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聽風輕吟的路 12

12 那天夜裡他睡不著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在床上躺了很久,連翻身都提不起勁。 也許是能量累積到了一定程度,他從床上坐起身來,發了很久的愣,然後下床,沒有用枴杖也沒有用電腦椅,就這麼拖著傷腳慢慢走出房間。 最開始,他好像是想要下樓去,打開大門,像之前的不眠夜裡所做的那樣,去到水溝邊,在那條小路上吹風。也許是下意識想起X說過,他每次到那裡都被知道,於是他就在樓梯頂端坐了下來,交握著雙手,手臂壓在膝上,出神。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也不知道坐在這兒與躺在床上的差別是什麼,場景改變了,他的心情卻無法隨之改變。 他聽到腳步聲時,心底劇烈地跳了一下,並不只是因為感到意外。 X來到樓梯口,在他旁邊大約半步距離處坐了下來。 「睡不著?」 「……嗯。」 X沒有繼續說什麼,視線投向浸淫在夜中黑暗的客廳。 「……你知道了吧?P說有發簡訊給你。」 「嗯。」 他悶了一會兒,開口說:「我想,下個週末整理一下東西,下下週一離開。我這幾天會開始找貨運公司。」 X沉默了片刻,問:「你會回T市?」 「應該吧!」 「有住的地方嗎?」 「如果來不及找到房子,可能跟我朋友講一下暫時借住他那兒。」 X轉頭看了他一下,似乎想說什麼,卻沒有說,而又把視線移開。 「……謝謝你這陣子的照顧。」他低聲說,勉力壓抑聲音的波動。 X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輕聲說了句:「傻瓜。」 他帶著眼淚笑出來,沒有燈光的黑暗中,X應該也看不清他的表情。經歷了這麼多的X應該是比他更難受的,卻反而是X來安慰他。 「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就念念語文,準備考導遊吧!我比較想跑國外線。」 X安靜了幾秒鐘,淡淡說:「加油。」 「嗯,謝謝。」心緒翻騰著,像是一鍋滾開的沸湯,隨時會傾覆。 只要X隨口說一句話,就可能會讓他不顧一切,但X沒有,沒有表示出任何希望改變既定發展的意向。他無從得知X的想法。 他絞著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沉默。他覺得有好多話想說,但臨到口邊又轉化不了成形的言語。 最後他說:「不要老吃冷凍食品過日子。」 他聽到X低微地笑了一聲,然後X輕輕說:「我知道。」 黑暗中X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溫柔,像是夜晚的一部分,而不是獨立於外的存在。 「我……」第一個字脫口而出之後,後面的言語卻逃逸無蹤,於是他只好再度閉上嘴,沉默下來。 X也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開口說:「我要出去抽根菸,你要來嗎?」 「……不了,我還是回去睡一下。」 X站起身來,拉他起來。忽然覺得X手心的溫度,是讓人如此安心與眷戀。 「怎麼了?」X低聲問定住不動的他。 他搖頭。 X靜了幾秒鐘,說:「乖,不要難過。」 他終於忍不住,蘊積已久的淚水湧了出來。 X揉揉他頭髮,拉起T恤下襬擦他的臉。 「謝謝你陪我。」 他說不出話來,只能搖頭。 「回房間去吧!」 他點點頭。 X下了樓,打開大門,走了出去,門沒關上,就讓它這麼開著,他不知道這扇門會不會就這麼開到天明。 隔天他開始慢慢收拾東西,他與V聯絡上,說明了目前的情況。V很夠朋友地表示他的東西可以放那裡,他也可以去借住無所謂。 「我會趕快找房子的。」 「沒關係啦!」V說。 X問過他需不需要幫忙,而他說不用。雖然喜歡X在身邊的感覺,可是他害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情緒。其實他也沒有那麼多東西好整理,空餘的時間,他總是發呆,也沒有好好利用來讀書。 從那天起,X的作息變得很正常,他偶爾聽到X在房間裡透過電腦或是電話討論工作的聲音。他們不再煮飯,除了早餐在住處簡單吃吃,午晚餐X都載他出去吃,有時騎車,有時開車,近的話就去吃炒飯那家,遠的話就跑去鄰鎮。 那天中午要出去吃飯時,他說:「可不可以去趟郵局?」 「你要寄東西?」 「不是,我想把買東西的津貼領出來給你。我知道你一定說不用,可是……」 X一開始沒有說話,安靜了好一會兒才說:「等你以後成了導遊再說吧!」 也許這不過是X在這個時點隨口說說而已,但話中賦予的希望卻讓他無法拒絕。 「……好吧!」 他把硬掉的藥布剪開拆下來,扭傷幾乎已經完全好了,只是還有些僵硬。X載他去鄰鎮吃飯的時候,順便去當初買枴杖那家醫療器材行買了護套套在足踝上保護。 「……明天我就走了。」 「幾點?」 「貨運說下午一點左右到。把東西送上車之後,我就去搭車。」 X沉默了一會兒,說:「到時我送你去火車站吧!」 「……好,謝謝。」 X轉頭看他,停了一下然後說:「去海邊走走?」 「好啊。」 他感覺,那不是X原本想說的話,而他也許永遠也沒機會知道,那瞬間的X到底想說什麼。 車子來到海邊,停在跟上次差不多的地方,風明顯比之前涼了些。 他已經不需要用枴杖,所以也不能像上次那樣在沙灘上留下怪物足跡了。他低頭望著腳下的沙,不滿一百天的光陰,怎麼會淬煉出這麼多回憶? 他的足跡,X的足跡,長長的兩道軌跡,有些蜿蜒,有些隨意。 即使他知道未來的日子會有很漫長的失落,然而他仍然心存感激,曾經,他來到這裡,與X相遇。 走得稍微比他快一些些的X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走不動了?」 他搖搖頭。 只是怕走得太快,會一下子走完全部的旅程。 海風很大,吹亂了X的頭髮,吹散了X的話語。在風中在陽光中瞇著眼睛的X,構成記憶剪貼簿中的一張圖像。 他想,他將會永遠記得,這風、這太陽、這海。 離開的那天,他渾渾噩噩的,感覺一切都好不真實。還不到十二點,貨運公司派的車就來收箱子了,貨運公司說好的時間永遠都不準。他打了電話給V,請V到時代為簽收一下他的東西。 X開車送他去火車站,兩人一路都很沉默。出發之前,他在那條水溝邊,蹲下身,像之前X那樣,拾起一片殘葉,輕輕放在水面上,目送它逐流而去。風還是一樣流動,他將會很懷念,這裡的氣味,這裡的悠閒與寧靜。 車子轉出岔路,他在那裡摔車扭到腳。車子經過那間小學,那天晚上,X告訴他自己的故事。幾個月前,他搭乘搖搖晃晃的老巴士,從反方向前來。他還記得那天的天氣,就像今天一樣好。 他走了之後,X就又是一個人了。他不知道這樣對X來說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沒有他,在那之前X也就這麼過來了,雖說不同的是N真正離開了…… 他知道自己的放心不下很荒謬,他沒有立場,甚至也沒有資格,去擔心X怎麼過往後的人生。可是,感覺這種東西,又不會因為知道沒道理就不會興起。 思緒亂飛中,車子離開了那座山進入平面道路,再不多久,火車站出現在前方。 X沒有把車子直接開到火車站前面,而是找了個地方停車,下車跟他一起走過去。 跟來的時候一樣,他背後揹了個帆布背包,手裡拎著一個輕量的行李袋。而這一次,X伸手拎走了他的行李袋。 「你有先訂車票嗎?」 「沒。我上網看過,班次滿多的。」 X沒再說什麼,陪他一同走進車站。他到售票口買票,最近的一班對號快車就在六分鐘之後,再過來可能要等將近一小時。他用力拋開心底軟弱的猶豫,買了最近這班車的票。 「五十一分的車,我要進去了。」他說,伸手從X手裡拿過他的行李袋。 「自己小心。」 「嗯……」他抬眼看X的臉,竭力維持平靜。 「要不要幫你買瓶水?」X指指角落的自動販賣機。 「不用了……」 「嗯?」看出他有話想說,X發出疑問的聲音。 「我可以抱你一下嗎?」他鼓足勇氣說,反正就這麼一次了,說了後悔總比不說後悔來得好。 「提著行李怎麼抱?」 他再也忍不住,扔下手裡的行李袋,用力抱了X一下。 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他聽到X在他耳邊輕聲說:「笨蛋。」 下一瞬,他放開了手,悶頭拎起他的行李袋,匆匆往剪票口走去。 他通過剪票口之後,忍不住回頭,看見X對他舉起了手,算是道別。 再見了…… 他深呼吸一次,揮了揮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