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6

6 可能是因為喝了酒,也可能因為之前頻繁帶團出國的疲勞累積到了一定程度,他睡得很沉。然而即使是熟睡中,似乎也依稀感覺到,睡在床另一半的人曾經離開又回來,不只一次。 他醒來時,房間裡浸潤在灰色的天光中。 X在他身旁,睡得很死,一動不動的樣子讓他感到些微心慌。 他悄悄下床,那包菸跟打火機都不在原來的地方,只剩下藥瓶。地上多了一個杯子,裡面還有一點水。 X睡不著,X吃了安眠藥。 這個認知讓他感到心很痛。然而,他在期待什麼?他不是治癒X傷口的神藥,他只是X被空虛寂寞淹沒快要窒息之際抓住的一根浮木。 你想拯救我嗎?X曾這麼問他。 當時他不承認,然而,其實是的。 他想拯救X,他想使他快樂。 他回頭注視被藥力拖在深沈睡眠中的X,提醒自己要振作,起碼他還有很多時間,X會給他很多時間。起碼X需要他陪伴。 他悄悄離開房間,穿上自己的外套,盥洗一番,到廚房弄點簡單的早餐吃。 吃完之後,他輕手輕腳回到房間,抱起那堆床單什麼的,拿到廚房後面的陽台,丟在洗衣機洗。這陽台比較大些,只放了洗衣機,旁邊擺了瓶洗衣精,不鏽鋼晾衣竿上衣架沒幾個,他想著,得多買一些。衣服晾在這裡應該很快就能乾。 他回到餐桌旁坐下,想找紙筆列購物清單。放眼望去紙張到處都有,可是他不知道哪些是可以拿來用的。他有點想看看那間放電腦的房間,但又作罷。X不認為他算客人,也許X從來不招待所謂的客人到這裡來。X帶他進入自己的領域,是因為認定他是他的……什麼? X對他很坦白,但X不對他說的事,他永遠也猜不出來。就像那時不說一句挽留,就這麼送他走。部份的X似乎很簡單,而另一部份的X很複雜,他看不透,摸不清。他覺得X說出來的都是真話,但X的想法也許遠比說出來的多很多。或許,只是他想太多。 他開火把那鍋羅宋湯繼續燉煮,也許中午就吃湯麵。 有點無聊,他在沙發上找到遙控器,打開電視看看新聞。 X起來已經是中午的事了,屋子裡響起某種電子嗶嗶聲,然後被切斷,後來他才知道,那是一支運動型電子錶,常被X拿來當作鬧鐘用,就掛在立燈上,他沒留意到。 X從浴室出來時,他忽然覺得,X比他剛認識的時候蒼白了些,也許長期日夜顛倒,也許是離開了那座山之後就很少曬到太陽。 「我煮麵給你吃?」他問,這話好熟悉。 X點點頭,到廚房去煮咖啡。 「先喝水。」他遞了杯溫開水給X,然後說:「空腹喝咖啡不好。」 X似乎要開口,卻又閉上了嘴,伸手關掉了已經開始發出運作聲響的咖啡機。 他有些不安地看著X。 「我都忘了,你本來就是管家公。」X拿起杯子喝水。 「抱歉,我這人就是這樣。」 「沒什麼人會管我。」X靜靜說。 「所以你應該很不習慣。」 「雖然我不一定會聽你的,但我喜歡你管我。」X說著,拿著杯子走出去了。 中午他們吃羅宋湯麵,之後X送他回去,然後去公司。今天的X跟昨天又不太一樣,X像是會高低振盪的波,不一定會停在哪個點。 「今天你就打包一下東西,我可能會到很晚,我們明天再碰面好了,我再打給你。」X說。 他點點頭,他想開口再問一次,問X是不是真的要他搬過去,可是話臨到嘴邊,還是沒說出口。 他不想讓X那樣下去,這個理由便足夠了,他不需要去想那麼多。為了對方,這種原因比為了自己似乎更理直氣壯、更容易說服自己。 他回到自己的住處,忽然覺得很陌生。他也很少待在自己的住處,除了工作因素,也因為這租來房間實在很小,所以不帶團時,除了去公司,有時他會找個喜歡的咖啡店坐坐,看看書,聽聽音樂,練習一下英文。而且因為不開伙,所以都在外面吃,自然而然待在這裡的時間更少了。 他打了通電話給房東,告知要在這個月底提前退租,願意依照當初簽的約支付補償金,請房東直接在應退還的押金裡扣除。 下午他去要了幾個紙箱,買了膠帶,開始把東西打包。忙碌於實際動手的事務,他心底漸漸踏實起來。 他一直打包到深夜,全部的東西都整理好了。家具是房東的,他自己的東西本來就不多。 X沒有打電話來。也許X還在忙,也許X也還不習慣兩個人忽然就在一起了。想了很多很多合情合理的理由,卻都敵不過心底深處最清晰的因果——如果X有一點愛他,就算不應該不能夠也會忍不住要聯絡,何況沒有不應該不能夠。 可是他不怪X。X知道或者是認為自己不會再愛誰,但X是下了決心要好好跟他在一起的。他感覺得到X是認真的,儘管X不愛他。也許有一天X會發現自己其實不能夠這樣堅持下去,就算那樣他也不後悔。他想跟X在一起,就算明知不能長久也不惜一試,何況……他並不是「明知」。沒有人知道以後會怎樣,他不知道,X也不知道。沒有嘗試過,沒有人知道會是歡喜多過悲傷,或是相反。 長夜漫漫,他睡不著。X是不是也睡不著?是去陽台抽菸?或是在床上看電視?在半夜的某個時點,也許X會拿起藥瓶,打開倒出一顆,就水吞下去。 他好想他,即使才分開不到二十四小時。 他想念那個輕輕一吻,如同電波流過身體的感覺。 他一直磨到快要天亮,才終於睡去。 隔天他被手機鈴聲驚醒,抓起手機一看,是X打來的。 「喂?」 「你在睡覺?」 「昨天打包弄太晚了。」他小聲說。 「你還沒吃吧?我去接你,一起吃午餐。」 「嗯。」 大約四十分鐘後X來了,跟昨天送他回來時只是開車送他到樓下不同,這回X把車停好,上樓到他房間。 X看起來精神沒有不好,為此他稍微安心。 「都打包好了?就這些?」 「嗯……我不知道床墊要不要帶……」 X瞄了一眼他的單人床,說:「那個不要了,那個房間放得下雙人床。」 X幫他一起,把一些東西先搬去車上。 「剩下的改天再來拿。」 吃飯的時候,X問他:「你喜歡原木家具嗎?」 「喜歡啊,可是那種家具通常都比較貴。」 「我就猜你會喜歡。」X把手機放到他面前,指指螢幕上顯示的資訊:「我昨天找到這裡有家專門做原木家具的,也有現成的,待會兒去看看。」 「可是他們的家具好像跟你那裡風格不太搭……」他瀏覽著幾張家具照片,是屬於鄉村風,確實是他喜愛的感覺,但跟X的調調就差很多。 「你的房間你喜歡最重要,幹麼跟我的風格搭?」 「可是……」 X看著他,平靜地問:「難道你認為你只是短暫停留?」 他注視X的臉,然後慢慢搖了搖頭。 我當然希望……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 於是他們去那家店看家具,店面積不大,閣樓放了很多現成的家具,擺得很擠。 床只有一張,雙人床,很扎實很漂亮也很貴,X說就要那張吧!省得訂做還要等。 「可是你不覺得很貴嗎?」他小聲問。 「還好吧?」 他認為他不需要衣櫃,後來是挑了個五斗櫃,另外又挑個小格櫃,一張簡單的桌子和一把椅子,因為一次買了好多件,老闆給了點折扣,折扣下來總計差不多快五萬。X跟老闆談好,約定今天晚上十點左右就送去,貨到付現。 「我等會兒去領錢。」 「是我要你搬來跟我住的,不可能讓你出的吧?」 「可是……」 「錢你不用擔心,與其讓我胡亂花掉,用在這種地方還比較有意義。」 他跟X回到X的住處,X帶他看那個房間,已經清空了,雖然比主臥室小些,可是仍然比他之前住的那裡要大。他們把從他那裡搬來的紙箱放在角落。 「你昨天清的?」 「就只有電腦跟一些雜物。」 「好棒,這間很亮。」 X遲了一會兒才輕輕說:「是嗎?我都沒注意,我只有夜裡會待這間。」 他忽然忍不住衝動,雙手抱住X的頸子。 「怎麼了?」X輕聲問,抬起手來輕輕攬著他。 他搖搖頭。 X將手按在他肩上,稍稍用力,將他推開一點點,低下頭輕輕吻他。與昨天點水一觸不同,是一個只能發生在情人之間、真正的吻,即使是那麼地輕、那麼地小心翼翼。X沒有將舌尖伸進他口中,就已經讓他腦子裡糊成一片,整個人都軟了。持續十幾秒的吻結束時,他輕輕吁出一口氣。 「要不要喝咖啡?」X輕聲問他。 他垂著腦袋點點頭。 他喝了杯加了牛奶、糖與一點威士忌的熱咖啡,與X一起坐在餐桌旁,在一張用過的A4紙背後列出購物清單。 「烤箱、電鍋、砧板、床墊……餐具……衣架」他看看X,說:「買兩個墊子好不好?放沙發上。」 「隨你。」 「是嗎?」 「懷疑?」 「我買粉紅色大象造型的墊子你也OK嗎?」 X瞪他一眼:「你買啊,不過我不保證不會趁你不在丟掉。」 他笑出來,又問:「你不考慮買一兩個書櫃?你看你書跟文件堆得到處都是。」 「看看。」 「看看是什麼意思?」 X說:「買東西也要憑感覺,沒FU怎麼買?」 他心想,你剛剛明明花了大把鈔票買一堆你自己應該不太有FU的家具。 「好吧!至少去『看看』。」他喜歡有點小挑剔的X,這樣的X,才讓他感覺對生活是存有一些執著與熱度的。他一點也不想看到一個什麼都無所謂、隨便他的X。 列完了清單,他們又出門去了,到城市另一頭,很多大賣場聚集之地。 花了很長的時間在琳瑯滿目的商品中挑揀入自己眼的,忽然深能體會為何購物可以帶來樂趣,那是種經營生活的感覺,一種勾畫未來的希望與憧憬。 經過床組展示區時,他摸了摸一套淺紫色有花紋的床組。 「你要不要買一兩套?」 「你那裡應該有吧?」 「你不是嫌我的太素?買吧!」X說。 他心想,他有把這想法說出口嗎? 「你不是說要有FU才買?」 「你有FU就可以了。」 「也對,反正是我用。」 「那可不一定。」 「什麼意思?」 X看他一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說:「這顏色我也覺得還好。」 後來他們買了那套床組,又買了另一套米黃色有圖樣的。 他們吃過了晚餐才回去,帶著滿滿的戰利品。 他忙著整理買來的東西,X則進房間做翻譯,電腦桌被安置在角落,立燈被挪過去,放在電腦桌與床尾之間,看來可能需要另一盞床頭燈。 好像回到了那時的山居歲月,他走來走去做些雜事,X待在自己房裡面對電腦。 他把買來的兩個暗紅色墊子放在沙發上,感覺客廳一下子暖了些。 晚上十點半,家具送來了。兩個工人忙了好一會兒,把每樣東西搬到指定位置。雙人床的床架是分成左右兩半的,擺好之後從底部用螺釘拴在一起。在賣場購買的床墊在稍早也送到了,往床架上一放,看起來就很舒服。 「如果是我自己,應該不可能買這麼好的家具。」 「那是因為你是租房子,感覺不會長久住,就不會想買好東西。」 同樣的,無心在享受生活上的人,就不會想要把家裡弄得非常舒適。 他希望,他能讓X這裡變得比較有家的味道,而不是一個雖然有品味,卻感覺冰冷空洞的居所。 「好像有點餓。」X說。 「我也是,下點麵把那鍋湯銷光好了。」 他忽然想起那時他煮的那鍋綠豆湯,他跟X整整喝了一星期,又想起X做的那鍋不倫不類的啤酒鴨,不禁失笑。 兩個人能在冷冷的夜裡湊在自己的窩裡一起吃熱湯麵,這還不是幸福嗎? 這是幸福,毋庸置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