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11

11 隔天X依言載他去T市。 一路上X很沉默,不到行屍走肉那樣的程度,但他坐在旁邊,卻能深深感受到,N走了,也把X的一部分給帶走了。 X沒有聽廣播,而是用汽車裡的音響播放CD,都是些八零年代的西洋歌曲,是那種大合集的,他記得以曾在賣場還看到過整套促銷的商品。似乎不少聽西洋流行音樂的人,對於那個時代,都有著無比的懷念或憧憬。 X的側臉看不出什麼表情,眼睛就這麼直視前方,偶爾瞄一下後照鏡。 「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你這人很兇很難相處。」在某一首歌結束時,他很自然就這麼說出口了。 X瞥了他一眼,那瞬間他有種X的心終於回到這塵世的感覺。 他們誰也沒提昨晚他失控的事,甚至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一點點的痕跡,就像講好了一樣,讓這回事就這麼過去、當沒發生過。 「你那時講話好刻薄,我還心想,慘了,會不會像電視劇裡一樣被你欺負。沒想到你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X靜了一會兒,淡淡說:「要維持那樣很累。」 當然很累,因為你完全不是那樣的人,要維持住一個表裡不一的外殼太辛苦了。他心想。 「可能要在那裡等很久,你可以到別處去逛逛,我好了再打電話給你。」 「無所謂,我沒有想去哪裡。」 「哦。」 X停了片刻之後說:「這次你沒有要再去上次那裡了吧?」 「不敢了。」他吐吐舌頭。上回去那個小城爬太多樓梯,隔天早上他起床,左腿與雙臂都痠到幾乎想砍下來,一整天都沒辦法用枴杖,只好坐電腦椅代步,當然也就沒辦法下樓。 X稍稍勾了下嘴角,至少終於有一點像是要笑的意味。 他們沒有繼續交談。車子平穩地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隨著輕柔情歌的節奏,後來他在途中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到T市。 「你記得在哪裡嗎?我有帶地址。」 「不用。」X簡短地說。 他有點餓,不過沒有提。印象中,那間國術館附近好像沒什麼吃的。 交流道的路標出現,不久之後,X把車子開下交流道。 「你想吃什麼?一點多了。」X問的口氣很平緩很隨意。 他幾乎要說都可以,但又硬吞回去,他不覺得此時此刻的X會對吃的有什麼想法。這種隨便的回答,似乎只會讓人厭煩吧! 「聽說這條路一直下去,有家老字號的滷肉飯。」他停了一會兒又說:「不曉得有沒地方停車就是了。」 「看到的話說一聲。」 「OK。」 他仔細留意兩旁前方的店舖,尋找曾經在網路上看到過、但講不出店名的那家飯舖。 「那個,在左邊,我猜應該就是那家。」他指向左前方的一塊招牌。 X在前面找了個路口迴轉,把車停到那家店門口前面一點。 非一般用餐時間,店裡也還有好幾桌客人。 X沒有說不吃,但實際用餐時也看不出對於進食有任何興趣,X遺落的,是一種生氣,對於生活的熱情。 他吃著著名的滷肉飯,似乎也沒有那麼好吃。 X的消沉影響了他,但也不只是如此而已。 吃過了簡單的午餐,X載他去國術館,看X在市區裡穿梭,就知道X曾經對這個繁華的城市是多麼熟悉。 國術館裡求診的人仍然很多,掛了號之後,他們在院子裡找了兩張空凳子坐,無所事事。他放棄叫X先離開去別的地方轉轉,因為他知道,處於這個時期的X,到任何地方都會是這樣的,人在這裡,心卻不在。 X陪他坐了一陣子,站起來到門外抽菸。 他默默望著X從菸包裡取出菸,掏打火機點著,吸了一口,慢慢吞出不成形的煙霧。X抽得很慢,手指間夾著的那根菸在空氣中慢慢燃燒的時間遠比被拿起來抽的時間要長很多。X垂放著手,微微出神,然後似乎被一隻鑽過去的貓吸引了注意,目光短暫地跟著游動了那麼一會兒。 有那麼一瞬,X的視線進入了敞開的大門,與他交會,然後又分開。 他忽然很想知道,X對於他的想法是什麼。一個尋常的普通人?短暫的同伴?意外交逢的過客? 他想起小時候參加夏令營,在短短的幾天跟隊友們建立了情感,但結束之後各自紛飛,真正繼續聯絡的,最後一個也沒有。 X抽完菸進來,問他:「發什麼呆?」 只不過是幾個字的問話,像是神奇的繩索,但他往下不斷沈落的情緒給拉了上來。 「沒,無聊而已。」 「你要喝東西嗎?我去前面看看有沒地方買。」 他本來要說不用的,臨時改變了主意:「幫我買個奶茶,冰的,謝了。」 X淡淡嗯了一聲,離開了國術館。 X去了二十分鐘左右,回來之後,塞給他一杯透明塑膠杯裝的奶茶、一根吸管、一本雜誌。還未完全融合的紅茶與奶水在密封杯裡相互暈散,他把雜誌放在腿上,是本旅遊雜誌,年輕的女明星穿著休閒裝在印著美麗風景的封面上擺POSE,他著著實實感覺到自己的心晃動了一下。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情,他看著坐下來的X,問:「你喝什麼?」 「冰咖啡。」X把手裡插了吸管的紙杯伸向他:「要嗎?要的話用你的吸管好了,不然撕開喝也可以。」 他應該說不用的,說出口的卻是:「……可以嗎?」 X把他手裡的吸管抽走,拆了塑膠套,插進咖啡的封模,把冰咖啡遞給他。 他吸了一小口,非常順口,微苦帶香,出乎意料的好喝,不禁說:「好喝欸!」 「不換的哦。」X把冰咖啡拿回去,把奶茶還他,把他的吸管抽起來插在他奶茶的封膜。 「謝謝。」喝了幾口奶茶之後,他說。 X安靜了片刻,然後說:「我想是因為有你在的緣故,所以現在的我還能夠這樣過一般的生活。」 「……這是說我有陪到你嗎?」 「算是吧!」X瞥他一眼,淡淡這麼說。 「唔。」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可是他真的很高興。 真的,這樣就很好了……很好了。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他,跟上次的處理程序一樣,用藥草水熱敷,然後用抹了藥泥的貼布把足踝包起來。 「要回去了嗎?」走去車子那邊的時候,他問。 「這麼問的意思似乎是不想回去?」 他鼓起勇氣提議:「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最近有幾部片好像都不錯,好久沒進電影院了說。我請你。」 起初X沒吭氣,似乎意興闌珊,後來X同意去看電影,他刻意挑了部走向溫馨、看了會心情愉快的片子。 剛喝過東西,他們沒有買戲院販賣的飲料與爆米花。 平常日的下午,放映廳中沒多少人。 在某一幕的光影下,他悄悄望向X的側臉,就那麼一瞬,那像是剪影一般的輪廓留在他心中的印象,竟然比整部電影還要深。 他們回到山間住屋已經是晚上十點,車子轉入屋子前的小路時,後照鏡輕輕擦過樹梢,微微掠入車窗的風很涼。 他準備去洗澡的時候,把手機掏出來放在桌上,才發現有兩通來電記錄,是來自同個號碼,相隔二十多分鐘,都是九點多打來的。他在電影院切到靜音模式,後來忘了變更回正常模式。 他試著回撥,原來是P。先前P都用家裡電話打給他,這是他第一次知道P的手機號碼。 他有些意外,畢竟已經好一陣子沒有W家那邊任何一個人跟他聯絡過。 P先問候了他一下,問他最近如何,他沒有說他摔車扭到腳,只回答還不錯。 然後P問他是否記得最開始拜託他到這山裡來的協議。 「記得。」他低聲說,有種模糊的預感,關於接下來P會說什麼。 P說,到下週就滿三個月了,他們家裡認為不用請他待到六個月那麼久,也就是說,過了下星期,他的任務就結束了。 「喂?喂?有聽到嗎?」P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顯得有點大聲。 「……有。」一直沉默著的他好不容易應了這一聲。 P說,剛剛發了簡訊給X告知這件事。 「……他有回你嗎?」他忍不住問。 「沒,他向來如此。」 不,X才不是這樣子的,他對我不是這樣子的。 P說,搬運他的私人物品費用都可以報帳,又說了謝謝他這段時間的幫忙什麼的,他默默聽著,沒怎麼聽進去。 結束通話之後,他坐在那裡楞楞出神。 他猜是因為N離開了的緣故。 不管怎樣,這一切本來就會結束,只是來得比預料得早了一點。 W家的意思,應該是支付他的薪水到這個月為止,至於他什麼時候離開,他們應該不會很關心。其實他想、他好想,就算一毛錢都不拿也無所謂,他想待在這裡,跟X一起。 可是,他沒有做這種選擇的立場。 這是W家的房子,這是X至少暫時居住的地方,而他什麼都不是。 什麼都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