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8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7

7 他一鼓作氣把他的房間完全整理好,才發覺已經過午夜了。他連忙找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準備去洗澡。他剛要進浴室,X從房裡出來。 「弄好了?」 「嗯,剩下那些東西,哪天拿過來放一放就OK了。」 「明天去載。」 「也不用這麼趕吧?」 「反正沒事。」X說。 「你這兩天都不用進公司嗎?」 「我跟他們說了這禮拜別找我。」 他微微一愣,一陣軟軟暖暖的感覺從心底的水平面像泡泡一樣冒出來。 「怎麼有這麼好的工作,說別找就不找的。」 「他們大概也習慣我這樣子了。」X說:「我看看你整理得怎樣,內務檢查。」 他笑出聲音:「還內務檢查咧!」 X往他房間走,於是他也捧著衣服一起過去。 「你覺得怎樣?」他問。 X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不錯,挺適合喝下午茶的。」X摸了摸新買的桌子。 他在小桌子上斜鋪了張有流蘇的小桌巾,之前從國外帶回來的,看起來是很有情調。 「我想擺個小盆景。」 「你可不要叫我替你澆水。」X說:「我會忘。」 「吼。」 「擺那種插水就能活的不就結了?」X抬頭看了看頂燈,又說:「這燈很不搭,換掉好了。」 原來的頂燈是簡潔俐落的現代風,當然跟鄉村風的家具擺設不太合調。 「是有點,不過這燈好像還很新,不用換吧!」 X不置可否,沒有說什麼。 「我要去洗澡了。」 X看著他,眼神似乎有一點不一樣。 「怎麼了?」 X搖搖頭:「沒,你快去洗吧!」 他離開房間時,想著,他有時真的摸不清X在想些什麼。他們相處的方式與步調握在X手中,他沒有與另外的人有過情侶關係,可是以他的感覺,總覺得他們之間跟一般情人不太一樣。似乎是,有部分的他們跨過了一道界線,可是另一部分的他們還滯留在那年的夏天,遲遲不前。他不能說這樣不好,可是他的的確確感到些許不安。像是在微微的風中輕輕飄盪,總是落不了地。 他洗完澡出來,X不在屋裡,跑到陽台抽菸去了。 他猶豫了一下,拉開落地窗門,X果然在那裡,也沒穿外套,兩隻手臂靠在欄杆上,望著黑漆漆的外面。 「你不冷嗎?」 「還好。」X把剩下不多的菸頭丟進金屬筒,把蓋子蓋上:「你不吹頭髮就吹風會著涼。」 「我就是要跟你借吹風機的。我的壞了,還沒去買。」 X看他一眼:「借?你跟我很不熟?」 他臉上微微一熱:「不然要怎麼說?」 他沉默了一會兒,小聲說:「我只是還不習慣。」 X輕輕說:「我知道。」 X停了一瞬又說:「你去吹頭髮吧!我再待一會兒,讓身上菸味散一散。」 他嗯了一聲,退開,關上窗門,去拿吹風機回自己房間吹頭髮。 那天晚上他躺在簇新的床上,很想睡又睡不太著,在安靜的空間中,彷彿聽到X房間裡隱隱傳來敲鍵盤的聲音。 既然X挪出了整個星期,那他就來好好規劃吧!他在半夢半醒之間盤算著,就在這城市裡,還有好多地方他想去,一家咖啡館、一間餐廳、一座古蹟、一條街道、一些有趣的店……他想拉著X的手,造訪每一處他覺得美好的地方,他想告訴X,他所體會到的小小樂趣與滿足。他想把他所有的歡喜都傳遞給X。他想要……創造僅屬於兩人的快樂記憶。 隔天他起得不算早,如果出門去吃brunch恰恰好,他決定把想法付諸實現,第一步就是去把X挖起來。 想到就做,不要給自己猶豫反悔的時間。他先去盥洗一番,然後進到X房裡。 「哈囉,起來了,我們去吃早午餐。」 他搖了X幾次,閉著眼睛嗯嗯唔唔的X躲不掉,終於把眼睛撐開一條縫。 「我想去吃早午餐,我查到幾家好像都很不錯。」 X瞇著眼睛看他,然後眼尾彎出一個弧度,露出笑意。 X的眼睛很漂亮,他不是第一次這麼想。 「你精神很好哦。」 「帶團旅遊每天都要超早起。」他說:「你不是說要我帶你去我想去的地方?那就按照我的schedule走吧!」 「好吧,導遊大人。」 「給你十五分鐘,然後客廳集合。」 這回X笑出聲音,一把拉住他,另隻手亂揉他頭髮。 他似乎隱隱窺見了被許許多多波折風浪改變了的X還留有一點孩子氣的部分,他好想知道從前的X是什麼樣子,好想拾取他來不及參與甚至也不曾聽聞的X的過去。 X乖乖起床,盥洗換衣服,然後被他拉出門去,開車到一家網友推薦的brunch餐廳,在陰冷的平常日上午,幸福地享用豐盛的早午餐,雖然X打了好幾次呵欠。 「這種菜色,你應該也做得出來吧?」X說。 「大概。」 「你第一次做菜給我吃那時,弄得比這還華麗多了。」 「你還記得啊?那次我花了三小時欸。」 「幹嘛那麼費心?」 「就剛開始新生活,興沖沖的嘛。絕對不是為了討好你。」他稍稍加重語氣。 「你那時就很鄭重否認過了,不用強調啦。」 那時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們會走到一起。 「下午要幹嘛?」 「看天氣如何再決定,我有好多地方想去。」 「每天都T市一日遊嗎?」 「也不用每天啦,有時可以半日遊,如果天氣糟的話,也不一定要出門啊,我也有很多電影和影集想看都還沒時間看。」 X輕輕笑了起來。 「笑什麼?」 「你還真的很適合當導遊。不錯,靜態動態都安排得來。」 那是因為遇到你。 他從來沒有想這樣拉著一個人,去做很多過去他只是想想而已的事,即使那些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 「不可以中途脫隊哦。」他說,以玩笑的言語寄託了他真實的願望。 請你……千萬不要放開我的手。 「不會的。」X輕聲說。 於是短短一周,他們去了好多地方,也有那種叫不出地名、只是某條巷子很有韻味的一段。在乾冷的冬日下午,他們把手插在口袋裡,有時並肩有時稍微錯落地走過。晚上他們常常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一人抱一個大墊子。偶爾在影集之間片頭片尾的空檔,X會拉過他,輕輕親吻他,安靜溫柔而克制的吻。 也許X經歷過太多,所以淡淡如同水面細細漣漪的溫存,就是現在的X認為足夠的了。可是如果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心,他想,他真的好想,更多一些熱度的親密。他想被X緊緊抱住,狂烈地親吻,他想要X觸碰他、撫摸他,他想要……體會X進入他身體的感覺。他對自己的渴望感到困窘與羞赧,雖然理性上知道這其實再正常不過。 他沒有表現出來,更沒有說,他只能等,他不希望X是因為他想要所以才給他。 短短八天,無論是人生的變化或是充實感,都簡直像八十天,然而說過也就這麼過去了。 那天早上,不但他起得很早,X因為要送他也很早就起床了。 「你幾點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吧?我自己來……我自己回來就可以了。」 「你怎麼回來?你知道怎麼搭車?」 「不知道,上網查就知道了。」 「你少耍笨,這附近根本沒公車站,不要囉嗦,你快下班時打給我。」 「好吧!」 「不甘不願?」 「不是啦!我只是覺得這樣你太麻煩了,我看之後我買輛腳踏車好了。」他想了想,忽然覺得這真是個好主意:「要不我們各買一輛,天氣好可以去騎車,這附近還滿適合的。」 X似乎意興闌珊:「騎車很累。」 「你很懶。你不是不會騎吧?」 「激將法對我沒用,不過很不幸我確實會騎。」 「還很不幸咧,你考慮看看,反正我想買一輛。」 他決定三不五時繼續鼓吹。他不是想強迫X從事不喜歡的活動,但他覺得如果多運動,X也許會比較容易睡著。讓X不用再依賴藥物,這是他暗自立下的重大目標。 他一到公司就栽進會議室開了一上午會,午休的時候,女同事偷偷跑來問他,早上是搭誰的車來。 他沒想到X送他來被人看到,略感狼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那牌子的休旅車很貴欸,你不會是交上了富家千金吧?」 「……才不是。」 「你這種清純可愛的大男生,熟女最喜歡了,你可不要被什麼貴婦拐走哦,總機妹妹會哭的。」 「不要開我玩笑了啦!」 下午繼續開會,排定之後一連串的工作分配。 好不容易會議結束,他躲到公司門外的迴廊,打手機給X,講好大概幾點會到。 「……改個地方碰面好不好?」他說了個地點,補充說:「那裡比較好停車。」他說得有點心虛。 電話那頭,X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後淡淡答應。 結束通話之後,他有點不安。不管怎樣,X常常能看透他是事實。 雖然他明知道X不可能這麼快到,他還是立刻離開了公司,到約定的地點等。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有種隱隱的焦慮糾纏著他,揮之不去。 等了半個多小時,X終於到了,他上了車,扣好安全帶。 「你是不是怕被人看到?」 他全身頓住,腦中霎時一片空白,他沒料到X劈頭就這麼問,即使X的口氣很平淡。 「嗯。」他承認。 X瞥他一眼,沒有開口。 「……我怕別人問我,我會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不想說我跟你只是朋友,我也不是怕被人知道我是同性戀,我只是……只是……我好像還沒辦法很篤定地說,對,我跟那個人在一起了……我沒有真實感,到現在我還是無法認為……你是我的……」 X沉默了很久,最後輕輕說了聲:「對不起。」 他搖頭。 「你會這樣都是我造成的。」X輕輕說。 他仍然搖頭,鼻子喉頭好像都被什麼哽住,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跟你在一起我很快樂,這世上本來就沒有那麼多完美的事。」他低聲說,勉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 X抓住他的手,握在手中,閉著嘴沒有開口。這是第一次,X握他的手握得這麼緊。 許久之後,X輕輕放開他的手,打了方向燈,左轉。 他低聲問:「我們去哪裡?」 「回家。」 「不吃飯嗎?」 「今天餓你一頓。」 他忍不住笑出來,情緒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大不了吃泡麵,上次有買。」 「還真的咧,我訂了位子,去吃麻辣鍋。」 「真的嗎?上次經過很多人排隊的那家?」 「嗯。」 「哦耶!好棒哦!」 「你還真好哄,有吃有喝就OK了。」 「吃東西本來就是一大樂事嘛。」 X伸手過來擰他的鼻子,惹得他亂躲哇哇叫。 「給我點時間。」X低聲說。 他輕輕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