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個城市 19

19. 第二天她打電話去公司請了半天假,倒不是因為太晚睡,而是不放心阿玲。 家裡沒什麼吃的,阿玲的兒子醒來說肚子餓,吵著要吃麵包,於是她出去買。 「廚房裡有熱水,你可以先泡奶給他喝。」 「不好意思,這麼麻煩你。」 「拜託,我們都認識多少年了?多說的。我順便買我們兩個大人的早餐。」 她換了T恤短褲,抓了錢包、鑰匙跟手機出門去買東西。剛出大門,她心想,也買點什麼湯料來燉一鍋湯,再買包乾麵條放著。這樣下午她去上班,萬一回來晚了,阿玲又不想出門的話,至少還能先煮麵來吃。 想著,她先往超市去。 平常都上班,她很少有機會在平常日的這種時間逛超市。超市人不多,停在每個貨架前瀏覽東西的顧客看起來都很悠閒,慢條斯理拿起商品看個仔細。推推車的也都是以漫步的態度晃來晃去,跟她平常下班之後來買東西的氣氛大不相同。 不過她可沒有悠哉的心情,阿玲跟她兒子還在家裡等她買早餐回去。 她對廚藝不在行,熟悉的料理食材不多,最常買的就是馬鈴薯、紅蘿蔔這些,可以燉湯又可以做沙拉。她手臂上勾著超市的塑膠菜籃,拿了一包馬鈴薯、一袋紅蘿蔔、一顆洋蔥,然後轉到肉品冷藏櫃前,買了一包豬龍骨。想了想,她又去拿了盒雞蛋、鮪魚罐頭跟玉米罐頭,總是有備無患。 對了,忘了買麵條了。她又轉回去選了包看起來比較順眼的乾麵條,然後去結帳。 出門前沒想好,所以沒帶購物袋來,只好多買一個塑膠袋裝這些東西。 她提著這袋食物去附近的麵包店,盡量揣測三歲的小孩子可能愛吃什麼樣的麵包選了兩個,又拿了兩個三明治、半條吐司去結帳。 她想著,冰箱裡還有起司,阿玲跟小朋友下午餓的話,也可以烤麵包夾起司,不然也有果醬。 走出麵包店,她拎著大包小包趕著回去,突然覺得有個小孩子要照顧的時候,似乎就沒時間去想什麼傷春悲秋的事了,這或許也是讓人堅強起來的原動力吧! 她想到昨晚阿玲告訴她的事情。 她倒沒有阿玲的老公還有那個女人怎麼這麼可惡之類的想法,只是覺得實在很離譜,有些搬到電視劇去演都嫌太誇張的劇情,卻往往在真實生活中上演。 手機突然響了,她沒有手接電話,於是決定不管它,回去看看是誰打來的再說好了。 她快步走回家,踏進門時,小朋友正乖乖坐在餐桌前喝牛奶。 「你兒子很乖。」 「他是滿聽話的。」 「來,這是麵包,看你要吃哪個。」 她把麵包放在桌上,又忙著把食材提到廚房去。 「阿玲,我燉一鍋蔬菜排骨湯放著,下午我要去公司,晚上如果我回來晚了,你又不想出門的話,就下麵來吃。」 「你不用忙,我自己來好了。」 「不會啦!我雖然沒什麼廚藝可言,燉鍋湯還是可以的。」 她把馬鈴薯、紅蘿蔔洗乾淨,正在削皮時,手機又響了。 對哦,都忘了要看看剛才是誰打電話來…… 她把手洗了洗,阿玲已經拿著她不停作響的手機過來遞給她。 「謝謝。」 她接過電話,是小習,她接通電話。 「你請整天嗎?」 「沒有,我只請半天,下午會進公司。」 「嗯,你朋友還好吧?」 「還好。」 「有要幫忙的話就說一聲。」 「嗯,謝謝。」 「下午見面再說吧!掰。」 「掰。」 她放下電話,看到阿玲望著她。 「你男朋友?」 「嗯,我跟他在同一家公司。」 「他人很好。」阿玲說。 她沒說什麼。 阿玲又說:「別忙了,你早餐都還沒吃不是?」 「先把湯煮下去再吃。」 阿玲停了一下,垂著頭說:「……我吃不下。」 「那……要不要泡點什麼來喝?我這裡好像有三合一麥片。」 「不用了……我不知道之後該怎麼辦……」 她看著好友,說:「我覺得你不用心急,先平靜一兩天再考慮不遲。」 阿玲點點頭,回到客廳去坐著。 她把湯煮下去,走出廚房時,看到阿玲正愣愣看著放在桌上的手機,見她出來,好像做壞事被抓到一樣移開了目光。 她初時沒什麼感覺,等她出門上班搭捷運時,才猛然想到,其實阿玲還是巴望著她老公打電話來,可是從昨晚到她離開家門,阿玲的手機根本就沒響過。 突然覺得很悲哀,她眼眶有些發熱。 「那個混帳男人!」她自言自語地喃喃低罵。 ※ 公司不成文的習慣,下午三點半有個十五分鐘的tea break。 每天這時候,小習都會到她座位來,用之前在藝品店買的對杯喝她泡的茶。 剛開始的時候很引人側目,不過久了大家也就習慣了。 時間能戰勝一切,人類是習慣的動物,這些都是至理名言。 小習站在這裡喝茶時也不只是跟她說話而已,也經常會跟她後面的小冰聊幾句,所以感覺上並不是那麼奇怪。 「晚上帶你朋友跟她兒子一起去吃晚餐怎麼樣?不然他們一整天悶在家裡也很無聊,出去走走放鬆一下心情也好。」 小冰伸長脖子,問:「什麼朋友?」 「沒什麼,我朋友來台北找我。」她盡可能以平淡無奇的口吻說。 「哦。」小冰不太感興趣,縮回位置去逛她的購物網站去了。 她想了想,對小習說:「也好,去哪裡呢?港式飲茶好不好?這樣吃多吃少都可以。」 「我都沒差,你說好就好。」小習把剩下的紅茶一口氣喝掉。 她拿著鉛筆輕輕敲著自己的杯子外壁,說: 「嗯,我等下打電話給阿玲,然後打電話訂位。等等,那怎麼帶他們過去?」 「你訂晚一點的時間,我早點下班回去開車。」 「太折騰了吧?我打電話幫阿玲叫計程車就好了。」 「也可以。」小習說:「休息時間結束,回去工作了!」說著就邊伸懶腰邊走開了。 她抓起桌上電話機的話筒打電話給阿玲,阿玲的聲音一聽就知道剛哭過。 她心裡感到一陣難過,不過並沒有說破,只說: 「阿玲,晚上我們去吃港式飲茶好不好?你如果沒胃口,少吃一點也行。」 阿玲沉默了一下,答應說:「嗯……好啊。」 她繼續說:「我到時替你打電話叫計程車,你帶你兒子到樓下去搭車就好。」 「嗯。」 「阿玲……看看電視什麼的,別多想了。」她壓低聲音說,不想被小冰聽到。 阿玲抽了抽鼻子,答應了聲。 「我訂七點半吧!比較不會那麼趕,到時我再打電話給你。」 「好。……欣宜,還好有你在。」阿玲說著又哭。 「沒什麼啦!」隔著電話,她沒辦法拍拍阿玲的背,想到阿玲的處境,她心底真的為好友覺得心疼難過。 ※ 晚上在茶樓碰面時,阿玲的眼睛看起來腫腫的,樣子很沒精神,小孩子倒還好,乖乖地讓媽媽牽著,一點也不吵鬧。 以阿玲的心情,當然是不可能聊得愉快,很自然大家的話題就繞著小朋友。 有些時候,兒童真的是很好的氣氛調劑者。 阿玲的兒子小名叫做安安,好像很喜歡小習,小習一逗他就咯咯笑。沒多大工夫,已經會大哥哥、大哥哥地叫。 阿玲微笑著說:「他很喜歡你。」 小習說:「我哥的小孩也差不多這麼大,大概比他還小一點吧!也是男生。」 因為安安願意讓小習餵,所以阿玲就有餘裕跟她談話。 阿玲說,她打算跟自己的父母商量,請他們幫忙帶小孩,她想去找工作,再看看之後該怎麼辦。 「他從半年多前開始,給的家用就減少很多了。我早就該發現,是我自欺欺人。」阿玲低聲說。 「可是你娘家不是在宜蘭?」 「我想來台北找工作,聽說現在從台北到宜蘭很快?」 「嗯,雪山隧道通了,聽說開車只要半小時左右就可以到宜蘭。」她轉向小習,問:「阿習,你有走過雪山隧道嗎?」 「有啊,上次我爸媽他們來,我哥就有帶他們一起去宜蘭,就是走雪山隧道,不過有點塞車,大概走了一個小時左右吧!」 「那這樣算起來還是很快。」她說。 「嗯,跟以前走北宜公路快很多。」小習點頭。 她對阿玲說:「看看吧!到時如果你真要來台北找工作,也可以先住我那邊。」 阿玲點點頭,說:「再看看吧!我還不知道要怎麼跟我婆婆說。」 「不急,你想清楚再說,反正需要我幫忙的話,不要客氣。反正我一個人住也很簡單。」 阿玲看著她,有點虛弱地笑了一下。 阿玲沒吃什麼東西,整個人沒精打采,就是笑也笑得很落寞。 吃完晚飯,她跟阿玲帶安安搭計程車回家。 回到公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多了。 阿玲給小孩子洗完澡,哄哄睡覺之後,來到客廳坐下。 「你男朋友真的很不錯,年紀雖然輕,可是很會照顧人。」 她沉默了一會兒說:「可是我大他八歲,有時真的因此覺得很沒安全感。」 阿玲說:「我老公大我三歲,是大家說最相配的年紀,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變成這樣?」 「阿玲……」 「我現在覺得也許這真的是命。我當初嫁給他的時候,他不抽煙、不喝酒、收入高、人又老實,是人人誇讚的好丈夫人選。誰想得到現在會變了個人?世事是很難料的,人心更難料。」 她無言地看著垂著頭的阿玲,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所以我覺得想那麼多、考量那麼多根本沒用,人算不如天算。誰曉得明天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阿玲繼續以平板的聲音說:「人是會變的,我們只看得到當下,就是這樣。」 她靜靜坐著不動好一會兒,然後伸手過去,輕輕拍了拍好友扭在一起的兩隻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