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3

3 他躺在之前他睡過的床上,蓋了兩條被,從一開始的冰冷,漸漸暖和起來。之前找了床包枕頭套來換,忙了好半天才爬上床。 他睡不著,有些恍惚感。 他不敢相信X就這麼拉著他的手跨出了一大步,卻又是千真萬確的。 他不知道X是何時決定要攤開來說,也許那不重要,可是他好想知道。 X沒有碰他,甚至也沒有親吻他,說出的那些話,感覺上就像是要給他一個交代,對於從兩年多前察覺他心意到重逢的今天所給的一個回應。 X並不愛他。 這個認知是如此清楚到令人靈魂疼痛,但至少X是想要嘗試跟他在一起的。 無論如何,之前他就想過,只要能在X身邊,就別無所求,所以他沒有什麼好難過的,他很幸福,至少他所寄託感情的人能夠察覺他的心,而且願意回應。 在夜中的某個時點他聽到輕輕開啟大門的聲音,這麼冷的山中冬夜,X大概仍然去到了水溝邊,點起一根菸,在冰寒的夜風中吐納。青白色的煙霧在黑暗中也許比在陽光中更清晰。 抽象與具體的想像在他腦子裡流竄,漸漸變慢,後來,他還是睡著了。 他醒來的時候房間裡已經大亮,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機,早上八點多。屋子裡仍然很安靜,他起床,穿好外套走出房間,這房子白晝與晚上看起來差別好大。 陽光充足,使得屋裡不那麼冷了。他下樓去,在一樓的洗手間盥洗,然後去廚房煮水,看到那瓶威士忌還剩下一大半擱在桌上,跟昨晚他離開廚房時看到的差不多,不覺感到些微安心。如果今早他看到的是空酒瓶,也許心裡會非常難受。 他把兩個馬克杯都洗了洗,坐等水開。 他喝了杯溫熱的開水之後,猶豫了一會兒,上樓去找X。 X半側著身俯臥在被窩裡,大半邊臉埋在枕頭中。枕頭套是他昨晚幫忙換的。 他走近床邊,彎腰凝視著X的臉。稱不上是很安穩的睡容,即使是熟睡中也看得出心事的痕跡。 他真的想……使這個人快樂。 他就這麼看了X很久,然後鼓起勇氣伸出手,輕輕撥開落在X眼睛上的頭髮。 「你要起來了嗎?我肚子餓了。」 X的睫毛動了動,微微睜開眼來,回視他,他忽然覺得自己心跳得有點快。 「幹嘛那種臉?」X有些含混不清地問他。 「哪種臉?」 X沒有回答,從被窩裡伸出手來,揉揉他頭髮。 這瞬間,他們說好要在一起的決定才終於有了那麼一點真實感。 X磨了幾分鐘之後起來,開車載他出去。 「真的要買東西回去煮嗎?我發現好像沒瓦斯了。」在路上時,他這麼問。 他檢查過廚房,油也沒有,調味料只剩下鹽巴,其他都被丟光了。 「我看我們還是別留在這裡,或者去別的地方走走,下次要來的時候先準備些東西。」 確實,少這少那的也太不方便了,連要洗個澡也沒衣服可換。 「嗯,不過這樣就沒辦法煮啤酒鴨了。」他順口說。 X瞥他一眼:「你真的那麼想煮可以去我那裡煮。」 他微微睜大眼:「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X淡淡說。 忘了他們已經開始新旅程的人似乎是他。 「……抱歉,我好像總是顯得很笨拙。」 「我就是喜歡你傻傻的。」 「是嗎?」 X笑了出來。 「我說錯什麼?」 「沒。」X搖搖頭。 X開著車一路來到鄰鎮,火車站附近新開了一家速食店,他們去那裡吃早餐。才兩年多的功夫,這一帶改變算滿大的。 「各處生活的差異愈來愈小。」他說。去到不同的城鄉甚至不同的國度,看到的都是差不多的店舖,他也不知道這樣好還是不好,只是會有種微妙的失落。也許,這是因為他看到的世界還不夠廣闊。 X沒有說什麼,心裡似乎在想事情。 他沒有問。他所認識的X就是這樣的,他不認為X說了要跟他在一起就會改變。 「你說你放八天假,原本有什麼計畫嗎?」X忽然問他。 「沒啊,本來也只想說去看看電影、逛逛書店、找朋友吃飯什麼的。怎麼了?」 「你也知道我在這方面沒什麼想法,如果你想去哪裡就說。」 「其實也沒特別想去哪裡,工作上需要東跑西跑,所以放假比較想過靜態的生活。唔,如果你要工作或是有別的事也沒關係的。」 雖然我非常非常希望有你在我身邊…… 「你說的靜態生活,就是看電影、吃飯、逛書店這些?」 「差不多吧!」 「那你帶我去好了。」 「咦?」 「帶我體會一下你喜歡的生活。」 他睜大眼睛望著X,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還是你比較喜歡一個人去做那些事?」 他用力搖頭:「……我是怕你會覺得很無聊。」 「你不用為我考慮這麼多。」X停了一會兒又說:「我希望,如果哪時你不想我在就直說。你不需要遷就我。」 他掙扎了好一會兒才問出口:「那你呢?你也會直說嗎?」 「如果我分得出我是厭煩那件事或是厭煩我自己的話。」 他默默喝著早餐的咖啡,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以你安排一下行程吧!」 「欸?怎麼就全推給我了?」 「誰叫你誤上賊船。」 他愣了一下,忍不住噴笑出來,笑得東倒西歪,差點被咖啡嗆到。虧X想得出這種形容。 X也忍不住笑。 原本忐忑的心忽然安穩下來,有了就這麼走下去的勇氣與樂觀的希望。如果他們在一起是快樂的,也許慢慢累積的陪伴終究能發酵成另一種幸福。他忽然想起以前讀過的故事,古時候的人們甚至與毫不相識的陌生人結為伴侶,然後就這麼攜手走一生,不也有人可以培養出深厚的感情,儘管那跟轟轟烈烈的狂愛熱戀不同。相較之下,他們的基礎也許還算不錯的。 後來,他們決定轉回T市,路上也許去某個小鎮逛逛。 他稍微留意了一下門前的開放式院子,都是野草。他種的香草植物那時就要死不活長得不好,始終沒能派上用場,現在已經統統不見了。 臨走前他試了試那輛機車,果然發不動。他說那輛機車就這麼擺爛太可惜,X聳聳肩,說下次來的時候,去鎮上找找有沒機車行願意拖去修。他說那會很貴吧?X說,貴也只好讓它貴了。他又說,可是修好了如果還是擺著不騎,久了一樣會沒辦法發動。 「那就偶爾來一次吧!」X說:「帶點衣服什麼的放在這裡,高興就來待幾天也不錯。」 他呆呆望著X,一下子傻了。 「幹嘛?」 「以前你告訴我,你很討厭這裡。」 「曾經。」 「你還說,後來也只是習慣了而已。」 「兩個人一起過日子,當然不一樣。」 他傻傻指著自己:「真的……是因為我嗎?」 「不然呢?」 「沒……」 「傻瓜。」X輕輕說。 他想,自己是不是有點自虐?因為他好喜歡X這樣輕輕罵他。 X蹲下身去,這一次,X是從水溝的水流上拾起一片枯葉,捏在手中轉了轉,又放回水面。 「這裡到底清靜得多,空氣也好。」 他安靜了一會兒,小聲說:「你開始留意到了。」 X轉頭看他。 「以前你說,因為你的心沒有餘裕,所以你看不到周遭的美。而現在,你看到了。」 他想,其實不是因為他,而是時間終究能治療一切吧!就算留下永遠都不會消失的疤痕,至少傷口有一天會開始癒合。 他低聲說:「我很為你高興。」 X伸手拉住他的手,輕輕晃了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