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1

1 他下了公車,臨走前沒忘了向親切的司機道謝。他背後揹了個帆布背包,手裡拎著一個輕量的行李袋。也想過是否使用有拉桿帶輪子的行李箱,但考慮到路可能不是那麼好走,最後還是選擇了可以隨身帶著走的容具。 他低頭看了看手上的地圖,那是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他用紅筆做了記號。照地圖的顯示,在這站下了車之後,再往前走一點,應該就會看見通往目的地的岔路。 他往前走,感覺心情不錯。雖然他到這裡來是工作,但優美的鄉間風景讓人心曠神怡,就當作是度假又何妨。 就在上星期,他服務的W家問他是否願意到他們家在鄉下的別墅幫忙,短則一兩個月,最長可能半年。據說是W家男主人的私生子X惹了極為麻煩的男女關係,權宜之下被送過去暫避風頭。W家的別墅平常沒有人住,以往W家的獨生少爺P還小的時候,全家人在暑假期間會到那裡去避暑,但後來男女主人感情疏冷,就不再去了。男主人年輕時在外面養了私生子的事,是最近才爆出檯面,他知道的很有限,多少是因為他刻意不想去探聽別人的私事。 他還是中學生時,就隨著養育他的祖母來到W家,祖母在W家幫傭,他則幫忙祖母。後來祖母過世,他也就留在W家繼續幫忙。大學畢業後,他也想過去找份性質一般的工作,但就在這時候,W家對他提出了這項請託。 他們說,除了你不知道能找誰去。 X的年紀比他還大了幾歲,完全是個成年人了,目前別墅裡只有X一個人住。P私下跟他談過,說父親的意思,是想找個人過去幫忙打理洗衣煮飯打掃以及採買等等家務,年紀大的女傭恐怕做不來,找年輕一點的女性去又不適合,想來想去,也就是他最合適。 他考慮了幾天,最後答應了這項請託。他打算利用這段時間順便好好自修語文,一方面把W家給他的薪水加上額外的津貼存起來,也許出國留學的夢想很快就能實現也說不定。 於是今天他帶著簡單的行囊搭上長程巴士來到這鄉下,託運的書籍、電腦等重物這一兩天應該會送到。 他很快看到岔路,很簡單明瞭的路線,沒有迷途的可能。他轉入岔路,經過成片的菜田、零星的樹、小叢小叢芒草,路旁有一條小溝,潺潺流動著清澈的溪水。非常好的地方,他想,季節適當的時候,說不定會有螢火蟲。他心情變得更好,雖然即將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那個形象模糊的存在或多或少給了他一點壓力。 他對X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沒有概念,隱約聽說不是什麼好相處之輩。如果合不來的話,儘量不照面也就是了,他只要把他該做的工作盡力完成,其他時間他就待在自己房間讀書,當個影子也沒關係,再不然,不待在屋子裡的話,也可以到處走走,或許能發現美麗的祕境也說不定,他是這麼打算的。 W家已經給了他一副別墅的鑰匙,所以他並不擔心去到時,X可能不在。 行前,P說會託人送來一輛機車讓他使用。P是個很好相處的人,雖然在過去的漫長歲月中,P都是W家的獨生子,但完全沒有大少爺的驕氣,反而是個很細心溫柔的人。他跟P並不算很熟,當年他隨祖母去W家幫傭的時候,曾經與P有過短暫的相處時光,但沒多久P就被送到國外讀書,直到最近才回國。他聽人說過,P拿到了A國名校的博士學位,是個非常優秀的人才。P鑽研的領域是生物科技,不知道單純是個人的興趣志業,或是應家裡的要求,因為就在P回國的幾年前,W家的事業由原本的珠寶業跨足到應用生物科技,投注大筆資金成立了新的公司。當然也有可能是W家為了配合P的研究領域而決定了跨業投資標的。不管怎麼說,那家新公司早晚會由P接掌的吧!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 好像也就是P回國沒多久,X突然出現在W家,整件事爆發出來。那陣子W家的男女主人天天爭吵,家裡氣氛非常糟糕,而那年他大四,正好當了交換學生去到J國讀書,沒有見過X。不管怎樣,最後似乎正因為X惹了麻煩,意外造成整件事塵埃落定。商量的結果,X遠離W家來到鄉下,女主人也不再過問,唯一就是對於他被安排去鄉下照顧X這一點露骨表示過不高興,但終究也沒有加以阻止。 他當然不曾問過P對這一切有什麼感想,總之,那些都不是他該過問的事。P待他很親切,他心存感激,對他來說,就是如此單純而已。 不知不覺,目標已經矗立在眼前。房子灰濛濛的色調與多凹褶的造型讓他有些意外,他本以為會是明亮別致的鄉間小屋,但是眼前的建築物完全不是那個走向,而是頗有設計感的兩層樓房,姑且不考慮有沒有地下室,單是地上建物大概就有八十坪到一百坪左右。窗子大多開著,但窗簾是攏起的,看不到裡面,只有窗簾被風撩開的時候,會稍稍瞥見屋子裡似乎很空。樓房前面有一條走道將沒有圍牆的庭園隔成兩邊,亂糟糟的園子顯然疏於照料,雜草叢生,藤蔓植物長得很茂盛,已經侵佔了房屋的半面牆。車庫的門是開著的,一輛黑色休旅車停在裡面。 銅板壓制的門牌顯得很氣派,但也給人一種沉重感,與周圍悠閒的小家碧玉型景色不太搭調。 他來到厚重的黑色木門前,雖然他有鑰匙,但基於禮貌,他還是伸手按了一下門旁球形燈下方的電鈴按鈕。 他按了一下,聽到人造的叮噹聲在屋子裡響起。他靜靜等了一會兒,似乎沒什麼動靜。他考慮著是否再試一次,還是就翻出鑰匙自己開門進去?想了一會兒,他決定再按一次門鈴,人說事不過三,如果試了三次都沒人應門,那麼他再自行開門進去應該比較說得過去,他不希望才剛來就讓X覺得他不尊重人。 他又等了一會兒,正決定再按最後一次門鈴時,門突然從裡面打開了。他小小嚇了一跳,因為他好像沒聽到腳步聲。 來開門的自然是X,他之前沒見過對方。X有著與年齡相符的外表,個子大概比他高半個頭,長得很帥,但表情很冷漠。 他有些緊張,搬出早就準備好的簡短台詞介紹自己,X應該早就知道他要過來的。 「進來吧!」X平淡地說完,逕自轉身走到裡面去了。 他進入屋裡,望見X正上樓去,顯然不打算招呼他。也罷,反正他也不是來作客的。他把門關上,行李放在客廳沙發上,環顧四周。 看一樓的陳設,大概是設計師整套配好的,有種樣品屋的味道,雖然看上去很華貴,但他個人並不太欣賞,覺得少了居家的溫馨感。客廳很整潔,幾乎像是沒人使用的樣子,他低頭看看地上,挺乾淨沒什麼灰塵。他原本想,說不定必須進行大掃除,現在看來似乎沒這個必要。 他打算先把自己的東西安頓好,於是登上二樓。X佔用的是邊角的房間,並沒有使用主臥室。他來到房間前輕敲敞開的房門時,背對著他的X正對著電腦敲入文字。 「有事麼?」X頭也不回地問。 「我想請問,哪個房間是給我住的?」 「隨便你。」 「咦?」 X回頭瞥了他一眼,又轉回頭去盯著電腦。 「我說得很清楚了。」 「……哦,謝謝。順便問一下,你習慣幾點用晚餐?」 X沒有馬上回答,他覺得X好像不太想理他。但X終究回了他一句:「八點。」 這麼晚,他暗忖,看來自己得要安排一下,讓自己的起居作息能夠配合。 「我知道了,那就不打擾了。」 他整幢房子繞了一遍,這屋裡總共有八個房間,一樓有兩間,都沒有放家具,其中一間用來當儲藏室,另一間什麼都沒有。樓上有六個房間,除開主臥室,其他五個房間也都配置有全套家具,連床都是鋪好的,用床罩蓋住。X用了兩間,X房間隔壁那間被用來當書房,說是書房,其實也不像一般人所謂的書房,X似乎只是把數量眾多的書籍放置在房間裡所有能堆書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拿來當作書庫而已。 他挑中距離X房間最遠的一間房當作自己的房間。如果之後他在房間聽CD練習語文,也不致吵到X。 一樓的儲藏室除了堆放日用品、包裝食物等,也有相當齊全的打掃用具,從最基本的掃把、畚箕、布拖把到比較先進的除塵拖把、吸塵器等等都有,也有用過以及沒用過的抹布。這讓他有些訝異,他來之前還在想,不知道是不是會需要去採購這些東西。 他拿了清掃用具把房間打掃了一遍,把帶來的衣物掛進擦過的衣櫥裡。現在已經是下午,來不及把床單那些都拆下來洗曬。他打算明天一早就把床組拆下來洗晾,以這裡的天氣,曬個一早上外加一下午一定會乾。 一樓的廁所旁邊就是洗衣房,有一台看起來挺新的洗衣機,靠牆的架子上除了一盒洗衣粉之外沒有別的,顯然是X的兩三件衣物就掛在洗衣房窗戶旁邊的晾衣架上。這些瑣碎的事物默默地說明了X也跟他一樣,是個普通人,也需要應付生活的細節。這麼一想,似乎也就不覺得X是多麼遙遠的存在了。 廚房位於屋子後面,以這幢房子的總面積來說不算特別大,裝配了整套高級廚具,有經常使用的痕跡,但看起來挺乾淨的。他打開冰箱,發現裡面存放了不少食材,但都是超級市場買來的那種包裝。真是的,既然住到鄉下來,應該多吃些當地種植的蔬菜才對吧!他暗自決定,要盡快熟悉附近的環境,最好能認識附近的居民,說不定能打聽到當地的市集,這樣的話,每天都有新鮮的蔬菜肉類可以吃,多麼幸福。想著想著,他心情有些飛揚。 他花了三個鐘頭精心準備了晚餐,採取懷石料裡的方式,找了些小盤子小碗用大托盤端去X房間。 「打擾了。」 跟幾小時之前同樣,仍然對著電腦的X轉頭過來瞥了他一眼,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他微微睜大眼睛,不能明白那抹冷笑其中的含意。 但X沒說什麼,只是把臉轉回去面對電腦,平淡地說:「你用不著這樣伺候我。」X停了片刻,又說:「我等會兒下去吃。」 他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傻傻應了句:「哦。」轉身端著托盤下樓去。 他把X的晚餐放在飯桌上,拉開椅子坐在另一邊,他自己那份內容一樣,但是擺得稍微沒那麼講究,用了個大盤子盛放各種菜餚,另外用兩個碗裝飯裝湯。 他是不管X,自行開動呢?還是等X下來?雖然覺得跟X一起吃飯似乎會很有壓力,他還是認為後者比較禮貌。 鄉間晚上很涼爽,他把一樓的窗戶全部打開了,人坐在那裡就能清晰感受到空氣在四周流動,感覺很好。他一手撐著下巴,無所事事聆聽外頭蟲鳴的聲音,心情安閑平和。 他有心理準備或許X可能故意拖拖拉拉很遲才下樓來,不過事實上他只等了幾分鐘,就聽到X下樓梯的聲音。他坐直起來,挪了挪椅子,為自己對於X的揣測有些內疚。 X踏著不疾不徐的腳步過來,拉開椅子坐下,看了看面前的餐點。 「這算什麼?討好嗎?」X的語氣很淡,言詞卻很傷人。 他不知該如何應對,臉上熱熱的,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他抓起筷子,悶頭吃起東西。 一會兒,似乎是迷途的言語繞了幾圈終於找到出路,他衝口說:「這是我的工作。」 他抬起頭來,望見X挑起一邊眉。 遲到的怒氣催促著他,他說:「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 X微微勾起嘴角,沒再說什麼,低下眉去吃他做的料理。 他與X兩個人同坐一張桌子,默默用餐,沒再交談半個字。吃完之後,X指指面前的碗盤,語帶諷意地說:「你的工作?」 他忍著一肚子火:「對,你放著就可以。」 X低低哼笑一聲,逕自上樓去了。 他收拾餐桌時想著,X原本就是這樣渾身帶刺、對誰都一樣?抑或是對他抱有敵意?也許X認定他是W家的人馬,所以才擺出這樣的態度。 他一面洗碗,繼續思考,未來的幾個月,想必X也不會給他好臉色看,想到這裡就感覺萬分沮喪。但是轉念一想,就像剛才他自己說的,他來這裡是工作,工作上有挑戰是理所當然的,他何不把X的難搞當作是工作的課題?付他薪水的是W家,他只要認真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對得起良心就好。也不過就是冷嘲熱諷,反正也沒有摔盤子摔碗,算不上多大的事兒。 思路走到這裡,他又開始恢復精神,勇氣百倍。 決定了,不管X有多難相處,總之他以把工作做到完美為目標,同時努力達成自我進修的目的,這就是他要把握的方向,絕對不可以被X的態度左右,他如此勉勵自己。 那天晚上,他洗過澡,待在自己房間裡聽CD練習英文,又把帶來的一本短篇小說集翻開看了兩篇,然後上床睡覺。 鄉下的夜晚非常安靜,屋外的細微流水聲像是名為謐靜的背景音樂。他躺在床上,似乎隱隱聽到走廊另一頭的房間裡,X敲鍵盤的聲音,但也說不定只是幻覺而已,由X給他的壓力轉化來的。他帶著睡意想,自己應該沒這麼纖細脆弱吧! 思緒胡亂盤旋,忽起忽落,他的身體陷在床鋪裡,似乎是才感覺到疲倦。搭長程巴士相當累人的,他這麼想著,很快睡著了。 隔天早上他很早就醒了。聽覺一脫離睡眠狀態,聽到的就是啁啾的鳥鳴,像是吵嘴似的,活潑可愛,讓他心情大好。 梳洗了一番,把屋子掃掃,他開始做早餐。 想起X昨晚的話,不免還是心裡有點氣,可正因為這股氣,他就更要以現有的食材把早餐做到可口味香,美輪美奐。 早餐他自己吃了一份,另一份留在桌上,用紗罩罩著。這玩意兒小時候常看到,後來很少見了,昨天他在廚房裡找到還覺得挺懷念的。 他放輕腳步返回二樓,長長的走廊一片寧靜。他悄悄來到X房間前。門是開著,厚重的窗簾攏得很密,遮去了晴朗的天光,讓房裡顯得昏暗。 X顯然還在睡,進入休眠狀態的電腦亮著一點黃色LED。他沒刻意張望,不過稍稍瞄見床上的人影,應該是沒穿什麼。他把準備好的便利貼仔細貼在X的房門上,告知早餐在飯桌上,然後轉身離開。 他用帶過來的運動水壺裝了一壺水塞進背包,準備了帽子,帶好了錢包與鑰匙還有手機,懷著不錯的興致出門去。 機車還沒運到,就當是踏青探險,他決定到附近走走,熟悉一下環境。 來到昨天下車的地方,記得昨天來的時候,經過的地方沒什麼東西,他決定繼續往前走。 還早,太陽還不頂烈,雖然是緩升坡,走起來也不太累。繞過一個彎道,他看到前面的屋舍群聚,心裡很高興。 看是看到了,徒步走過去還是很有點距離的。隨著時間推移,陽光愈來愈強,他從背包拿出帽子戴上。 還沒真正走到時,他遇見一位大嬸。 「請問……」 大嬸停下來,問他啥事。 「我最近搬到附近,對這裡不熟,您是住這兒的嗎?」 「是啊,我住前面。你迷路了嗎?」 「不是,我是想到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請教一般大家買菜什麼的是到哪兒啊?」 「你住附近哦?哪邊?」 他往回指向彎道:「彎過去有條岔路進去那裡。」 「有錢人的房子那裡?」 「呃……,對,我來工作的。」 「你這樣走過來很遠的呀!」 「是有點遠,以後會弄輛機車來騎。」 「你想買菜的話,要下午,大概四、五點吧!大家會在郵局那邊,你去就看到囉。哪,從那邊,雜貨店的招牌看到沒?那裡轉進去,很快就看到了。現在沒有哦!」 「沒關係,我去看看。謝謝。」 與大嬸分別之後,他繼續往前走,心想郵局附近應該是這一帶最熱鬧的地方,去看看有什麼店舖也好。 接下來的坡度比較緩,走起來輕鬆些。他來到小雜貨店,早早就開了門,裡面東西不算多,沒人顧,不知道老闆跑去哪兒了。他走過雜貨店,轉進小路,果然看到前面有幾處店舖商家,不過都還沒開門。 他沿著小路來到也還沒開門的郵局,往郵局前面比較闊的路望去,再過去可能有間學校,他不是很確定。 這一帶產茶,很多戶人家前面都有人在處理採下來的茶葉,到處飄著新茶的香味。 「買茶吧?是今年的春茶喲,買多可以算你便宜哦!」 他笑著搖頭,心想我可不是遊客呢。 大嬸說的小市集雖然現在還沒有,但整條路上還是有人在賣自家種的菜的。 他簡單繞了一圈,在一家店裡買了些米、麵粉、蛋,又在一戶人家直接擺在自家門口的小攤子上買了兩把人家自己種的青菜。他跟賣菜的老阿伯聊了聊,得知往小學方向沿著路一直下去,在加油站附近有家超市。徒步走過去太遠了,而且買了東西要扛回住的地方似乎有點辛苦。他想著,等有了機車再去好了。 打算回去時,他找到了賣豬肉的店鋪,買了些排骨、里肌肉等等。 就這麼東晃西晃,等他轉出小雜貨店的路口時,太陽已經變得好大,就算不動也能把人曬出一身汗來,何況他揹著變得重許多的背包、手裡提著東西走路,自然更是汗如雨下。 看來這季節還是該等太陽下山了才出來活動呢。 回到那幢房子,他直接進去廚房,拉開一把椅子背包擱在上面,把買來的肉、菜什麼的放冰箱,又喝了杯水之後,才忽然想到,餐桌上是空的。這表示X已經起來了。他心想,X大概是把早餐拿去房間吃了吧! 正想洗個臉,發現他拿來盛裝X那份早餐的餐具已經洗好倒扣在瀝水籃裡,不由微微一呆。 X或許是個不錯的人吧!只是講話難聽了點。 他給自己泡了杯茶,茶包是他自己帶來的,他坐在餐桌旁,思索著午餐的菜單內容,忽然聽到聲響,似乎是X從樓上下來。 他走出去,看到X穿著件薄薄的暗色長袖襯衫與暗色長褲,一面捲袖子一面往門口走。 「你要出去?」 X瞥他一眼:「怎麼?需要向你報備?」 他決定不跟X生氣,只說:「沒,只是我正想準備午餐。」 X看著他,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 「你知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你來?」 「嗯?不就幫忙做家務……」 「難道你認為我沒有生活能力嗎?」 他微微一愣,他根本沒想過這問題。 「可能伯父覺得過意不去,畢竟……」他把後半句話硬吞回去,因為他覺得X說不定很在意自己是私生子這回事。 X冷冷一笑:「他們怎麼跟你說我的?」 他閉著嘴,沒吭氣,他總不能說,他們跟我說,你在外面搞了很麻煩的男女關係。 X沒有追問,沉默地看了他兩秒鐘,然後移開視線,淡淡說: 「我晚上可能不會回來。」 「哦。」 X瞟了他一眼,似乎本想開口說什麼,但最後沒說。 他也沒多想,開口說:「那你明天回來的時候,能不能帶瓶鮮奶?大桶一點的。」 X冷漠的臉上似乎掠過很微妙的表情,他以為X會不甩他直接走出門去,但X終究淡淡回了他一句:「知道了。」 他目送X出門,沒多久就聽到車子發動的聲音,一會兒,從窗戶看到X把車子開走。 他想著,自己一個人,那就簡單吃點,等會兒來練習英文好了。等太陽的威力減弱,就著手整理一下院子吧! 忘記問X這裡是不是能無線上網還是要另外拉線,轉念一想,不管什麼事也許他最好自己想辦法解決才是上策。 他伸長手臂拉了拉筋骨,準備開始執行他方才擬訂的今日生活計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