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5

5 很久沒有動手煮東西了,他對於成果還算滿意,主菜是紅酒燴牛肉,用掉了半瓶紅酒,剩下半瓶在廚房就跟X兩個人喝掉了。雖然買了米,但沒電鍋可以煮飯,就下麵條來配,也還對付得過去。他本來想試試看做義式烤蔬菜,但X這裡沒有烤箱。X說,OK,下次買。後來他只弄了個沙拉。另外他煮了鍋羅宋湯,但似乎要再多燉些時候才會更美味。 餐桌有點小,盤子、碗、杯子擺得滿滿滿,X這裡全部的餐具都用上了。 「你覺得怎樣?」他認真地問。 「還不錯。」 「真的?你這不是客氣吧?」 X瞄他一眼:「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客氣話?」 「是沒有。」 他忽然想到,一直隱隱感到奇怪的一點是什麼了。 「我都沒看見你這裡有煙灰缸。」 X淡淡說:「在陽台。雖然我抽菸,可是我不喜歡菸味瀰漫在屋子裡的味道,尤其不喜歡菸灰味。」 他點點頭,表示理解。 以他這個不抽菸的人的感受來說,抽過菸之後留在身上的味道遠比新鮮燃燒的菸味難聞,尤其是老菸槍,他同事之中就有。但X身上不太有那種味道,可能因為X都在很通風的地方抽菸,所以菸味不怎麼會留住。 X拿起杯子,跟他的輕輕碰觸一下,杯中的紅酒輕輕晃動。他們用的都是紅酒杯,形狀大小卻不太一樣。X這裡的杯子都不成對,全是單個單個的。 他默默啜飲紅酒時,忽然想到,今天晚上他們會怎麼度過?想到這,他有點坐立不安。 「你不喜歡這紅酒?」 「不是。」 他發覺自己也拿不定主意,關於他是要回自己的住處或者是…… 他們已經在一起了,發生關係是早晚的事,雖然不能說他已經準備好了,也不是完全沒想過這問題。 X把手機拿過來重新開機,立刻收到一堆簡訊,X一路瀏覽一路刪除,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似乎回覆了其中一封。沒多久,X的手機響了,但X沒有接,鈴聲停了之後,X把手機切到靜音模式,他偷偷注意到,X的手機三不五時就會亮起來,表示有來電,可是X一通也不接。 吃完晚餐,他洗碗,X負責擦乾。 他掙扎著,他想留下來,又感到惶恐。他覺得,只要他主動講,不管是怎樣的提議X都會同意。 X開口時,他差點跳起來。 「你要回去嗎?」 「我……」 「喝了酒開車載你好像不太好,雖然說我沒什麼差。這裡也沒什麼公車捷運可以搭。」 來的時候他也發現了,除了幾分鐘車程的那家超市,這裡生活機能不太高。 「……所以?」 「要不你明天再走吧!我明天得進公司一趟,順便送你。」 「那……」 「沒有多的被,你得跟我一起睡。」 他差點把手裡的盤子掉下去。X說話的方式,似乎經常能成功嚇到他。 「我不會對你做什麼。」X平淡地說。 「……」 我跟很多人上過床,卻一點也不想跟那些人在一起。這條路我們慢慢走,不要走得太快。」X的表情有點出神,彷彿這話不是在對他說,而是對自己說。 他安靜地點點頭,忽然有點想哭,自己也分不清為什麼。 他甚至不知道,如果X對他不是這麼坦白,他會不會反而覺得比較好。 X湊過來,在他唇上輕輕一吻,那瞬間,電流湧過他的胸口,讓他不由自主微微一窒。 他真的愛這個人,好愛好愛。 他能領會,這個輕吻是要他安心。 其實後來的感覺,並不像他原先擔心的那樣侷促。 洗澡的時候,X借了他整套衣褲換。浴室比廚房大,X告訴他,原本的格局是套房的半套衛浴與浴室相連,那時想說反正一個人住,乾脆打通。重新裝修的浴室有淋浴間與坐式浴缸,跟其他地方一樣,顏色是灰黑白的搭配,不特別豪華,但質感很好。 「所以這裡是你買的?」 「不然呢?」 他原本以為是租來的。 X的房間東西也不多,一張簡約的黑色鑄鐵雙人床、一座立燈、一個衣櫃、一個矮櫃上面放了台電視與DVD播放器,就是全部的家具了,連床頭櫃都沒有,幾本書就在床旁邊堆疊著,最上面擱了包菸與打火機,還有一小瓶藥,後來他拿起來看了一下,是處方安眠藥。床有點亂,很容易便能想像,難以入眠的X翻來覆去的情景。一兩件衣褲就隨便掛在床尾,單身男人的調調。 X去洗澡之前拿了套乾淨床組胡亂扔給他。 「換一下。」 「為什麼要我換啊?我是客人欸。」 「客人你的頭,以後每次都要你換。」 他噗哧笑了出來:「我告訴你,我要算薪水的。」 「你算吧!」 他把落地窗的窗簾拉開,打開落地窗,冷風一下子吹進來。外面是個小陽台,望出去是條小路,隔著小路是個小山坡,頂上好像是個社區公園。 陽台上放了張小桌子、一把椅子,小桌子上有個有蓋子的金屬筒,估計那就是X的菸灰缸了。在他腦海裡描繪出這樣的景象,睡不著的X,從床上起來,抓了菸與打火機,來到陽台,像當時在水溝邊那樣,一根又一根地抽。 好冷,他縮了縮身體,關上落地窗、拉攏窗簾,然後去換床單。 X的東西都太沒色彩了,他套上淺灰色的床罩時,心裡這麼想。 X洗好澡進房間時,把吹風機扔給他,指指床尾牆邊:「那裡有插座。」 「你是要我幫你吹?」他握著吹風機傻傻地問。 「我是叫你自己吹乾頭髮。怎麼?你是很喜歡伺候我?」X挑挑眉。 「誰理你。」他坐在床尾,插上插頭用吹風機吹頭髮。 X打開電視,把所有台都轉了一輪,最後停在一部電影,那部電影他之前在飛機上看過。 他吹著頭髮,心底不由想著,睡在一起,他真睡得著嗎? X離開房間,拿來威士忌與一個廣口玻璃杯。 「對了,換下來的床單那些要放哪裡?」他問,他暫時堆在床腳邊。 「先放著,我明天拿去洗。」 「你要拿去外面洗?你沒買洗衣機嗎?」他關掉吹風機。 「有,在另個陽台。」X指的是廚房出去那個陽台。 「你這種薄的,自己洗就可以了啦!」 「要晾很麻煩。」 「我幫你。」 「好像我帶你回來是為了拐你替我做家事的。」 「哼,說不定。」 X笑了出來,也在床尾坐下來,倒了半杯威士忌,喝了一口,然後送到他嘴邊:「喝一點?」 「我不要,你這沒摻水的太嗆了。」 「有的威士忌不嗆,口感很順的。」X收回手:「不過不是這種。」 「是哪種?下次我出國幫你買?」 X瞥他一眼:「你真打算把我大大小小的事全都一手包辦啦?」 「哪有?」 X往後仰,躺在床上,手扶著杯子。 「喂,你頭髮濕的欸!」 X不理會,而說:「我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 「你要不要搬過來跟我住?」 他嚇了一大跳,這是不是太跳躍了? 「你常出國不在,租房子也住不到幾天,不如乾脆搬過來。」 「可……可是……」 「另個房間我現在用來放電腦而已,可以移過來,那間就給你用。」 他注視著X輕輕閉起眼睛的臉,忽然感覺好複雜,複雜到他自己都理不清。 「我想有個大轉變。」X低聲說。 他沒有開口,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他不是不願意,只是又不敢貿然答應。 「其實我很少回來,因為我待不住。回來好像都只是為了洗澡睡覺換衣服。我想,我是個很怕寂寞的人。」X停了片刻,然後說:「我真的厭倦了。」 「你這人真難搞。」他輕聲說:「一下子說我們不要走太快,一下子又叫我搬來跟你住。」 X睜開眼睛,望向他。 「任性得要命。」他說,聲音裡微微有鼻音:「讓人一點都沒辦法放心得下。……我明天回去整理東西,我跟你說,我要買櫃子,我才不要像你這樣東西都放地上。」 別說X只是要他陪,不管X要他怎樣,也許他都會不顧一切。 X笑出聲音,坐了起來,輕聲說:「呆瓜。」 「吹頭髮。」 「不用吹。」 「你坐過來,我幫你吹,線不夠長。」他豁出去似地說。 X微微聳肩,挪了挪位置,他往後移,跪在X背後,替X吹頭髮。X的頭髮很黑,很滑,並不特別軟。他想起很久以前在悶熱的車上,他偷偷凝視X的睡容,努力克制想觸摸X髮絲的心情。 你知道嗎?能這樣靠近你,觸摸你,我已經很開心很滿足了…… 那天晚上X一直看電視看到很晚很晚,他受不了先蜷在一邊睡著了,原本擔心會失眠的問題根本沒有發生。 也許是夢,有人輕輕親吻他的臉,是表達喜歡、或是表達感謝,他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