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2

2 他隨X到他們公司那棟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取車時,有種將要踏上探險之路的飛揚感。 只要這個人伸出手,他願意隨之到天涯海角。 「你現在待的是之前的廣告公司嗎?」 「嗯。不過公司搬過家,之前不在這裡。」 「哦。」他停了一下,問:「這麼晚了,開過去大概都凌晨兩點了,你OK嗎?」 「沒差,我現在是晝伏夜出。」 「吸血鬼?」 X笑了一下,有些自嘲意味地。 他好想說,不要這樣。不過,似乎也不需要說了,他感覺得出,X想要改變的心情。他很高興自己打了那通電話,他很高興自己沒有怯懦地只抱著回憶不放。他不知道未來會是怎樣,然而,就算受傷也好,就算會苦痛也好,他只是不想,X僅僅是他生命中那個夏季的過客。 車子很快上了高架橋,一直下去就會連接到高速公路。 暫時遠離這城市,重新開始,重新出發。 「你什麼時候搬離那裡的?」 「你離開兩個月之後吧!」 那是在嚴寒的冬季降臨那座山之前,是因為受不了那裡的寂寥?還是尋找可以追逐的東西? 他忍了很久,還是問了:「伯父都沒跟你聯絡嗎?」 X一開始沒說話,一會兒之後才淡淡說:「他找過我,說希望我進他們家新成立的公司上班,我說我不適合,拒絕了。」 他想,應該就是那家生物科技公司,想想X確實不像適合去那裡工作的人。 「我知道他是想補償我,可是他一點都不瞭解。給我個什麼事都不用做的高位置坐領高薪,他以為這樣人就會快樂嗎?」 他輕輕說:「……也許這樣說很冒昧,不過我覺得你已經不恨他了。起碼現在你會說,你知道他想補償你。」 X沉默了片刻,低聲說:「因為我沒有資格。」 他轉頭望著X沈靜的側臉。 「我也沒有比他好。」 時光回溯了兩年半,回到那個夏天晚上,在那間小學的校園裡,X告訴他,自己犯的錯。 「可是你對我很好。」他衝口悶悶說。 X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 車子平穩而快速地行駛,X開車的技術很好,也許是之前經常開車走山路練出來的。接近深夜的道路上車流量比較少,看來或許一點多就會抵達也說不定。 過了收費站之後,後段的高速公路顯得很暗,沒有路燈,車輛也少,在暗夜中延伸,通往未來的旅程。 「我已經好久沒開過長途車了。」X忽然說。 以前,X曾經常常這樣跑。 「那你都做些什麼?除了工作之外?」 「我都做些什麼?我也不知道。」 他悶了許久,然後說:「那以後呢?」 X看了看他。 「我放假的時候,能找你到處去走走嗎?像以前那樣。」其實也不是像以前那樣。什麼樣的形式都無所謂,只要能一起就好。 X沉默了兩秒鐘,輕輕說:「那時你就看不下去我過日子的方式。」 「……其實我也不清楚你怎麼過日子。」 X起先沒有說什麼,停了幾秒鐘之後才說:「你想拯救我?」 「也不是這樣說。」他低聲說。 兩個人很長一段時間誰都沒有開口,車子裡很安靜,於是速度的聲音變得如此清晰。 「其實那時,我根本不想讓你走。」X忽然說。 他深深訝異了,注視著雙眼直視前方的X。 「我知道一旦你離開,我連正常生活的一點動力也會全部消失,可是我沒有權利因為自己的空虛寂寞拖住你。」 他的思緒亂成一團,亂得他找不出適當的言語回應。他想要抓住某種東西,可是他不知道如果他伸手,結果會是得到或者完全失去。 無論是他或是X都沒再說半個字,就這麼一路沉默到車子下了高速公路,進入一般道路,然後轉上山路。 所有的回憶都從泛白的淡色轉為鮮明,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分鐘。 他不想失去,就算他能抓住的終究只是一點點。 他把車窗打開,初冬夜半的山間,清冷幽靜。 「滿冷的。」車子轉入熟悉的岔路時,他輕聲說。 「這裡的冬天非常冷。」X的聲音很輕,像是微微的風。 曾經,在漫長的冬季,X一個人在這裡,度過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只要稍微想像一下,就不免感覺心痛。 他再也不想,讓X一個人,無論他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他對這樣的自己感到陌生,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 輪子輾過散落滿地的枯葉,在細碎的裂聲中他聽到流水潺潺作響,儘管很多事都變了,總有些事物從過去延伸到現在,也許會延伸到未來。 凌晨時分,漆黑一片的屋子顯得有些陰森,太久沒有人的氣息,似乎也會影響建築的氛圍。 X沒有開車庫,就把車子停在門前。 「鑰匙,應該在你前面的置物箱。」 「萬一沒有呢?」 「大不了破窗而入,反正也沒有鄰居會被吵到。」 他拉開置物箱門稍微找了一下,找到了鑰匙。 他們各自下車,他拿著鑰匙走上前去,打開大門,那瞬間他有種感覺,他似乎也同時打開了某扇看不見的門。 「好黑。」雖然方圓最少幾百公尺內都沒有以外的人,他還是不由自主放輕了聲音。 X把燈打開,一下子大放光明,他忽然覺得很不習慣。這地方,一個人住實在太過冷清。 「好像還好。」X說。 先前門窗都緊閉,建築結構又結實,沒透進什麼灰塵水氣。X把窗戶打開。 沉睡已久的客廳欠缺生氣,他幾乎沒有曾經在這裡活動過的感覺。 屋子跟外面一樣冷,氣溫起碼比T市低了好幾度,他下意識拉了拉圍巾,把兩手放進口袋。 X看了看他,說:「我這裡還有些衣服,我找件外套給你。」 「不用了。」 可是X還是上樓去,順手打開了走廊的燈,他跟著上去,來到X的房間。 沒了電腦、書和文件,床上不很整齊地蓋著床罩,這個房間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X走過去打開衣櫃。 「還好好像沒有受潮。」X拿出一件冬季外套扔給他。 「謝謝。」他猶豫了一會兒,直接把那件外套套在最外面。 X看著他,笑了出來:「包得像隻火雞。」 他低頭看看自己,穿兩件外套肯定顯得很臃腫。 「現在要幹嘛?」他問,這麼冷也不適合去水溝前吹風。 「先燒點水吧!」X離開房間下樓去,他跟著下去,來到廚房。 比起客廳與房間,廚房看起來親切多了,似乎沒什麼改變。 X把電壺沖了沖盛水煮,他打開櫥櫃,找出馬克杯來洗乾淨。 「哇,這水超冰!」 他把洗好的杯子放在流理台上,把乾透的抹布洗了洗,擦擦流理台,擦擦桌子椅子。 他轉頭看X,X站在電壺前,微微出神。 一會兒,X轉頭看看他,說:「沒什麼吃的喝的,那時我全扔了。」 「無所謂,喝點熱開水也不錯。」 X忽然想起什麼,離開廚房到樓上去,沒多久又下來,手上多了一瓶威士忌。 「那時跟你一起去買的,後來收在衣櫃上面,我都忘了。」 他失去了言語的能力。 他還清楚地記得,那天晚上X買了兩瓶威士忌。他說,不要這樣。他們去到那間學校,X說了自己的故事。 他一直以為X早就喝掉了,沒想到還留了一瓶。 「你要嗎?你好像不太喝烈酒?摻水喝其實不會嗆。」 「喝一點好了。有摻熱水的嗎?」 「當然有。」X把威士忌的紙盒打開,拿出玻璃酒瓶,拆開瓶蓋的封膜。 X把兩個馬克杯拿過來,在一個杯子裡倒了少少的一點威士忌給他,又在另個杯子倒了小半杯,直接拿起來啜飲。 他的目光跟隨著X,忽然想到,從碰面開始,他沒有看X抽過一口菸。 他拿起杯子,小小抿了一口酒,很甘甜,他想他應該還是會比較喜歡摻過水的口感。 「睏的話就上樓去睡吧!你那個房間我沒有動過。我記得每個房間的櫃子裡都有被,蓋個兩三條應該也夠暖了。牙刷什麼的一樣在儲藏室。」X說:「你不用管我。」 他搖搖頭,然後說:「明天我們要做什麼?」 「你說呢?」 「去買東西回來煮?」 「嗯。」 「你幾點會起來?我要叫你嗎?」 「你不叫的話你沒東西吃哦,除非你要開我的車去買。」 他搖頭:「我不行。那輛機車呢?」 「車庫裡,這麼久沒騎,應該已經發不動了吧!」 「……好吧,到時如果我餓得受不了就叫你。」 「不用等餓到受不了吧?」 X還沒有回答他,關於以後,關於其實不算久遠的以後。 過了這個晚上,過了明天,他與X的路又該怎麼走…… 他望著X,想追問又開不了口。 水噗嚕噗嚕滾了,他把電壺拿過來,在自己的杯子裡注入熱水。 「你要嗎?」 「一點點。」X把杯子推過來。 他在X的杯子裡倒了一些熱水,然後把電壺拿回去放。 他重新坐下,默默啜飲淡淡的熱酒水。屋子裡好安靜,靜到彷彿外面樹葉掉落的聲音都能被聽見。 X輕輕開口說:「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一個人,你也知道我的過去。我可以告訴你這兩年來我過的是非常糜爛的生活。我可能再也沒辦法好好愛一個人。這樣,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他凝住了動作,甚至是呼吸,他一直覺得X是知道的,可是他從沒想過X會這樣對他說。 他抬眼望向X,說不出話來。 「我想要你陪我。」X沒有明講,但X是知道的,知道他的心思。 他笨拙地點點頭,根本沒有醞釀,眼淚就忽然滑下來,熱熱的就像杯裡的水酒。 X伸出手來,在桌上攤開。 他慢慢將手伸過去,放在X的手掌上,讓X輕輕握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