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2

2 隔天一直到晚上,X也沒有回來。 一瞬間也有點類似擔心的情緒,但很快就過去了。X這麼大的人了,用不著他來操煩。 他念了一小時英文,爬上床睡覺,只覺得累得要命。雖然X不在,他一個人一整天過得也挺充實。 早上除了X與他自己的房間,他把其他房間與客廳的窗簾都拆下來洗。打算等這些窗簾晾乾之後,再替換X房間與他房間的窗簾來洗。 他打電話去問過貨運公司,接電話的小姐跟他說偏遠的地方貨車沒有每天跑,他的書與電腦應該明天會到。 這裡有裝衛星電視,訊號時好時壞,他待在客廳一面喝茶一面看了一個改裝居家的節目,接著又看了一部不怎麼樣的電影。空曠通風、坐向良好的客廳很涼爽,別說冷氣了,連電風扇都用不著。 下午四點半,沒有交通工具,他徒步走去郵局那一帶,果然有小小的市集,不少人帶了自家種的蔬菜水果、養的雞下的蛋、自家醃漬的東西來擺攤。也有人在賣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在那邊聚集的人們很多互相認識,七嘴八舌聊得好不開心,有點同樂交誼的味。雖然他是個陌生人,但身在這樣的氛圍中也感覺很愉快。 昨天他已經買了些菜,冰箱又還有食材,他今天只買了一把蔥,此外又買了把小鏟子、一把小耙子、一個小水桶、一個水勺。他提著這些東西回去,沿著水溝走,瞄見裡面有小魚有蝌蚪,有點想吹口哨的飛揚心情,可惜他不會,每次吹出來都像是哄小孩尿尿的噓噓聲,念書時老被同學笑。 夏天白晝長,他望向天際,離天黑還有段時間,他用買來的工具嘗試整理庭園,發現比想像中困難,弄到天都黑了,成果好像沒有很明顯,不過反正這事可以花時間慢慢來。他想著可以種些香草植物,用來做菜方便,比種花務實,不然這附近好像不容易買到西方料理常使用的那幾種香料。他把買來帶著鬚根的青蔥種在角落,如果順利種成功,也許再也不用買蔥了呢。 流了一身的汗,他洗了個冷水澡。說是冷水,其實水被太陽曬得已經變成溫水。這裡的熱水器是貯水式的,啟動之後要等上一會兒等水燒好,天熱早點洗澡的話根本用不到。 他弄了個什錦炒麵給自己,心想他還是喜歡義大利麵,等有了機車一定要去採購些義大利麵條、乾燥香料、培根、起司這些東西。院子要種香草的話,首要就是蘿勒,義大利麵常用的三種醬,他最喜歡青醬,可是罐頭的青醬不好吃,餐廳裡比較講究的都是新鮮蘿勒做的,就不知道要去哪裡買活的蘿勒來種。 晚上他又看了一部影片,比下午那部好看多了。 他躺在床上時,聽著屋子外面的蟲聲,遠遠的,比全然的無聲更寧靜。 他喜歡這裡。 如果以後他有足夠的錢的話,應該找個類似的地方,買間屋子開民宿。可是大部分鄉下地方好像沒什麼遊客,開民宿好像未必做得起來吧!連影子都還沒的事,瞎煩惱那麼多幹什麼......他好像是笑了一下,睡意朦朧之間也記不清楚了。 他應該是睡得很沉,也許做了夢,沒留下什麼記憶。 一夜安眠,他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動靜所以醒來,但也可能是昨晚睡得早所以很早便自然醒了。總之,他睡醒時,天才剛開始亮。不太確定那個動靜是真的聽到了還是夢中發生的,昨天在市集聽到別人聊天提到誰誰誰家有貓竄進屋子怎樣怎樣的。 他起床下樓去,這個時間,客廳裡還很陰暗。 這裡應該不會有老鼠吧?他想著,下意識想去檢查一下廚房有沒怎樣。 他來到廚房,看起來一切安好,於是放心了。正要轉身去刷牙洗臉,忽然發現水槽裡是溼的。這種天氣,沒可能昨晚洗碗的殘水到現在都還不乾,難道...... 幾乎是反射動作般的,他轉身跨了兩步拉開冰箱的門,只見拉門內側格架上多了兩瓶中瓶裝鮮奶。 X回來了,夢中聽到的動靜應該就是。 他再度感覺X這個人也許並不像表面顯現出來的那樣刺蝟,畢竟人家還記得他的請託,買了牛奶回來。 他離開廚房,才一會兒功夫,屋子裡已經比剛才明亮了許多,他這才發現X躺在客廳沙發上。 他趕緊走過去,X半側著身躺在長沙發上,一隻手臂擱在眼上,身上還是出門時穿的那套衣服,有些凌亂,他聞到菸味和酒味。 X抽菸嗎?他沒發現這裡有過菸頭菸灰。 X喝了酒嗎?喝酒還開車,而且還是走山路很危險的吧…… 他猶豫了一會兒,開口出聲:「你要不要上樓睡?」 X發出一個模模糊糊的聲音,也不知道是答應還是拒絕。他趴在沙發椅背上俯視X,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放著不管。 就在他遲疑之時,X忽然把手臂移開,睜開了眼睛,嚇了他一跳。 他幾乎要衝口說,啊,抱歉,吵醒你了。 X瞪了他一眼,慢慢坐起身來,然後站起來離開沙發,上樓去了,從頭到尾沒開口說半個字。他目送X的背影,瞧那腳步似乎有些不穩。看這樣子X可能外衣褲都不脫,倒床便睡,他想著等X起來之後得要換床單,那一身的菸酒味。 X再度出現時,他正坐在廚房的餐桌旁喝茶兼發呆。那時是下午四點多。 披著一頭洗過的濕髮、沒穿上衣、下身鬆鬆穿了件很休閒的半長褲、內褲頭露出來、穿拖鞋的X從樓上下來,正眼也沒瞧他一下,逕自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X生著一副比例漂亮的骨架,肩寬腰窄,肌肉結實但不是那種很發達的猛男型。有人說男人看男人,著重身材勝過臉,可能是自古以來基於生存競爭留下來的習性。雖然他沒有需要跟X有什麼生存上的競爭,不過似乎也受到如此的制約。 「……你要不要吃點東西?」他試著問,可是X沒有理他,臉上也沒什麼表情,他懷疑X根本還沒清醒。 他站起來,去倒了杯開水放在X面前,不管怎樣,睡起來總該先喝杯水,這是他阿嬤教他的養生之道。 X沒有看他,倒是看了看那杯水,好一會兒,慢慢伸手拿起杯子來喝,似乎微微出神。 「我煮麵給你?」他再問。 「嗯。」X放下杯子時隨口應了一聲,應完之後表情有些古怪,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覺得是不小心回答的,可是話既出口也吞不回去了。 人的腦子不夠清醒時,連尖銳的刺都鈍了。可也就是這樣的X,才讓人感覺比較容易相處。 他用小鍋子盛水放在爐子上煮,打開冰箱翻找適當的食材。 「牛奶我看到了,謝了。」他說。 X沒有吭聲,他也沒指望X回答就是了。 他拿出肉片、高麗菜、蛋,把東西移到流理台時偷瞄了X一眼,X仍然處於一種靈魂半出竅狀態,臉上表情很空洞。 他把食材洗洗切切,準備先清炒一下再加水煮成湯。 煮這種湯麵對他來說是小意思,很快就搞定了,拿了個碗公裝好端去給X,碗才剛放下,他擱在飯桌上的手機響了。 他抓起手機,一面走去拿了筷子湯匙遞給X,一面接通手機,他太忙了沒留意X接過去時的表情,不過估計也沒什麼變化。 是P打來的,說已經訂了機車,125的,會直接從車行送過來,出貨前車行的人會跟他聯絡。 「哦,太好了,謝謝。」他由衷高興地說,這真是好消息,有了機車他就能完成很多計畫。 P問他一切還好嗎,過得習不習慣。P的語氣似乎有一點點保留,有些欲言又止,大概是想問問X怎麼樣,卻沒問出口。 他回答:「很好啊,完全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這不是客套,他是真心喜歡這裡。 P沒問起X,他自然也沒提。就算P問了,他大概也不好在X面前說什麼,即使他並沒打算說X的壞話。 最後P說,有什麼需要就打電話講一聲,不要客氣。 「好,我知道。」他好像想不出來還會需要什麼。他覺得P以後接手經營公司會是很好的老闆。想想P真是跟X完全不像,長相不像,為人個性也差異很大。 才講完簡短的電話,手機馬上又響了。這回是貨運公司的人打電話來,好像找不太到地方,問他怎麼走。 他要對方留意公車站,告訴對方從公車站前面一點的路口轉進來。 「我的東西送來了,我去門口等好了。」雖然不認為X會有絲毫在意,他還是交代了一聲,帶著手機離開廚房,穿好鞋去到門外等,往路口的方向望。 他到水溝邊看小魚在水裡游。等了好一會兒,看到貨車轉進這條路,他轉身揮揮手。 貨車駛來停住,司機兼送貨員下車來打開貨廂,先搬下一部小板車,然後陸續搬下兩個紙箱推在上面,循著他的指引把箱子挪到屋子裡。 「放這裡就可以。」他請送貨員把兩個箱子並排在客廳旁邊。 滿頭汗的送貨員請他簽收,風塵僕僕地匆匆走了。 一箱是電腦,一箱是書,都挺重,書那箱更重些。 他把電腦那箱抱起來,要搬上二樓房間時,X從廚房出來,面無表情地往他這裡瞥了一眼。 他沒開口請X幫忙,覺得不要自討沒趣才好。X在他前面逕自上樓,顯然沒理會他的打算。 他小心翼翼地把紙箱搬進他的房間,拿美工刀割開膠帶,打開紙箱,把氣泡布包裹住的電腦主機、LCD螢幕、鍵盤、滑鼠、喇叭、綑成一束的纜線等等一一拿出來。 「放哪裡?」 忽然聽到X的聲音,他愣了一下,轉過頭去。見X套了件T恤,面無表情抱了他那箱書站在門口。 太過詫異,以致一瞬間他完全呆住,然後才意識到自己在發楞,連忙指著被他拿來當作書桌使用的梳妝檯旁說:「啊,放這裡,謝謝、謝謝。」 X把那箱很重的書放下,他瞧見箱子上的灰塵沾到X的衣服上了,X先去穿了衣服才搬箱子是很明智的作法,不管怎樣,他完全沒料到X會幫忙他,所以說X是個面惡心善的人? 他稍微謹慎地問:「請問……如果我要接網路……」 X瞄他一眼。 「呃……如果不方便分接,我問問看手機上網好了。」 「你有無線網卡、路由器嗎?」 「……沒,我之前是接有線的。」 「我沒HUB,而且你房間也隔太遠,你應該也沒帶這麼長的線。」 「哦,那……那我再去買網卡那些好了。」 「你要怎麼買?走路搭公車?」 「等機車送來吧!這裡到市區騎車四十分鐘會到吧?」 「你不會開車嗎?」 「我有駕照,可是從來沒開上路過。」如果是普通房車還罷了,休旅車他真沒開過,就算X願意把車借他,他也不敢開去市區,萬一碰壞了還得了。 X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他房間。雖然整體而論稱不上是親切的表現,但X主動幫他一把,已經大大超出他的預期,讓他非常感謝了。他覺得心情好好。這世界真可愛,到處都是好人,連臉上表情總是很冷的X骨子裡也是很NICE的。 他開始忙著拆開電腦的包裝,重新組裝好。 他忙著弄電腦、整理書,等他留意到時,天已經要黑了,他的胃發出抗議的聲音。 夏天天黑得晚,這會兒已經七點多。 X四五點才吃過麵,可他自己是中午吃的,隔了這麼多個鐘頭也沒吃點點心啥的,難怪肚子餓得咕咕叫。 之前X說過習慣八點吃晚餐,現在趕快弄一弄應該可以準時開飯。 他匆匆趕往廚房,意外看到X正在翻冰箱。 「你餓了?」 X瞄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回冰箱裡,語調疏冷地回他:「找喝的。」 他記得冰箱裡除了X帶回來的牛奶之外沒有別的飲品,先前有個寶特瓶裝的似乎是冰開水,但他覺得寶特瓶重複使用不好,就把它回收掉了。 「……下次我會弄點喝的放冰箱。」 X把冰箱門關上:「不用了。」 「我來弄晚餐,應該可以八點左右開飯。」 「出去吃好了,順便買東西。」 「咦?」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X望向他,口氣似乎有那麼丁點不耐煩:「你不是要買網卡那些?去不去?」 於是,幾乎像是作夢一樣,他們一起出了門。X開車,他坐在副駕駛座。雖然不能說是頂了不得的事,對照起最開始X的態度,他還是覺得很沒真實感。 甫跨入晚上的天色下,間隔很遠的路燈掠入車內的黯淡光芒下,X沒有表情的側臉顯得很冷。 一路上他們沒有交談半句,車子駛過山路,從昨天他去過的郵局那裡轉入了前面有加油站的那條路。 過了加油站沒多久,聚集的店家商鋪交織出山城裡小小的熱鬧景象。 X把車子停在一家小吃店旁邊,逕自下了車。他隨之下車,跟在X後面幾步走進那家店。 小小的店面,沒幾張桌子,有兩個人在前面等外帶的東西。 「你要什麼?」X問。 他看了看牆壁上手寫的菜單。 「雞丁炒飯好了。」 X向老闆說:「雞丁炒飯兩個。」 X選了靠牆的一張桌子,拉開凳子坐了下來。他走過去,也坐了下來。 X沒看他,雖然早就睡醒了,卻仍然留著幾分恍神的樣子。 他安靜著沒吭聲,雖然他並不是特別沉默的人,但主動跟人哈啦找話說這種事也不是他的強項。 不多久兩份炒飯送過來,他從桌上小桶子拿了根鐵湯匙遞給X。 「謝謝。」X低聲說,接過來吃炒飯。 他也拿了一根湯匙,慢慢吃起熱騰騰的炒飯。 大火快炒的雞丁很嫩,加了蛋、洋蔥與胡椒粉與醬油,顏色深為偏深的炒飯吃起來挺香的。 「還滿好吃的,你常來嗎?」他說。 X一開始沒答話,他以為X不想理他,但X還是開了口。 「算吧!」 他不知道如何接話,於是只好默默吃炒飯。 X忽然問他:「你想當廚師?」 他有些詫異,不是因為X的問題,而是X居然會問起他個人的事。 「沒,我對美食有興趣,也還算挺喜歡弄,但其實我最想做的是導遊。」 X沒有發表任何評論,也沒有繼續問下去,於是這話題就這麼結束了,他們也沒再交談什麼。X吃得比他快,吃完了逕自去付了兩個人的飯錢,然後便到外面去了,他連反對的機會都沒有。 吃過晚飯,X載他到更前面一點的3C賣場。雖然規模不大,但該有的東西都有。 「你覺得買哪種好?」他問。 X看了他一眼,似乎哼了一聲。 最後買的東西都是X挑的,那時他的注意力正被幾款電腦喇叭吸引住了。眼見X似乎要拿去結帳,他連忙拉住X: 「我每個月除了薪水之外還有買東西的津貼,光是拿來買菜根本用不完。」他把東西從X手上拿過來,快步去結帳。 買完了網卡那些,他們又去了當地的超市。X買了些飲料、零食,他則買了各種乾燥香料、幾包義大利麵條、咖哩粉、茶包這些東西,此外還買了個玻璃冷水壺。 各自結帳的時候,他才想到問X:「你吃義大利麵吧?」 「如果我說不吃呢?」 「……大不了我煮兩種。」 X輕輕哼了一聲,淡淡說:「又不是什麼少爺公子,沒那麼難伺候。」 他愣了一下,下一秒鐘忍不住笑了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