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6

16. 父親要回台灣那天,小習跟她約好了時間,說會到她住的地方來一起去機場。 考慮到從她的住處騎機車到捷運站,在搭捷運到火車站附近的國道客運總站搭機場巴士到機場,為了保險起見,她抓了兩個小時。寧可他們早到,總不好讓父親一個老人家在機場乾等。 離約定時間五分鐘左右時,她的手機鈴聲響了。 「喂?」 「Dianne,我到了,我在樓下等你。」 「哦,好,我馬上下來。」她切斷通訊,把手機收好放在假日用的布製卡拉貓背包裡,檢查錢包、鑰匙是否都有帶齊,一面心裡有點兒納悶,想著小習為什麼不按門鈴,要多花電話費打手機給她。 她匆匆忙忙穿好休閒鞋,關上門,上了三道鎖,然後走樓梯下去。 雖然她住的公寓有電梯,不過她習慣走樓梯下樓,上樓的話,她就比較懶得爬樓梯了。 到了一樓,她打開大門,沒有如同預想中看到跨在機車上的小習,反而看到一輛深灰藍的房車。 車窗玻璃降下來,小習伸長脖子轉過來說:「上車。」 沒想到小習居然開車來,難怪沒有按門鈴而是打手機叫她下來。 她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這是你的車?」她一面繫上安全帶一面問。 「我哥的,我跟他借用,我想妳爸也許有行李,開車去比較方便。」小習說。 小習考慮得很周到,不過這樣一來,他們可能會太早到達機場。 「我們好像約太早了,開車到機場可能不用一小時。」她說:「這種時間應該不會塞車吧!」 「沒關係,那就在機場等啊!那裡應該有地方可以喝東西吧?」小習說:「我很久很久沒去過機場了。」 「有是有,不過沒什麼情調氣氛啦!可能很難讓你滿意。」 小習瞄她一眼,笑了起來。 ※ 車子平穩地行駛在北二高。 「你常開車?你開車技術好像不錯。」她問。 「怎麼說?」小習看她一下,反問。 「很穩,不容易暈車。」雖然不是坐車必暈,但基本上她是屬於那種會暈車的人。 小習說:「就是因為不常開,所以會特別注意。那種技術很好的人,開起車來反而會衝來衝去的。」 「是哦?」 「是啊,我不常開,所以也不會敢開太快。像我有個朋友,開車技術很好,超愛開快車,之會鑽的。」 「那如果我是坐他的車,非暈死不可。」她說。 小習笑,沒說什麼。 車子進入機場系統的道路之後,車流量明顯大了起來,高速公路旁的告示牌的數量也明顯變多,感覺很複雜。 「聽說這裡很容易走錯。」她說,之前都是搭機場巴士來,所以也沒多注意,不過她聽別人說過,有人因為走錯路而在機場系統這一段來回轉。 不過看來他們還算順利,沒有走錯路,進入了機場引道。 「你爸是在第幾航廈?」 「第二航廈,新的那棟。」 「沒去過。」小習說。 一個沒留神,開過了頭。看到標示第二航廈的牌子時,車子已經開過去了。 「咦?第二航廈不是在第一航廈後面嗎?」小習問。 「不是,應該是先到第二航廈才對。」 「過頭了。」 「那怎麼辦?」 「再繞回來就好。」小習沒當一回事地說。 「要是我走錯路就會很緊張,所以我不適合開車。」她說。 小習看了看她,說:「你容易緊張的也不只是走錯路吧?」 她心底有被說中的感覺,於是便沉默了。 相對起來,小習似乎就很不容易緊張,她心底覺得有點羨慕,她喜歡人沉穩一點,可是她自己偏偏辦不到。 像她現在還為了父親將跟小習見面這件事而緊張。 小習把車子繞回第二航廈,停放在停車場裡。 「還好早,起碼還要等一個多小時。」她說。 「我沒來過這裡,看起來不錯。」小習說。 第二航廈不像第一航廈那麼擁擠,感覺上也比較乾淨清爽。 「現在怎麼辦?還這麼早。」她說。 「二樓好像有喝東西的。」小習指指二樓。 「是有,不過好貴。」她說,機場的飲食總是比外面貴出一些。 「那也沒辦法啊!」 「那邊有賣店,先去逛一下好了。」 兩人往一樓機場大廳角落的賣店走去。那是個開放的賣場,佔地不大,賣些台灣特色產品,什麼茶葉、茶具、蜜餞零嘴、鳳梨酥、近來大為流行的竹炭製品、手工藝品、小飾品...等等的。 她的注意力很自然被茶葉區那些商品吸引住了。 之前來到機場都沒來這邊逛過,她都不知道這裡居然有賣這麼多各式各樣的茶葉。這些茶葉是不同的茶行的各種產品,包裝得非常精緻。有顏色搭配得很好、設計得很有美感的紙盒包裝,打開紙盒,裡面的鐵罐也是特別設計過的,漂亮到不行。還有扁扁的金屬圓盒包裝的,看起像是糖果一樣可愛。也有裝成細長圓柱狀的小筒,模樣精緻。有烏龍、鐵觀音、金萱、普洱、東方美人....等等,其中光是烏龍又分好多種。這些茶葉大多來自南投、阿里山等地。 「天啊,這些包裝怎麼這麼漂亮,好喜歡哦!」她忍不住讚嘆。 「喜歡就買啊!」 「我又沒有要帶出國送人,跑到機場來買茶葉不是很奇怪嗎?」 「有什麼關係?在別的地方也不一定找得到這些。」 「說得也是。」她一樣一樣觀賞著茶葉包裝,拿起試聞品闻香,簡直愛不釋手。 小習陪著她看茶葉,說:「沒想到機場也有好玩的一面,所以來個機場半日遊也不錯,早來還算早來對了。」 她噗嗤一聲笑出來,說:「真的欸,光是這裡我就可以消磨半天。」 她不經意轉頭過去,看到小習正注視著她,眼睛裡有微微閃動的笑意。 不自禁臉上一熱,脫口說:「幹嘛一直看我?」 小習很自然地說:「我最喜歡看你這個樣子。」 ※ 她買了兩樣東西,都是茶葉,一個是罐裝的香檳東方美人茶,一個是扁圓盒裝的紅水烏龍。 他們來到機場二樓的飲食部,在普普通通的硬質椅子上坐下,她拿出紙袋裡的茶葉,打開來聞。 「有冰淇淋欸。」小習指著某個方向。 她順著小習指的地方看過去,忍不住叫:「啊,是那家俄羅斯冰淇淋欸!」 「嗯?」 「有家俄羅斯餐廳就是賣這牌子的冰淇淋,還滿好吃的,沒想到機場也有。」 他們過去各買了一盒冰淇淋。 她突然覺得,她好像不是來機場接人,而是來約會的。 坐在機場二樓的飲食部可以望見不斷更新的航班表。 當父親搭乘的那班飛機的代碼顯示抵達時,剛剛因為買茶葉、吃冰淇淋沖淡的緊張情緒突然間突破了平和的水面竄升起來。 她感到不安,也許不是不安...她沒辦法很確切地分析自己的感覺,關於父親將要跟小習見到面的這件事。 她覺得自己是個傾向於逃避現實的女人,明明是遲早一定要的,卻總想拖延下去,她總無法很明快乾脆地把想做該做的事在第一時間就解決。 她想著,今天小習會見到她父親,那麼,接下來,她是否也該見小習的家人?如果先跟小習的兄嫂見面也許感覺不會那麼隆重吧... 「你爸搭的飛機到了欸,我們要不要下去等了?」 「嗯,也好。」她說著,有點心慌起來。 她跟小習下去二樓,找了個位置坐下,眼睛盯著分別顯示兩個出口的電視螢幕。 沒有等太久,她就看到父親的身影出現在電視螢幕上。 「我爸出來了。」她說著,站起身來往走道那邊移動。 「哪個?」小習跟著她走,一面這麼問。 「那個,穿短袖白色襯衫的。」她加快腳步走過去,舉起手來揮動,叫喚:「爸!這邊!」 父親往這邊望過來,花了半分鐘看到她,然後抬了一下手,拖著不大的行李箱走出來。 「丫頭。」父親看著她,露出笑容,然後注意到站在她旁邊的小習。 「這位是你朋友?」 「伯父。」 「你好,你貴姓?」 「我姓高,叫高建習。」 她掙扎了一會兒,終於脫口說:「爸....阿習他...他是我男朋友。」 她很清楚地看到父親的臉上有驚訝的表情,雖然只是一下子。 「先離開機場再說吧!」父親說:「你跟你姑姑講好沒?」 「講好了,姑姑說她都會在。」 「那先去她那裡吧!」 小習說:「你們在這邊等,我去把車子開過來。」 「哦,那謝謝你。」父親說。 「哪裡,應該的。」小習笑著說完,快步走開了。 她跟父親站在那裡望著小習的背影跑遠,然後有好一陣子都沒說話。 父親開口說:「什麼時候認識的?」 「他是我同事,認識幾個月而已。」 父親有點猶豫地說:「是個好孩子,不過看起來好年輕。」 她沉默了一會兒,說:「他比我小八歲。」 她沒有看著父親,因為她不想看到那必然會出現的訝異神色。 父親有一兩分鐘都沒說話,然後才慢慢開口說:「你是說...他今年才二十歲?」 「嗯。」她抬起頭,刻意用明朗的聲音岔開話題,說:「爸,你之前在電話裡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說?」 父親沉默了一會兒,說:「嗯,我是要跟你說,我要結婚了。」 「結婚?」她有點吃驚,可是仔細想想,好像也不是真的那麼訝異。 「對方是個寡婦,五十四歲。所以以後我大概很少會回來。」 「也好...這樣爸就有個伴,彼此照應也不錯。」她說著,雖然也是真心的,但心情還是有點複雜。 父親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說開:「我這次回來,就是要處理一些財產的事。丫頭,爸爸可能沒辦法留給你什麼。」 「不用留給我什麼啦!我有工作,自己可以養活自己。」 父親看著她,然後說:「這兩天找個時間咱們父女一道吃個飯吧!就你跟我。」 「嗯。」 她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小習。 「喂?」 「你們出來,到六號柱子那邊。」 「哦,好。」她切斷通訊,把父親的行李箱拉過來,說:「爸,我們出去吧!阿習已經把車開過來了。」 「嗯,走吧!」 她跟父親上了車。 小習問:「Dianne,你姑姑家在哪裡?」 「在南港,等到了那邊,我告訴你怎麼走。」 父親開口很客氣地說:「不好意思麻煩你。」 「不要這樣說,不麻煩。」 把父親送到姑姑家之後,父親沒說什麼。 姑姑出來迎接,原本要請她跟小習一起進去坐坐,卻因為實在找不到地方停車而作罷。 「沒關係,姑姑,下次有機會再說好了。」她說。 「好吧!下次帶男朋友來吃飯。」姑姑拍拍車窗,轉身跟父親一起進去了。 她望著父親跟姑姑的背影,看著他們兄妹交談著什麼,總覺得話題中是跟小習有關的。 「晚上想吃什麼?」小習問。 「找個有地方停車的地方吧!」她說。 小習想了想,說:「那我們去饒河夜市吧!那裡有停車場。」 「好啊,我好像沒去過。」她說。 饒河夜市也滿有名的,但她總沒機會去。 小習突然看了看她放在膝蓋上的布製卡拉貓背包,說: 「之前去的時候,好像看到有人在賣你這種包包。」 「哦?真的嗎?」 「去看看就知道。」 她用手撫了撫觸感很好的純棉布包包,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輕聲說: 「阿習,謝謝。」 小習伸手過來,揉了揉她頭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