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9

9 假日常常被塞爆的小城,在平常日的午後才終於能顯現出本有的悠閒風貌。 撐著枴杖爬石梯不管怎麼說都是件相當累人的事,他走走停停,所以X也每走幾階就停下來等他,說他:「那麼多地方好選,偏偏要選這種地方跟自己過不去。」其實他只是沒想那麼多,就把最先閃入腦子的地點說出來,如此而已。 他們在漫長的石階路中途找了個喝茶的地方,坐在陽台設置的座位能夠邊喝茶邊欣賞海景。雖然海的美麗是大自然提供的,不過店家顯然是把這部份的費用也加在喝茶的消費裡,他覺得頗貴。 不管怎樣,坐在有遮蔭的地方吹著風瞭望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海,總是件令人感覺愉悅的美事。 他們點了兩杯東方美人,他那杯都快見底了,X那杯還幾乎沒怎麼動。 「你不喜歡喝茶?」 「也沒有不喜歡。」 「但也沒有喜歡?」 X看他一眼,拿起手拉坏陶杯喝了一口茶。 「……抱歉,我只是想找話跟你說。」他說。 「我知道。」 他憋悶了好一會兒,忍不住問:「你這次回T市,有跟他見面嗎?……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 X一開始沒有任何反應,過了幾秒鐘才低低地說:「沒有。」 他不知道如何接下去,正苦苦思索著話題,X開了口。 X輕聲說:「我們大吵過,也靜下來好好談過,甚至也祝福過彼此,結論都是不變的……這輩子我跟他不可能在一起。……明明知道為他著想的話,不該再去找他,可是要做到卻是那麼難。我唯一的進步,大概就是間隔慢慢拉長。」 X的眼睛沒有看他,眼珠映照遠遠翻騰的海浪,就好像有什麼在眸中流動,話語輕飄飄的,被海風吹散。 「……都是你去找他嗎?」 X沉默了片刻,輕輕說:「偶爾他喝醉的時候,會打電話給我。」說這句話的時候,X的語調格外溫柔。 短短幾句話,勾勒出分離得如此痛苦的一對戀人的畫像,即使是淡淡地聽著,都不免要心版微微地發痛。 「……我可以拍拍你嗎?」 X把視線移向他,疲倦的眸子露出一點像是笑意的情緒。 他伸手,輕輕拍了拍X的肩後。 「傻瓜。」X說。 「呃……雖然可能很煞風景,不過我餓了,我不太想在這裡吃。」他小聲說。 「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 「聽說有家賣滷味的不錯,不過應該還要再上去。」 「我是沒差,不過你爬得動嗎?」 「可以吧!休息過手已經不怎麼痠了。」 「明天你就知道了。」 是不是因為很多痛苦都不是在當時顯現,所以人才會盲目任性地執意跨出不該跨的一步、去做不該碰觸的事? 後來他們去了小城著名的老街,找了家麵店吃時間很遲的午餐,然後在據說很美味的滷味攤買了些滷味。 「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拎著一大袋滷味的X淡淡嗯了聲。 「等等可不可以在你車上吃滷味?」 「你沒吃飽?」 「嘴饞而已,聞著好香。」 X停下腳步,打開袋子,用竹籤插了一塊豬血糕遞到他嘴邊。 他的呼吸一瞬間滯了一下,他把枴杖夾好,騰出手來接過竹籤。 「幹嘛?」 「沒……」他趕快把豬血糕塞進嘴裡,把竹籤遞還給X。 「走吧!小心不要滾下去了。」 X在他前面先往階梯下去,遠遠的海景襯著走在石階路上X的背影,就像是攝影家的一幀作品。 他調整好枴杖,慢慢跟著小心地往下走去。X偶爾回頭看看他的狀況,不回頭的時候也走得很慢。或許因為走得太慢,X下階梯的節奏顯得不太規律,彷彿反映出X內心深處凌亂的心事。 那袋滷味在回程的路上就全部吃掉了,他自己吃,也用竹籤插好東西遞給X吃。原本想得很美,還以為可以回去下麵當晚餐配著吃。 「回到那裡也差不多是傍晚吧?我看我們是不是吃完晚飯再回去。」 X瞄他一眼:「怎麼你一天到晚就關心吃的?」 「民以食為天嘛!再說我現在除了吃飯,還有什麼好操心的?」 X沒有說什麼,只是穩穩開著車。 他不知道X昨晚在哪裡過夜,當然也不知道X做了些什麼,但X的側臉看起來比來的時候更加疲倦,他有點擔心X這樣開車會太累。 「如果你開到一半很累的話,看是不是找個地方停一下。」 「再說吧!」 在高速公路行駛到中途時,X開始頻頻用力眨眼,顯示出至少眼睛的疲累已經到了一定的程度。 他忍不住再度提議:「這附近有沒有休息站?要不要停一下?」 X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繼續往前行駛了幾公里之後,把車子開下交流道,找了個地方,靠邊停在樹蔭下。 「眼睛痠,我閉一下。你無聊的話就聽聽收音機吧!」 「沒關係,你休息吧!」 車子的窗子搖下來,引擎熄火,高速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聲傳來,並不覺得吵,反而有種催眠的效果,連他都有些昏昏欲睡。偶爾有風,但當然氣味與他們住的那個山間不能比,也沒有那麼清涼。他想起那天在水溝前與X一起看日出的經歷,他記得那時的風,緩緩而不停歇地在那條小路流動。 他轉頭看著躺在放平的座椅上X,X半側著臉朝外,輕輕閉著眼睛。X的眼尾很長,睫毛並不特別密,但是根根分明。膚色不算白,但好像屬於那種不太長東西的膚質,有幾顆很小的、平坦的痣。X長得並不怎麼像W伯父,所以可能是像母親。X的母親,應該是個大美人吧! 他察覺自己注視X的時間似乎有些過久,X應該並沒有睡著,說不定會被發現,他把視線移開,投向擋風玻璃外的無趣景致。是不是也來睡一下呢?他有些漫不經心地想著。可是如果他也放平座椅躺下去,會變得與X太靠近吧……那又怎麼樣呢?……在心底無聲地自問自答著,彷彿在演獨角戲。他終究沒有改變座椅椅背的角度,而只是這樣坐著。稍稍轉一下臉的角度,就看到X的髮絲在流動的空氣中微微晃動,動一下,停住,然後又動一下。 左腿與兩隻手還真的有點痠,他自己捏一捏、揉一揉,心想忘了在T市到處都有的藥局買些藥油藥膏什麼的。 X動了動身體,坐了起來,把座椅椅背調高。 「你不睡了?」 「只是休息一下眼睛。」 X看他自己搥腿,說:「怎麼?開始腳痠了?」 「單腳走那麼多路,難免的吧!」 X發動車子,開上道路,沒有直接上交流道,而是往前駛去。 「看看有沒有地方買喝的。」 幾分鐘之後,看到前面有家便利商店。 「這裡的便利商店真大。」 X把車子停在前面的停車格,問他:「你要下來嗎?還是我幫你買?你要什麼?」 「我想下去看看。」 「我猜也是。」X下車,繞過來他這邊,在他下車時幫了他一把。 他跟著X進去非常寬敞的便利商店,X忽略那些飲料架,直接去結帳處點現煮咖啡,回頭問他要不要。 「不用,我想看看冷飲。」 等咖啡的時候,X走過來,問他要哪個。 他指指一種茶飲,X替他拿了一瓶。 「還有呢?」 「買包洋芋片怎麼樣?」之前跟X去超市時,X也買過洋芋片,應該也喜歡吃才對。 X微微聳肩,拿了包原味的洋芋片,然後過去結帳。 買了東西繼續上路,車子掉頭往回開,從交流道重新上高速公路,車窗外的天空開始變成金黃色,快要黃昏了。 「回去應該要八點以後了吧!」 「你擔心買不到晚餐?」 「我也沒有那樣滿腦子都想吃的好不好。」他停了一會兒說:「應該可以在市區先吃過了再回去。」 「你不是說沒有滿腦子想吃的?」 「是你先提的吧?」 就算是錯覺也罷,X的心情似乎還算不錯。 後來他們沒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到最近的市區吃飽了才往山裡走。他還買了鹹酥雞與炸四季豆帶到車上。 「你一路上都在吃。」 「有嗎?好久沒吃這些東西了嘛。」 「好像你被關了多久似的。」 「我有想過開民宿,不過,雖然我覺得山居生活很不錯,但如果是長住的話,好像還是想待在都市裡吧!」 X起初沒有說什麼,過了一會兒,X開了口:「他們要你待多久?」 「幾個月吧!說最多半年。」 「那你也還有好幾個月要待。」 他望著X的側臉,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沉默了許久,他說:「你呢?你會一直待在這裡嗎?」 「我不知道。」X輕輕說。 「……」 「我已經沒有考慮以後的能力了。」 「不是沒有能力,你是沒這個心而已。」 X看了看他。 「也許時間會給出一個答案,只是現在誰也不知道而已。」 X安靜了許久,然後淡淡說:「或許吧!」 他忽然有些害怕,害怕到了他要離開的那一天,X仍然是這個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