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6

6 後來X把帶輪電腦椅借他,充當克難式臨時輪椅,還用大毛巾包了幾罐冰鎮啤酒當冰袋讓他冰敷足踝,把一壺冷水跟水杯放在他床頭櫃上。 「其實你很會照顧人。」他由衷這麼說。 X看他一眼:「這種事,要的話,誰都會做吧?」 確實,這些事都不難,都是小事,可是他覺得不是每個人都會想到要這麼做。 當天晚上他有點發燒,但他沒吃退燒藥。他很早就睡了,睡著之後一直做夢,睡得很累。他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發覺自己出了一身汗。他從床上坐起來,移到電腦椅,滑著去到五斗櫃前,拿了件T恤換。 他看了下時間,早上快十點。有點餓感。不曉得X會睡到幾點,他不好意思去吵X,畢竟人家沒有義務要照顧他的。 他以盡可能降低輪子摩擦地面的聲音的方式滑走去浴室,才剛要到浴室,X就出現在房間門口,看起來似乎不怎麼清醒。 「抱歉……吵到你了?」 X看他一眼,閉著嘴什麼都沒說,直接到樓下去了。樓下也有洗手間,只是洗澡的設備沒有二樓的齊全。 他慢吞吞進到浴室。腳不方便,上個廁所、刷個牙洗個臉都變成很耗時間的活動。 他回到房間,在堆了書本與文具的梳妝台前發呆。從今天開始他可以用來讀書的時間突然暴增,應該要好好訂個讀書計畫吧!想是這樣想,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心底的動力完全不夠。 一會兒X從樓下上來,到他房間,把盛了早餐的盤子與一杯牛奶放在他面前,盤子上是夾了煎蛋與培根的烤吐司。 「謝謝……對不起哦,還讓你起來做早餐。」他的不安幾乎快到惶恐的程度了。 一開始X沒有吭氣,看起來心情也不是太好的樣子,他想也許是沒有睡飽就起來的下床氣。但X沉默了片刻之後忽然說: 「我剛到這裡來的時候,非常厭惡這地方。」 他有些驚訝,楞楞注視X。 「無聊乏味透頂,簡直讓人待不下去。」X繼續說:「後來漸漸習慣了,但也就是習慣而已。」 「……那現在呢?」 X看看他,說:「至少不會比較差。」 「哦。」他遲疑了一會兒,說:「我以為……會選擇翻譯工作的人,應該是很喜歡這裡的生活的。」 「我本來在廣告公司,負責寫文案的。」 原來如此。雖然他之前也不認識在廣告公司上班的人,但總覺得X的氣質似乎跟廣告公司比較搭。 他猜想,應該是在事情發生之後,或許為了遠遠拋開那一切,也或許是為了讓那女人找不到X,所以X同意來到這裡,來到這個X一點也不喜歡的地方,遠離城市的繁華喧囂,獨自過活,說不定帶點懲罰自己的意味。然後,他來到這裡。 「所以你不用一臉內疚的樣子,根本不是你打擾了我安靜的生活這麼一回事。」 「你的意思是……原本就很糟了,所以無所謂是嗎?」 X瞄他一眼,然後說:「看個呆子耍笨,還算有點樂趣。」 X轉身離開他房間。他認真地咀嚼了一番,所以X的意思,是表示他在這裡比較好而不是比較不好……嗎? 中午時,X開車出了趟門,把垃圾拿去收集處,從超市買回一堆冷凍水餃之類的東西,順便買了炒飯回來給他當午餐。這屋子實在離能買到餐點的地方太遠,要是每頓都要出去買外食也太辛苦了。 他打定主意,不管X怎麼說,他至少要把買東西的津貼給X,等他腳好了直接去領現金交給X吧! 「你那個鴨子到底要怎麼弄?」X問他。擺在那裡也不是辦法,弄弄吃掉算了才不會佔空間。冰箱冷凍庫現在要拿來儲放冷凍食品,沒地方放那袋鴨子切塊。 他把儲存的食譜網頁找出來,X跟他一起看裡面的內容。 「有沒有這麼麻煩的啊。」 「都說了是功夫菜嘛。」他說:「不然我來弄,慢慢下樓應該OK。」 「然後滾下樓梯去,再多躺一個月?」 「沒這麼遜吧?」 結果下午X還是一個人去廚房料理鴨子。X沒有把步驟抄寫下來,他很懷疑X能記得住,說不定會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全部食材都丟下鍋去一起煮,反正應該還是能吃就是了。 他坐在那裡念英文,效率奇差無比,後來乾脆扔下書本,放著他喜歡的流行歌曲,坐在電腦椅上像小孩子一樣轉著玩。 「啤酒要放多少?」 他忽然聽到X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過頭去,臉整個都燒了起來,剛才他晃來晃去的蠢樣都被X看到了。這感覺像極了做壞事被逮到。 「……上面寫一瓶,不過應該是指大瓶那種。」他昨天買了兩瓶大瓶啤酒摔車時都打破了。 X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但他好像看到X的嘴角是勾起來的。 晚上七點多,X拿了兩大碗湯湯水水的鴨肉麵上來,以賣相來說,跟網路上的照片差很多,聞起來好像還滿香的。 「辛苦了欸。你要不要也在這兒吃?我看你那邊桌上好像沒什麼空的地方。」他把英文學習雜誌那些東西挪到五斗櫃上去。 X把他的椅子拉過來,坐下跟他一起吃。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期望很低,他覺得X做的啤酒燉鴨吃起來也還不錯,然後想到這種菜似乎是冷天吃比較對勁,才吃沒兩下,頭上就開始冒汗,X也差不多,汗水從額角冒出來往下淌,讓旁邊的頭髮浸濕而貼在耳旁。 「……你覺得怎樣?」這話是他問的,而不是實際下廚做這道菜的X。他覺得食譜是他找的,似乎對這道菜是否美味負有一份責任。 X看他一眼:「你是要我自褒還是自貶?」 「我是說鴨子這樣煮的味道啦!我沒用過啤酒煮菜,不過吃起來還不錯。」 「還可以。」 「等我腳好了我來試一次看看。」他說完之後才發覺不對,連忙說:「我不是說你做得不好吃哦!」 「愈描愈黑。」 「喂……」 那鍋鴨子隔天中午被吃完,之後的午晚餐就常常是冷凍水餃之類的東西了。偶爾X也會弄個雜菜麵,但從沒煮過白飯。 似乎是因為扛起了要餵飽傷患的責任,X的作息變得很正常,至少上午十點之前就會起來。至於他的話,一方面有薪水可領,一方面還有人負責三餐,這種無所事事的生活實在沒什麼可抱怨的。可是因為他的活動範圍被侷限在二樓走廊從他的房間到X的房間這樣的空間裡,除開吃飯睡覺上廁所洗澡的時間,他常常感覺很無聊。原本也打算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用功的,可是他沒有做到。 那天X載他去醫院回診,這回掛了外科的下午診。看診之後,他提起想買付柺杖。 「老是待在房間真的好無聊,有了柺杖我就可以到樓下做點事了。」他這個人,說實在是閒不太下來的。他不見得要常常到處跑,可是不能動手做事會讓他很痛苦。 他補充一句:「我會很小心,絕對不會從樓梯滾下去的。」 X從鼻子裡哼笑出聲,但還是去幫他問了醫院的人。是可以透過醫院方面訂購柺杖,可是那得要幾天之後才拿得到。不然的話,就要去賣醫療器材的店買,醫院附近就有一家。 X載他去那家店買了一對木製柺杖,回去要練習練習才能走得好。 「現在才五點左右,吃飯好像還太早了。」可是好不容易出來,實在不是很想回去吃冷凍水餃。 X沒有說什麼,卻沒有把車子往回去的方向開。 綠色的路標在視野中掠過,那幾個陌生的地名勾勒不出具體的印象。 「你最近都不用出門嗎?」他問。 X看了看他。 「希望不是因為我的緣故害你沒辦法出去。有枴杖之後應該就沒問題了。」 X沉默了很久之後,淡淡說:「我偶爾還是接以前公司的case,有時需要開會討論些事情,但其實要用網路視訊也不是不行。我跑出去,更多是因為受不了煩悶。可是,是我的心裡沒有餘裕,逃到哪裡都一樣。」 他默默聽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有種想法漸漸成型,他覺得,X本質似乎是個很坦白的人。這樣的人不適合去欺騙。但人在迷失時,往往會去做自己不該做也不適合做的事,於是傷害別人的同時,也重重傷害了自己。 他望著車窗外陌生的路景,沒有問說我們要去哪裡。也許X也沒有答案,而就算有,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 他很感謝X陪著受傷而行動不便的他,但心底深處,似乎更希望是反過來的。希望自己是有那麼一點點陪伴X的作用,他現在覺得,也許這才是伯父要他來到這裡的原因。 車子沿著堪稱筆直的道路往前行駛,然後路面漸漸出現一個彎度,繼續過去,看到了右手邊有海。 「海欸!」他有些興奮,坐直起來。 再過去一些路面與海岸開始有銜接的地方。 「下去走走好不好?」 「就你現在這個樣子?」 「在沙灘練習一下用枴杖,回去才不會摔倒嘛!」 X的表情似乎有些嗤之以鼻,卻還是找了個適當的地方把車子停下,下了車,把枴杖繞過來拿給他。他試著用枴杖撐住兩邊腋下,加上好的左腳下到地面,慢慢走動。X在他旁邊,看著他走。 「好像沒很難。」 「廢話。」 天空的顏色慢慢像是燃燒一般,染上黃昏時分的色彩。 他與X慢慢朝海的方向呈斜線前進,X走得很慢,不會讓他跟不上。 他柱著枴杖往前在沙灘上戳出兩個洞,左腳好玩地拖著跟上。 「你看,像怪物走過去。」 「最好是有這種怪物。」 「就是沒有才叫怪物嘛!很正常就不叫怪物啦!」 X笑出聲音,拍了他腦袋一記。 他們在沙灘上留下一排長長的腳印與一排奇妙的痕跡,然後,就隨意席地坐了下來。他盤起左腿,而把傷腿伸長。X則曲著兩條腿抱著,瞇起眼睛望向還有段距離的海浪。 「你來過這裡?」 X搖頭:「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地方。」 「其實你可以到處走走,仔細發掘,一定可以找到很多不錯的地方。」 「因為你有那種心情,你才看得到美。」X淡淡說。 他不知道說什麼,於是沉默了。 浪的聲音不會停歇,所以也不會變成無聲的靜默。 緩慢拉開序幕的夕陽之景,腳步逐漸變快,浪潮一波一波,披著相似又相異的色彩,不知不覺,暮色已經降臨。 「走吧!」X站起身來,拍拍褲子上的沙,拉他一把讓他借力站起來。 「找個地方吃飯吧!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好料的,先說哦,這頓我請。」 後來,他們問了路旁檳榔攤的老闆娘,得知鎮上有夜市。 「撐著枴杖還想逛夜市會不會太扯了?」 「沒有說要逛啊,夜市周邊應該比較熱鬧吧?說不定有什麼好吃的餐廳。」 夜市是找到了,不過也沒什麼看起來比較特別的餐廳,他們找了家賣快炒的,叫了四個菜一個湯,吃得非常飽。 晚上回去洗澡的時候,他才發現腋下肋骨旁邊被枴杖磨得發紅,甚至有點瘀青,剛開始使用枴杖就走太多路了。 打算上床睡覺時,他心血來潮,滑著電腦椅到房門口往外張望,遠遠望見在暗暗的走廊盡頭,X的房間透出燈光攏出一方暖色,有種說不出、很安穩的感覺。 他爬上床躺好,關掉燈,閉上眼睛,很舒服的睏意籠罩了他整個人。微微朦朧中,屋外水溝的水聲似乎與留在記憶的海浪聲混成一縷,隨著他的意識,慢慢沉澱在夢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