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1

1 「下週見,不對,是下下週見。」他揮揮手,與旅行社的內勤同事做短暫的道別。 加入這家旅行社已經超過一年了,一開始是當在地的地陪,後來帶國內團,幾個月前公司開始讓他嘗試帶東南亞的短期團。內勤的同事跟他說,不少阿公阿嬤級的客人都滿喜歡他的,覺得他親切又古意。 前陣子的秋天小旺季,人手不夠,他也幫忙帶了幾個東北亞中長期的旅遊團,一直忙到今天。隨著淡季來臨以及內部人事調整,他將有為期八天的假期。 風好大,一走出大樓,就好像偷襲似的一整團空氣掃向他,他把圍巾繞緊一些,雙手插進口袋。這裡濕度高,溫度還不算太低的時候就已經感覺相當冷了。 他快步走著,公司所在地交通算是很方便,徒步走個十來分鐘就會抵達捷運站。他在T市南邊租了一間小小的房間,從這裡搭捷運再轉公車然後走上一段路,大約五十分鐘可以到。 祖母幾年前去世,就剩他一個人,剛回到T市來的時候,有段時間他暫時借住在大學同學V的住處,後來找了雅房搬出去,一面準備考導遊。在搬到現在住處之前,他還搬過兩次家。他一直想出國留學,或者退而求其次,遊學也可以,但考慮到錢的問題,這個夢想到現在也還沒實現。也許趁冬天淡季的時候,跟自己公司的歐洲團去玩一趟,聽說員工價很優惠,他一直想去德國看看。 德國…… 德國的啤酒很好喝,當地人喜歡用圓筒狀的高腳玻璃杯盛裝。曾經,有個人這麼告訴過他。 X。 只要有任何一點牽涉上關係的,他總是想起X。 回想起來,那已經是兩年前的夏天了。他曾經一遍遍地溫習在那個山間度過的每一天、溫習X說過的每句話、每個動作,於是,他把X如此這般深深描繪在心中,再也不可能忘得了。 隨著他經歷過更多事、遇過更多人,當時他所不懂的X的一些言語與舉動,似乎也漸漸理出頭緒。也許正因為那時的X沒有挽留他,而是順著事態發展看他離開,時間沈澱了迷戀,於是他慢慢明白,自己是真正愛上了那個人。 不曉得X怎麼樣了…… 等他當了導遊,就可以把那時的購物津貼還給X……那時,他們是這麼說的吧! 也許這念頭在他心中已經醞釀太久太久,一旦具體成型,就再也無法打消。 他明白這想法其實很幼稚,可是強烈到無法抗拒。他停住腳步,站在水泥磚人行道的鐘型路燈下,掏出手機。 X的手機號碼還在他手機裡,那時他摔車扭傷了腳,X帶他回T市治療時留的。X曾經回覆他的簡短簡訊,他到現在都還保存著。 心跳得有些快,車子在身邊一輛輛駛過,可是他一點也聽不到那些噪音。 要打嗎?這也算是遵守承諾吧?當初說好了,他應該把錢還給X。可是這樣做好像很小孩子氣,他幾乎可以想像到X罵他呆子傻瓜的口吻。 可是他想,他真的好想……不管怎樣,再見X一面,就算仍然什麼也不是也無所謂。 不管了,反正他本來就是呆子,耍笨也是正常的。 他按下撥出鍵,把手機緊緊貼在耳旁,覺得第一次帶團出去也沒這麼緊張。 「喂?」手機那頭傳來X的聲音時,他的呼吸停了一拍。 「……是……是我,你還記得我嗎?」 「廢話。」X淡淡說出的這兩個字,讓他的緊張感忽然全部消失了。他好懷念,X說話的方式。 X還好,不管怎樣,應該還好。 「你最近會回T市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你碰個面,當初說好的,我想把錢還你。」彷彿是為了強調他打這通電話是有極其正當的理由,他很快說完全部的話,然後覺得自己很笨拙。 車子的聲音太吵,他聽不見X是否發出了低微的笑聲。 「你在哪裡?」 「呃,B飯店附近,我快到捷運站了。」 「你晚上有事嗎?」 「沒事啊。」 「我等下傳個地址給你,你過來吧!」 「咦?你在T市?」 「你那邊太吵了,見面再說。」 「哦……好。」 結束通話,他好像要隨風整個人飛起來一樣,他手裡握著手機快步往捷運站走,一會兒,手機傳來收到簡訊的提示音與振動。 他把手機拿起來看,X傳來一封簡訊,裡面簡單寫了一家連鎖餐廳的店名與地址,他大概有印象這家餐廳的位置,雖然沒去過,以前也曾經路過。他覺得,應該不是自作多情,X是喜歡他的,儘管可能只是喜歡一個朋友、同伴那樣。 他回想剛才的對話,搞不好X根本不記得以前說了什麼,聽得一頭霧水也說不定,雖然已經進入社會一年多了,跟很多人應對過,可是他好像還是沒什麼進步。 總之,他心情超好。他跑了幾步奔進捷運站,打算到了目的站再提款。 晚上七點多,捷運車廂內已經不是那麼擁擠,他站在內側車門旁,望著路線圖,評估該在哪站下車。 X是剛好到T市來嗎?也許這兩年來,X花費比較多時間在工作上?X會不會變了?變得怎樣?等一下見面要跟X說些什麼呢? 回憶與不久之後未來的想像交雜著盤據了他的全部思慮,捷運一站站停靠,來到他預定的目的站。他隨其他乘客走出車廂,走到捷運站週邊地圖前面,看該從哪一個出口出去才對。 那家餐廳離六號出口最近,出站之後應該走沒多久就會到了。決定好了路線,他踏著輕快的腳步去站內提款機領了些現金,然後從六號出口出去。 這附近有個夜市,街口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他越過人群,來到行人穿越道,等燈號變成綠燈時過去。 不曉得X到了沒有。原本平復的緊張感又開始活絡,他真的好想、好想念X,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能壓抑到現在才與X聯絡。 他快步走了幾分鐘,來到餐廳門前,推開鄉村風格的木門。 櫃台的服務生問他幾位,他遲疑了一會兒,告知X的名字。服務生查看了一下登記表,說X已經到了,請他直接上二樓。他踏著鋪了紅磚的樓梯上去,牆壁上掛了很多老車牌、海報之類的東西作為裝飾,頂上懸掛了整串整串的彩旗,揉合偏昏黃的燈光,營造出懷舊悠閒的節慶氣氛。他上了二樓,另個服務生已經收到無線傳輸的訊息,過來帶他到位子去。 繞過弧形吧台,他看到X坐在最後面靠玻璃窗的位子。X望著窗外,輪廓清晰的側臉染了外面餐廳招牌的燈光,很熟悉,又很陌生。 察覺他的到來,X把視線移向他,舉起手晃了晃手指,臉上似乎有一點像是要微笑的表情。他調整自己的呼吸,過去坐下,忽然間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之前在腦子裡的排演一點也沒派上用場。 X像是變了,又像是沒變。 X的樣子跟那時沒有什麼不同,感覺卻不一樣了。似乎是,那些曾經經歷的種種,已經融合在X的骨血裡,變成了X氣質的一部分。那時X常常看起來很疲倦,而那種倦意似乎也成了X眼神的基調。他不能說X看起來不好,可是他莫名地隱隱心痛。 他不敢問也不能問,直覺認為,N應該是真的沒再回來了。 「你吃了嗎?」第一句話是X開頭的。他一直認為,X的聲音很夜晚屬性。 「還沒。」 「那正好,先點吧!」 服務生走近過來,問說需不需要介紹,然後推薦了雙人套餐。 「我無所謂,你覺得呢?」 「呃……也可以吧!試試看。」 X看向服務生:「就雙人套餐。」 服務生收走了菜單,很快來擺好餐具。 「對,我要還你錢。那時說好的,我至少要還你買東西的津貼。」他連忙把皮夾拿出來。 X看了他一眼:「有沒搞錯?你突然找我就是為了還我錢?」 「……當然不是。」他低聲說,說不出口的,是那些想念與懷念。 他想,X也許是知道的吧?但他也不敢肯定。 「所以說你真的當導遊了?」 「嗯,已經一年多了。」 「我記得我說的好像是再說,沒有答應要接受你所謂的還錢吧?」 「咦?」 也許是他的表情很好笑,X忍不住笑出來:「呆子,你還真的一點沒變。」 「收起來。」X說。 「唔。」堅持一定要給那幾千塊錢好像很幼稚,他訥訥笑了,心底有種很微妙的暖意。 「你來T市開會?」 X輕輕轉動了下水杯,淡淡說:「我現在住T市。」 「哦……那你偶爾回去那邊嗎?」 「我已經很久沒到那兒去過了。」 他的思緒有些亂,脫口說:「是哦,不曉得伯父他們會不會把那裡做什麼變動。」說完之後他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提W伯父他們……他是不捨萬一那個充滿回憶的地方變得面目全非。 「他們不會去動那裡的。」X平淡地說:「當初為了安撫我媽,他們把那房子過戶給我了。」 他有些訝異,他從沒想過是這樣子的。他一直以為,那棟山間別墅仍然是W家的,X當時只是暫時居住一陣子。但其實,就某種意義來說,他受雇前去的時候,那就已經是X的「家」了……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 雙人套餐附送的兩杯雞尾酒先來了。X拿起酒杯,輕輕跟他的碰了一下。 檸檬口味的瑪格莉特冰沙,味道很好。菜單上好像有寫說是餐廳的招牌飲品。 「你住附近?」他問。 X搖頭:「我公司在附近。你打給我的時候,我人在公司,手上剛好有名片,就訂了位子。你呢?你住哪裡?」 「南區,靠近市郊。」 「你現在常跑國外?」 「嗯,前陣子挺忙的,不過從明天開始有八天假,之後的團應該也不會很密集。」 一會兒,前菜上來了。沒隔多久,主菜也跟著上桌了。 X看著那些餐點,忽然說:「結果你後來到底做過那道啤酒燉鴨沒有?」 他愣了一下,一種難以言喻的窩心感像沾點鹽巴喝下去的瑪格莉特冰沙一樣,滋味鑽到很深很深的地方。過去的那些瑣碎,原來X也還記得…… 「沒啊,現在住的地方很小,沒有廚房,我都沒煮了。想說反正常常不在,租小一點的地方比較省錢。」 「你好像誇過口說你做得肯定比我好。」 「沒吧?我應該是說下次我來做試試看而已啊!」 X笑了起來,就像過去一樣,也許是一廂情願的錯覺,但他們在一起相處時,X的心思彷彿從飄遊中回到了這塵世。 似乎是X的手機響了,X從搭在旁邊椅背上的外套口袋拿出來看了一下,直接把手機關掉又塞了回去。他看著X的舉動,不知道自己心底是什麼滋味。 這餐飯吃得很愉快,X問他導遊當得怎樣,他說起自己的糗事。X不太提自己,他也沒有問。不是不關心,只是模模糊糊中好像知道最好不要問。 他們離開餐廳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你開車嗎?」 「嗯。」 「剛喝了雞尾酒恐怕不好吧?聽說現在抓得很嚴。」 「那附近走走吧!」X似乎很隨意地說。 他的心跳了一下,點點頭:「好。」 他們沿著不算冷清的騎樓漫步,也沒有特定目的地,走到盡頭就轉彎。 X看了看他,說:「你是不是有長高?」 「嗯,這兩年好像長了兩公分。」 「果然還是小孩子。」 他忽然醒悟,那時的X,察覺他心意的X,也就是把他當作個孩子。 「應該就是這樣了。」他悶悶說。 X低微地笑了一下,他不太明瞭其中含意。 「……說真的,我好懷念那年的夏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杯瑪格莉特冰沙的作用,他居然就這麼說出口了。 X沒有吭聲,微微垂著頭走著。 於是他也沉默了,繼續沿著延伸的騎樓一直走,也許最後會繞成一圈,回到原點。 「你想去嗎?」X忽然說。 「嗯?」 「山裡那棟房子。」 他不由自主停下腳步,睜大眼睛。 比他多走了一兩步的X回頭看他:「被你這麼一說,忽然很想回去看看。」 「好啊……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 「現在?不行,你身體裡的酒精還沒化掉吧?」 「那等等。」 他有些迷惑地望著X:「你是這樣的人嗎?」 「哪樣的人?」 他閉上嘴,心裡自動跑出了答案。是的,X本來就是這樣的,很任性,說風就是雨,卻又很細膩。 「反正我明天開始放假。」他說。 X繼續往前慢慢走,低聲說:「謝謝你,把我從亂成一團的生活中給拉出來。」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內心的悸動幾乎讓他想流淚。 「……這次我來做做看啤酒鴨?如果買得到鴨子的話。」 X看他一眼,微微勾起嘴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