」小冰說。 她聽了忍不住笑出聲音來,奇怪她也認識小冰這麼久了,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小冰說話這麼有趣? 過去她總覺得小冰的嘴巴非常八卦,所以不是很愛跟人家打交道,現在似乎才發現小冰也有她可愛的地方。 她不禁反省自己,或許她曾經太過自命清高了也說不定,雖然表面上好像很隨和,但骨子裡總是認為自己跟別人不一樣。而這樣的心態一直都在,她自己卻渾然不覺。 有人說戀愛會使人改變,莫非這也是改變的其中一環? 「Dianne,你變得比以前可愛哦!以前你都不理人。」小冰噘著嘴說。 「真的嗎?抱歉。」她小聲說,並不是客套敷衍,而是發自內心,她真的覺得有歉意。 「抱歉什麼啦!愛情真偉大…」小冰哼起歌來。 「小冰!」 「好啦,不鬧你了,上班上班,努力工作了。」小冰把旁邊的文件夾拿了一個放在面前攤開,用手用力拍了拍。 「小冰…謝了。」她衷心地說。 小冰舉起手來,對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 ※ 後來小冰真的去問了Amy。 根據Amy的說法,John是有提報了一份機密文件要給老闆,因為是封在牛皮紙袋裡,所以她也不知道是關於什麼。 也是湊巧,John剛提呈不久,老闆就臨時趕著跑去日本,要好幾天之後才會進辦公室,所以就擱著沒看。 接下來一連幾天辦公室裡都平靜無波,好像每個人都特別安分地謹守自己的工作崗位,也不知道為什麼,連閒聊的聲音都明顯減少。 原本似乎要攪起風暴的塵埃都凝結在半空中靜止不動,類似風雨前的寧靜那樣的感覺。 週五晚上,她跟小習去基隆夜市吃小吃。 晚風拂耳而過,帶來一種帶著自由感的舒暢與清涼,似乎也把辦公室裡煩人的 一切吹得老遠。她突然覺得自己愛上搭機車的感覺,他們好像在城市這條河流裡悠游的魚,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路程,變得像是遊玩而不是奔波。 機車經過一個凸出路面的地下水道人孔蓋,顛簸了一下子,她嚇了一跳,不自覺地把手抱住了小習的腰。 她回過神來時,已經不想要鬆開手了。 那是很難形容的感覺,人的軀體那種活生生的筋肉骨骼,血液在底下流動的溫暖與觸感。 有種說法是動物都是需要肢體接觸的,肢體的碰觸會帶來奇妙的合諧感與安定感,說人類社會中,美容美髮按摩等等,其實都是人類需要這類接觸的產物。 她不知道這種說法的正確性有多少,但擁抱帶來的感覺,確實不是擁抱本身而已。 她心中竄流著許許多多想法與思緒,小習的左手從握把上放下來,握住了她的手。 雖然小習看不到,但她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輕輕地把臉側著靠在小習的背上。 無論以後如何,無論將來會碰到什麼事,這一刻,她感受到幸福。 ※ 「我看你一定很少運動,明天我們去爬山吧?」在夜市吃豆花的時候,小習這麼說。 「爬山?要去哪裡?」她問。 「天母有條水管步道,路程不會太長,比較適合。」 「那要帶什麼?」 「不用帶什麼,帶水就可以了,怕曬的話,戴遮陽帽吧!」小習把碗裡的豆花全都撈光。 「曬曬也好,平常都待在辦公室裡,沒機會曬到太陽。」她的豆花還剩下三分之一,慢慢吞吞地吃著。 小習突然一笑。 「笑什麼?」 「聽說女生都怕曬黑,Dianne果然與眾不同。」 「美女才需要害怕曬黑,我這種長相普通的人,注重健康就可以了。」 小習一勁個兒笑。 「你就不會哄一下說,我長相不普通嗎?哼。」她半開玩笑地說。 「我說有什麼用?我的眼光一定不公正的。」小習還是笑。 這話比直接哄還讓人覺得窩心。 她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把擱在心底的擔憂說了出口: 「阿習,你都不會擔心嗎?萬一…」 「那個哦,不要去想了啦!世界上又不是只有這家公司,真的怎麼樣,就另尋他途啊!其實我同學最近有跟我談要合起來弄個電腦工作室,我還在考慮。」 「電腦工作室?」 「就是專門幫人維修、組裝電腦這種。」 「聽起來好像不錯。」她不是很肯定地說。 「做這個成本是不高,不過我還不想太早就自己創業,想先磨練個幾年。」小習這麼說。 她看著小習,問:「你所謂的磨練是…?現在在公司裡你好像大部分的工作也跟修理電腦這些無關。」 「就是社會經驗,我爸總說男孩子就是要磨,做人才會比較圓融。」 「你父親說的啊?很有道理。」她說著,想像不太出來小習的父親是什麼模樣。不過這麼聊下來,她突然也覺得公司的事沒什麼大不了了,世界很大,人生的道路很多選擇,並不是只有那麼狹隘的單一路徑。她覺得心情輕鬆下來,整個人好像愉悅許多。 「明天不能睡太晚哦!不然太晚爬山會很熱。」小習看了看手錶說。 「要多早?不會是七點就要起床了吧?」 「沒那麼誇張,從你家過去要一段時間,那就約九點吧!要不要morning call?我八點打給你?」小習說。 「好,你打給我。你不用帶水,我泡冰茶帶去,我有兩個水壺。」她突然覺得對明天很期待。 一點一滴微小的快樂,便是人生在世戀戀不捨的理由。 ※ 週六早上八點整,小習就打電話來了。 「唔…你真的好準時。」她揉著眼睛說,昨天晚上到很晚她都睡不著,一直翻來覆去的。她也很討厭自己這毛病,只要有一點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她都很容易因此睡不著。 她賴了一會兒床,終於起來,有點頭重腳輕的感覺。刷牙洗臉換好衣服之後,她打開冰箱,把昨天晚上準備好的冷泡茶拿出來,倒入兩個冷水壺。 近年來冷泡茶流行起來,甚至有專門泡冷泡茶的水壺,要價還不便宜。其實把茶葉跟冷水裝在瓶子裡泡得夠久就行了,根本不需要什麼特殊道具,比熱沖茶更不需要技巧也不那麼講究溫度時間什麼的。 雖然烏龍茶也可以冷泡,不過她還是喜歡用重度發酵茶拿來冷泡,例如東方美人茶就挺適合,這回她準備的就是這種茶。 幾年前她在苗栗北埔的店家喝到冰鎮東方美人冷泡茶就喜歡上這種風味。 一般來說農作物都怕蟲害,而東方美人茶卻一定要讓某種蟲咬過才會有那種帶著豐郁蜂蜜香的特殊風味。所以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並沒有絕對。 這個世界,是如此豐富又複雜。各式各樣的不同,支撐起時代的運轉。 電鈴響了,她飛快跑到對講機前,拿下話筒。 「是我,阿習。」 「我馬上下來。」 天氣非常好,天空藍得讓人愉悅,有散散薄薄的白雲點綴隨著風的流向慢慢移動。 雖然上次已經看過小習戴反光太陽眼鏡的樣子,這次看到,還是覺得有種稍微陌生的酷勁。她不由得心想,小習應該很受女孩子歡迎吧!然後,她很自然聯想到Judy,不過並沒有什麼不快的感覺。確切來說,就是僅僅想到,而沒有什麼感想。 「出發吧!」 「先去吃早餐吧!不吃早餐,等會兒沒力氣爬山。」 「我們去景美市場看看好不好?有家上海水煎包很好吃,好久沒吃到了。不知道有沒有開就是了。」她說。 「在哪裡?怎麼走?」小習問。 按照她指示的方向來到市場,看到已經有十來個人在包子舖前排隊。 「我去買,你在這裡等就好。」她說,又問:「你要吃幾個?那水煎包不大。肉的還是菜的?我覺得肉的比較好吃。」 「五、六個吧!」 「OK。」 她興沖沖地去排隊買水煎包,看著老闆滿頭大汗地開鍋、把水煎包一排排鏟起來,香味四溢。店裡面幾個人全都忙著包包子。每粒包子除了一坨餡料,還包上一大匙切好的蔥花。 她買了十個肉包,請老闆六個四個分開裝。 她走回機車旁,把六個包子那袋遞給小習,說: 「吃吃看,小心燙。」 小習接過袋子,擠出一粒包子咬,然後說:「嗯,真的很好吃。」 她開心地笑:「對吧?」 「上來吧!」小習說。 從新店到天母,要跨過整個台北市。 從兩旁向後迅速流去的街景店面,隨著心情的不同,彷彿染上一種異國情調的錯覺,她覺得這好像不是她熟悉的台北,而是陌生而新鮮的城市。 「欸,你看那個乳牛招牌,是冰淇淋店,要不要吃?」到達天母一帶時,小習往前面指了指。 「啊?」她望過去,說:「又吃冰淇淋?」 「想吃就吃啊!怎麼樣?這家店我沒看過。」 「…好,吃吃看。」她說。 小習在那家店前面停下機車,她下車來,說: 「我們是要吃遍全台北的冰淇淋嗎?」 「那還有待努力哦,我們才吃了兩家而已。」小習笑。 「啊,我會肥死!」她說。 小習笑著說:「等下就消耗掉了。」 「你說那什麼水管步道,你有走過嗎?」她等店員裝冰淇淋的時候問。 小習搖頭說:「沒有,看網上資料說是老少咸宜的路線,難度應該不是太高。」 「那就好,我已經N百年沒爬過山了…」 「以後每個禮拜都拉你去爬山,運動運動。」小習看著她說。 「嗄?」 「不然去打羽毛球也可以。」 「阿習,你喜歡運動吧?」 「還好。」 「我是運動白癡…」 小習看著她,突然笑著敲了她的頭一記,說: 「別胡思亂想,我只是要拖你去動一動,沒有指望你變成我的運動同伴。真的要運動,我會跟我同學他們去打球。」 「如果你要跟朋友聚會儘管去,不要顧慮我,你不用總是陪我,之前我一個人也都過得好好的。」她很鄭重地宣告。 「我知道啦!你興趣很多。」小習說。 「唔,也不光是這樣啦…」她說,很難確切解釋。 人的生活型態往往是習慣的問題,習慣了什麼事都兩個人一起的話,就很難適應自己單獨一個人去做任何事。反之,習慣了一個人,就算沒什麼特別的興趣,日子還不是這樣過。 她其實並不想讓自己太習慣於有人陪伴的生活方式,因為如果太陷溺在其中,一旦無法再擁有這樣的陪伴,就會非常非常空虛痛苦,要花好久好久的時間才能讓自己慢慢調適。 「走吧!不然愈接近中午會愈熱。」小習說。 「嗯。」 兩個人再度跨上機車,往城市的更邊緣駛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