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4

4 依照之前他翻閱旅遊雜誌留下的記憶,以及X的智慧型手機功能,他們找到了位於一座小城邊陲的山中咖啡屋。老建築別具匠心的改裝與布置,養得很好的各種植物,還有主要以枕木與鋼筋製作而成的樸趣家具,在晴朗冬日的陽光下,份外顯出一種世外桃源的幸福氛圍。 主人夫婦本身喜愛咖啡,也練就了沖煮咖啡的好手藝。 他們坐在半室外的座位,小咖啡桌擺在屋子邊緣改造成類似溫室的一塊狹長型的地方,陽光穿透天頂的玻璃灑落,落地窗敞開,讓坐在這裡的客人能與外面的藤蔓植物很親近。 女主人給他們一人一份草編底部貼上棉紙作成的飲料單,他點了摩卡巧克力咖啡,而X要了黃金曼特寧。 「連喝個飲料都像小孩子。」X說他。 「才不是,我只是想看看他們的花式咖啡裝飾得怎樣好不好。」 「像小孩子有什麼不好?」X問他。 他語塞,其實不是沒有答案,只是他說不出口。他說不出,因為我,不想跟你有太大的差距。 他停了一會兒,說起別的話題:「聽說這裡假日人超多,要喝到咖啡可能要排很久的隊。」 「這種地方人一多就沒FU了吧?」X說。 「嗯,所以能在這種時間跑來這裡坐,也算是很幸福吧!」他不由自主想到,以前X與N,也會到這樣的地方來嗎?無論如何,這是他不能問出口的問題。 一會兒他們的咖啡來了,X的咖啡盛裝在造型簡潔的白色骨瓷咖啡杯裡,顯得很濃郁,他的則裝在帶耳造型玻璃杯裡,最下層是巧克力醬,中層是義式濃縮咖啡,上層是厚厚一層奶泡,最下面以鮮奶油與巧克力醬裝飾。 見X直接拿起杯子淺淺啜飲,他問:「你習慣喝黑咖啡?」 以他的認知,不是經常喝咖啡的人不太容易接受黑咖啡。那時在山間別墅度過的幾個月裡,他經常看X喝的就是啤酒。他所認識的X,也許只是非常時期的X,蟄居在山中過著並非習慣生活的X。其實他並不真正知道,在繁華城市裡過著都會生活的X是什麼樣子的。 「嗯,有時一天喝好幾杯。」 「我很少喝咖啡。黑咖啡對我來說似乎太苦了點。」 「不苦啊,你要不要試試看?」X把咖啡杯放回小碟子上,連碟帶杯一起推到他面前。 「真的嗎?」他懷疑地拎起杯子,小小啜了一口,然後立刻放下:「你唬弄我,明明就很苦。」 X笑了起來:「那大概是我習慣了,真的一點都不覺得苦。」 X把咖啡拿回去,用小勺子挑了一點他的鮮奶油放嘴裡。 「你喜歡甜食?要不要叫個蛋糕什麼的?」 「其實也沒有特別喜歡甜的。」他說。不過中午在休息站只是隨便吃了點東西,現在是有點餓了,後來他加點了總匯三明治,和X分著吃。 X問他確實的住處位置,思考了一下,說:「離我住的那裡挺遠的,你要回去嗎?還是直接去我那裡?買點東西回去煮?你要洗澡的話,我的衣服你應該可以穿。」 他有點不安地望著X。 「幹嘛那種表情?」 「……我不知道兩個人在一起該做些什麼。」 「傻子,不就過日子。」X停頓了幾秒鐘之後淡淡說:「自自然然的就很好了。」 「那……你現在的感覺是怎樣?」 「你是說坐在這裡,悠悠哉哉跟你喝咖啡嗎?」 他點點頭。 X安靜了一會兒才開口:「很輕鬆,很舒服。如果是我一個人,也許會感到焦躁。」 他眨動了兩次眼睛,不太明瞭X的意思。 「你喜歡這裡,你喜歡這種氣氛,所以你很開心,你感覺幸福。是你的情緒感染我,並不是我真有這種閒情雅興能享受這樣的地方與情調。」X停了一下,說:「也許有一天我也能有,但現在還沒辦法。」 他點點頭,也許這就是他存在的意義,作為一個引介,讓X漸漸能重新去感受去體會這世界的美好。 而他很難不去想,對X而言,他作為一個朋友、或是一個所謂的情人,差別真的很大嗎?X對待他的方式雖然不能說跟以前完全相同,卻也沒有非常不同。也許X只是順應了他的希望,如此而已。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對不對?」X忽然說。 他臉上馬上熱起來:「什麼叫『又』啊?」 X望著他好一會兒,才說:「如果刻意去想我們是什麼關係,所以該怎麼相處,你會非常累。」 「嗯……也許我只是還沒有真實感。」 這一切也許不能說來得太快,卻千真萬確是來得很突然。 「抱歉,你知道我的,想到什麼就去做了。」 「這樣也不一定不好。」 如果不是這樣,而是每件事都考慮來考慮去,也許很多事最後就是放過去了,很多事都不會開始。 後來,X到咖啡屋外面,點了一根菸。X離開位子時把落地窗順手關起來,淡淡說,這兩年菸癮變大了。 他隔著光潔的玻璃望著X,想起那年的夏天,他在國術館的院子裡望向門外抽菸的X的心情。那一次,X的目光被一隻小貓牽動,而這一回,X微微仰起頭,注視著枝頭的小鳥與垂落的藤蔓。 他並不覺得X改變很多,但為什麼明明是更靠近的現在,他反而感覺X比過去更讓他迷惑? 他們離開咖啡屋之後,沒再去別的地方,直接回T市,到城市的北邊。 X帶他到一家規模不算大,但貨色相當多的超市買東西。 「你還是喜歡到超市買東西。」 「方便,這裡二十四小時營業,什麼時間都可以來。」 說真的,他確實也滿難想像X穿梭在傳統市場買肉買菜的情景。 「我那裡好像什麼吃的都沒有了,要買的都一次買齊吧!」X說。 於是他們進行了大採購,從主食、菜、肉、蛋、香辛料、水果、調味料到零食,堆滿了整台推車,X還買了紅酒白酒各兩瓶外加半打啤酒。有點可惜的是,超市沒有新鮮鴨肉賣。 「好像很久沒這樣買東西了。」X說。 「我也是。」 X看他一眼:「買這麼多菜,你要負責煮掉哦,你可不要指望我。」 「我才不指望你,連當個二廚都不好好當。」 「幾百年前的事你還記仇到現在。」 他小小哼了一聲。 沒有說出口的是,你說過的每句話,你的每個表情,我都一一記在心底。 把大包小包提上車裝好,他忽然覺得有點興奮,有點緊張。意義跟兩年半前不同的,他將要再一次踏入X的地方。 超市離X的住處不遠,開車幾分鐘的路程,是棟屋齡不高的電梯公寓,X住在六樓。一樓沒有管理員,搭電梯上去,只有兩戶。X住處門前什麼都沒有,也沒有加裝鐵門。相對之下,X的鄰居大門加裝了鐵門,門旁不但擺了個六層鞋櫃,鞋櫃上面、地上也都還有幾雙鞋,看起來像是人口眾多的樣子,當然也可能只是錯覺。 X把東西放在地上,掏鑰匙開門。他站在後面,完全猜想不到X的居所會是什麼模樣。 那棟山間別墅是X暫時放逐的地方,裝潢家具原本就都有的。他一直覺得X是抱著過客的心態住在那裡,所以也就不會留下太多個人色彩。而這裡不一樣。 門推開的那瞬,他情不自禁屏息。 「鞋子脫裡面。」 X彎身提起東西,用肩膀推開門進去,他提著東西跟著進去,一踏入室內,有些訝異,因為裡面實在很空。沒有鞋櫃,四、五個鞋盒就堆在牆邊,另有一雙短靴、一雙人字拖擺在一旁。門後面用吸鐵掛了個小小的黑色鐵籃子,X把鑰匙往裡面扔。 牆壁、天花板都是白色的沒有特別裝潢,地板是是冰冷的灰白色石英磚,好像還滿乾淨的,這種天氣,穿著襪子踩在上面仍然會感覺冰涼。天花板吊了個銀色球狀造型燈,有點像某種植物的種子,只有單顆燈泡,不是很亮,黃色的燈光給基本上是無色系的居所帶來視覺上的暖意。窗簾是米白色的棉織品,白天應該會透光。客廳裡只有一張簡約造型的黑色皮革長沙發孤零零放在那兒,尺寸比一般三人座長沙發更長些,看起來很穩固,上面沒有擺任何墊子,前面有塊沒有經過染色的長條形編織棉毯。沙發前面沒有矮桌,一張餐椅被搬到旁邊充當小茶几,一瓶開過的威士忌與用過的玻璃杯擱在上面沒有收。靠牆有個簡單的黑色矮電視櫃,上面放了台大螢幕電視,一旁接了個遊戲機和一組看起來很時髦的喇叭。 與客廳連在一起的飯廳放了張白色石頭桌面的方桌,上面有用過的馬克杯與盤子。餐椅兩黑兩白,其中一張白的被搬去沙發旁當茶几。放眼望去只看到一個黑色木質矮櫃放在客廳與飯廳之間,一端靠牆,算是稍微隔開兩塊地方。 因為櫃子少,所以X的書、雜誌、文件、CD到處堆放。櫃子上有好幾垛、餐桌上也有,地上也有。不過因為總體來說東西還是不多,所以也不怎麼顯得亂。 X走過去,把兩大袋東西放在餐桌上與地上,他也跟過去,把東西放下。 「冰箱可能塞不下。」 「天氣冷應該還好。」 除了等一下就打算料理的食材,他與X把比較需要冰起來的肉、菜拿去廚房放冰箱。廚房不大,兩個人都在裡面活動會稍微有點擠。流理台、櫃子都是黑色搭配霧狀硬質玻璃,看起來似乎很少使用,有台黑色的咖啡機擺在流理台一角,旁邊有個亮色不鏽鋼電壺,他估計這兩樣是這廚房裡使用率最高的東西。 離開廚房,繼續整理買來的東西。 「有沒有大盤子或盆子?我把水果擺一擺。」 X往矮櫃上一指。 矮櫃靠近牆處放了個深色木質托盤,上面有好幾個造型不同的玻璃杯,是這屋子裡最有裝飾感的東西,他觀察了一下,裡面沒有X說過的那種德國玻璃高腳啤酒杯。 「你說這托盤嗎?」他把玻璃杯一個一個小心地移出托盤,把托盤拿起來,然後又把杯子一個一個放回原來差不多的位置。他把買來的一袋茂谷橘拿出來在托盤上放好,扁圓扁圓、鮮艷討喜的橘子,放在矮櫃上挺好看的。 X把新買的食用油、調味料都拿去放在流理台上。 「忘了說,我這裡沒有電鍋。」X把真空包裝的米從提袋裡拿出來說:「改天去買一個好了。」 「煮麵的鍋子總有吧?」 「沒那麼誇張。」 一個炒菜鍋、一個湯鍋就是X這裡全部的鍋具了。 然後他發現,X這裡居然沒有砧板!好在還有把不錯的菜刀以及一把很鋒利的水果刀。 「那要在哪裡切菜?」 「流理台的玻璃很硬,你就在上面切好了。」 「不好吧?」 後來X拿了個大平盤給他當砧板。 「下次買。」 「下次要買的東西好像也不少。」 「你列張清單吧!」X說,用電壺裝了水開始煮。 也許是錯覺,但他總覺得現在有小小的事情要忙的X,似乎有生氣得多。 「現在開始弄,大概也要八點左右才有晚餐吃吧!我記得你習慣八點吃晚飯的。」他捲起袖子,準備大展久違的身手。 「我早就沒有所謂的習慣用餐時間了。」X淡淡說。 他望著X,突然說不出話來。 「你來重新替我養成吧!」X輕聲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