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houlder茶酒肆
關於部落格
原創作品
  • 79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逐風之城 8

8 他躺在飯店的單人床上撐了很久,終於決定起來。另張單人床上,熟睡的老人持續發出穩定的鼾聲。他接了個七天的團,來到這沒有冬天的國度。分配飯店房間時,照例,如果有落單的男團員,就跟他住同一間。跟他同房的是位很有趣的老先生,總是喊他「導遊小弟」。 他從床頭櫃摸到手機,看了下時間,現在T市時間是凌晨一點多。 他向來很好睡,從來沒有認床的問題,可今天,他完全睡不著,應該不是那位老人家打呼的關係,至少那不是主因。 他很想X,非常非常想。 說好在一起這件事,像是打開了某種開關,釋放了他全部的心神,於是思念毫無分寸地瘋狂生長、泛濫成災。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想念是這麼沒有道理的情緒,他明明是今天早上才在機場與X分別,到現在不過十幾個小時而已。 一大清早,X載他到機場。X的精神比平常更萎靡些,他感覺很內疚。他說,下次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搭客運就好,現在很方便的。而X說,無所謂,正好趁這機會調整生理時鐘。 X說,我可不想當吸血鬼。 他忍不住笑,心底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原來,他說過的話,X也是記在心裡的。 X睡了嗎?應該還沒吧?他知道即使有意調整自己的作息,X通常也是過了午夜一兩點才上床睡覺。他不敢問就寢之後,X是不是能順利睡著,還是會在凌晨爬起來抽菸,或者是吞一顆藥。 不敢放膽去想的下一個問題是……X會想他嗎? 膩在一起數天之後小小分開,X的感受是什麼?是開始不能習慣?還是鬆了口氣?是喜歡總是有他陪?或是寧願時常能夠享受獨處的時光? 他想打電話給X,好想好想好想。 X通常很晚睡,但也有可能因為今天特別早起,所以早早就上床了也說不定。他掙扎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抓了房間的鑰匙卡,悄悄離開房間,跑到Lobby去打電話。 他耐著性子輸入一大串號碼,把手機貼在耳邊,等候。他知道電話接通時電磁波很強,所以最好等接通之後才將手機靠近耳朵,但現在的他就是不想管那麼多。 訊號在有形無形的網絡轉了一會兒,然後他得到對方的手機現在沒有回應的訊息。 他小小失望卻又小小放鬆緊繃地拿開手機發愣,他都忘了X常常把手機關機的。X那裡有市內電話,但總是保持在靜音狀態,而且用的是支功能基本、很普通的座機,不會顯示更不會記錄來電,所以即使有人打電話來也不知道。X說,基本上沒什麼人知道那支電話的號碼。 按捺不住心血湧動,他寫了通簡訊。 「這裡很熱,完全像夏天。睡不著,我很想你。」 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簡訊發出去,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件挺肉麻的事,但沒關係的,X從來沒有介意過他犯的傻。他這麼安慰自己,有種靈魂在半漂浮的感覺。 他把手機握在手裡,環顧四周。三更半夜的飯店大廳,也仍然有人來來往往,雖然相較於正常活動時間到底是冷清多了。 他找了張沙發椅坐下來,角落以蠟燭緩緩加熱的淺水盆散放出植物精油的香氛,與大廳中央巨型盆花的香氣融合在空氣裡。慵懶悠閒的情調,不曉得X會不會喜歡這樣的地方。也許有一天,X會願意跟他一起出國旅遊,他可以帶X去他去過的異國,充當X的個人導遊。而內心深處,他更想要的是,有一天X會帶他去德國,一起品嚐盛裝在高腳玻璃杯的啤酒。 明天要很早起,跑一整天行程,可是他了無睡意。他站起來,決定到飯店的花園走走。 夜半的花園很安靜,每隔幾步就有一座石燈,也不會覺得暗,散步起來感覺很涼爽,空氣裡隱隱有花的芬芳,與大廳裡的氣味又不同。他不是第一次入住這間飯店,卻是第一次在這樣夜深人靜的時候跑到花園裡閒逛。 他走了一圈,伸展了下筋骨,心想還是回房間去躺著吧! 就在他快要踏進建築物裡時,手機微微響了一下,表示收到簡訊。 他連忙把手機拿起來一看,心臟鼓動的幅度驟然變大,是X發來的簡訊。點開一看,只是很簡單的一句問話: 「方便講電話?」 他的心怦怦跳著,說不出那種雀躍的心情,他重撥先前撥出的號碼串,這一回,X的手機通了,響鈴的聲音多麼悅耳。 「喂?」 「我還以為你早就不知道睡到哪邊去了。」電話那頭,X的聲音很輕。 「就睡不著。」他停了一下子又說:「你呢?你今天早上不是很早起?」 「正打算要睡,想說你搞不好有傳過簡訊來,打開看看還真的有。我今天一整天都沒開手機。」 想到自己發的那通簡訊,他臉上有點熱。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睡不著,想跟你講講話。」他說,後面的話不受控制地自動跑出來:「抱歉,這麼晚還吵你。」說完之後他自己也覺得不太對,好像很見外,可是也收不回來了。 X安靜了片刻之後說:「你什麼時候要打來都OK,之後我應該不會這麼常關機了。」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呆子。」 「我是說,我真的什麼奇怪的時間打給你都可以嗎?」 「廢話。」X說:「你能有什麼奇怪的時間?」 「那可不一定,我們帶團,有時一大早就集合了,說不定給你morning call。」 X輕輕笑了起來。 他遲疑了一下下,輕輕問:「你今天都還好嗎?」 這種問話似乎有點不著邊際,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問才能傳達他的心聲。 「幾乎都在家工作,出去吃個飯這樣。至少作息算正常吧!」X淡淡說:「這裡從下午就開始下雨,到現在都還沒停,很冷。」 「是哦……你那邊也快兩點了吧?你快去睡吧!我不吵你了。」他還是問不出口,關於X是否會想他這樣的問題。 「你沒有吵我。」X說話的聲音,像是這裡的晚風,很溫柔,令人感覺舒服微微地涼。 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心底是暖洋洋的。然後,話語突然從他的嘴巴吐出: 「……我希望你漸漸能不要這麼晚睡,早點起來,這樣以後我們可以一起吃早餐……不,其實也不是為了吃早餐……我希望……我們很老很老的時候,都還能彼此作伴。」有些話苦苦思索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可是卻在自己也沒預料的情況下,自然而然就說出口了。 他說了。即使也許只能表達他的心情與想法的百分之一,但他到底是說了。 電話那頭,X沒有立刻回應,而是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輕聲說: 「我會做到。」 「嗯。那……晚安了。」他想,X說會做到,應該僅止於話的前半部份。遙遠的未來是現在的X不會去想的問題,他只是分享了他的願望而已。 「晚安,你也試著睡一下吧!」 「嗯,我現在就要回房間去了。掰。」 結束了通話,理不清自己的感受,似乎是甜蜜之中又夾帶了一絲莫名惆悵。 他深呼吸了一次,要去睡覺這回事似乎不應該振作起精神呢…… 接下來的幾天,他每天晚上都跟X通電話。一如X說過的,他再沒碰到X手機關機的情況。 X的生活沒什麼變化,T市又濕又冷,X很少出門,待在家裡做翻譯、寫文案,其中某天去了趟公司開馬拉松會議。似乎,X真的跟他只是聽說的那種「糜爛生活」一刀兩斷。X就像是回到了那段山間鄉居歲月,只是場地不一樣了,從寧靜悠慢的山中,轉移到繁華、充滿誘惑的大都市。 也許只是他的想像,但他覺得,X甚至根本不需要去什麼特別的地方、做什麼特別的事,只要整天把手機開著,就總有過去的一些緣,會從這個管道伸展開來再次纏住X,想把X拖回過去X陷溺在其中、磨耗自己的那種生活方式。 他想起他曾經目睹的,X一開機,那些蜂擁而至的簡訊與來電。 內心深處,他是有點擔心的,但又覺得他應該相信X,相信X不會栽回自己決定脫離的泥沼。 他好想回去,回到那個浸淫在冬季濕冷水氣中的城市陪伴X,也許在陽光偶爾露出笑臉的早晨或下午,他會把X拉出門,找家感覺對的餐廳享受美味的料理,越過不算有特色的公園,再去喝一杯某家小咖啡館自己烘培的咖啡。 返國那天,他又有個傷腦筋的問題。那就是……到底要不要買菸給X。 他也知道,不管他買或不買,X都是要抽的。他沒有想過要求X戒菸,但當然抽得愈少愈好。站在這個立場,他似乎不該買。可是,X明明就是抽菸,他出國卻沒有帶一條回去給X反而都是幫別人買,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 掙扎了很久,最後他沒買X的菸,而是詢問了菸酒販賣人員之後,根據推薦買了一瓶對他來說超貴的威士忌。X說過有些威士忌口感很順,卻沒說是哪一種。 好不容易把團員都送出海關,大家都很開心,他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他掏出手機,打電話給X。說好X會來接他,出境大廳周邊不能停車,要嘛就是停在停車場,要嘛就是在航廈四周繞圈。 他撥出號碼,得到對方正在通話中的訊息。一會兒,X回電了。 「你到了?」 「嗯,我現在出來,要到幾號門?」 「四號好了。」 「OK。待會兒見。」 他把羽絨外套拉鍊拉好,真是挺冷的,幾小時前他還只穿一件T恤就綽綽有餘了。他拖著行李箱離開出境大廳,另手提著裝了菸、酒和巧克力的兩個袋子。 晚上九點多,天空飄著濛濛細雨,他把領子拉高點,好抵擋往他脖子鑽的冷風。好想吃個熱呼呼的小火鍋。 幾分鐘之後,X的車過來了,靠邊停好。他把行李箱放到後面,然後快快上車。車子裡有暖氣,所以X沒穿外套,上身只穿了件深鐵灰色的長袖上衣,顯得很帥。好吧,他總是覺得X很帥。X看著他,露出微笑。 他把裝了菸的袋子往後座放,然後笨拙地把裝了酒和巧克力的袋子塞給X。 「這是送你的,我沒有買菸給你哦!那些菸是幫同事買的。」 X接過袋子看了看:「你又不喜歡我抽菸,幹嘛買菸給我?這牌子的威士忌不錯,你買幾年份的?」 「三十五。」 「那要好幾千吧?」 「嗯。」 「謝了。糖也是給我的?」 「我知道你沒特別喜歡吃甜食啦!不過這種巧克力真的很好吃,想說買來給你嚐嚐看。」 「巧克力配黑咖啡不錯。」X轉身把袋子放好在後座地上。 「真的嗎?」 「真的啊,騙你幹嘛?」X打了方向燈,轉動方向盤把車子駛離航廈。 「我下個團是週五出發。」他說:「比較短,是五天的團。」 今天是週日,他有四天的時間可以待在T市,明天下午要進公司,接下來三天也許可以不用去。 「唔。」 他猶豫了一會兒,小聲說:「我們有個同事懷孕待產請調票務,接下來有幾個團我還沒決定要不要接。」 X看了看他:「可以自由選擇嗎?」 「因為有另外兩個同事也可以支援,我看他們滿有意願的。」 「那你想接嗎?」 他沉默片刻,低聲說:「我不知道。」 X瞥了他一眼,沒有開口。 「我怕你嫌我太常在你旁邊,會煩。」 「我為什麼要煩?有你在我起碼不用為三餐傷腦筋,你不煮也會想好地方拉我去不是嗎?」 「我就只有管三餐的功能哦?」 「都說是起碼了。」 「那……」 「盡量不要接了,空出來的時間就算我聘請你好了,私人導遊,怎麼樣?」 他笑了出來,點點頭:「好。」 錢少賺有什麼關係,他想膩在X身旁,時時刻刻,日日夜夜。 「餓不餓?」X問他。 「餓倒是不餓,不過有點嘴饞,好想吃小火鍋。」 X想了一下:「C區應該有,去找找好了。」 「我跟你說,我這次也有帶團員去做SPA,我覺得我現在應該也會兩手哦!晚上我幫你按摩好不好?說不定會比較好睡。之前去我都沒買,但這次我有買精油回來。」他還買了蠟燭、精油燈。 「你拿我當白老鼠啊?」 「吼!我替你服務欸!」 X笑了起來:「好啦好啦。」 「很不甘願是怎樣?」 「沒。」X帶著笑搖頭說。 也許欠缺一些火花,但他們似乎總是很容易進入愉快家常的相處狀態。這樣就好,這樣就很幸福了。 後來他們找到一家營業到午夜的連鎖火鍋店,湯頭很棒,肉片與蔬菜也非常新鮮好吃,唯一缺點就是消夜吃這個太飽了說。 「回家整理行李、洗澡,然後幫你按摩,你洗過沒?」他說。 「還沒啊。」 「那你先洗。」 「洗好等你宰割是嗎?」 「哪有你說的那樣啦!」 他忽然想起那年夏天,X替他刮痧的往事。那時X扳住他肩頭的手溫,到現在似乎還能清晰地回憶起來。 回到住處,也許是座向加上前後都沒什麼屏障的關係,屋子裡很冷,沒比外頭暖多少。 他把行李箱搬到房間裡去整理,才剛進去,他就呆住了。 房間的頂燈換了,換了盞鑄鐵與彩色玻璃構成的古典燈飾。 「這種風格我不太會挑,你覺得還OK嗎?」X站在他房間門口說。 他回頭望著X,說不出話來。 什麼OK不OK……他都感動到想哭了。 「這種表情是什麼意思?不喜歡?」X問得很故意。 「不喜歡你的頭啦!」他憋著聲音說,終於忍不住,一個箭步衝過去,用力抱住X的脖子。 「我好想你……」 X環抱著他,久久都沒有開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